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九章 厅堂论战(一)

    大祭祀波波多尔在弄明白了杨云和蒂娜的来意之后,不禁的高兴万分,脸上始终洋溢着欣慰满足的笑容。他不断的让德西洛和其他的祭祀为杨云和蒂娜斟酒,而平时滴酒不沾的他也破例端起了酒杯,口中不时的向杨云和蒂娜吟诵着预祝他们今后生活幸福的祷文。

  大祭祀的“八大德鲁伊”门徒中,包括德西洛在内,今天在场了五位。他们分别是盖伊、约尔森、韦洛克、亚克内德。他们与他们的老师波波多尔一样,全都穿着祭祀们的黑色长袍,年龄从三十岁到五十岁之间不等。另三位祭祀——多提斯、里克梅多、柏多威——因为受了老师的指派,现在正在另一个高卢城市维拉采尔的圣林进行学习,所以他们并没有出现在欢迎部落首领的酒宴上。

  杨云的酒虽然没有少喝,但他的头脑还算清醒,并没有忘记自己除了邀请大祭祀参加两个月后的婚礼以外,还要与他们谈一谈关于宗教要维护部落内部团结稳定的问题。他见此时已酒宴过半,众人是酒酣耳热、兴致正浓的时候,知道时机已到,便端着酒杯起身朗声说:“各位尊敬的德鲁伊老师,首先我要感谢伟大的天神吉图昂,感谢他养育了我们这些英勇无畏的森林之子;感谢他让我们万分尊敬热爱的大祭祀依然身体健康;感谢他派你们这些神的使者用无私的行为为人们解除思想上的痛苦和困惑;更感谢他让诸位老师能在两个月后参加我和蒂娜的婚礼……”说到这儿,他向坐在身边的蒂娜看了一眼。可能是酒喝的多了一些的缘故,此时面红似桃花的蒂娜完全沉醉在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憧憬当中,连杨云刚才站起身来她都没有注意到。

  “一切的荣誉都归功于伟大的天神吉图昂!让我们为他干杯!”杨云说完这些话以后,感觉自己都要把刚才喝的那些酒全吐出来了,他强忍着把已涌到嗓子眼的酒压了下去,暗道:他娘的,为了恭维这些只知成天祈祷不干活的家伙,不得不说一些自己听了都恶心的话。什么神啊灵的,都是扯淡的东西。

  杨云的话立刻赢得的祭祀们的一阵高声附和,他们纷纷端起酒杯将里面的葡萄酒一饮而尽。正当大家再次各自斟满酒杯的时候,一名年轻的祭祀手托着木制的餐盘走进了大厅,餐盘上托着一个还在冒着热气的杯子。

  “来,把它给我吧!你可以下去了。”德西洛起身迎了上去,从那年轻祭祀的手中接过餐盘,然后转身向波波多尔走过去,“老师,您该吃药了。”

  “噢,德西洛,看在天神吉图昂的面子上,我今天不想喝这个味道奇怪、让人感觉很疲乏困顿的药。我怀疑它是否真的对我的腰腿痛和提高记忆力很有效。”波波多尔在椅子上看了看德西洛,然后又看了看餐盘中盛药的杯子,眉头不禁的皱了起来。

  “啊,尊敬的老师,您不要过于担心。这药是盖伊特意从森林里为您采来的,而且他还亲自品尝体验过了。盖伊说这药能提高您的记忆力,对您的腰腿痛也是很有效的,前两天您不是也说这药很见效吗。您还是快吃药吧,要不然它很快就凉了。”德西洛仿佛是在哄孩子一样,轻声轻语的在劝着大祭祀吃药。

  “是啊,我尊敬的老师,这药我亲自品尝体验过。虽然我的腰腿并不痛,但我吃完药后感觉又仿佛回到了二十岁的时候,背诵起那些祷文非常轻松,这一点我可以向所有的神明起誓。”盖伊的体态略有些胖,年纪约有四十多岁。他见老师没有按时吃药,便放下手中的羊腿和酒杯从座位上起身走了过来。

  “好吧好吧,我发誓如果神明再给我一次选择的话,我一定不会再吃这种药,那滋味你们谁都体会不到。”波波多尔无奈的将装药的杯子拿过来,一口将药饮尽,然后咂着嘴道:“噢,我的天!这药的味道实在太让人难受了,我发誓我这把年纪从来都没有吃过这么难吃的药。”

