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蛮族雇佣兵

    (在本章故事没有开始之前,我有必要说明一下关于古罗马人的姓氏问题。首先,我为什么没有按照史实去为本故事中的人物起名,主要是为了在写作和大家阅读时能更方便、更鲜明一些,对人物的印象更容易牢记一些,虽然这有失文章创作的严谨和敬业精神,但我想这在大家阅读的时候能有深刻的体会。

  最初,罗马人的名字是由三个部分组成的:①本名(praenomen=given name);②氏族名(gens, pl. gentes),即表示该男子所从属的氏族的名字;③父名(filiation),显示其父亲的本名。/a)z[在远古的意大利人中这是很独特的。父名存在着某种变化,在某些地区,父名出现在本名和氏族名之间。这一命名体系的起源时间及地域尚不得而知。8_

  1、本名6n

  Praenomen是指某人的本名。罗马人所用的本名一共不到30个,只有10个左右是常用的,通常都是缩写的:MqDA\\.

  ?A.=Aulus奥路斯nv

  ?C.=Gaius盖乌斯B~Q

  ?Cn.=Gnaeus格涅乌斯0CT+

  ?D.=Decimus德西穆斯Zx

  ?L.=Lucius路西乌斯b

  ?M.=Marcus玛尔库斯>7H

  ?P.=Publius普布利乌斯

  ?Q.=Quintus克温图斯HX!~mz

  ?T.=Titus提图斯)O==,

  ?Ti.=Tiberius提贝里乌斯#)9

  在盖乌斯和格涅乌斯的例子中,字母“C”使用的是G的发音,这表明了这个字母的某种原始发音。TlN

  某些本名仅仅在特定的氏族贵族家族中保留使用,例如App.=阿皮乌斯,Ser.=塞尔维乌斯等。除罗慕洛斯之外的早期国王们都有着一个常见的罗马名字,可他们的本名都不属晚期常见的名p字:努玛、图路斯、安库斯。正如氏族名Marcius源自本名Marcus一样,氏族名图利乌斯(Tullius)源自本名Tullus,这似乎暗示有这么一个本名Tullus,虽然在历史上并没有记录有叫这个本名的人。这种奇怪的现象可能使得诸国王的本名更为可信:如果这些名字是臆造的,那也应该选一些更常见的名字。

  2、氏族名m

  第二个部分,氏族名源自该男子所属的(父系)氏族或家族。尽管归化为罗马公民的异邦人或是获释奴也会采用一个常见的罗马名字,凡是生而自由的人们都认为可被追溯到某个共同的祖先。

  罗马原有的氏族名一般会以“-ius”结尾:Julius, Tullius, Sempronius, Quinctilius(尤利乌斯、图利乌斯、显普洛尼乌斯、昆克提利乌斯),但到共和晚期时人们会遇到以其它音结尾的名字。特别是那些源自伊特鲁斯坎的名字。

  3、父名zT\“}

  罗马人的全名就是由本名和氏族名构成的,后面再加上所谓的父名(根据父亲的名字或是表示父子关系的名字)。父名中含有一个拉丁词filius(意为“之子”),缩写为“f.”,跟在按属格书写的父亲本名缩写之后。因此,我们所知的罗马人的名字可能是M. Antonius M. f. (=Marci filius),意即:玛尔库斯?安托尼乌斯,玛尔库斯之子。x^g+-

  4、部落名\“ZhWm

  共和中期之时,该男子所属的部落的缩写名也被缀在其父名之后。但这一部分是何时成为名字的正式的部分的尚不清楚。到公元前242年时,部落总数固定为35个。部落并不代表有一个共同的祖先;部落只是按照地理位置(在罗马城内)划分,某人的主要居留地地在哪他就属于相应的那个部落。部落构成了公民权的一个重要部分,因为投票经常是按部落组织的。nX

