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五章 英雄相见

    杨云召开的会议主题是如何处置一百多年以前,汉尼拔征战意大利半岛时所遗留下来的那个宝藏。他首先谈到了部落里的财政状况,表明现在资金很紧张。造成这种状况的根本原因是部落里不允许有奴隶的存在;不允许有蓄养、使用奴隶的现象的出现,取而代之的是每月要发一定薪水的雇工。再加上日常的其他费用,例如军费、筑城费等等,这就让现在部落里的收支很不平衡,有出现赤字的趋势。其中最让杨云懊恼和后悔的是,列尔塔等四个部族办事很实在,在无偿送给他三千匹优等战马的同时,竟忽拉拉的派来几乎一个军团的战士来参加他承诺的无偿军事培训,时间是一年。这就等于杨云要免费供应这些人的食宿,在部落的财政支出上又增加了一项。

  杨云的意见是汉尼拔既然留下了这笔财富,那么出于部落现在的财政情况,就索性动用它。他的意见马上就遭到了吉尔。梅内森和阿凯的反对,他们认为无论财政情况如何困难也不能违背祖先对汉尼拔将军所发的誓言,这有违部落的传统和声誉,而且一在强调没有人知道那笔财富的埋藏地点,想也是白想。俩人还担心如果一旦找出宝藏,那么罗马人和其他部族的人肯定会派兵来抢夺这笔财富,届时将发生大规模的战争,刚刚有些复兴迹象的部落会有因此受到灭亡和重创的危险。

  卡洛斯和朗威则对吉尔。梅内森和阿凯的意见产生了异议,他们认为一百多年来部落为履行这誓言已经付出牺牲了很多,而且汉尼拔已经过世多年,迦太基也早已灭亡,出于对部落的回报,部落有权接收和使用这笔财富,俩人也强调虽然没有人知道藏宝地点,但只要在迪杰森林内仔细寻找,那么总有一天会找得到。至于在得到宝藏以后会爆发大规模的问题,俩人不置可否,只是声称要用生命和鲜血来维护部落的尊严。

  柏西亚斯和龙格图斯一开始并不明白事情的原委,但在弄明白了原因之后,俩人之间也产生了分歧。柏西亚斯支持吉尔。梅内森和阿凯的意见,认为找出宝藏以后部落的安全形势很有可能恶化,难免不会有人打这笔财富的主意,到时部落将变得很被动,很有可能要面对大规模的战争,部落是经不起这种战争消耗的。

  龙格图斯支持卡洛斯和朗威的意见,并与柏西亚斯争执起来。他认为时间已经证明了部落的高贵荣誉和品质,完成了对汉尼拔将军的誓约,没有必要让宝藏继续深埋在地下不被发掘利用,而且当年汉尼拔的主要敌人是罗马人,部落现在的主要敌人也是罗马人,既然双方的敌人都是一致的,那么宝藏被部落接管和利用在情理上也是正常的。况且部落的实力在一天天增强,影响也在一天天扩大,除非所有想夺取宝藏的人联合起来,否则任何想单独占有宝藏的人在部落军队面前都不会讨到便宜。

  两派就如何处置宝藏的问题争的面红耳赤,互不相让,各说各的道理,说话的声音也越来越大。杨云一开始以为只要自己的意见一提出来,就一定会得到部下一致的支持,但没想到最后的局面竟会变成这样,他现在一时也想不出好的办法来统一大家的意见,期间还不得不几次站起身来来调和部下们的意见分歧。会议从早上一直开到中午,持续了三个多小时的时间才结束,但大家的分歧依然存在,会议并没有取得令人满意的结果。杨云只得决定改日再重新讨论这个问题。

  兴致索然无味的杨云在部下们离开自己的书房以后,为了排解胸中的郁闷,便领着努尔等十几个卫士来到街上散步。布雷西亚在被罗马人占领的几十年间,发展规划的特别的好。因为是后来兴起的城市,布雷西亚城内的基础设施在有些方面甚至超过了罗马城。宽敞笔直的铺石街道;整齐划一的民居;货物充足而丰富的商铺;功能齐全的上下水管道;为人民提供宗教信仰的雄伟神庙;为美化居住环境而修建的众多花园;为人们提供消遣娱乐用的剧院和竞技场等等,这所有的一切无不在向人们昭示着罗马文明的伟大与进步。

