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二章 迪杰烽烟

    迪杰部落的旧址是在一块盆地之中,四周群山环绕林木茂密。在现在这个季节里,群山上布满了形态各异的野花,它们群落不一的散布在林间、河边,散布在大大小小的山岗上,用万紫千红争奇斗艳这句话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迪杰河在山谷中穿流而过,将盆地一分为二,迪杰部落的旧址就紧靠在河南岸的地方。

  在取得雷诺坎战役的胜利以后,大部分由迪杰人组成的高卢红军便回到部落的旧址重新筑城。现在的新城仅仅开挖了一少半的地基。按照计划,新城的城墙要用结实坚固的砖石来修砌,高度要达到十二米,上设城碟、塔楼、马道、屯兵洞、弩炮和投石机发射塔等防御性建筑。新城墙的周长被规定要比原来的至少多出一倍,也就是说要达到十二里以上;城墙外设一条宽广的护城河,它与迪杰河是相连贯通的,它的宽度和深度分别要达到五十米和三米标准,护城河的外围将铺设大量的尖木桩和鹿砦,另外高卢红军还准备在城外修筑几座卫城;在外城墙里边二百米的地方,高卢红军还将修砌一道内城墙,它的高度和设施几乎与外城墙一样;新城的四座城门分别由四座瓮城来保护。可以说上面的一切都是杨云规划构想的,新城建成之后它的防御性能将是这个时代里最优良的,任何敌人在没有精良攻城器械的辅助下进攻这里,结果都将是徒劳无功的。在没有意外的情况下,高卢红军计划用三年的时间来完成以上的筑城工作。

  但世界上一切事情都是没有规律可循的,就在一个月以前,护卫这里的高卢红军遭到了北方阿克兰人的突袭。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高卢红军的警卫部队与敌人展开了激烈的战斗,后因寡不敌众被迫退守部落旧址东边的一座山上。这座山是群山中唯一探出到盆地中的一座山,就仿佛是在茫茫大海中耸立的一座孤岛,只有一道很平矮的山脊与其它山岭相连。虽然它的海拔高度仅有四百多米,但它的地形却是很适合进行防御作战。它的北面紧依着宽广的迪杰河,这是最好的天然屏障;东边是陡峭的难以攀登的悬崖;西面和南面的山体坡度虽然平缓,但从山脚到半山坡上却密布着棱角分明的大石头和带刺的灌木丛,这对进攻的一方将造成很大的阻碍。

  这座山与其它山不同是有两处水质清澈甘甜的泉眼,日夜不停的喷涌出大量的泉水,这就解决了防守者的水源问题。高卢红军在筑城之初就看中了这座山的种种优势,计划在这里修建一座防御坚固的卫城。但没想到现在就利用上了这座山。作战失利的高卢红军警卫部队和数万民工退守这里以后,用极为惊人的速度把这座山彻底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防御堡垒,他们环着半山坡开挖了两道又深又宽的壕沟,壕沟的内外遍布着尖木桩和其它的障碍物。在壕沟后边是两道用粗大的原木穿连搭建起来的栅栏,这栅栏也是环山而立,其间还耸立着几座高高的塔楼。

  凶悍的阿克兰人初时并没有把这座孤立的山丘放在眼里。在大肆破坏掠夺了高卢红军的筑城工地并休息了一天以后,他们便在阵阵凄厉悠长的牛角号声中蜂拥着向山上发起了勇猛的冲锋。也就是相差这一天的时间,让高卢红军得到了宝贵的喘息时机,在山上彻底的站稳了脚跟。当大批的阿克兰战士气喘吁吁好不容易才挣脱那些大石头和灌木丛的羁绊后,才发现事情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宽广的壕沟、遍布的尖木桩、厚实的栅栏、如雨的滚木矢石、对方严整的军容和高昂的士气,这一切都让阿克兰人极为吃惊。在遭到了一些伤亡之后,他们的首次进攻便以失败告终。在随后的二十多天里,阿克兰人发动了多次猛攻,但苦于地形限制和没有攻城器械,他们始终没有攻破山上的防御工事,相反的还折损了大批的人马。一时间,阿克兰战士的尸体布满了这座山的西、南两面山坡,成为了他们生平引以为最大耻辱的地方。阿克兰人根本就不懂什么谋略,他们战斗时是完全依靠蛮力、毅力和凶悍来取胜的。在他们眼中,一切与自己作战的敌人都不应该叫做敌人,而应该叫做财富,是那种能把人换成金银的财富。敌人的数量越多,自己所能掠获的财富也就越多。如果此时他们面对是三年多以前的迪杰人或是其他的部族,那么他们最终是会获得胜利的。但迪杰人在杨云用现代的方法整编和训练以后,此刻早已不是昔日的吴下阿蒙了,他们极为顽强的打退了阿克兰人一次又一次的进攻。

  按照常规,当进攻方在久攻不克之后,应该即刻撤离这凶险之地,因为防守方的援军会迅速的从四面聚拢过来围歼自己。但阿克兰人不擅长谋略,也不会从战略的角度去看待战局的发展,况且他们进攻迪杰人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想把那筑城的数万民工劫掠过来变成奴隶,所以他们还是围着敌人不放。这就导致了他们要和对方进行一场决定各自部族命运的大战。

  公元前74年8月10日清晨,在迪杰通往布雷西亚的大路上传来一阵阵犹如闷雷般的马蹄声,其间夹杂着人的喊声和战马的嘶鸣声,大批身穿黑色铠甲手持红缨长枪的骑兵在各自队前金星红旗的引领下,威风凛凛杀气腾腾的涌现出来。虽然他们每个人现在都是倦容满面风尘仆仆,眼睛里密布着血丝,但当看到前方山脚下敌人庞大的营地已赫然出现在自己眼前时候,他们不禁的高声呐喊起来,连日来的疲惫顿时间一扫而空。

  “骑兵!是迪杰人的骑兵!”