  5、绰号及家族名RF^$]G

  这种命名系统由于提供的本名数和氏族名数很少容易让人产生混淆。因此人们起了绰号来将自己和同名的其他人区分开来。这种绰号最后被其子辈继承成为区分不同家族的标志。如此,就构成了罗马人名字的第三部分,家族名。家族名作为绰号后起的另一个证明是他们的位置排在父名之后,还有一个事实就是某些家族在共和期间始终没有得到家族名,例如:L. Opimius或是M. Antonius.家族名作绰号时多指某些身体上或心理上的特征:卡图斯、加图和卡图路斯(Catus, Cato, Catullus)都源自拉丁语catus,意指聪明的。克利斯普斯(Crispus)源于curly,意为卷毛的,隆古斯(Longus)源于高个子,尼格尔(Niger)源于黑色的(意指黑脸的或黑发的)。

  家族名始于绰号还反映在下列事实上:直到公元前100年左右,家族名都不曾在官方文件上出现过。罗马共和国初年的执政官年表中使用了家族名,这一事实说明年表在晚近时代被人修改过。KI

  6、荣名ou

  在显贵家族之中,甚至还有一种在家族内区分的方法,某人在名字上又加上了第二个“绰号”,其子孙可以继承之,这样就在家族内建立了一个子族。这种第二家族名就叫Agnomen,荣名。一个例子就是科尔涅利?西庇阿?纳斯奇家族,与科尔涅利?西庇阿?阿非利加尼家族就是彼此区分开的。阿非利加尼家族体现了一种非常特殊的Agnomen.征服异邦民族之后依该民族之名或地理位+置,征服者被授予一荣誉名号(荣名),其子孙得继承之。作为科尔涅利?斯奇皮奥奈斯家族的一员,普布利乌斯?科尔涅利乌斯?西庇阿因在第二次布匿战争中击败了迦太基人而获得荣名“阿非利加努斯”。共和时代的名字太过普通,高级贵族往往省称其氏族名,而使用其家族名代之。例如,凯撒自称盖乌斯?凯撒而不提全名中的氏族名“朱利乌斯”。UNb~

  7、妇女名字Gq

  古罗马妇女的名字也是由本名、氏族名及后跟的父名组成。在史有记载的共和国时代,一般而言,妇人都不再有本名了。取而代之的,她们一般以阴性化的父亲的氏族名为人所知。假如尚需进一步的表述,后面再跟上其父名的属格形式,或,婚后是丈夫名字的属格形式。因此西塞罗称某位妇人为Annia P. Anni senatoris filia,意为“阿妮娅,元老普布利乌斯?阿尼乌斯之女”。假如只有两个女儿活下来了,则可以“大”(maior)和“小”(minor)来区分之。马克?安东尼的两个女儿就是以大安东尼娅(eAntonia maior,尼禄皇帝之祖母)和小安东尼娅(Antonia minor,神圣的克劳狄乌斯皇帝之母)而为人所知的。如果有两个以上的女儿则以序数词区分之,例如,科尔涅利娅?昆塔,某个科尔。涅利乌斯的第五个女儿(Cornelia Quinta, the fifth daughter of a Cornelius)。到共和末年,妇人也可继承其父亲的家族名,不过是阴性形式的,例如,凯奇丽娅?梅特拉?克拉希,克温图斯?凯奇利乌斯?梅特路斯之女,普布利乌斯?李锡尼乌斯?克拉苏之妻-Caecilia Metella Crassi, daughter of Q. Caecilius Metellus and wife of P. Licinius Crassus.这种阴性化的家族名一般是加词尾变成小词,例如,奥古斯都的妻子利维娅?德路希拉就是某位玛尔库斯?李维乌斯?德路苏斯之女。)Y.

  高卢列尔塔部族将军比基列斯和其他三个部族的将军站在营地高高的壁垒上,借着初升的太阳,用有些难以置信的神情注视着在营门外长时间大声吆喝叫骂的罗马军队副官狄克里。狄克里骑着一匹高大的黑色战马,身披醒目的白色斗篷(古罗马军队里中下级军官着白色的斗篷,高级军官着红色斗篷),腰悬短剑,一副怒发冲冠的恼火样子。

  “真他妈的见鬼,一群来自北方肮脏的、卑鄙的蠢猪!你们现在立刻打开营门!无条件接受强大罗马军队的检查,否则再这么拖延下去,一切后果由你们自负!”狄克里怒火万丈的喊道。

