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二章 不欢而散

    古罗马的服饰承袭了古希腊的传统又有所发展。当时,不分男女贵贱,古罗马人都穿宽大的围裹式长衣长袍,他们的围裹式长衣,就成了古代罗马文明的象征。

  他们都穿着围裹式的长衣。衣长至踝骨上或直拖至地,围裹式长衣所用的颜色不同,往往反映着装者的不同职业和寄着某种象征意义。如哲学家身穿蓝色的长衣,象征他们的学识像海洋、宇宙那样深邃渊博;医生身穿绿色的长衣,寓意病危的人会转危为安,对生命充满了希望;占卜者、星相家身穿白色的长衣,表示他们诚实可靠,从不欺骗别人;神学家身穿黑色的长衣,告诉信徒们他们作为上帝的使者,是庄严、公正、值得依赖的等等。

  在古罗马,贵族的服色多为深红、鲜红或乳白,平民的服色多为深灰、浅灰或褐色。特别是贵族妇女的围裹式长衣,多用丝绸制成,色彩绚丽,图纹精美,当时玫瑰花饰已广泛应用于妇女服装上,这更让佳人儿们在俏丽之余又多了几分优美、雅致。尤其是当一只圆润的玉臂袒露在外时,其服装立体的皱褶仿佛愈加活跃,使围裹式长衣的整体服饰形象显现出十二分的雕塑感。

  现在在布雷西亚的总督官邸内,一名穿着鲜红长衣的罗马使者和他的几名随从就站在杨云的面前。与杨云一同接见这些罗马使者的还有部落的长者吉尔。梅内森、卡洛斯和阿凯。杨云可不想单独与这位使者会谈,那样很容易引起部下们的误解。除了现今留守在城内的几名将领们以外,杨云的卫队长努尔和几十名卫队士兵则全副武装、杀气腾腾地站在室内外警戒。

  这名罗马使者的年龄约有四十多岁、略有些秃顶。他在对方那些士兵严厉而又警惕的目光下依然态度谦恭有礼、举止大方,神色不慌不忙,仿佛闲庭散步一般。而与他一起前来那几名随从却神色紧张、局促不安。显然他们以前并没有经历过这种场面。

  “我向天神朱庇特发誓,能得到您的接见真是我们万分的荣幸和光荣。罗马现任执政官昆杜斯大人和元老们委托我代表他们向各位大人问好。”说到这儿,那位使者首领彬彬有礼地向杨云躬了一下身,接着又向吉尔。梅内森等人躬了一下身,他身后的那几名同伴也急忙按照他的样子施了礼。“首先请各位高贵的大人允许我做一下自我介绍。我是伟大罗马的谦卑仆人——元老院指派的外交官米托斯。噢,各位尊敬的大人,请原谅我的冒昧和唐突,你们现在不介意给我一把椅子坐吧?”

  杨云听到米托斯提出要坐下谈话的要求,不禁暗中赞赏他的勇气和风度,挥手让努尔搬了把椅子过来。“非常感谢您的大度!愿诸神保佑您和您的部下们!”米托斯一边谢着一边伸手接过了椅子。等他坐下了以后,杨云问道:“说吧,罗马的使者米托斯。你这次来究竟有什么事情要与我们谈?”

  听到对方的首领在问自己,米托斯的脸上不禁露出了笑容,他没有想到眼前这位来自东方的年轻首领说话竟然这么直白,完全不用客套和掩饰,这就说明对方根本就不会外交谈判技巧,这不得不让他不笑。如果现在有人仔细观察米托斯,会发现他的笑容并不是那种发自内心的、自然的笑,而是那种带着蔑视、厌恶甚至是憎恨的笑。其实米托斯在刚见到杨云等人的时候,并没有注意那位来自东方的年轻人,相反他倒认为吉尔。梅内森是首领。若不是他外交经验丰富,猛然发觉杨云在众人的簇拥下走在最前面,恐怕就要闹出有失自己身份的笑话了。

  “您真的是快言快语,我发誓,您是我见到过的最让人充满敬意的首领。因为我在您的身上看到了王者的气魄,我相信,如果高卢地区所有的部族首领都能象您一样,那么我们这个世界就会变得更加美丽和安宁。而您也终有一天会成为受万人敬仰的高卢之王!”米托斯并没有直接回答杨云的话,他先恭维了对方一番。他认为,人都是喜欢夸奖的动物。尤其在与这些蛮族打交道的时候,一番甜言蜜语往往会让对方失去自我,得到的利益要胜过与对方在战场上的浴血厮杀。

  “嘿嘿嘿……”杨云听了米托斯一番胡言乱语,不禁的也笑了起来。他的笑比米托斯刚才的笑好不了那去,甚至是那种让人听了很不舒服的冷笑。“罗马的使者米托斯,我建议你今后去当演员或是作家,再不就是诗人。总之做什么都要比外交官好。我认为你做外交官实在是违背了神的安排,埋没了你的个人才能。”

  杨云的话让吉尔。梅内森等人都笑了起来。阿凯更是大笑不止:“首领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研究别人的职业了?我发誓,我很喜欢这位米托斯大人的文采。他还是到我的军团里去吧,我那里正好缺一个书记官。省得我成天要为如何书写上报情况而发愁。”

