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 攻防作战(三)

    震天的喊杀声渐渐平息了,攻城器械被火箭射燃所引起的浓烟也渐渐的被微风吹散了,夜幕再次悄悄的降临了。经过一整天火与血洗礼的布雷西亚,城上城下到处都是双方战死者的尸体。那些散落在地面上的断折武器、破碎的铠甲、弯曲的箭矢、殷红的血迹、枕籍的尸体、溅满血污的旗幡和还在冒着袅袅青烟的攻城器械残骸,无不在向人们展示着这场攻城战斗的惨烈和血腥。环绕布雷西亚城的是大片平坦的、刚刚播种的麦田和葡萄园,人们对它们充满了希望和憧憬。但是现在,它们被进攻者的步伐践踏的惨不忍睹,已经被这场战争彻底的破坏掉了。

  罗马军队经过一整天对布雷西亚的猛烈进攻,并没有取得辉煌的战果。最主要的原因就是那条宽广的护城河严重阻碍了他们的进攻,大量的攻城器械无法靠近城墙,反而倒成了对方火箭和投石机的活靶子。无奈之中,他们只能在对方绵密的箭雨中利用步兵攻城,其间他们曾登上了敌人的城墙,但因后续部队被阻隔在护城河边不能及时跟进,又都被对方勇猛的反击下来。最让罗马人印象深刻的是在城墙后面不时飞出来的那些巨大石弹,几乎每一发石弹都可以准确的击中目标。每当这些石弹齐齐飞过来的时候,己方密集而整齐的战斗队列里马上就会出现骚动和混乱,即使人们尽量的躲避,但还是有许多人和攻城器械被这些石弹击得粉身碎骨、血肉横飞。罗马人也曾想以牙还牙,利用自己的投石机反击对方。但他们马上发现,己方的投石机在与对方的投石机对射中明显处于劣势,不仅射程没有对方远,而且威力也不够,更重要的是对方的投石机隐藏在城墙后面,根本就无法击中对方。双方就这样一直战斗到天黑,方才各自罢手。那些罗马仆从军队和雇佣兵的战果也不理想,他们在一整天的战斗中根本就没有登上过对方的城墙便铩羽而归了。

  此时的夜色越来越浓重,大地也越来越沉寂。浴血奋战了一天的罗马士兵们,开始在他们修筑的犹如一个小城镇般的营垒里燃起了许多、略微能驱散这无尽黑暗的营火。虽然罗马士兵们现在很疲劳、很困顿,但他们依然没有放松自己的警惕性,营垒里不时的会传来哨兵们盘查核实对方身份的口令声。罗马士兵们为今天没有攻陷布雷西亚而感到万分遗憾和愧疚,他们相信自己的实力,发誓只要再过两天的时间,布雷西亚的城头上将飘扬起罗马军队的铁鹰战旗。他们现在的心中充满了美好的希望和幻想,认为只要攻陷布雷西亚,女人、奴隶、财富、荣誉等等这些世界上最美好的事物,都将全部纳入自己的怀抱当中。

  设立防御营地是罗马军团战术的重要组成部分,随着罗马军队战线的拉长和战区的遥远。尤其是在远离意大利本土作战,军队行营安全的问题日益变得重要。至少在公元前3世纪以前,罗马军队无论其部队规模大小,也不论环境条件如何,只要是在野外宿营,都要安扎设防的营地,哪伯仅仅只住一夜。[w#

  下面我将介绍一下在马略改革以前罗马军队的营地部署情况,这种方式一直被罗马军队延续着,几百年间都没有丝毫的改变。-

  罗马人选择营地的办法与其它的古代城邦不同。他们不是依靠自然屏障或者在城镇中宿营,而是要尽量选择一块平坦而敌人又不容易侦察进攻的地方。罗马人的营地主要由两部分组成,一为防御工事,二为营帐。px<47

  当罗马军队在行军中接近宿营地点时,往往由一名军事指挥官带领几名百夫长勘察地点,然后划分营区。通常是用旗帜来作标志。在最易观察全营集合队伍的地方首先建起执政官的营帐(帅帐),大约占地二百平方英尺。在执政官营帐之后,则是其他军事指挥官的营帐,面对全营一字横向,距离相等排开,所占长度与全营所占长度相等。军事指挥官营帐的下面就是士兵的营帐,通常全营面对取水给养较方便的一边。整个营区有三条主要大道,横向将全营一分为二。在军事指挥官营帐与士兵营帐之间横着一条大道,军团的营帐就沿着这条大道展开。在指挥官营帐中间,正对第一条大道的地方,是为军团指挥官设立的可以观看全营的观测所。8+@NF

