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 风云突变

    就在努尔等人在罗马军队的营地向法肯述说布雷西亚“异常情况”的时候。另有两队高卢红军的人马借着夜色的掩护分别从城的东门和西门冲出。其中一队人马由长者吉尔。梅内森率领,径直的奔向罗马仆从部族军队的营地。

  罗马的仆从军队分别由列尔塔人、古韦基斯人、威都拉赫人、博法达人四个部族和国家组成。其中列尔塔人的实力最为雄厚,此次出动了八千人马参加围攻布雷西亚的战斗。其他三个部族的兵力各为四千多人。按照正常的程序,要求这些“友好”的部族出兵助战,是需要罗马元老院直接书面命令的,这种情况在凯撒北征高卢以前一直是这样持续的。但在罗马军队指挥官法肯措辞严厉的“要求”下,这几个离布雷西亚距离最近的部族只得参加了对高卢红军的围攻。

  随着商队和人们的往来,现在高卢境内所有的国家或部族都早已听说了罗马军队两个精锐军团在雷诺坎山谷被全歼的消息。当然,这几个部族也不例外。当所有高卢人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们震惊了、兴奋了、沸腾了、忧愁了,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让他们震惊的是,默默无闻的、属于另类部族的迪杰人竟然打败了强大精悍的罗马军队,而且还俘获了罗马总督的夫人,难道他们在一夜之间得到了神的垂青吗?让他们兴奋和沸腾的是,实力弱小的迪杰人不畏**,浴血战胜了罗马军队,为所有的高卢人争得了至高无上的荣誉和光彩,这是值得载入历史让后人世代传颂的大事情。让他们忧愁的是,迪杰人既然能打败强大的罗马军队,那么也就能打败其他的高卢国家和部族,他们既是高卢民族的骄傲,同时对别人也是一种潜在的威胁,这种威胁必须要得到有力的遏制。(作者:唉,这些高卢人是什么逻辑啊?他们是怎么想的啊?历史上高卢人的悲哀就在于此!)

  在罗马人的“要求”和这种奇怪的想法驱使下,同时也为了部族利益和那些在罗马人手里的人质着想,列尔塔人、古韦基斯人、威都拉赫人、博法达人相互之间达成了一致的意见。他们认为,迪杰人夺回了自己祖先的土地——布雷西亚,那么就会向北逐步恢复原先所有的土地,而这些土地就是他们四个部族现在居住的地方,这是绝对不可以发生的事情。所以为了自身的生存和利益,趁着这次战斗要彻底的打消迪杰人这个念头。但是,当他们雄心勃勃的来到布雷西亚城下,尤其是在与迪杰人鏖战了一天以后,他们发现事情并没有象原先想的那么简单。在他们的印象当中,迪杰人的战斗力和战法与他们一样,丝毫高明不到那里去。不过现在看来,迪杰人早已是今非昔比,在各个方面都要强于他们十倍,可以说相互间根本就不在同一个水准上。

  他们万分震撼地从城下仰望,只见迪杰军队人人都穿戴着统一的、看着就让人有一种强大压抑感的黑色盔甲;人手一支的如林红缨长枪密布城头,在阳光的照耀下,发出青铜特有的、令人战栗的寒芒;无数的弓弩张臂上弦,虎视着城下的敌人;上百门蝎子炮、投石机被摆放在城头,严阵以待;数十面鲜红醒目的金星战旗迎风飘扬,不断的发出“猎猎”作响的声音;宽广深邃的护城河犹如一条蛰伏的大蟒,时刻准备吞噬着胆敢踩上它身躯的人……

  不平衡的战斗印证了四个部族不妙的感觉,他们在一天的时间里根本就无法靠近布雷西亚的城墙,尤其是那条让他们已诅咒了不知多少遍的护城河,严重阻碍了他们的进攻,大批的部族战士被射杀在那里。对方猛烈密集而又准确的箭雨让他们经历了一场犹如地狱般的磨难,这让他们不得不重新评估对方的实力。

  布雷西亚城内夜间发生的“异常情况”也让他们不知所措,不明白城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只能加强了营地夜间的戒备力量,以防止对方的突袭。

  吉尔。梅内森此行的目的很明确,就是按照首领杨云的安排,使出浑身解数离间、挑拨、拉拢、威胁四个部族与罗马人的关系。杨云知道,部落中只有长者才能完成这个任务,所以他将自己的打算全部告诉了他。吉尔。梅内森没有迟疑,只是问首领这样做是否太卑鄙了,这很有失战士的风度,更容易受到神明的惩罚。杨云却淡然一笑,然后神色决绝地告诉他说:“与全族灭亡的危险比较起来,我宁愿选择卑鄙!如果神明要惩罚,那就全由我一个人来承担!”