  杨云望着街道上行人如织、车水马龙的繁华景象,心中充满了庆幸。他庆幸布雷西亚这座美丽富庶的城市在面临两次战火的严峻考验中,并没有受到丝毫的破坏和毁灭,反而在后来的日子里,成为了阿尔卑斯山以南高卢地区商贾最为云集的城市,这都要归功于那一系列促进经济发展的法令和环境。

  因为杨云与其他部族做过三年的贸易,了解商人们渴望什么和需要什么,所以高卢红军规定,凡是到布雷西亚经商的商队不论其来自何方,罗马人除外,全部都要在城中人民院进行统一登记和备案,根据其路途的远近发给期限不等的铜制通行牌子,然后就可以自由的出入布雷西亚城。城中以半价提供商队的食宿服务,其中也提供**服务。当然,这很容易混进其他部落或敌人的奸细,但这些人一旦被发现,就要接受最为严厉的惩罚,甚至被处死。被登记的商队只要遵守布雷西亚的法律,就可以享受最优惠的税收政策,而且有机会成为高卢红军指定的采购伙伴。商队只要身在布雷西亚的境内,他们还可以向高卢红军提出无偿武装护卫的要求。假如商队为了逃避税收而没有在城中进行登记和备案,那么被查获以后,就永远失去了进出布雷西亚进行贸易的权利。正是这些规定,极大的吸引了各方商队的到来。他们将自己家乡的物产带到布雷西亚贩卖,然后又将本地的物产倒卖到其他的地方,从中赚取差价。高卢红军百分之四十的税收和制作武器必需的铜、锡、兽筋等原材料就大部分来源于与这些商队的贸易。而高卢红军的黄金、铁矿石、木材等特产又由这些商队源源不断的输向四方。杨云相信,布雷西亚虽然被高卢红军统治的时间还太短暂,但只要不发生大规模的战争,她终有一天会成为北意大利半岛上最为耀眼的一颗明珠。

  杨云又到了城中的武器制作厂看了看,主持武器制作厂工作的温格诺和阿巴德俩人以最大的热情欢迎了首领的到来,“强制性”地把杨云留下来吃午饭。吃饭的时候,杨云仔细询问了武器装备的生产情况,叮嘱温格诺和阿巴德不要担心资金和原料的问题,无论如何要在半年的时间里尽快制作出足够装备第五军团和第六军团的武器。因为罗马人说不上什么时候就会大举反攻。

  吃过午饭后,杨云准备去城外的骑兵军营转转。因为有列尔列尔塔等四个部族无偿送给部落的三千匹战马,所以高卢红军现在已经拥有五千名整整一个军团的骑兵了。他想看看几天前新组建的骑兵军团训练和组织情况。

  高卢红军现有的步兵军团轮流担任战备值班任务,这就让步兵们可以有很长的休养时间。可惟独骑兵部队没有这种待遇,谁让他们的机动性强呢,用现在的话来说,他们是杨云手中的一支“快速反应部队”。当初,杨云为了训练好这些仅有一千余人、“多长了四条腿”(这是卡洛斯送给骑兵们的昵称)的家伙们,可没少耗费心血。上至骑兵部队的行军作战、组织纪律、战略战术、武器装备,下至战马饲养、防病防疫、挑选厩舍等等,无不是事必躬亲。其实这些都要归功于杨云少年时祖父对他的培养和教导。杨云的祖父曾是八路军的一名骑兵营长,与日本鬼子面对面浴血厮杀了八年,对骑兵部队的运用和战略战术了如指掌。解放战争时期,杨云的祖父因战功卓著,奉命率部随林彪元帅到达东北,参加了东北地区的人民解放战争。建国后,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骑兵部队渐渐的退出了战争舞台,不再是主要的作战部队,杨云的祖父也随之转业返乡,恢复了他原来的身份——农民。因为许多年来都割舍不掉对战马的深厚感情,更希望自己的事业后继有人,祖父就从杨云很小的时候给他讲战斗故事,灌输叙说骑兵部队的神勇和威武精神,教他如何骑马、如何打仗等等。这些都给杨云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现在,三年前的那一个支队骑兵已经发展到了一个军团的兵力,其中绝大部分人已经成为了基层指挥官和战斗骨干,在战斗中用事实证明了自己的巨大价值和作用,这不能不让一直关注骑兵部队发展状大的杨云感到极大的欣慰。