  德西洛和盖伊见波波多尔吃下了药,不禁的相视一笑,然后俩人回到座位上拿起酒杯向杨云回敬。

  当众人又喝过几杯酒以后,杨云向波波多尔开口道:“尊敬的大祭祀,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与您和诸位老师说一下。”

  此时的波波多尔面色发红,双眼半眯半睁,眼神显得迷离朦胧,说话时口齿也有些不清:“好……好的,孩子,有什么……事情你就说吧,神明……是不会拒绝……一切信仰他的人的。”

  “非常高兴能得到你的允许!”杨云看了看在座的各位祭祀,见众人都放下了酒杯在注视着自己,便接着说到:“前一段时间您和诸位老师向人民院递交了一份提案,要求部落将城中罗马人遗留下来的神庙拆毁,但人民院并没有通过这个提案。正是因为提案没有被通过,部落中却由此引发了骚乱,造成了人民之间因为信仰不同而分裂对立的结果。如果我们任由这种状况发展下去,那么我们的敌人是非常乐意看到这种景象的。”

  “提……提案!?在我的带领下要求拆毁罗马人遗留下来的神庙提案!?由此引发的骚乱!?我的孩子,你究竟在说什么啊?我发誓我根本就没有向人民院递交过什么提案,更不要说由此引发的骚乱了。伟大的吉图昂可以证明一切,我的孩子!虽然我非常讨厌罗马人尊崇的那些神明,但我还没有达到你想象中说的那种丧失理智的地步。”波波多尔听了杨云的话以后不禁大吃一惊,情急之下说话也变的连贯起来。

  杨云见波波多尔说的话言辞恳切,毫无瞒骗之意,不禁的顿时疑惑起来。他不清楚大祭祀是在装模做样还是真不知道关于提案的事。

  “老师,难道您真的忘记了吗?前段时间可是您让我们向人民院递交的提案呐!诸神可以做证,提案上还有您的签名和手印呢。”波波多尔的一位门徒韦洛克说到。

  杨云看了看坐在自己对面的韦洛克,他有三十七、八岁,体态中等,说话的声音里充满了一种让人悦耳的味道。经过韦洛克的提醒,杨云忽然记起自己曾看过那份提案,提案上也确实有大祭祀的签名和手印。

  “是啊,老师!难道您真的忘记提案的事情了吗?哦,乞求神明护佑老师的病能早日好转。”另一位波波多尔的门徒亚克内德也高声说到,随后他吟诵了一番祝福的祷文。

  “嗯!?怎么你们所有人都这样说?可我根本就不记得曾让你们向人民院递交过什么提案啊!神啊,请您宽恕我吧,一个已经离死亡很近的人。好吧,让我仔细的想一想……都不要说话。”波波多尔紧皱着眉头向弟子们道。

  “尊敬的首领,请您一定不要误解老师的话。在这之前我曾跟您讲过,老师现在的记忆力有些不好,精力也大不如前,一些做过的事常常会忘记,所以就会出现刚才那样的情况,这也是我们最担心的老师的地方。”德西洛面含微笑向杨云轻声解释着,他犀利的眼神在杨云的脸上迅速的扫视了一下。

  “愿神保佑大祭祀尽快的好转起来!健忘可是非常不好的事情。还希望德西洛老师能按时的为大祭祀服药。部落里的人民可是很热爱他的。”杨云笑着回应了德西洛一句。

  “我发誓,我一定会遵从首领的吩咐按时为老师吃药,直到老师的病彻底好转的那一天。”德西洛向杨云躬了躬身子,用充满自信的口吻回答道。

  “那么就辛苦您和其他的老师了。有什么需要部落帮助的地方您尽可以向人民院提,我会事先向他们打招呼的。”

  “感谢您对老师和我们的关怀,愿伟大的神明永远护佑着您!”德西洛再次向杨云躬了躬身子表示感谢。

  正当俩人说话的时候,在大祭祀波波多尔座位的方向却传来了一阵阵香甜的鼾声,大家急忙把目光投过去,发现原来是要仔细回忆提案那件事的大祭祀现在已经爬在桌子上睡着了。

  “您瞧,尊敬的首领,老师的精力真的是大不如前了。”德西洛苦笑着摇了摇头,无奈的向杨云道。

  杨云望着片刻间就进入酣睡状态中的大祭祀,心中充满了苦楚。三年前,性格和善的大祭祀和老首领独具慧眼,对自己青睐有加,处处护佑提携着,容不得别人说自己半句坏话。那时的大祭祀精力充沛、谈笑风声,一点也不象已是年近古稀的老人,而且认定自己天生具备成为部落首领的潜质,细心培养教导。大祭祀曾试过让自己终生成为待奉高卢诸神的仆人,但在得到否定的答案后便没有再提过这件事。没想到现在仅仅过了三年的时间,苍老、困顿、疲惫、疾病、健忘等等这些无情的现象便在大祭祀的身上得到了尽情的体现。

