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一章 军事训练

    时间过的很快,又是十余天的时间过去了。至布雷西亚城下撤退的罗马军队在高卢红军骑兵的严密监视下,已经全部渡过了波河。此时正在返回罗马的路上。杨云的卫队长努尔借口要不惜一切代价救出自己的主人,骗过了法肯的核查,率领几十名手下顺利返回了布雷西亚。列尔塔等四个部族也在杨云软硬兼失的情况下,与迪杰人达成了盟约。双方约定,不论发生任何情况,只要五个部族中任何一方遭到攻击,其他四个部族都要责无旁贷的出兵支援。在关于更换武器装备的问题上,迪杰人承诺将以很低的成本价格卖给他们,交易的形式以以物易物、金银购买为主,包括弩炮、蝎子炮、回回炮等一些重型武器,当然,这些重型武器制作周期长、成本高,价格自然要比其它的武器高一些。关于人员组织、部队训练等问题,迪杰人同意无偿对四个部族派出的部分武士进行培训。

  列尔塔等四个部族的居住区域属于山地丘陵地区,畜牧业很发达,盛产马、牛、羊等家畜。杨云不择手段急于与四个部族结盟的最重要的目的之一,就是看中四个部族每年都会出产大批的战马,这些战马体形高大,耐力坚韧,动作迅捷,是不可多得的优良品种。发展强大的骑兵部队是杨云最为关注的一件事。他决心在以后的大规模战斗中,要让罗马人领略高卢铁骑真正的威力。

  在那一万名蛮族雇佣兵同意加入高卢红军,并在神明面前发誓效忠高卢红军以后,他们被整编为轻装步兵第五军团和第六军团。人员与原有的几个军团进行混编,这样可以防止他们做一些不利于部队团结和稳定的事情。初时杨云还担心柏西亚斯和龙格图斯这俩位雇佣兵首领会不同意这么做,但没想到俩人竟很爽快的答应了,说出的话也让杨云很脸红、很惭愧。他们说:“我们现在已经是部落里的人了,什么事情都会服从部落和首领的安排。因为这里就是我们的家,是我们愿意付出一切的新家园。”

  经过部落人民院的任命和批准,柏西亚斯和龙格图斯分别就任第五军团和第六军团的军团长,行使与其他四个军团长一样的权力。他们现在的任务是在军营里进行训练和学习。人民院是迪杰人攻克布雷西亚以后不久,为了让城中的原住民感到自由和民主依然存在而特意设立的机构。人民院的成员编制为三百人,他们来自各行各业,在称呼上叫“议员”,主要工作是负责部落里的一切政务。至于军事方面的问题并不在它的职责范围之内。但是为了让雇佣兵们感到部落里并没有拿他们当外人,也为了显示任免程序的合法和庄重,所以同意柏西亚斯和龙格图斯担当军团长职务的任命就由人民院来批准。

  到目前为止,高卢红军的总兵力已达四万余人,其中包括人数各为二千人的骑兵和女战士部队。为了解决部队的粮食和给养的问题,减轻部落人民的负担,高卢红军实行忙时回家耕种、闲时集中训练的制度。除了新编制的一万名雇佣兵现在要进行正规训练外,其他四个军团则轮流担任战备警戒任务,任务的期限为一个月。但现在第一军团和第三军团被部署在迪杰森林,执行为筑城的民工警戒的任务。所以,在进犯的罗马人撤退以后,布雷西亚的防卫任务就由阿凯的第二军团负责,而卡洛斯的第四军团和其他部队则进行耕种、修复被毁坏的设施、治安巡逻、监管战俘等一些工作。

