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章 厅堂论战(二)

    午后的太阳从厅堂的窗户外撒进金子般的光芒,毫无吝惜的照射在每个人的身上。森林里的阵阵清风争先恐后地从厅堂的大门、窗户或其它有缝隙的地方钻进来,在室内转了几圈后又从来时的路返了回去,这就让屋内早已是酒酣耳热的人们感到特别的清爽和舒适。

  杨云抬眼看了看盖伊,然后慢条斯理的把刚刚斟满的酒饮掉,反问道:“我在听您的话,盖伊老师!那么您认为这个问题该怎么办才好呢?”

  盖伊早就料到杨云会把“球”踢回来,不禁微微的一笑,用充满自信的眼神扫视了其他继嗣们一遍,然后把早已想好的话说了出来,“正象您所说的那样,我万分尊敬的首领,解决这个问题其实是非常简单的事情,那就是把罗马人遗留下来的那些神庙拆掉,那些神庙是世界间一切罪恶的根源,在拆毁它们以后,就由我们这些神的使者为那些被罪恶蒙蔽了双眼的人们解除思想上的痛苦和迷茫。”

  盖伊说到这儿站起身来,快步走到离厅堂门口不远的地方,然后手指着布雷西亚城的方向接着道:“看看那些可恶的家伙们在前段时间究竟做了些什么吧,我尊敬的首领!他们虽然是三族的后裔,但他们完全丧失了对祖先们的遵崇,已经彻底的被罗马人奴化了!他们没有了对诸神的信仰;没有了森林之子简朴的生活方式;没有了辨别善恶是非的能力。我们只不过是向部落提了一个小小的建议,就让那些家伙反应如此激烈,这更证明了他们早已是部落的叛徒、民族的叛徒!他们没有资格与真正的高卢人生活在一起。伟大神明的威严决不以遭到亵渎和侮辱!我们必须要恢复神的使者在民众中间的权威!当然,在解决这个问题的过程中肯定要遇到一些阻碍,但是我们所有人都相信,我尊敬的首领,在您的英明领导下,那些不愿意接受神明拯救的灵魂是会后悔的;我们更相信,部落里的战士们是一定会用刀剑来维护高卢人神圣不可侵犯的尊严的。”

  “对,盖伊说的太对了!罗马人的那些神庙是世界间一切罪恶的根源,为了伟大神明不遭到亵渎和侮辱,我们要严厉惩罚那些灵魂早已坠入地狱的暴徒!”

  “我发誓,真正的神的使者是决不能容忍罪恶就发生在自己身边的。尊敬的首领,我们现在还在等什么?”

  “啊,愿伟大的神宽恕我的灵魂!世界间的罪恶必须要由刀剑来清除,迪杰人的尊严要由神来维护。”

  情绪略有些激动的盖伊话音刚落,约尔森、亚克内德和韦洛克就你一言、他一句的附和起来。惟独一旁的德西洛用一种很暧昧的眼神看着这一切。

  杨云听了盖伊等人的话后,气的差点儿站起来要狠狠揍他们一顿。这些家伙实在太可恶、太阴险了,自己这三年来怎么就没有看出来他们的本质呢?他们怎么敢进行如此的赤裸表白?他们究竟想干什么?为人正直和善的大祭祀怎么会有这样的门徒呢?为了他们那所谓的伟大神明,这些人不惜用武力来解决人民内部的矛盾,而且还要自己来充当打手和屠夫,真是太让人气愤了。

  杨云极力的克制住自己的情绪,冷冷的向盖伊等人问道:“盖伊老师,关于那些原住民是不是部落和民族叛徒的问题,我想要有确凿的证据才能最后下结论。我现在只想了解一个问题,就是大祭祀是否也同意你们的看法和观点,赞成用刀剑来解决问题?”

  此时坐在杨云身边的蒂娜很惊讶未婚夫会用如此冷若冰霜的语气说话,这是与他相识以来从来没有碰到过的情况。她知道他现在处于极为生气的状态,不禁有些担忧的劝道:“杨,我们今天来是邀请各位尊敬的祭祀参加我们婚礼的。关于部落中的事情,还是另选一个时机和场合再谈吧。”

  “别担心,蒂娜,我能与大祭祀的第二门徒——盖伊老师讨论问题是神明对我的青睐,我怎么能轻易放弃这样的机会呢?盖伊老师,请您接着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盖伊看出了杨云对刚才自己的话很不满意,为了缓和一下气氛,他微微一笑道:“我发誓,我说的话纯属个人意见,与老师无关,这一点请您千万不要误会。不过我的意见也代表了其他祭祀们的意见,也更代表了伟大神明的意志。”

  “哈哈哈”,杨云听到盖伊的话后突然的大笑了几声,不过这笑声让人听了感觉冷森森的。“这么说神明也同意用刀剑来屠杀那些不信仰他的人喽?哼,我看这样自私残忍的神不信奉也罢!”