  “噢,不行,这决不可以!你也有点儿太自私了,伙计!我的军团刚成立不久,有文采的人应该到我那里去,那里才是他们真正发挥才能的地方。我比你更喜欢、更需要这位来自罗马的米托斯大人。”卡洛斯不失时机的笑道。

  一旁的米托斯也神情愉快地笑了几下。但在心中却反复恶毒地诅咒着这些取笑、奚落他的野蛮人。他现在可不想继续成为这些人取笑的对象,所以话锋一转,道:“哦,尊敬的首领!您的建议我会在适当的时机考虑的。我还是回答您刚才问我的问题吧,这才是我们见面会谈的实质内容。”其实我们来这里只不过有个问题要与您来协商。当然,我们是带着美好的和平意愿来的。“说着他看了看杨云和他的部下们,见对方没有什么异常的反应,便接着道:”问题是我们希望能与贵方和平共处,签定盟约。以结束我们双方多年的分歧和矛盾。条件是我们将给予您的人民“罗马之友”的称号和待遇,全面开放边境进行贸易。而您本人,将被授予光荣的“罗马公民”的身份和北方行省总督的职务。“

  米托斯的话对一般的蛮族部落和首领是很有诱惑力,许多人终生都想获得“罗马公民”的身份,甚至不惜加入行伍为其效忠。因为当时的罗马就好比现在的美国一样富庶繁荣,获得“绿卡”不正是现在世界上许多人一直在努力追求的目标吗?而现在的美国军队当中又有多少人是真正的美国人呢?

  “那么需要我们做些什么?”杨云问道。

  “嘿嘿”,米托斯笑了一下,“其实事情很简单。为了显示您愿与罗马和好的诚意,您要归还布雷西亚和释放五千名被俘的罗马官兵。当然,您还要部落中的一些贵族去罗马停留一段时间。”

  “哈哈哈……,”杨云闻言大笑起来。这让米托斯和他的随从们面面相觊、莫名其妙,难道刚才的话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而吉尔。梅内森等人却紧张起来,生怕杨云答应对方的条件,那样就等于迪杰人向罗马臣服了。

  “你们罗马开出的条件很不错,米托斯!只要签定盟约,我自己就能成为一个罗马人,而且还能当上一个行省的总督,还要一些人去罗马停留几天,说白了不就是人质吗?这这……,哈哈哈……”杨云说到这又表情夸张的大笑了起来。

  “是的,尊敬的首领!这是千真万确的事情。元老院已经通过了任命您为北方行省总督的提案,并赦免您的部落以前一切对罗马不敬的行为和过失。只要签定了对我们来说都极有好处的盟约,任那么任命文书将很快就到达这里。”米托斯微笑着向杨云补充说明道,他认为眼前这位蛮族首领与其他部族的首领一样,难以抗拒那诱人的总督职位和条件。

  阿凯听到这里,实在是按捺不住自己的情绪了,“噌!”的一下子站起身来,手握着短剑的剑柄,刚要开口反驳斥骂米托斯。那边杨云却停止了大笑,仿佛突然间换了一个人似的,面若冰霜的向米托斯道:“很遗憾,能说会道的米托斯!我们根本不稀罕你们这些狗屁称号和任命。在我的眼里,这些东西还没有一堆大粪值钱!告诉你们元老院,如果他们想获得”迪杰公民“的光荣称号和身份,我个人倒是能帮上一些小忙。喂,阿凯!你怎么突然站起来了?在伟大罗马使者面前这样做是很没有礼貌的行为。难道你屁股上的痔疮犯了吗?”

  “啊……啊,这个……,”阿凯被杨云的话弄得满面通红、哭笑不得,很尴尬的道:“是的,首领!我屁股上的痔疮确实犯了。”

  “哗——”,吉尔。梅内森和卡洛斯等人,包括卫兵们全都被阿凯的回答逗得大笑起来。

  米托斯现在比阿凯更尴尬,他没有想到这个有着黄皮肤、黑头发的年轻首领竟会拒绝罗马的条件,而且语气坚决、不容反驳,这在其他的部落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要知道,这是多少人做梦都想得到的啊!他在心里又诅咒了一番这些不识抬举的野蛮人,努力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其实他对杨云刚才的话也是感到很愤怒的。因为还没有那个蛮族首领敢不假思索、口气狂傲、毫无顾忌的嘲笑罗马。那样是要付出代价的。

  “哦,尊敬的首领!我发誓事情并不象您想的那样复杂。您不签盟约也可以。我说过,我们是带着美好的和平意愿来的。与其他的人友好相处是我们罗马人的传统。我们愿意用五十万枚金币来交换布雷西亚和五千名被俘的罗马官兵。”米托斯开出了元老院交给自己的最后和谈条件。