  “这不可能!”,比基列斯身边的儿子大比基列斯不甘示弱的向狄克里回应道:“你刚才的言语很不礼貌,态度实在是傲慢轻狂,是在严重侮辱我们列尔塔人的人格和声誉!我们这里所有人都可以拿自己的生命向万能的天神起誓,我们根本就没有看到你们派来的两批信使,更别提是我们杀害他们了的这个荒唐万分的话题!我向维拉采尔(高卢最美丽、最富庶的城市)的圣林发誓,与你质问我们的问题正好相反,我们昨夜派到你们那里的两批信使也没有回来,我们倒是怀疑是你们在暗中破坏我们之间的盟约。”

  “该死的蠢货!是谁让你说出我们昨夜派出信使了?”比基列斯转头狠狠瞪视了自己儿子一眼,显然他对大比基列斯最后的那句话很不满意。他没有想到罗马人竟然这么卑鄙,动手竟然这么迅速。借口几名士兵在夜间派往自己营地的时候失踪,非要率军入营搜查。这简直就是对自己发动攻击前的借口和托词。他现在不想让罗马人找到制造冲突的理由。

  昨夜,为了验证吉尔。梅内森等人的话,比基列斯派出信使去察探罗马人的虚实。但几名信使出发后便再也没有回来。比基列斯感觉有些不妙,立刻派出了比上次人数多一倍的骑兵斥候来进行任务。当这第二批侦察人员出发后半个小时,他们的战马便都跑了回来,只不过马背上没有人而已。其实这也是杨云的安排,他让泰亚布和亚纳克斯将第一批敌人信使的人马全都杀掉掩埋起来。对后续的敌人信使实行“杀人放马”的原则,目的是增加敌方各自猜疑的程度。

  此时,东方的天空已露出了鱼肚白。比基列斯徒然感到吉尔。梅内森并没有骗自己,看来罗马人为了得到布雷西亚和五千名被俘的士兵,确实背叛了与自己相互间的盟约,杀害了所有前去侦察的人员。比基列斯深知己方四个部族军队人数虽然多出罗马军队一倍,但战斗力和装备水平却相差甚远,为了不陷入被动,有所防备,比基列斯一边与其他三个部族的将军进行紧急协商,一边派人火速返回部落求援,告知罗马人已背弃了与列尔塔等四个部族的盟约,当今的情况攸关部落世代的切身利益,与迪杰人联合起来抗衡罗马的种种好处,自己现在将被迫准备与罗马军队开战,恳请部落议事会通过这项决议,至于部落里那些被扣留在罗马的人质,只能祈祷神明来保佑他们了。其他三个部族的将军也采取了与比基列斯一样的措施。为了增加作战力量,除了吉尔。梅内森以外,比基列斯还将卡洛斯等人放回,让他们回城作好战斗的准备。

  与比基列斯的判断相似,罗马军队指挥官法肯对己方两批信使的失踪也感到情况不妙,认为那四个蛮族军队确实已秘密接受了敌方的投降,自己的处境已变得很危险了。他这种想法在看到信使们空无一人的战马后得到了进一步的证实。为了不过于莽撞和试探那些蛮族军队,他命令副官狄克里和联队长尤里斯立刻带领三千名士兵赶往蛮族军队的营地,查找失踪信使们的踪迹,防止高贵的部下们被那些野蛮人污辱。在布雷西亚城内没有发生“异常情况”以前,法肯想到了一个很好的战斗策略,就是再将战事拖延两天,利用敌军盼援心切的心理,让四个部族军队抽出一部分军队伪装成对方的援军,引诱其守城部队出城,然后设下埋伏一举歼灭。应该说,此计确实很毒辣精妙。但“人算不如不如天算”,杨云却先于他设下了圈套,并且计划周密果决。本来,杨云的计划中具有很大的冒险性和盲动性,目的无非是为了拖延时间等待援军,让敌方互相间产生猜忌。只要法肯和比基列斯俩人一见面,将对方遇到的情况互相通告、商量一下,那么杨云的计谋就非被对方识破不可。