  杨云在这几天里也没有闲着,他亲自安排策划自己卫队的成员和一些红军军官,对那一万名新编入伍的雇佣兵进行训练。此时旭日东升,他站在总督官邸的门口,目送着好友卡洛斯离去的身影,不禁摇摇头微笑起来,小声嘟囔了一句:“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罗嗦起来了?”卡洛斯和他谈的是城中的那上千头公牛怎么处置的问题。这些公牛是杨云花高价从农民手中买来的,准备用它们给围城的罗马人玩一次“火牛大阵”,但现在用不上了,反而每天还要供给它们大量的草料。本来这件事不在卡洛斯的职权范围之内,但他现在正组织部队进行耕种,缺少的恰恰就是能犁地的公牛,所以卡洛斯就来问他怎么办。杨云倒是爽快,答应卡洛斯将这些牛全都划归他使用,条件是只要能把那些在战争中被破坏掉的麦田及时补种上就行了。末了卡洛斯又埋怨杨云不该买这么多公牛用于战争,白白的浪费了一笔资金。

  “主人,时间到了。我们现在该去新兵们的营地了。柏西亚斯和龙格图斯俩位军团长可是一直在盼着您去呢。”努尔提醒着杨云,说着他把自己主人的战马牵了过来。

  “噢,谢谢你,努尔!”杨云接过缰绳,翻身上马。“都怪卡洛斯那家伙太罗嗦,一大早就来请示我这个问题、那个问题的。其实这些事情他问长者就可以了。如果有机会,我要把这家伙灌得大醉几天。省得他总罗嗦我花钱时要注意节省。”

  努尔听了杨云的话,不禁微微一笑,露出了一口洁白的牙齿。他知道杨云花钱如流水的习惯是在几年前做生意时养成的,一时半会改变不了。“卡洛斯军团长是个好人!他这么做是在维护您的权威和部落的利益,请您不要误会他的好意。”说到这儿,他见杨云已打马前行,便转身向后面的上百名卫队骑士挥了一下手,大声喊道:“全体出发!”

  “其实你是误会我的意思了,努尔。”杨云见努尔骑马跟了上来,转头向他道:“我刚才只不过是在开玩笑。呵呵,卡洛斯那家伙酒量可大的惊人,就是俩个我加在一起也不是他的对手,他把我灌的大醉几天还差不多。说实话,他是我来到这里后最要好的朋友,只有真正的朋友才会当面那么诚恳的提出批评和意见。我的祖国有一句古话,叫做”人生得一知己足矣!“,卡洛斯这个满脸大胡子的家伙,我这一生跟他交朋友是交定了!”

  “嘿嘿,”努尔用手挠了挠后脑勺,笑道:“主人,我们大家都看的出来,卡洛斯军团长跟您是绝对真正的朋友,我可以向伟大的神明发誓来证明这一点。不仅仅是现在,您在做生意的时候他可是帮了很多忙,尤其是这次罗马人围城的时候,他可是冒着极大的危险主动要求去完成您的计划的。虽然你们是朋友,但我觉得您真的应该为他颁发一枚勋章来奖励他。”

  “是的,努尔,我是应该颁发一枚勋章来奖励他,但不仅仅是卡洛斯一个人,你们所有参加那次行动的人都应该得到勋章和褒扬。说起这件事我就后悔、后怕。假如我的计划在实施当中不是有巧合在里面的话,那么我们的敌人就很容易识破我的安排,你们的性命也就很危险了。如果是那样,我简直不知道用什么来弥补我的罪过。”杨云说到这儿长长叹了一口气,神色黯然了下来。

  努尔见杨云的情绪低落了下来,急忙转移了话题:“哦,其实这些都过去了,您不必再自责了。您知道我没有文化,不过您刚才的那句”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是什么意思啊?”

  “哦,这句话的意思其实不难理解。它是说……”杨云开始向努尔解释起来。

  因为城里实在是没有地方了,所以一万名新兵们的营地,包括卡洛斯的第四军团在内,都建在城外一块很宽敞平坦的地方,占地足足有几平方公里。当杨云率领着卫队来到营门外时,新兵们早已开始训练了。他们还是穿着自己五花八门的衣服。因为他们的人数实在是太多了,武器制作厂现在已经是全力以赴了,但在一时间还解决不了他们的铠甲和武器问题。他们在各自领队教官的组织指挥下,进行队列、军姿、弓弩、单兵或集体格斗、武装越野、攻防队形转换、体能、翻越障碍、各兵种攻防协同等科目的训练。这些科目都是杨云在三年前训练迪杰人时制定的,这对懒散游荡惯了的雇佣兵们来说,简直就是一种无形的束缚和折磨。