  “请您注意您的言辞,尊敬的首领!您刚才的话已经严重亵渎和侮辱了他。这么做是要遭到神明诅咒和惩罚的!”祭祀亚克内德用满含警告的口气向杨云道。

  “怎么,难道我说错什么了吗,亚克内德老师?”杨云瞟了对方一眼。他现在很后悔当初没有看清这些人的本质,认为“有其师必有其徒”,没想到事情却恰恰相反,这些人的思想早已被私欲填满了,刚才盖伊说的那句“我们必须要恢复神的使者在民众中间的权威!”就彻底证明了这一点。不过让人奇怪的是,大祭祀怎么会如此的放纵他们呢?而且在祭祀们没有递交提案之前,也就是在这三年当中,自己并没有听说过他们曾有过这样的想法和言论啊!究竟是什么让他们变成这样呢?

  “据我所知,诸神是善良、博爱、宽容、公正、无私等等一切美好品德的象征,是教导人们在人生道路上正确前进的指明灯,是一切罪恶行径的审判者。我很难相信仅仅是因为人们不信奉他们,他们就会毫不留情的屠杀人们。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他们就不是一切罪恶行径的审判者,而是实施者!这样的神明怎么会让人们诚心的信奉他们?还不如家里养的狗来得实在一些。”杨云的目光始终在看着亚克内德的眼睛,一番话说的他顿时哑口无言。

  “说的好,尊敬的首领!”坐在亚克内德下首的另一位祭祀韦洛克鼓起了掌,不过他的掌声并不是热烈的,只清脆的响了几声就嘎然而止了。“正如您刚才说的,诸神是一切美好品德的象征,是一切罪恶行径的审判者。但是,请您注意,正因为他是罪恶行径的审判者,所以他才不能容忍罪恶的存在。看看那些自称为三族后裔的人他们每天都在干什么?酗酒、**、赌博、殴斗等等,这些都是神明不能宽恕的罪恶,而这些都来源于罗马人所尊崇的信仰,所以我们有责任来纠正这些人们的生活方式和信仰,拯救他们已经迷离的灵魂。”

  “很对不起,韦洛克老师,我并不赞同你的观点。酗酒、**、赌博、殴斗等等陋习并不能归罪于人的信仰,它只能说明人们对事物好坏的辨别能力还有待提高,况且现在这些坏习惯正在逐渐得到部落的控制和管理。罗马人信仰的宗教是多神的宗教,而诸位老师信仰的神明也并不是只有一个,其实也是多神的宗教,只不过罗马人的神与我们的神在名字和称谓上不同罢了,实质都是一样的。罗马人的天神叫朱彼特;而我们的天神叫吉图昂;罗马人的战神叫玛尔斯,而我们的战神叫海苏斯;罗马人有森林女神爱盖丽雅和彩虹女神伊丽丝,我们有森林骑士女神伊波娜和狩猎女神亚伯诺巴……,等等这些,都在证明我们与罗马人有一个共同之处——信奉多神教。各位老师希望用刀剑来拯救你们说的那些已经灵魂迷离的人,那么按照这个逻辑推理,以罗马人的角度来看,他们在这么多年中不停的攻打我们,其实是在拯救我们已经迷离的灵魂,清除他们神明不能容忍的罪恶。那么我们究竟是接受罗马人的拯救呢还是拒绝他们的拯救呢?韦洛克老师,您能给我这个并不信奉神明的人一个确切的答案吗?”杨云说完最后一句后,面带微笑的环视了众祭祀一眼。

  “这……这……,”韦洛克被杨云的话说的满面通红,毫无回旋辩驳的余地,好半天才道:“这根本就是两回事。”他现在才知道眼前的这位年轻首领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么蠢笨,出言不仅犀利,而且柔中带刚、反应敏捷,几句话就让人陷入被动之中。