  但是事情就是那么具有戏剧性,法肯的心中始终就没有完全信任过蛮族,只不过是在利用他们而已,这一点被卡洛斯说的很明确。按照罗马人的习惯,罗马军队在宿营时是要将盟军留置在自己营地的,可正因为法肯不信任这些蛮族,所以才让他们单独驻扎,以防有变。而列尔塔等四个部族此次出兵作战,动机也并不纯正。他们虽然臣服于罗马,但那完全是迫于罗马强大的军事力量,并不是真心实意的肯去为罗马效命,罗马对他们的租赋和压力实在是太沉重了。他们始终在等待机会来摆脱罗马的束缚。当罗马军队在雷诺坎战役中失利,北方重镇布雷西亚又被攻陷的时候,列尔塔等四个部族觉得机会来了,他们迅速行动起来,囤积了大批的物资、粮草、马匹、军械等等,准备应付一切可能出现的情况。为了谨慎起见,也为了比较罗马人和迪杰人现在的实力水平,更为了土地的拥有权,他们“谦恭”地接受了出兵助战的要求。在这种罗马人和四个部族各怀“鬼胎”的情况下,他们之间并不牢靠、微妙的关系就被杨云利用了。

  “我向天神朱彼特发誓,你要对你刚才无礼的话语负责。”狄克里骑在战马上,大声向大比基列斯喊道:“我奉劝你不要象野狗一样狂吠乱咬,我们根本就没有看到你们的使者,更不会做出象你们一样卑鄙的事情!废话少说,快打开营门接受检查!”

  “我现在希望能与法肯大人见面,共同来处理这种让人很难堪的局面,将整件事情弄清楚。”比基列斯现在心里还不想在得到部落决议之前与罗马人翻脸,毕竟这是关系到部落利益的大事。另外吉尔。梅内森还在营地里面,虽然罗马人并不认识他,但难保不在他们搜查营地时走露风声。如果那样一切就无法挽回了。

  “很抱歉,比基列斯将军!我们的指挥官大人现在很忙,没有时间过来处理这件事。有什么需要解释和说明的话,你尽管跟我说,因为我已得到了他的授权。”狄克里身为副官,是认识四族联军的统帅比基列斯的。自己虽然对别人可以大声呵斥叫骂,但对他却不能不给面子,“老鹰”的绰号可不是随便得来的。所以狄克里缓和了一下自己的语气和态度,高声向比基列斯道。

  “那很好,狄克里大人!我还是想重复我儿子刚才的话,我们确实没有看到你们派来的使者。而我们派往你们营地的使者也失踪了,您不觉得这件事很巧合吗?”比基列斯虽然不想透露自己派出使者这件事,但他的儿子却早已说出,那么也就没有必要有什么隐瞒的了。

  “是!这件事确实很巧合,但不知比基列斯将军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非要在晚间派出使者到我们那里去?很抱歉,请原谅我的唐突和冒昧。”说这句话的是与狄克里一同前来的联队长尤里斯,他对这件事情也感到有让人疑惑的地方。

  “那么请问你们为什么也非要在晚间派出使者到我们这里来呢?”比基列斯没有回答尤里斯的问题,倒是借着他的话反问道。

  “这老家伙真他妈的狡猾!”狄克里听到比基列斯在反问,不禁在暗中骂了一句。“比基列斯将军,我想我们在再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毫无意义。为了证明和巩固我们之间的友谊,请你下令打开营门,让我们进去!”

  “我还是坚持我的意见,这件事一定要等法肯来了以后我才能答应。”比基列斯将身子伏在营垒的垛口向狄克里道。列尔塔等四个部族军队的营地虽然没有罗马人的那么壮观和庞大,但是也不算太简陋。营地的整体形状呈圆形,外设了一条有两米深的壕沟,里面布满了尖树桩。营垒的墙是用圆木捆扎穿钉而成的,显得非常结实牢固,垒墙向上的一端被削的很尖锐,这让任何想逾越攀爬上去的人要三思而后行,垒墙的高度足足有三米高。

  狄克里见比基列斯始终不肯下令打开营门,不禁的有些恼火。他正要开口叱骂,身边的尤里斯拽了他衣角一下。

  “你要干嘛尤里斯?有什么事情吗?”