  杨云和他的卫队在营门外下马后,将马匹交给守卫营门的战士去处理,然后他走进了营地,一眼就看到了在营地操场的中间位置,正在组织一队新兵进行跑步训练的“猛虎大队”副大队长亚纳克斯。亚纳克斯很有军事组织才能,是一个很有发展前途的军官。几天前被他的军团长阿凯特意指派过来协助新兵的训练工作。此刻他不时的向早已累的气喘嘘嘘、大汗淋漓的新兵们大声吆喝着:“快点儿跑!你们这帮该死的懒鬼!你们才刚刚跑完第十二圈,离训练结束还早着呢!你们要时刻记住自己是用两条腿走路的步兵,而不是用四条腿爬的乌龟!你们要想在战场上活命,或是杀死你的敌人,就要比你的敌人跑的还要快,就要比他们更有耐力。……嗨!说你呢,小子!快点儿跑!别想趁机偷懒儿,高卢红军里可不养废物!”

  在离亚纳克斯不远的地方,杨云的副卫队长“狂武士”狄莫正在组织一队新兵进行集体攻防战术的训练。狄莫是西班牙人,年龄二十五岁,世代是为国作战的武士。他的武艺精湛,出手毒辣,犹以剑术见长。因为他和几个同胞预谋要刺杀占领家乡的一位罗马官员,所以被捕为奴。后来被杨云慧眼识珠,以高价买回,授以副卫队长的重要职务,协助努尔进行保卫杨云安全的工作。此次训练新兵,狄莫是总教官。十余天以来,除了卫队的骑兵以外,他与其他的卫队成员一直住在军营里面。

  “嘿!你,真该死!把头露出来这么多干什么?难道想让罗马人的标枪把你变成独角兽吗?”狄莫指着一个把头从盾牌后面露出许多的士兵喝道。狄莫的话立刻引起了受训士兵们的一片哄笑声。“真见鬼!你们都笑什么?他犯的毛病也是你们所有人愿意犯的毛病。我可以向神发誓,在战场上敌人可不会给你们笑的时间,有的只是痛苦和死亡。所以你们大家要记住,任何一个微小细节的疏忽,都有可能要了你们的狗命。现在,你们都把嘴巴给我闭上,呈进攻队形站好了,听口令,准备——格斗!”狄莫虎着脸,整理了一下因为哄笑而变的有些凌乱的队形,发出了口令。

  “哈!”士兵们一声怒吼,在狄莫的口令下整齐而迅速地举起手中的盾牌和短刀,虎视着自己的正前方,就犹如真的有敌人在他们前面一样。他们现在所使用的盾牌和短刀是从其他军团借来的,目的是让他们熟悉高卢红军的制式武器装备。

  “不错、不错,狄莫!看来这十余天的训练很有成效,大家已经能基本掌握集体进攻战术的要领了,不过还是没有达到要求和标准。”杨云口中一边说着,一边领着努尔等人走了过来。

  “停!”狄莫扭头见是杨云过来了,急忙向士兵们发出了停止动作的口令,然后以职业军人特有的姿态和语气躬身向杨云问候道:“上午好,主人!”

  “噢,狄莫,”杨云皱着眉头很无奈的道:“包括努尔你们所有人在内,我已经重复过很多次了,你们以后不要再叫我”主人“了,因为你们早已是自由的人了,拜托你们今后不要再把这个令人讨厌的称呼加在我的身上了,它让我感到很难受、很痛苦。”