  ^由于罗马军队的营帐布置总是相同的,所以在开始修建营帐之前,士兵们按照标志,就会很容易地找到自己的营帐的确切位置。靠近帅帐的是骑兵第一分队的营帐,以下依次排开,第十分队的营帐延伸到防御墙边。骑兵营帐的出口都正对“军团的营帐”。青年兵的营帐背靠着骑兵的营帐。从第一中队第一百人队长营帐开始、依次向下展开。青年兵营帐的出口面对着一条大约15米宽的大道,大道对面则是成年兵的营帐,排列方法与青年兵相同。有经验的枪兵营帐背靠成年兵营帐,营帐出口也面对着一条15米宽的大道,大道对面是同盟军队骑兵的营帐,以下是同盟步兵的营帐。在“军团营帐”的另一侧,也按照上述的方法排列,骑兵营帐面对面排列。而百人队长的营帐通常都在中队的两端,即大道的旁边。

  @在军事指探官营帐之后的空地,一边作为广场,一边作为财务官存放给养的地方。在广场和财务官的两旁,是精兵,一般担任执政宫的卫队。在广场、帅帐和财务官营帐对面相隔大约一百尺的地方也是精兵的营帐,从而为指挥中枢构成了一个“品”字形防卫系统。-

  通常,在标准的军团中,枪兵和成年兵每个中队和骑兵分队的营账占地一百平方罗马尺,青年兵中队占地五十至一百平方罗马尺。如果是五千人的军团,每个中队或联队的占地面积则相应扩大。如果是两个指挥官军队的混合行营,那么则将整个营地扩大一倍,每支部队仍照上述方式独自安排。并且是背对背的修筑。如果遇到额外数量的盟军进入营地时,则将广场和财务官存放给养的场所压缩到最小面积,如果增加的数量很大,则在罗马军团的营帐两边各加一条街道。6Y`OW0

  罗马军队的行营,几乎就像一个市镇,营地的防护墙距营帐大约200罗马尺,从而为部队的进出、集合以及应讨紧急情况提供便利。同时辎重(主要是给养和战利品)也可以堆放在这里。另外,如遇敌人袭击,矢石也几乎打不到营帐,不会造成大的伤亡。Q%罗马军队营地的防御工事主要由防护沟、墙、栅栏和4个营门组成。士兵在构筑营地时,首先要修建防御工事。往往以中队为单位,分段建造。罗马军团负责营地前后的防御工事,联盟军队负责左右的工事修建。通常,行军营帐的防护沟大约深1米,挖出的土方在防护沟边再堆起一道土墙,在土墙之上再安插木桩形成木栅。N9\“

  ?如果有受到敌人袭击的危险,则将防护沟再加深加宽,有时还用石头砌筑石墙。假如在敌人包围或者随时会遭受攻击的情况下筑营,所有的骑兵和轻装步兵、一半的重装步兵面对敌人,排成战斗队形,另一半的重装步兵负责建筑工事。`

  除了严格的安排与周密的防御之外,罗马军营内部还有着严格的巡逻制度。当进入行营之后,指挥官首先集合队伍,命令所有的人进行宣誓,凡违反誓言和纪律的人通常都要处死。每个兵种都要负责具体的勤务责任与夜间值勤巡逻的任务。W{

  具体是这样的:枪兵或成年兵要派两个中队负责指挥官营帐前空地的清扫,余下的中队,每三个中队要负责一名军事指挥宫的具体勤务,包括警卫、搭折帐篷、平整营帐前的土地等等。一般是每个中队三天轮换一次。青年兵可以免除对军事指挥官的勤务,但要负责骑兵的警卫。夜间口令的传达由军团中的第十个中队负责,每天日落之前由专人到指挥官那里接受口令,口令通常是写在一个涂蜡的木板上。在回到营帐之后,须在有证人的场合下,交给下一个中队的长官,直到把木牌交还给军事指挥官。BU

  ?小这种办法大约是在第三次马其顿战争期间由埃米里乌斯?保路斯开始采用的。在夜间,每个兵种都要组织—支负责本兵种的警卫队,营区其余地方的警卫则由指挥官指派。通常财政官营帐有三名卫兵,副将和其它重要官员有两名卫兵。营地的外警戒由轻装步兵负责,每天都要派一定数量的士兵沿着木栅前的地方布岗。每个大门有十名轻装步兵守卫。骑兵则负责巡逻,主要是查岗。在第三次马其顿战争期间,罗马军队改革了岗哨制度,缩短了哨兵间的距离,为了防止夜间哨兵睡觉,规定哨兵不准携带可以依靠的武器(盾牌和长矛)。=n