  吉尔。梅内森看着首领那果决的神情和豪爽的话语,心中不禁一股热血上涌,暗道:“感谢天神吉图昂的慷慨恩赐!眼前这位不是迪杰人的东方首领竟如此为迪杰人着想,我发誓一定不能辜负他的期望!为了全族的生存,让风度见鬼去吧!”

  吉尔。梅内森和过世的老首领乌利斯与列尔塔人的带队贵族将军,“老鹰”——比基列斯认识,他们相互间的年龄相仿,青年时期是关系不错的朋友。那时比基列斯是列尔塔人当中最著名的勇士,时常来到迪杰部落做客,与同样是勇士的乌利斯等人切磋武艺和狩猎技巧,但让人遗憾的是,比基列斯在后来与乌利斯同时爱上了在南高卢有名的第一美女迪杰部落的伊儿琴,也就是蒂娜的母亲。俩人互不相让,谁都不肯妥协,伊儿琴对俩个人都很有好感,始终无法判断出自己究竟喜欢谁。最后俩人拔刀相向,声称胜利者将拥有伊儿琴。经过一番惊心动魄的苦战,伤痕累累、血污满身的乌利斯战胜了比基列斯。比基列斯在夺美的决斗中失败,身负重伤,并永久性的失去了左眼。一对昔日的好友就此恩断义决,分道扬镳。

  吉尔。梅内森率着十几名骑兵来到列尔塔人的营地。幸好列尔塔的士兵没有贸然向他们发动攻击。在他们不断的请求下,被五花大绑的送到了比基列斯的大帐之中。

  营帐内周围的支柱上悬挂了几盏铜制的油灯,灯中本是平稳的火苗随着大帐幕帘的拢起而变得跳动起来,吉尔。梅内森等人被推了进来。比基列斯栗色的、略微夹杂着白发的头发下是一张充满刚毅之情的脸庞,他的左眼上由一块黑色的眼罩罩着,只有右眼透射着犹如鹰一样的锐利眼神,浓密的络腮灰白胡须让他显得更加具有沉稳的大将之风。一袭白色的披风罩着他那魁梧的身躯。披风的里面是一身做工精良的锁甲。他的身后是一把铺垫着厚厚兽皮的大木椅,木椅的后面则是一张同样铺垫着很厚实的木床。比基列斯的身前是一张长木桌,上面摆放了一些葡萄酒瓶和酒杯。长木桌的两边则摆放了许多木椅,此时那上面坐满了人。

  比基列斯的大帐中还有其他三个部族的带队将领,他们聚在这里是在研究总结白天作战失利的原因。当布雷西亚城内发生“异常情况”的时候,他们很快的便得到了手下的报告。所以,他们现在讨论的话题全都集中在了这件事上。

  当吉尔。梅内森等人被绑缚着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包括比基列斯在内,所有人的脸上全都充满了吃惊的神情,因为这太突然了,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哦,”吉尔。梅内森想缓和一下气氛,他向昔日的朋友比基列斯望去,脸上溢出友好的微笑道:“怎么啦,我的老朋友?很意外吗,我犹如兄弟般亲密的”老鹰“比基列斯?难道无情的岁月让你的记忆产生问题了吗?你不认识我了吗?”

  比基列斯现在真的怀疑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他决没有料到竟是吉尔。梅内森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他现在觉得自己很被动、很尴尬。他一生中除了乌利斯以外,吉尔。梅内森是他最好的朋友,尤其是在与乌利斯发生严重的矛盾之后,吉尔。梅内森的行为和言语是非常公正、公平的。当年若不是吉尔。梅内森及时将自己送回部落里进行医治,自己非得死在迪杰不可。即使是这次出战,比基列斯也是违心而来的,但为了部族的生存和利益,他实在是没有办法而为之。他在来时的路上反复叮嘱自己的两个儿子——大比基列斯和小比基列斯,还有他的部下们,如果布雷西亚被攻破了以后,绝对不可以伤害到乌利斯和吉尔。梅内森俩人。他直至现在也不知道昔日的“情敌和朋友”乌利斯已经病逝了。

  “神啊,这真的让人难以相信!”比基列斯急忙从座位边上大步奔了过来。“吉尔!我的兄弟,我的朋友!怎么会是你呢?好多年不见了,你这家伙还好吗?”

  “哼,实在是好的很!”吉尔。梅内森的脸上依然充满了笑容,他向比基列斯耸了耸被绑缚的很结实的臂膀,道:“亏你这家伙还记得我!难道老朋友见面就非得象现在这个样子吗?”

