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七章 手足兄弟

    现在屋子里静的吓人,毫不夸张的说每个人甚至都可以清晰的听到自己心脏跳动时所发出的声音。斯巴达克思不明白杨云说出那些话的真实用意是什么,但他的直觉在告诉他,对方知道他和伙伴们的一切。他感觉到自己完全陷入了对方的掌握之中,选择生与死的权力已不再属于自己。“这个人究竟想要干什么?”是他现在唯一猜测揣摩的想法。

  杨云则对自己刚才过于急迫直白的话感到后悔,他暗自责备自己不够沉稳老练,将底牌过早的亮给对方,致使对方对自己充满了不信任感,这样做的结果恐怕要影响到双方今后联盟合作的可能性。他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的看着斯巴达克思的面部表情,希望能看到对方突然喜笑颜开的样子,但是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斯巴达克思的脸依然紧绷着。

  现在陷入俩人紧张气氛当中感觉最难受的是卡洛斯,他不知道该如何打破这让人尴尬局面,更不知道杨云说的那些莫名其妙话究竟是怎么回事。他有些手足无措的坐在旁边,虽然他的手里依然拿着刚刚吃剩下的半片面包,但他的嘴巴和喉咙却早已停止了咀嚼吞咽。

  “好吧!我承认我们在准备一些反抗罗马人暴政的事情,但是我想知道你是如何知道我们这些的。”斯巴达克思觉得这么僵持下去对大家都没有好处,所以他首先开口道。

  “哦,老天!你终于肯说话了。我还以为你被我刚才的话吓住了呢。”杨云向斯巴达克思笑了笑,接着道:“如果一个人用心去做一件事情,那么这事情将变的非常简单和容易,结果常常会让人惊喜不已。正是因为我用心关注着你们的事情,所以你们的事情对我来说就没有秘密可言,这就是我要给你那个问题的答案。”

  “如果一个人用心去做一件事情,那么这事情将变的非常简单和容易,结果常常会让人惊喜不已……”斯巴达克思嘴里不断重复着杨云刚才的话,凝神思考了很久,然后他抬头问道:“对不起,您能将刚才的话说的再明白一些吗?”

  “噢,完全可以。其实我说出来你可能有些不太相信,我这个人会一些古老的占卜术,就是能预测未来的那种。所以这就是我刚才那句话的意思。”说完这句瞎编的话以后,表面上故做镇静的杨云恨不得自己打自己两个大嘴巴,他觉得自己离“卑鄙无耻”那四个字已经不远了,在佛教提倡信仰的十八层地狱中又向下降了一层。但无论如何不能告诉斯巴达克思自己是未来人吧。

  “噢,我的天!”还未等斯巴达克思对杨云的解释做出反应,旁边的尴尬了半天的卡洛斯发出了一声惊呼。“伙计,你什么时候会的占卜术?在这之前我们所有人怎么都不知道啊?难道是大祭祀暗中传授给你的吗?”

  “卡洛斯!”杨云转过头来瞪了好友一眼,暗骂这家伙聪明的时候比猴子还要精,糊涂的时候比猪还要苯。“你最好不要胡猜乱想,事情并不象你想象的那样。在家乡的时候我就会占卜,这没有什么好奇怪的。记住,你不能把我会占卜的事情告诉任何人。否则我就好好修理你一顿。”

  “噢,好吧好吧,为了维护你的尊贵声誉,我发誓我不会对任何人说你会占卜的事情。”卡洛斯耸了耸肩膀,冲杨云伸了一下舌头,然后在他坐的椅子上小声的嘟囔起来:“神啊,这家伙竟然在家的时候就会占卜术!?这太不可思议了……”

  “呵呵,看来我也要发誓替您严守这个秘密了。”斯巴达克思向杨云笑道。他对杨云是否会占卜的事情不置可否。随后他和杨云便开始谈论起来。斯巴达克思首先向杨云转达了尼罗总督的口信,接着就谈到了他此行最主要的目的是要寻找失散多年的妹妹。看着斯巴达克思那热切而焦急的神情,杨云不想对他隐瞒什么,如实的告诉了他关于他妹妹在这里的一切。斯巴达克思在一开始得知妹妹一切都好的时候不禁长出了一口气,脸上急迫的神情略有舒缓。但当他听到妹妹因为总督夫人的缘故而受重伤,并因为战争需要被释放利用的时候,他脸上的神色又恢复了刚才那种急迫和热切,额外的还增加了一丝忧虑。