  ?小罗马军队的宿营制度,是罗马军队在实战中,经过几个世纪的经验积累所成的,直到帝国时代仍旧采用,这已经被在英国等地发现的帝国时期罗马军队营地遗址所证明。Z{~`o

  午夜时分,被夜色笼罩下的布雷西亚城内突然火光冲天,杀声四起。面对罗马人营地的南城门被人从里面打开,随后吊桥也被快速的放了下来。借着城头上那些忽明忽暗的火把光亮,几十名浑身血污、神色焦虑的骑士护卫着一辆豪华马车从城里冲了出来,他们的身后有许多全副武装的士兵在紧紧的追赶。骑士们在越过护城河后,便一直向两里外的罗马军队营地奔来。

  负责夜间警戒任务的罗马士兵们首先发现了布雷西亚城内的异常情况,片刻的工夫后,他们又忽然发现了那队正向自己营地急奔过来的骑士和马车。

  “伟大的万神之神朱彼特啊,请您宽恕我的双眼吧!”一名站在塔楼上的罗马士兵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借着朦胧的月光喊道:“好大的火呀!布雷西亚城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难道他们受到了神明的惩罚吗?快看,还有一队敌人的骑兵奔了过来!咦,那辆马车好眼熟啊!”

  “噢,天哪!”他身边的同伴也发出了一声惊叹,随即又马上提醒他道:“我们快别楞着了!快发出战斗警报!……”

  围攻布雷西亚城的罗马军队指挥官法肯将军率领着手下的军官们,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面前的总督夫人艾莲娜,包括她身后那些护卫她冲出城来的骑士。

  “真是感谢诸神的保佑和眷顾,夫人您受苦了!没想到您竟会安然无恙的回来了,我真替您高兴。我想总督大人知道这件事后一定会非常高兴的。”好一会才缓过神来的法肯面怀喜色,向艾莲娜低头致意。安全救出总督夫人,可是法肯进军布雷西亚的重要目标之一。

  “是的,法肯大人!是应该感谢诸神对我的眷顾和保佑。不过我想我更应该感谢他们。”此时脸色苍白、身体瘦削了许多的艾莲娜转身用手指了指自己身后的那些数量约有三十人的骑士,接着对法肯和他的部下们说道:“其实我也没有想到会脱离那些野蛮人的禁锢和羞辱。我从被野蛮人抓住的那一天起,就没有打算能活着回到罗马和家里。不过从事实来看,我这个想法错了!”

  “是啊,大人!真的应该感谢这些人。要不是他们拼死把夫人救了出来,我们还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到家里呢!”艾莲娜的待女蒂姬丝也说到。色雷斯姑娘在被自己的女主人刺伤了以后,身体并没有完全的康复,这从她现在没有多少血色的脸上、站立时要向前略微躬着腰的样子中可以看出来。

  法肯和他的部下们被艾莲娜刚才几句看似很平常的话说得面红耳赤、无言以对。其中的滋味只有他们自己体会的到。

  尴尬了片刻,法肯笑了笑,对艾莲娜道:“我想夫人您现在一定很累了。我已经让人为您准备好了住处。我用我的人格和荣誉担保,只要第三、第四军团有一名士兵存在,您的安全就一定会得到保障,这一点请您放心!”说罢,他向身边的副官狄克里使了一个眼色。

  狄克里马上明白了自己长官的意思,他大步来到艾莲娜的面前,毕恭毕敬的向美丽漂亮的总督夫人致意道:“尊贵的夫人,我非常荣幸能为您效劳!您的住处我们已经安排好了,它非常舒适华美,我相信它可以让您忘却所有的不快和烦恼。请您随我来!”

  艾莲娜看了看狄克里和法肯,缓声道:“我明白您的意思,法肯大人!我发誓,您现在非常想知道布雷西亚城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真实的情况我也不知道多少,我只知道那些野蛮人在突然间发生了内讧,死伤了好多人。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们被趁乱救了出来。如果您想了解的更多,那就去问救我们出来的那些人吧。但有一点请您注意,不要难为他们。”说完这番话,她便和蒂姬丝随着狄克里走出了营帐。

  法肯见总督夫人离开了以后,便转过头来望着那些早已被缴下武器、伤痕累累、浑身血污的骑士。

  法肯久久的、用仿佛能看穿一切的犀利眼神来回扫视着那些骑士的脸庞,突然,他大喝一声:“来人,把他们全都绑起来!”