  “噢,米托斯,你这个条件我觉得有些不够好。这样吧,我们愿意用一百万枚金币和五千名俘虏来交换罗马城,你看可以吗?”杨云用调侃的语气和神态向米托斯说道。

  “噢,伙计,你太疯狂啦!用一百万枚金币和五千名俘虏来交换罗马城,我感觉我们好象很吃亏啊!我们可没有多余的钱去养那些成天什么也不干的贵族老爷们。”卡洛斯故意瞪大了眼睛,没等米托斯说话便抢先用一种怪腔调说道。

  此时的米托斯心中燃烧着熊熊的怒火,他被杨云和他的部下们不妥协态度和狂妄的言辞激怒了,他实在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了。迄今为止,在他所接触过的那些野蛮人当中还没有那个人敢对罗马的权威和强大蔑视到这种程度。这简直就是在向罗马进行直接的挑衅。他满面怒容地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全然忘记了自己现在是在敌人的地盘上,大声向杨云警告道:“首领阁下,您傲慢的言辞和态度,让始终护佑强大罗马的诸神感到很不愉快,您已经严重侮辱了所有罗马人的名誉。我可以向天神发誓,罗马还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对自己的敌人这么大度,开出的条件这么优厚!既然您不肯与罗马合作,那么我要提醒您,强大的罗马军队是不会坐视她的祖国被侮辱的!他们会用手中的短剑和标枪来证明自己所担负的责任!”

  “嘿嘿,”杨云从鼻子里发出了很轻蔑地冷笑声,“罗马的使者米托斯!我要郑重的告诉你,你们罗马人玩的这套把戏实在不太高明,用那些糊弄孩童的鬼称号去诱惑那些傻瓜还可以,但对我们来说它根本就什么也不是!你们在战场上得不到的东西在谈判桌上也同样得不到。呵呵,强大的罗马军队!?你是指尼罗的军队还是法肯的军队?我发誓我可没有看出来他们怎么强大。”

  “哼!伟大的战神玛尔斯做证,尼罗总督的军队是被你们用阴谋和卑鄙打败的,你们在雷诺坎山谷的胜利并不光彩!至于法肯将军的部队,我们在来时的路上遇见了他,也听他说了这里的事情,归根结底也是被你们用卑鄙的手段欺骗了。这两场战斗并不能说明什么,罗马军队的强大战斗力并没有真正的发挥出来。如果西西里岛的那些卑贱的奴隶不暴乱,那么我发誓您现在一定不会稳稳的坐在这里,而是早已成为了罗马军队凯旋仪式上向诸神献祭的俘虏。”米托斯不甘示弱地向杨云反驳道。

  “那么好吧,米托斯!事实胜于雄辩,但愿你们的军队能象你说的那样厉害。请你转告你们元老院的那些元老们,我们渴望和平,但我们也不惧怕战争!我们也决不会象迦太基那样无能和软弱,高卢红军的铁骑总有一天会到达罗马城下。我只坚信一点,时间会证明我所说的这一切!”

  “很好,首领阁下!请相信我一定会把你的话转告给元老院。最后我还是要提醒您一句,所有的一切才刚刚开始!”说罢,米托斯领着几名随从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去。

  当米托斯和他随从们的身影从杨云等人的视线中消失以后,室内一时间沉寂下来,大家谁都没有再说话。因为他们知道,这次谈判破裂以后,罗马人是决不会善罢甘休的,他们还会组织军队卷土重来,高卢红军在以后将面临更大的困难和考验。

  正当大家都在沉思的时候,门外的走廊里传来一阵急冲冲的脚步声。“报告!”随着这一声喊,红军骑兵指挥官罗克。罗斯也没得到屋内众人的允许,便兴冲冲的奔了进来,然后眉开眼笑地向大家嚷道:“哈哈,我猜你们就全会在这里。告诉你们一个连神明听了都会高兴的消息,和我们结盟的列尔塔等族已经把第一批战马送来了!神哪,足足有三千匹啊。”

  罗克。罗斯的消息立刻让杨云等人振奋了起来。“太好了伙计们!这四个部族办事还真有效率。这些战马来得真是太及时了。连环马,连环马,对!就是连环马。”杨云高兴的说道,他现在仿佛看到了心目中的那支强大的骑兵部队。

  “连环马!?首领,什么是连环马?”罗克。罗斯挠了挠脑袋,万分好奇的向杨云问道。

  “啊,连环马,就是、就是……,哎呀!你先别问了,等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杨云拍了拍罗克。罗斯的肩膀。“对了,罗克。罗斯。请你转告朗威,我打算要把你们两个骑兵支队扩充为一个骑兵军团,让他立即从其他的步兵军团挑选三千名会骑马的士兵,这样我们就有五千名骑兵了。然后让他抓紧训练人马。”

  “是,我尊敬的首领!我这就去转告他……”罗克。罗斯答应了一声,正要转身离去,忽然他感觉差了点什么事情:“哎,不对啊!首领,这件事你直接安排我就可以了,为什么非要朗威那家伙来办啊?我可是骑兵的指挥官!”

  “你!?另有任务。我们打算要让你出去公款旅游一次。”

  “神啊,这太突然了!那么您打算让我去那里啊?”

  “嘿嘿,”杨云看着罗克。罗斯笑道:“不远!去希腊。”

第三十二章 不欢而散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