  “如果按照时间和路程来计算,你在来的时侯应该能遇到你妹妹她们。即使你未遇到,那么只要你回到罗马以后就会立刻见到她,这没有什么可担忧的,朋友。说实话,那个总督夫人对你妹妹还是很好的,虽然她曾经伤害过你妹妹。”

  “谢谢您对我的安慰!自从你们攻占了布雷西亚以后,罗马人就对通往这里的道路封锁的很严,任何人都不能轻易的躲过去。所以我每天只能走没有人烟的荒山野岭,这可能就是我没有在路上碰到我妹妹的原因,在这个世界上,她现在是我唯一的亲人了,所以我无论如何都要找到她。不过我真的要再次感谢你们对她和对我这段时间的照顾。如果今后我们有机会在罗马见面的话,我向伟大的齐蓓拉发誓(齐蓓拉,古罗马神话中的万神之母),不论你们在何时、何地、遇到什么困难,只要需要我们的帮助,那么我们一定会尽到一个朋友的责任。”斯巴达克思是一个不愿背负人情债的人,他挺起身来严肃认真的向杨云承诺道。

  “朋友,我们之间没有必要这么客气,因为我们是同一个战场上的战友,是手足兄弟。我知道失去和远离亲人的痛苦,尤其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这种痛苦能让人发狂,让人发疯,让人倍受思念的煎熬和折磨,它就象一把短剑深深的刺在你的心上,让它无时无刻都在滴血……”杨云说到这儿突然停顿了下来,后面的话他实在是没有勇气说不下去了,他现在的情绪突然间的落入了低谷,他想起了与自己分处两个时空的父母。他此刻羡慕斯巴达克思还能有机会见到自己的亲人,除非能有奇迹出现,否则他自己则永远的没有这种可能了。

  斯巴达克思见杨云把目光怔怔的投向窗外,知道刚才谈论的话触动了他内心深处的痛楚,便急忙把话题转到了其它方面。而卡洛斯也为了要缓和排解杨云此刻的思乡情绪,开始与斯巴达克思攀谈起来,期间他还故意说了几个令人捧腹的笑话来调节气氛。渐渐的杨云的情绪好转了过来。

  斯巴达克思告诉杨云和卡洛斯,现在他们的“被压迫者同盟”已经发展到了将近一万余人,成员大部分都分布在罗马、卡普亚等城市的角斗士学校内。罗马人平时对角斗士们看管的很严,尤其是对各种武器的管制,除了上场竞技表演,否则角斗士们根本就没有机会接触到武器。所以,武器的短缺是角斗士们面临着的最大困难。接着他又介绍了“被压迫者同盟”其他方面的一些情况,还谈到了罗马人在此次北征失利后的动作和反应。

  杨云从斯巴达克思的嘴里获悉到,罗马元老院对北征失利感到极为的震惊和恼火,其间还夹杂着巨大的恐惧,他们深知布雷西亚的丢失和两个军团的覆灭对罗马意味着什么,生怕公元前390年的悲剧重演,但在恐慌之余他们又不得不面对现实,在加紧招募编制新的军团的同时,不断的向西西里岛增派部队以镇压岛上如火如荼的奴隶起义,也就是说罗马元老院现在最怕的就是高卢人会趁机南下攻击罗马城,所以不得不全力镇压奴隶起义。这也就让罗马元老院对于北方日益强大的高卢红军无暇顾及,确切的说是没有力量顾及。他们现在在罗马的北方只能做一件事情,就是极力收买和拉拢居住在波河南岸的萨莫奈人和伊埃特鲁利亚人,让他们成为阻挡高卢红军南下的巨大障碍,

  杨云与斯巴达克思不断地讨论着这些问题,最后双方达成一个口头协议:一旦时机成熟后,角斗士们在罗马境内起事,高卢红军就会强渡波河南下策应,兵锋将直指敌人的心脏——罗马城。

第三十七章 手足兄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