  营帐两旁侧立的众多罗马士兵闻令后,马上持着短剑向这些骑士扑过去。让人意外的是,那些骑士并没有反抗,他们大义凛然、一动不动的任由如狼似虎的罗马士兵捆绑自己。

  “把这些野蛮人拉出去!把他们全都钉在十字架上!”法肯面无表情的狠狠命令道。

  全副武装的罗马士兵俩个人押着一名骑士,推搡着他们向帐外走去。

  “主人啊,我向智慧女神发誓,您的诚挚感情并没有打动罗马朋友的心,他们现在要把我们全都杀掉!您认为可以成为我们朋友的法肯大人并不是象您说的那样开明啊。”骑士当中一名看似头领模样的黑人大喊起来。

  “等等,把刚才那个大声喊叫的黑人给我带过来!”法肯并不打算在把布雷西亚城中发生的异常情况搞清以前杀掉这些人。刚才他是在试探这些人。

  “告诉我,你这卑微下贱的黑色野蛮人!你叫什么名字?你刚才所说的主人是谁?布雷西亚城中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法肯的脸上依然毫无表情。

  “啊,感谢神明!尊贵的大人,您终于明白过来了。我要战栗的告诉您,我叫努尔。我的主人叫杨云,是来自东方的中国人,他身份是迪杰部落的首领。我是他的管家,也是他的私人卫队长。犹如女神般漂亮美丽的总督夫人说的没错,布雷西亚城中确实发生了内讧,原因是,是,大人,我乞求您在我说出原因后,不要杀我们。”

  法肯冷冷地看着被五花大绑的努尔没有说话。很长一段时间以后,他慢慢来到这黑人的面前,俯下身子仔细察看触摸了他的几道伤口,这让努尔疼的直皱眉头。然后又将手上的血迹放在鼻子底下嗅了嗅。检验过努尔后,法肯又逐个仔细察看其他骑士的伤势,包括拿起他们的兵器看上面崩刃的地方。

  努尔此时也是万分紧张的很,暗骂这法肯真狡猾,竟然察看的这么仔细。若不是主人事先安排的巧妙,恐怕此时就露馅了。

  “好!我答应你这卑贱的人的乞求。不过,那要看你说的是不是实话。如果你敢欺骗我,那么你们死的将非常痛苦。”

  “尊贵的大人,我向所有的神明起誓!我决没有胆量在您面前撒谎。”努尔见法肯没有说话,知道自己可以继续讲下去了:“在您一开始率军进入布雷西亚境内的时候,我的主人就主张不与强大而光荣的罗马军队对抗,希望并劝告那些野蛮人能主动放弃布雷西亚,向伟大的罗马悔罪,返回森林当中去过平稳的生活。但那些该死的家伙们根本就不听这一套,说什么这里是他们祖先生活过的地方,他们决不会离开,也不会向伟大的罗马悔罪。当今天的战斗开始后,那些人就后悔了,因为他们领教了强大罗马军队的力量。他们决定投降……”

  努尔的话刚说到此处,法肯就突然抽出佩剑,向他的左肩狠刺过去。寒芒闪过,一蓬鲜血激射而出。

  “啊!”努尔惨叫一声,疼得几乎昏死过去。

  “卑鄙下贱的家伙!你竟敢对我撒谎。那些可恶的野蛮人会向谁投降?难道是向强大的罗马军队吗?那么他们乞降的使者在那里?”其实这又是法肯在试探努尔是否在说真话。

  “尊贵的………大人,”努尔用手紧紧捂着左肩上的伤口,痛苦的直冒冷汗,说话也变的不流畅起来:“我说的………都是真话,我发誓……,那些野蛮人打算……。打算向您的盟友投降,也就是那些……。那些与您一起作战的其他高卢人,因为他们统属于一个民族。而那些高卢人也同意了,条件是把布雷西亚所有的……所有的土地、财富交给他们,等到天亮的时候,您的那些盟友,就会假装攻城,从……从他们面对的西门进城。而我的主人不同意他们这么做,认为应该……应该向强大的罗马军队投降,于是双方就争吵了起来,最后就打了起来。我们的人少,被……被打败了,混乱中,主人命令我们无论如何要先把……先把总督夫人救出去,虽然我们护着总督夫人拼死冲了出来,但我的主人却被他们抓住了。他乞求您宽恕他以前的罪过,原谅……原谅他的无知和冒犯。大人,我说的可都是实话啊……”

  努尔说到这竟大声痛哭起来,而其他的骑士也都跟着痛哭起来。

第二十六章 攻防作战(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