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 关键环节

    吉尔。梅内森望着怒气冲冲的比基列斯,知道他现在非常恼火,正要张口为自己辩解,随他而来的一名骑士却突然踏前一步,走出人群,神色凛然地向比基列斯大声道:“尊敬的大人,看在您与长者是多年朋友的份上,请您等一等!”

  这骑士的突然举动让营帐内所有的人都吃了一惊,众人把目光全都投向了他。“哦?”比基列斯闻言将自己的目光转向那名骑士,并向正大步扑向吉尔。梅内森等人的古韦基斯将军寇诺摆了摆手,示意他先停下来。在端详了一番那名骑士的容貌后,向他问道:“你是谁,年轻人?”

  “尊敬的大人,我叫卡洛斯!是我们部落中的一名军事官员。”这骑士向比基列斯躬了一下身,不慌不忙、很谦恭地介绍了自己

  “为什么要让我等一等?难道你在临死之前还有什么遗言吗?”比基列斯神色傲然的向卡洛斯问道。他手中的短剑还抵在吉尔。梅内森的脖子上。

  “呵呵,您不觉的您这样做让人很紧张吗?他可是您多年前的好朋友啊!”卡洛斯向比基列斯手中的短剑指了指,又举起手来示意自己身上没有暗藏武器道:“如果我们现在想逃跑或反抗,那么除非有神明来帮助我们。”

  “我不想与你浪费时间,年轻人!如果你还有什么遗言要留给你的家人,看在我与吉尔以前是好朋友的面子上,我可以帮你完成这个愿望。”比基列斯有些不耐烦的道。

  “尊敬的大人,很遗憾我并没有什么遗言要留给我的家人,因为我的家人都被罗马人杀光了。”提到家人,卡洛斯的神色有些黯然,他永远都不会忘记在战斗中阵亡的父兄,永远都忘记不了妹妹那充满阳光般灿烂笑容的面庞。“他们死得很光荣,很让人为他们自豪!他们是死在保卫自己家园的战场上,死在战士应该倒下的地方!”

  “噢,”比基列斯的神情一窒。其实他从内心里是不愿与本民族的部落打仗的,但是高卢人中普遍存在的党争问题又不得不让他被迫服从命令。他点了点头道:“我很同情你,年轻人!但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我现在可不想听你叙说悲惨辛酸的身世。”

  “不,尊敬的大人!我发誓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我们来您这里本是想能得到您的支持和帮助,更没有要欺骗您的意思。其实您刚才并没有仔细考虑您朋友话中的深层含义。”卡洛斯神色很认真的向比基列斯说道。

  “该死!你说吉尔的话中有深层含义,那么我怎么没有听出来?”比基列斯看了看吉尔。梅内森,又看了看卡洛斯。

  “恕我直言,大人!”卡洛斯在心里细细整理了一下思路,回忆了自己与杨云平日里分析谈论的那些关于当前战争形势的内容。他知道自己和同伴们能否活命就全在以下这番话了。

  “在表面上,您的部族是罗马人的盟友,但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不得不参加这场围攻我们的战争。其实你们无非是想趁着这次机会保留下本是属于我们的土地,也就是您的部族现在居住的地方。如果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凭着你们自身的实力,即使现在罗马人再多两个军团,你们也不会参加这场战争,更何况罗马人还被我们打的很惨。我说的对吗,大人?”

  比基列斯闻言,用他那只独眼盯视了卡洛斯好半天,他没想到眼前这个有着浓密美观络腮胡子的年轻人竟会看穿自己部族出兵的真实用意。他良久才道:“你好象跑题了,年轻人!我想知道吉尔话中的深层含义,并不是想与你在这儿闲扯。”

  “请您不要着急,大人!”卡洛斯看了吉尔。梅内森一眼。“您的朋友并没有把话直接说明,其实在来的路上长者已经与我谈过他的意见。他说只要能得到您和其他三个部族的支持和帮助,那么我们不仅不讨还以前的土地,而且还要把整个布雷西亚,包括黄金、武器、奴隶等等所有的一切都交给你们,而我们则重新返回到森林里去,再也不会出来了。不要去理会那些象蠢猪一样的罗马人,他们并没有传言中的那么厉害,我们在雷诺坎山谷用事实证明了这一点。他们现在不过是在利用我们高卢人打高卢人。除了他们自己,他们可不会怜悯任何人。只要我们所有的高卢人能鼓起勇气和信心,那么我相信还会有第二个、第三个,甚至更多的雷诺坎大捷。如果你们不帮助和支持我们,布雷西亚被他们攻破以后,那么事情将变得很糟糕,您和其他三个部族将什么也得不到,只不过你们四个部落中再增加一些寡妇而已。到时候罗马人可不会补偿给你们什么。”