  尤里斯伏在他的耳边小声道:“指挥官给我们的任务是查找失踪信使们的线索,试探验证这些野蛮人是否已经背弃了与我们的盟约和誓言。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这些人坚持不让我们进去搜查,就已经证明了这一点。说明我们派出的信使确实遇到了麻烦,很有可能被他们杀害或扣留了,他们现在已变的很不可靠和让人信任了,如果我们继续与他们僵持下去,事情将有可能变的很糟糕。即使他们让我们进去搜查,难保他们不会突然攻击我们,我们来的人数可是太少了。”

  “那么你有什么好的主意的吗,尤里斯?”

  “我的意见是,我们现在立刻撤退,把情况的严重程度报告给指挥官。当然,我们要留下一些人监视这些狗娘养的混蛋,防止他们再耍别的花样。”

  “嗯,好吧!就照你说的那样做。”狄克里思考了片刻,皱着眉头应道。

  与此同时,在布雷西亚城内。

  杨云身在总督的官邸里,听取卡洛斯等人执行任务的情况汇报。按照他的安排,现在各段城墙上只部署了少量的兵力进行警戒,造成因内讧而兵力不足的假象。

  “……任务执行的具体情况就是这样,整体来说都在我们的预计当中。至于那一万名雇佣兵,我们已经成功收买了他们,他们答应了我们的条件,将不会再参加战斗,而且同意成为我们部落的人,他们的俩个首领现在就等在外边。不过我们对他们的花费代价实在是太大了,十万个金币!神啊,这可是部落里整整半年的赋税收入啊!这还不包括承诺给予他们的大片土地。你对那些森林中的匪盗简直是太仁慈、太大方了,我亲爱的首领!”卡洛斯对杨云汇报完后,末了大声的感叹道。他对首领办起事来雷厉风行的性格很赞赏,但对他处处花钱如流水的方式又心疼不已。虽然部落里很富有,盛产黄金、铁矿、木材等,但也经不住今天这一万金币修缮城墙、明天那两万金币发放部队薪金的消耗。这种情况自来到布雷西亚以后一直如此。甚至首领杨云已将自己全部的个人资金补充到部落的财政里面应急。

  “不,伙计!我并不认为花费的太多。”杨云看了一眼还在心疼那十万个金币的卡洛斯:“我们要把目光放长远一些。虽然我们这次花费巨大,但是我们却额外增加了两个军团的兵力,这对我们今后的发展是有好处的。他们是匪盗这一点确实不假,但我相信,只要我们能以真诚的心来对待他们,那么他们就一定会完全的融入到部落中来,成为我们最诚实可靠的兄弟和战友。罗马人在刚开始的时候力量也很薄弱,但他们能容纳所有对他们发展有帮助的人和事物。我们要抛弃一切种族贵贱之分,不论是谁,只要对我们部族的发展有用处,那么我们就要接纳他、善待他!”

  “尊敬的首领,您凭什么能确保他们会真正的融入我们当中来?您要知道,他们可是一群无家可归、反复无常、桀骜不训的家伙。他们是被各个部族驱逐出来的、不受欢迎的人,他们只认得金钱,从来不把信誉看做是战士最高贵的品质。哦,请神原谅,我说错了。其实他们根本就不是战士。”

  “呵呵”,杨云有露出了他惯有的微笑,将自己的目光转到说这话的那位部下的脸上:“你说的很对,亚纳克斯!他们确实是象你说的那样儿。但你知道他们为什么被自己的部族驱逐出来、不被接受吗?其实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几乎都是没有自由的奴隶、贫苦的人。他们仅仅只是在部落里拖欠了贵族们的一点债务和租赋,或是没有归附到那位贵族的门下,以换取那一点可怜的、犹如施舍一般的庇护;又或是没有明确表明自己的党争立场,成为各派别互斗的牺牲品。当然,他们当中也有许多是真正的罪犯,为了躲避惩罚而逃了出来。所以,我们在编制安排他们的时候,一定要把这些人甄别出来,防止他们做一些不利于我们的事情。”

  “没问题,伙计。我们会注意这一点的。”卡洛斯点了点头:“那么你现在接见还在外面等候的那俩个雇佣兵首领吗?”