  “噢,真见鬼!这是那个白痴干得好事!简直是一群蠢货!”比基列斯看见了吉尔。梅内森身上的绳子,不禁转过头来对自己的两个儿子高声怒骂道。

  站在一旁的大比基列斯和小比基列斯觉得自己很委屈,自己根本就没有踏出这营帐半步,什么事情都没有搞清楚就挨了父亲的一顿臭骂,简直是冤枉极了。兄弟俩人默不作声,只得互相对望了一眼,暗自摇头苦笑。大比基列斯的年龄约有三十岁,身材与他的父亲一样高大魁梧,相貌憨厚普通,如果他现在不是身着铠甲,那么别人一定会认为他只是一个蛮族农民。他的兄弟小比基列斯的年龄比他小上四岁,相貌、身材则与他的兄长完全相反。

  比基列斯亲自为吉尔。梅内森解开了绳索,不断的向朋友表示歉意,并让卫兵解开其他人的绳索。然后他向大家介绍了吉尔。梅内森。其他三个部族的将领不冷不热的向吉尔。梅内森点了点头,表露出一副漠然处之、不置可否的样子。

  比基列斯与吉尔。梅内森叙旧了很长一段时间,还谈论了一些双方部落内的情况,当他得知乌利斯夫妇已经过世了的时候,他沉默了好久好久,一动不动的呆坐在座位上,任凭自己的思绪追忆着几个人之间的恩怨。“伟大的诸神做证,虽然我的左眼没有了,但我从来都没有恨过他,从来都没有……”比基列斯说这句话的时候显然没有完全从往事当中脱离出来,这从他现在抑郁、哀伤的神情上可以看出来。

  又过了片刻,“对了,我的朋友!你来到我这里究竟有什么事?决不会仅仅是为了与我叙旧吧?”重新收拢了思绪回到现实当中的比基列斯向身旁的吉尔。梅内森问道。他脸上的神情又恢复了那种刚毅。其他三个部族的将领见比基列斯向吉尔。梅内森询问来意,齐齐的将目光聚集过来。

  “你说的对,比基列斯!我来到你这里不仅仅是与你叙旧。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跟你们说,如果确切一些的话,是商量。”吉尔。梅内森知道此行最关键的时刻来临了。

  “我就知道,吉尔!你一定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我们说。要不然你干嘛非要晚上来我这里。”比基列斯看着老朋友的眼睛,很自信的说道

  “你说的没错,比基列斯!我想你早已看到了城内的火光。就在今晚,布雷西亚城内发生了严重的内部冲突。向来以友善团结著称的我们发生了内讧。”吉尔。梅内森说到这看了比基列斯一眼。说实话,他真的不想欺骗自己的朋友,但为了部族的生存,这场戏只能硬着头皮演下去。

  见大家正用期待的目光看着自己,吉尔。梅内森接着道:“内讧的原因很简单。我想你们已经知道了罗马人在今天的战斗中攻上了布雷西亚的城墙。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们年轻首领继续坚守下去的信心动摇了。他被罗马人强大的战斗力震慑住了,认为布雷西亚在几天内就会被攻陷,等不到我们在外的两个军团回援,再坚持下去只会白白的送死,不如放下武器投降。其实我们在这一点上的看法是一致的。但是究竟向谁投降,我们之间则产生了严重的分歧。以我为首的绝大部分人主张向统属一个民族的你们投降,毕竟我们都是高卢人,况且我们与罗马人有着很深的仇恨;而以首领为主的一部分人则主张向罗马人投降,认为罗马人可以保障他们的利益和财富,能维护他们对部落的继续统治,所以我们就打了起来。”

  “真该死,吉尔!你们为什么要让一个外族人来当你们的首领,难道你们都昏了头了吗?其实真正有资格做首领的应该是你,而不是那个看见战斗就发抖的懦弱小子!我发誓吉尔,你、你、你真的是老糊涂了!”比基列斯刚刚听了这段话,便愤愤地替吉尔。梅内森打起抱不平来。

  “我向战神海苏斯起誓,比基列斯!很遗憾,现在我们后悔也晚了。我们军队的装备完全是由现在的首领无偿供应的,包括庆典和节日时的食物和酒水,几年来一直如此。我们所有人都被贪欲蒙蔽住了双眼。自从乌利斯兄长带领我们在雷诺坎山谷消灭罗马的两个军团以后,他的健康状况一直不是太好。现在的首领便趁机活跃起来,用诱人的财富和花言巧语收买了许多人的心,当然,也包括我在内。最为糟糕的是,乌利斯兄长的女儿蒂娜,她爱上了这个外族小子。而这个小子则信誓旦旦的保证要娶蒂娜为妻,我们所有的人全都相信了他,认为他与蒂娜结婚以后也可以算做我们半个族人。不过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我们的选择错了。为了讨好罗马人,我们的首领连夜把在雷诺坎山谷里俘获的总督夫人送了过去,还许诺在天亮之后把五千名战俘也交还回去。”吉尔。梅内森停顿了一下,拿起长桌上自己的酒杯喝了几口葡萄酒,他现在在心中暗自祷告道:我的神啊,请您宽恕我这已经时日不多的老头子吧!我长这么大可是第一次骗人,而且骗的还是多年未见的老朋友。我的年轻首领啊,您的计划可确实有些卑鄙!