  “啊哈,这小子的话听起来很有道理,开出的条件也不错呀!我他妈的长这么大可从来都没有在城市里居住过,更没有碰过城市里的女人。哦,提起女人,我觉得我现在浑身很热啊……”古韦基斯人的带队将军寇诺听到这儿,神情兴奋的道。威都拉赫人和博法达人的将领也是面露喜色,高声附和着寇诺。在这个时代里,没有什么比土地、财富、奴隶、女人更吸引人的了。

  比基列斯望着卡洛斯,低头思考了一会儿,他也觉的这个条件很诱人,他注重的是迪杰人的军队装备和训练方法,他太希望自己部族的军队也能象迪杰人那样富有战斗力。

  “对于你的话我很感兴趣。但为了战士的信仰和荣誉,我有必要对你和吉尔的话立刻进行核实。我要看看那个总督夫人究竟在不在罗马人的手里。如果她在罗马人的手里,那么就证明你们没有骗我,你们的那个外族首领确实出卖了你们,我将答应接受你们的投降;假如那个女人不在那里,那么你们的死期也就到了!”说着,他向一旁的儿子大比基列斯挥了挥手,示意他安排这件事。大比基列斯明白了父亲的意思,一言不发的大步走出了帐外。

  现在让围攻布雷西亚的罗马军队指挥官法肯将军很困惑的是,他现在辨别不出敌人内部的真实情况。根据那些叛逃奴隶的交代,与自己共同作战的那四个部族已秘密接受了敌人的投降,条件是交出布雷西亚,并将在天亮后以佯攻的方式进入城中,然后联合起来消灭自己。如果说这是敌人的一场阴谋,那么他们为何要把自己的命运交付给一群奴隶呢?他们又为何要释放总督夫人呢?总督夫人对于他们来说可是保命的有利条件呀。难道那些叛逃的奴隶说的都是真的,他们内部之间确实发生了内讧?而总督夫人也证实了布雷西亚城内确实发生了“异常情况”。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么自己的机会就来了,而危险也一同来临了。若是几个蛮族部落真的联合在起来,那么他们的兵力就达到了三万,整整是自己的三倍,尤其是其中迪杰人的军队,战斗力强悍,装备精良,是高卢众多部族中后来的强者,他们的崛起只是时间的问题了。自己现在则是擅自行动、孤军深入,时刻都有失败的可能。那些已臣服的部族虽然表面上对罗马恭恭敬敬,但是难保他们不在巨大的诱惑面前失信,他们可是什么事情都能作的出来的。所以,为了全军的安全,也为了以防万一,自己有必要派人去察看一下那四个部族的情况。

  法肯将军在思考一番了以后,他派人火速前往那四个部族的营地察看虚实。

  罗马军队与比基列斯等人的蛮族军队营地相距有二、三里路,他们一个在城南;一个在城西,俩者的营地中间有一条沙石大道相连。在这沙石大道的两旁,是大片的葡萄园,其中有些已经在这场战争中毁掉了,在点点的星光下,显露出它们那破败的身影。

  就在这些大路两旁的葡萄园里,几十名身带利刃的大汉早已悄悄的埋伏在这里。他们是高卢红军第二军团“猛虎大队”的成员,带队的是大队长泰亚布和亚纳克斯。

  亚纳克斯本是军法官,是属于“后勤”部门的,不到紧急时刻是不用直接上战场的。但他觉得这个职务实在是令人乏味,平日里净处理一些琐事,不能发挥作为一个战士应有的作用。所以他苦缠着杨云,非要带兵打仗不可。杨云最后被他缠得没有办法,只得将他安排给了第二军团长阿凯。阿凯平时虽然有些莽撞,但他粗中有细,知道部下泰亚布比自己还莽撞,所以便将性格沉稳的亚纳克斯派到“猛虎大队”为泰亚布做副手,以弥补泰亚布遇事时头脑不够冷静的缺点。