  “是!我记住了,主、主……,首领!”狄莫突然发觉自己又要习惯性地说出“主人”两字,急忙硬生生的把后面的话改正了过来,按照部落中普遍的称呼向杨云接着道:“我向天神发誓,尊敬的首领!我们要想把这些懒散惯了的家伙们变成真正的战士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确切地说至少需要六个月。这些家伙很会偷懒儿,只要带队训练的教官不在,那么他们马上就会变成一堆稀泥,乱糟糟的不成样子,与当初我们训练部落里的军队时有着很大的差异。这几天,已经有不少教官来找我诉苦了。”

  “所以,这就是我为什么要让你们来训练他们的原因!其实在三年前,你们刚刚加入卫队的时候比他们现在好不了多少。还记得吗狄莫,那个时候你在队列里面都不敢直视我的眼睛。牢骚和埋怨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关键在于只要我们有信心、有耐性,我相信他们有一天一定会成为真正的战士的。”杨云见狄莫的脸有些发红,而头也有些低垂,便接着用鼓励的语气道:“你是这里的总教官,狄莫。你有责任把你知道的一切都教给他们,那样他们就会在心里感激你一生。我相信,”狂武士“的绰号始终是永远属于你的,狄莫!”

  狄莫听了杨云的话不禁精神一振,昂起头来大声道:“我向您发誓,我尊敬的首领!我决不会让您失望的。”

  “上午好,首领!……愿……愿伟大的神明与您同在!愿他与我们的……部落同在!”柏西亚斯和龙格图斯俩人气喘嘘嘘地跑了过来,齐齐的向杨云躬身施礼。他们在得知自己的首领已经来到军营后,便急忙从营地另一面的训练场奔了过来。俩人的性格憨厚直爽,公正廉明,没有容升军团长后的官架子,始终坚持与部队在一起,并且处处以身作则、身先士卒,这也是雇佣兵们在当初推选他们为首领的重要原因之一。

  “俩位军团长这段日子过得怎么样?是否习惯?”杨云看着比自己的身材要高上一些的柏西亚斯和龙格图斯,笑着问道。

  “真的是万分感谢您和部落对我们的仁慈和厚爱。我们发誓,我们在被自己的同胞赶出来以后,整天都要为如何填饱肚子而发愁,但是现在不用了,因为我们有新家了,这里有许多关心我们的朋友和兄弟,我们真的是很满足了。”

  “那就好,我们现在都是一家人了,所以不需要互相隐瞒和客气什么,你们不要把自己的出身看的很低微、很卑贱,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是否对自己有信心,是否能担负起你们应该担负的责任!无论如何,我们身体里流动的血液颜色是一样的,都是红色的。所以,我要求你们,包括你们原先的那些兄弟,要真正的把自己当作部落里的成员来看待,尽快的融入进来,因为我们需要共同面对困难和敌人。”杨云的这番话说的很诚恳,这让柏西亚斯和龙格图斯内心中稍存的一点顾虑彻底地消失了。

  “高卢红军的训练方式真的是很特别。”柏西亚斯看了看还在训练的其他部队,把话题转移到训练的方式上道:“一个步兵不仅要拥有自己的步兵战斗技能,而且还要学会骑马和射箭。”

  “呵呵,这很容易理解,柏西亚斯。”杨云很高兴外表粗纩的柏西亚斯能发现问题的所在。“在战斗时,一个人仅仅拥有步兵技能是不够的。我们需要的战士是要有综合技能的,也就是说他上马能冲锋陷阵,下马能成为一名坚守战线的勇士,拿起弓箭就能百发百中,这是我们一直在努力追求的目标,虽然这很耗费时间。”

  “首领——!首领——!”这时,一名斥候骑兵在营门外跳下马来,远远的便向这边跑过来。这让一旁准备发表自己意见和看法的龙格图斯感到很不满,因为大家把目光全都投向了那名骑兵。如果有人擅自在营地内骑马奔驰,是要受到军法严惩的,这是一条古今中外的军队都很明确的规定。

  “发生了什么事情,干嘛这么着急?”杨云见那斥候骑兵奔了过来,便大声的问道。

  “罗马……罗马人派来了使者,他们……他们请求要见您……”那斥候骑兵一边急跑过来,一边大声地回答着首领的问话。

第三十一章 军事训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