  “轰隆隆……”,一阵沉闷的雷声在头顶划过,原本很是晴朗的天空不知在什么时候已是乌云密布,电光闪闪。看样子一场大暴雨就要来临了。

  “首领,天要下雨了,我们还去城外吗?”一直陪伴在杨云身边的努尔抬头望了望天空,脸上充满了无奈的表情。

  “努尔,我一直在考虑一件事情。这对你来说可能很突然、很难理解。但你是一个人才、是战士,不应该总留在我的身边保护着我,这样做真的是埋没了你。”杨云也抬头望了望天空,然后淡淡的向自己的卫队长说道。

  “这、这、这……”,努尔被杨云答非所问的话弄糊涂了,这确实很突然、很难理解。三年了,自己跟了首领整整三年的时间。首领从来都没有把自己当做奴隶来看待,相反还一直赏识和呵护自己,俩人的关系就象同胞兄弟那样亲密。尤其是在当初与其他部族做贸易的时候,只要是出去押送货物,首领几乎每次都会带上自己,即使自己做错了事情,首领也决不会责备自己。现在首领怎么会突然这么说呢?努尔想到此处脸色慌急的道:“首领,我不明白您的意思。难道我做错什么事情或是您已经讨厌我了吗?您为什么要这么说呢?当初我和萝娅之所以能团聚在一起,不正是您的好心和善良吗?我和萝娅虽然没有什么来回报您,但我们却有一颗可以让一切神明来做证的、忠诚的心!”

  “呵呵”,杨云转过头来看了看已经开始额头冒汗的努尔,笑了笑道:“努尔,你别误会我的话,也别紧张。我知道你是忠诚的,这一点是无庸置疑的。我不是讨厌和要抛弃你,我是准备让你发挥自身的才能——领兵打仗!”

  “领兵打仗!?我现在不是领着这四百人的卫队吗?”努尔用手挠了挠自己的脑袋,转头看了看身后其他的卫队战士。显然他还是没有理解杨云的意思。

  “唉,真是笨蛋!”杨云笑骂了努尔一句,接着道:“你原先不是骑兵吗,擅长在马上使用标枪和弓箭。我是准备让你参加新组建的骑兵军团,统领一支骑兵。因为罗克。罗斯要在很长一段时间以后才能回来,而朗威的才能和魄力有限,况且骑兵部队是我们要重点发展的部队,所以我才有这个打算。记住,我要你把所有的技艺都传授给那些刚刚由步兵转变成骑兵的战士,把他们变成一支精锐的骑兵部队。你到那里之后,要接受服从朗威的统领和安排,也就是说他是你的上级,决不可以认为是我安排你去的就可以违抗命令,那样你就想错了。至于你今后能不能统率更多的骑兵或是再回到我这里,那么就由你今后的战功来决定吧!你明白了吗?”