  为了完成首领杨云的计谋,泰亚布和亚纳克斯在几百名手下当中精挑细选,煞费苦心的抽出了几十名各方面都很优秀的战士。他们按照首领的安排,事先潜藏在城墙上的塔楼里。当布雷西亚城内火光冲天、杀声四起的时候,趁着围城敌人注意力分散,他们在夜色的掩护下,悄悄的从城墙上缒下来,泅渡过护城河,躲过敌军的巡逻队,埋伏在了大道两旁的葡萄园里。他们选择了介于罗马人与其盟友营地中间的位置,这里的地形不错,便于行动和撤离,而且敌人的巡逻队也不光顾这里。此次杨云交给他们的任务就是在今天夜里截杀所有互相察探虚实的敌军斥候。

  “我发誓,亚纳克斯!”全身都爬伏在葡萄架下的泰亚布觉得自己现在很不舒服,这个姿势他已经保持很长时间了。“首领是不是预料错了?这么长的时间我也没看到有人从这里经过,不会是长者和努尔他们发生什么意外了吧?噢,该死的……我的腿抽筋了……又酸又麻……”泰亚布极力地压低着自己的声音,他可不想在任务没有完成之前就被敌人发现。

  “说实话,泰亚布!我想的与你一样。”亚纳克斯与泰亚布挨在一起,他也是爬伏在葡萄架下。“如果在天亮以前并没有象首领事先预料的那样有敌人的使者从这里经过,那么我们就必须要撤退,否则我们就要在这里再爬上一个白天。但愿众神保佑长者他们能顺利的完成任务。努尔那个黑家伙可是答应过要请我吃他妻子做的牛肉包子的。”

  “噢,老兄,求你现在不要提到包子,我的肚子已经在很不争气的叫唤了。”泰亚布说到这用舌头舔了舔嘴唇,转头向其他人埋伏的位置看了看。借着天上的微弱星光,他发现大家也都默默的爬伏在葡萄架下。“难道事情真的能象首领预料到的那样吗?敌人能那么轻易相信长者他们的话吗?我向战神海苏斯起誓,这是那个混蛋搭的葡萄架,竟然弄的这么矮?在这里爬着简直就是在活受罪,还不如痛痛快快的与那些罗马小丑打上一架。”

  “呵呵”,亚纳克斯轻声笑了笑,道:“不要抱怨了,伙计!我们一定要有耐心和信心。这里除了这些葡萄架,周围可没有别的可以让我们藏身的地方了。我们要相信首领,他安排的这些一定有他的道理。”

  “但愿事情能象首领预料的那样顺利,我现在可是实在等不及了,我渴望战斗,渴望厮杀。我一定要让首领实现他对我的承诺,为我单独制作一枚最高等级的勇士勋章,然后我佩带着勋章骑着战马在所有人的面前走过,以证明我的伟大价值!”提起荣誉和战功勋章,泰亚布显得很兴奋、很激动、很渴望,说话的声音也随之变的大了起来。他与其他的人追求的不一样,不喜欢土地、财富和女人等等,惟独对个人无形的声誉和评价感兴趣,并且一直在努力的奋斗着。若不是因为这个缘故,他也不会因为违犯军纪而受到二十鞭子的严厉惩罚。

  “嘘——”,亚纳克斯将一只手指放在自己的嘴唇上。“小点儿声,老兄!你这大嗓门很容易暴露我们的位置。我可不想在任务没有完成之前就被罗马人的投枪扎成刺猬。”亚纳克斯向泰亚布笑道。突然,他凝神向大道的尽头仔细听了听,道:“嗯!?有马蹄声!看来是我们要等的朋友来了。准备动手,伙计们!”

  亚纳克斯说的没有错,沿着大道走过来的是比基列斯派来的骑兵侦察人员,他们有五个人。从这几个人脸上充满惺忪睡意的神情可以看出来,他们对被深夜派出来执行任务显得很不高兴。他们一路之上大声埋怨咒骂着这倒霉的差事,全然没有发觉前边葡萄园里早已是暗藏杀机。

第二十八章 关键环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