  “尊敬的首领,”一开始就被杨云“噎”的毫无声息的约尔森现在才缓过神来,他此时发现了对方言语中的一个漏洞,决定进行有力的反击以挽回自己的颜面。不过他的心里还是有些畏惧杨云的,不仅仅是在言语的交锋上,更主要的是对方那无形的强大气势。他急忙定了定神道:“关于信仰的问题我们暂且不谈,我只想谈谈您个人的信仰问题。”

  杨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只要一见到约尔森就讨厌,不禁没好气的道:“这个跟你有关系吗?是不是以后我上厕所都要事先告诉你一下?放心,去厕所的路我认得,决不会走到你的卧室里去。”

  一直站在杨云身后的包萨听了首领讽刺对方的话,差点没笑出声来,他在暗中狠狠的掐了自己几下大腿,才把想大笑一场的念头止住,暗道:神啊,自虐的滋味可真不好受!若是今后和首领在一起的时间长了,自己成为自虐狂的可能性将大大增加。

  约尔森被杨云讥讽的脸色一红,想反唇相讥,但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不禁按捺住情绪,咳嗽了一下道:“在历史上,部落的每位首领都是诸神的忠实信徒和拥护者,承认自己是天神吉图昂的后裔,只有这样才能得到人民的认可,才能得到他的权威。但就象您自己刚才说的那样,您并不是一个信奉神明的人,这也就是说您在信仰上并没有成为神明的信徒和拥护者,那么我想请问首领,您依据什么来领导人民?依据什么能让部落走向强大?依据什么让人民在思想上解除困惑和痛苦?”

  杨云看着洋洋自得的约尔森,又转头看了一眼其他人,发现除了蒂娜和包萨以外,所有人的表情都和约尔森一样。然后他又把目光投向约尔森,问道:“请问你是迪杰人吗?你是神的使者吗?你能解除人民在思想上的困惑和痛苦吗?”

  “嗯!?您在说什么?”约尔森显然没想到杨云会反问自己,等他听明白了问题以后,便用十分肯定地语气回答道:“当然,我是迪杰人;是神明派来的使者;我能够解除人民在思想上的困惑和痛苦。只要不是聋子、瞎子和傻子,人们都知道我约尔森是谁。”

  “很好!那么你依据什么来证明你是迪杰人?你依据什么来证明自己是神的使者?你又依据什么来保证你能解除人民在思想上的困惑和痛苦?”杨云采取的策略是“将计就计、借力打力”,顿时就把约尔森问住了。

  “不不不,尊敬的首领,请不要误会。我刚才说过了,只要不是聋子、瞎子和傻子,人们都知道我约尔森是谁,是干什么的。”约尔森脸上的神情有些窘迫,急忙说道。

  “嘿嘿嘿,”杨云一阵坏笑,暗想这个约尔森真是个笨蛋,几句话他就上钩了。“是吗?可我发现我们这里就有一个聋子、瞎子和傻子集为一体的人,到现在都不知道我是谁,是干什么的,是如何领导部落的。噢,神啊!请您可怜可怜这个笨蛋吧!”

  现在即使反应再慢的人也能听明白杨云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了,众人不禁哄堂大笑起来。约尔森没想到自己“偷鸡不成蚀把米”,反而成为大家取笑的对象,羞恼的恨不得地上有个缝能钻进去。

  “好了好了。请大家看在神明的面子上,不要再笑了。”过了片刻,始终没有言语的德西洛见约尔森气的脸都变成了猪肝色,不禁的出言制止众人道。

  “尊敬的首领,我们衷心的请求您的宽恕,我们没想到那份提案竟会引起部落中的骚乱,没想到会有那么严重的结果。对于这件事,我们要在伟大的神明面前进行虔诚的忏悔。我以我的人格担保,部落中决不会再发生这种事。”说到这,德西洛向杨云深深的鞠了一躬。“我发誓,通过您刚才那些绝妙的言辞,我真正的知道了您究竟是依据什么来领导部落的。您不愧是部落新一代的首领,愿神明永远赐福与您!”

  “过奖了,德西洛老师!我的信仰就是希望能让人民幸福和睦,不被强敌欺辱奴役,其余的别无它求!”杨云笑道。

  突然,厅堂外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大家不禁一楞,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片刻后,几名汗流满面的通讯骑兵快步奔进厅堂。

  一名为首的骑兵顾不得擦去汗水,道:“报告首领,紧急军情!”

  “讲!”

  “十天前,在迪杰森林筑城的部队突然遭到北方阿克兰部的围攻,此时陷入苦战,急需部落派兵增援!”

第四十章 厅堂论战(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