  “是,首领!我明白了。真是感谢神明啊!哈哈,该死的罗马人,我努尔又回来啦!噢,首领,那么我什么时候去骑兵军团?”努尔挺起了胸膛兴奋地道。有朝一日能够率领骑兵部队重返战场再次与罗马军队面对面的作战,为死去的亲人和朋友们报仇,一直以来就是他的梦想。现在机会来了,他那能不高兴呢。

  “三天之内你就去向朗威报到。具体的事情由他去安排,不过我会提前向他打招呼的。哦,差点忘记了。你替我向萝娅解释一下,别让她认为我是要谋杀他丈夫的刽子手。”杨云向高兴的手舞足蹈的努尔道。

  “哈哈,我亲爱的首领,萝娅那边您尽管放心,她不会有什么意见的。即使会有,我也会用拳头让她闭嘴的,男人的事情女人最好不要管。”高兴至极的努尔向杨云说道。然后他哼起了家乡的小曲。

  “啪嗒”,一颗犹如黄豆般大小的雨点在重力加速度的作用下,由天空直落而下,正好打在努尔的脑袋上。“哎呀”,努尔被这雨点打的一缩脖子,不得不中断了哼唱。他急忙向杨云大声道:“快走,首领!要下大雨了。”

  十几名卫士在努尔的命令下,护着杨云快步奔向总督官邸。当他们刚刚转上通向总督官邸的街道,倾盆的大雨就落了下来。大家只得停下脚步,跑到街边的屋檐下避雨。正在这时,一支约有四、五十人的高卢红军巡逻队冒雨押着一个人快速奔了过来。

  “怎么回事?你们押的那个人是谁?”杨云站在屋檐下,通过雨幕向为首的巡逻队长大声问道。

  巡逻队长在率队转过街角的时候就看到了首领站在屋檐下避雨,本来他就想去总督官邸找首领报告情况,没想到竟在这儿见到了,便急忙跑了过来。在离杨云还有两、三米远的地方,巡逻队长不顾大雨淋头,举手向首领敬礼。高卢红军的军礼是在三年前由杨云制定的,动作和标准与现代的军礼并没有区别。

  “报告首领!我们在城外的军营附近抓到了一个奸细。当时这家伙在偷看我们部队的训练。”

  杨云听了巡逻队长的报告,抬头向那个被自己的部下们捆的结结实实、已经被押到自己近前的人望去。只见那个人的年龄约有三十三、四岁,被大雨淋湿的金黄色头发和浓密的胡子衬托着他那英武、端正的脸,一对炯炯有神的淡蓝色眼睛流露出一种大无畏的神情,巨人般的强壮身材给人一种泰山压顶的气势。一件粘满泥浆、已分辨不出颜色的斗篷披在他的身上,脚上那双破损严重的牛皮靴子证明他走了很远的路程。

  为了保密和在军事上领先于其他部族起见,部落里规定,高卢红军军营附近两里范围内的地方是禁区,任何人在没有得到人民院的批准和许可下擅自进入其中,一概以奸细罪名论处,惩罚是极为严厉的。更不要说是偷看部队的军事训练了。布雷西亚城中的所有人都知道这一点,所以没有人会冒着受到严厉惩罚的风险去惹麻烦,除非他不是布雷西亚城中的人。

  “你叫什么名字?是那里人?为什么要偷看我们部队的训练?难道你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是很危险的吗?”杨云向那个人问到。但那个人明显听不懂杨云的话,脸上充满了困惑的表情。杨云只得分别用希腊语和拉丁语重复了刚才的问题。

  那个人听懂了杨云用希腊语和拉丁语的问话,很配合地开口回答道:“我发誓我不是奸细,这一点诸神可以做证!我叫斯巴达克思,是来自罗马的一名角斗士教练。我是来找我妹妹的,她和尼罗总督的夫人在雷诺坎山谷被你们俘虏了。而且我这次还带来了尼罗总督的口信要转告你们的首领,请你们带我去见他。”

  “斯巴达克思?你就是斯巴达克思?”杨云一边难以置信地说着一边大步走到对方的跟前,他现在也已经站在大雨之中了。他没有想到,曾在世界历史上留下光辉一页的奴隶领袖斯巴达克思现在就站在自己的眼前。

  “请原谅,我能冒昧的请问您是谁吗?”斯巴达克思向杨云问道。他从对方的外貌上已经几乎猜出这个人是谁了,因为他来的时候罗马城到处都在流传着关于这个东方人的传说。

  当杨云告诉了自己的名字和身份以后,斯巴达克思高兴地道:“感谢天神,我终于找到了您!”

第三十五章 英雄相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