  “可以,卡洛斯!别让他们等得太久了,这样显得我们很没有礼貌。你现在就让他们进来吧。有些问题我还要当面与他们讲清楚。”杨云道。卡洛斯见首领答应要会见雇佣兵的首领,便挥手向执行此项策反任务的骑兵指挥官罗克。罗斯示意了一下。罗克。罗斯点了一下头,表示明白了。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过了片刻,俩位身材魁梧、一身戎装的大汉在罗克。罗斯的引领下走了进来。罗克。罗斯向这俩人先介绍了部落首领杨云和屋内其他的人,如卡洛斯、亚纳克斯、泰亚布、阿凯等。然后又向大家介绍了这俩人。

  “这位是佣兵们的首领之一柏西亚斯,三十三岁,巴黎希人。(巴黎希人是现今法国首都巴黎城的创建者,也是最早的主人和居民,巴黎城的名字因此沿用至今。)”罗克。罗斯介绍的柏西亚斯面貌威武,举止豪爽而不失礼貌。“这位是佣兵们的另一位首领龙格图斯,三十一岁,厄尔维几人。”龙格图斯的身材略比柏西亚斯壮一些,从他那刚毅的面貌来看,也是属于一位勇猛善战的武士。

  柏西亚斯和龙格图斯在罗克。罗斯介绍完自己后,齐齐的向大家躬身致意。他们的手下有整整一万名强壮的战士,正犹如杨云对亚纳克斯说的那样,他们都是来自各个不同的部族和地方。当然,这些情况都是杨云通过审讯城中的叛乱分子得到的。这些人大部分都是被抛弃、驱逐出来的人,因为无家可归、四处游荡,所以他们渐渐的聚拢在一起,干一些鸡鸣狗盗之事。他们在高卢各地游荡,千方百计的躲避各部族军队对自己的围剿。抢劫在各部落间来往的商队、袭击掠夺一些偏远的村庄或守卫薄弱的城邑、接受不同人士的委托任务等是他们主要的维生手段。柏西亚斯和龙格图斯所率领的这支雇佣兵算是其中比较大的一支队伍,他们的装备和训练很差,但是兵种倒是比较齐全,弓兵、步兵、骑兵他们都有。他们此次接受了帮助罗马军队围攻布雷西亚的委托,但是在实战中,他们发现对方远比想象中的要强上许多。高卢红军的强大战斗力让他们极为震撼,士气也随之大跌。因为在以往完成类似的委托任务中,他们从来就没有碰到过这样的情况。尤其是对方那猛烈的远程攻击力,给他们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就在布雷西亚城中发生“异常情况”的晚间,他们的营地来了一群敌方的使者。对方开出的条件极为诱人;1、给予他们所有人迪杰部落的成员(公民)权,保证他们的人身自由和财产安全,如果有人不愿意留下来,将获得一笔路费离开;2、不追究他们过去的经历;每人先分得终身所有的五亩土地。有愿意加入高卢红军作战的人,将获得十亩土地的先期酬劳,以后按军功还能分得土地和其它的奖励,日常供应和待遇与红军一致;3、尊重、保留他们的宗教信仰和生活习惯,不歧视排斥。只要不违反部落的法律,他们的身份与部落成员一致,没有贵贱、阶层、党派之分;4、接受高卢红军的训练和编制,更换与红军一样的武器装备;5、雇佣兵队伍中的军官待遇和薪酬与红军军官的一致,每月按月发放;6、十万枚金币以现金的形式发放到他们手中,做为高卢红军诚心诚意欢迎他们的一种表达方式。

  柏西亚斯和龙格图斯在这些条件的诱惑下,不禁心旌摇动,连夜召集手下开会,以所有雇佣兵投票表决的方式同意了高卢红军的条件。因为这些人常年游荡在外,实在是想能有一个地方收留他们,给予他们那种正常人的生活。

第二十九章 蛮族雇佣兵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