  “唉——,岁月无情啊!”杨云想到此处无奈的长叹了一口气。自古以来,不论你是王公显贵,还是平民百姓,有谁可以逃脱时间流逝的结果啊……

  “亲爱的人儿啊,你不要太为大祭祀的事情难过。这一切都是神的安排,没有谁会在年老的时候不象大祭祀这样。神明早就为所有人准备好了一切。”蒂娜发现杨云因为大祭祀的身体状况而情绪低沉,不禁的开口安慰他道。

  “放心吧,我不会有什么事的。我只不过想的多了一些。”杨云握住爱人的柔荑,轻轻的捏了一下。

  “尊敬的首领,首先请您原谅我的唐突和冒昧。您刚才对老师说是因为我们向人民院递交的提案,而导致了部落人民之间的不和。那么我这个伟大诸神的仆人要谦卑的请教您一个问题,就是该用什么办法才能消除人民之间的这种不和呢?”一个嘴唇上蓄着小胡子、年纪约有三十岁的年轻祭祀,慢慢的把自己的酒杯端起来,锋芒毕露的向杨云问到。

  此时杨云见波波多尔已被几名年轻的祭祀轻手轻脚的抬入卧室之中,便转过头来向那提问的祭祀望去。他认识这个嘴唇上蓄着小胡子的男人——约尔森。应该说杨云对约尔森的印象并不是太好,这家伙可能是比较年轻的原因,愿意在人多的时候表现炫耀自己的才识,而且说话口无遮拦、争强好胜。自己在没有成为部落首领以前就曾和他发生过言语上的冲突,结果约尔森每次都被自己弄的很狼狈。没想到今天这小子的臭毛病又犯了,正好借他的话暗中警告这些祭祀们一下。

  想到此处,杨云“嘿嘿”一笑,道:“其实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很简单,就是你约尔森不再当部落中的祭祀;不再到处炫耀你是”八大德鲁伊“门徒之一。我相信到时候部落中所有狗见了你都会向你摇尾巴。”

  “你……”约尔森没想到杨云会这么说,一开始就被他占了上风,将自己逼的毫无退路。约尔森张了张嘴,一时间想不出用什么样的言辞来反击对方。

  “请您原谅,尊敬的首领!约尔森的酒喝的太多了,这家伙竟向您提出这么破坏气氛的问题,真是愚蠢!”坐在约尔森旁边的盖伊见杨云出言犀利,反将约尔森噎得目瞪口呆,顿时觉得脸上有些挂不住了,他听出了杨云的弦外之音,便开口为约尔森解围。“不过约尔森的问题确实是让人很担忧的问题,它直接关系到了部落内部的团结和稳定,如果不想出一个好的办法来解决它……,我发誓,局面将有可能向坏的方面发展。”

  杨云一边听着盖伊的话一边为自己慢慢的倒满酒,暗道:盖伊这家伙要比约尔森狡猾一些,说了一大堆话还是围绕刚才的问题,不过你们这些家伙把事情想的也太简单了。认为仅凭着宗教影响力就可以操控部落内部事物,重新过上特权阶层的奢侈日子,哼,做梦去吧!现在的部落可不是三年前的样子了。如果你们真要闹起事来,那就先派兵把你们这些人活埋了。别的事情自己不能保证,但自己对军队的忠诚度还是有信心的。先不说第一军团和第三军团,仅剩下的四个军团和骑兵军团就在自己的掌握之中。如果你们想利用宗教信仰控制军队,那么你们的想法又错了,三年来,我早就把军队的人员结构打乱了。我在军队中培养了一大批自己的力量,看看那些支队长以下的军官,百分之八十都是我亲自提拔的与我年龄相仿的人,他们的眼中只有我这个首领,而没有你们这些讨人厌的半大老头子,你们的影响力现在仅限于部分普通的民众之中……

  “首领,首领,您在听我的话吗?”盖伊见杨云半天没说话,以为自己把他问住了,心中不禁一阵窃笑,年轻人就是年轻人。

第三十九章 厅堂论战(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