  吉尔。梅内森想归想,但表面上却要装出一副非常痛心疾首、追悔莫及、懊恼至极的样子。跟随他前来的十几名骑兵与他配合的很好,随着他的语音腔调表露不同的神情。

  其实这一切都是杨云的主意,他精心挑选安排了这些头脑灵活、随机应变、具有表演天赋的战士来执行自己的计划。他根据城中被捕获的首要叛乱分子交代,进一步摸清了围城敌军的部署和兵力情况,果断的实施了自己的计划,目的就是拖延时间,离间敌军间的关系,让他们产生间隙和猜疑,以等待第一、第三军团的回援。他命人将大批的木料分别摆放在城中不同的地点将其点燃,还不时的向烈火熊熊的木堆上泼上一些水,以多产生一些烟雾。并让所有人在不同的地方大呼杀声、撞击兵器。为了增加真实度,他让努尔等人进行真实的格斗厮杀,以制造个人身上的伤口,利用那些叛乱分子的尸体衬托战斗的残酷,并让总督夫人亲眼看到这些在她“逃离”过程中“血淋淋”的场面。

  “啊哈,这么说来这场战争已经结束了,我们全都可以回家了。”古韦基斯人的一名将军兴奋的站起身来喊道。

  “事情恐怕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寇诺!我朋友的话还没有说完呢。”比基列斯向那古韦基斯人看了一眼,然后转头向吉尔。梅内森问道:“吉尔,你们那个外族首领既然决定投降罗马人,就一定会与他们有约定条件的,那么条件的内容是什么?”

  “嘿嘿,”吉尔。梅内森冷笑了一声,神色愤怒的道:“那个小子的心肠非常恶毒!他与罗马人具体交易的内容我们还不太了解,但有一点却很明确,那就是要求罗马人把我们全都抓住或杀光,这里也包括你们!更加让人难以置信的是,罗马人竟然答应了。”

  “啊!为什么?那些该死的罗马猪猡怎么可以这样做,我们可是他们的盟友啊!他们这么做实在是太不光彩了,是要遭到伟大神明惩罚的!”一旁的大小比基列斯兄弟和其他三个部族的将领闻听此言,不禁大吃一惊。众人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其中的道理。他们认为自己的部族早已臣服罗马,决不会遭到不公正待遇的。

  “不,吉尔!我的老朋友!我向诸神发誓,你这是在明显挑拨我们与罗马人之间的同盟关系!”比基列斯站起身来猛地抽出腰间短剑,将它紧紧的抵在吉尔。梅内森的喉咙上,神色激动的道:“我决没有想到我认为这一生中最好的朋友会欺骗我!你太让我失望了,太让我伤心了,吉尔!你不是我”老鹰“比基列斯的朋友!你以为仅仅依靠我们过去的关系就可以欺骗我们吗?你以为我可以随便的相信你吗?罗马人怎么可能向我们下手呢?我们可是他们的盟友啊!我们每年不仅要向罗马进献巨额的金钱和物产,还要协助他们进行战争,而且还要送给他们很多人做为人质!我们有什么过错?他们凭什么要对我们下手,这不公平!”

  大帐内的气氛因为此时情况发生了变化而变的徒然紧张起来,大小比基列斯兄弟和其他三个部族的将领也抽出了自己的短剑,怒目望向吉尔。梅内森和他的随从们。

  “你的脾气还是那个老样子,比基列斯!”吉尔。梅内森镇定自若的看着朋友的眼睛。此时,他的脑子在飞快地检验着自己刚才的话语和举动是否有破绽。当他确认没有失误的地方之后,接着朗声道:“你不就是想要我刚才所说的那些话的证据吗?”

  “不错,吉尔!我想你是了解我的!”比基列斯手中的锋利短剑没有离开朋友的脖颈分毫。

  “很可惜,我没有证据!但是我发誓,如果在天亮以后你们没有做好迎击罗马人进攻的准备,那么你们一定会后悔终生的!”

  “够了,吉尔!你还在胡说八道!我并不想亲手杀了你!寇诺,我把这些人交给你了!”

第二十七章 风云突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