  “是敌人的援军来啦!快发警报!”

  “噢,该死的!他们怎么会有这么多的骑兵!”

  “呜——,呜——”当阿克兰哨兵报警的号声响遍整个营地的时候,此时他们大部分人还在酣睡之中。但是很快的,他们就被刺耳的号声召唤起来。他们睡眼惺忪的进入战斗状态,列阵奔出营地大门,准备迎击敌人骑兵的突袭。

  与此同时,被围困在孤山上的高卢红军一、三军团也发现了阿克兰人的异常情况,开始以为他们又要进攻,便也吹响了战斗警报。但是只过了一会儿的功夫,他们就看见了很远的西边山岭上出现了望眼欲穿的援军,霎时间,红军士兵们的欢呼声响彻云霄。而那些与士兵们共同奋战了二十多天的民工们此刻也是兴高采烈激动不已。应该说如果没有他们的努力帮助,红军的一、三军团决不会在孤山上坚守这么长的时间。虽然他们不是经过训练的战斗人员,但是每当敌人的进攻被打退以后,他们便会迅速的将损毁的工事修补好;掩埋战死者的尸体,并将受伤的士兵抬下阵地细心照料;砍伐树木,抓紧一切时间为部队制作箭矢;在战斗吃紧的时候他们会自发的拿起锹镐反击敌人的进攻。总之一句话,他们作了自己能作的一切。

  “哦,谢天谢地!他们终于来了。”看到援军已经到来,一军团长维克思和三军团长比洛是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在半空中已悬了二十多天的心终于放了下来,感觉头上的太阳要比平日明亮许多。俩人此刻蓬头丐面神情困顿,眼睛里布满了蛛网般的血丝。因为俩人曾亲自参加了与敌厮杀的缘故,身上的铠甲已有多处破损,而且上面沾满了已经干涸了的血污。当然,他们部下的样子也比他们好不到那去。在部队一开始遭到阿克兰人攻击的时候,俩人就向部落火速派出了求援的信使。此后的二十多天里,俩人率领部下们浴血奋战,死守山头,始终没有再让阿克兰人前进一步,其间的艰辛只有亲历此战者才能体味得到。

  “听啊,亲爱的伙伴!骑兵们在用军号联络我们。”比洛听着西边山岗上传来的军号声,激动的向身旁的维克思说道。俩人此刻站在高高的山颠之上,迎着扑面的山风用极为亢奋的神情望着远处骑兵们那随风漫卷的红旗。在他们的身后站满了红军战士和民工,用同样充满亢奋的神情看着远处的援军。

  “是啊,伙计!看来我们还能多活一段日子了。”维克思笑着道,然后他转首向身后的号兵大声命令道:“立刻翻译号声的内容!”

  “是!军团长!立刻翻译号声的内容!”号兵在重复了一遍维克思的命令后,迅疾的蹬上旁边的一块巨石,然后把手变成勺形贴近自己的耳朵,全神贯注的聆听着那远方的号声。过了片刻,号兵大声回报道:“报告军团长!骑兵弟兄们说,首领命令我们坚守待命,在主力部队没有到来之前不得擅自出击。还说骑兵军团仅是先头部队,第二、四、五、六军团在随后的两三天内到达……”

  “太好啦!别的还有什么吗?”维克思掩饰不住自己的喜悦,用手使劲敲了敲因为疲劳过度而变的僵硬的脖子,大声的追问号兵道。

  “是的,军团长!骑兵弟兄们说……”号兵再次仔细听了听号声,然后大声道:“让我们把部队损失情况和敌人的情况详细告诉给他们,然后再由他们转告给首领。在这几天里,骑兵弟兄们将在侧后配合我们牵制敌军,以等待主力部队到来。他们最后说,向英勇的一、三军团致敬!向所有与敌军战斗到底的人致敬!高卢红军万岁!自由万岁!”

  “高卢红军万岁!”

  “自由万岁!”

  号兵的话音刚落,山上的人群里便爆发出阵阵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许多人一边欢呼一边挥舞着手中的武器,指着山下的阿克兰人大声的叱骂着。

  已在营门前列队完毕的阿克兰人望着山上群情激昂的敌人,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还不进攻。无奈之中,只是茫然地听着对方两支军队互相用那抑扬顿挫的嘹亮军号声进行联络。就这样,从太阳初升到日上三竿,本来打算与敌人的援军大战一场的阿克兰人白白的等了一个上午的时间,也没有等到敌人来进攻。而他们回过神来准备去找敌人援军进行战斗时,才发现敌人的援军早已在山岗上修筑了坚固的营垒,同时他们没有吃早饭的肚子也在开始“咕咕”的叫了。

  阿克兰人吃过午饭之后,再次列队准备向敌人的援军发动进攻。但他们马上发现被围在山上的敌人有乘机突围的架势,所以他们不得不分兵行动,一半的人留下来防守营地;另一半的人去进攻敌人的援军。

  进攻高卢红军骑兵的阿克兰人大概有两万五千人,他们许多人赤裸着身体,只是披着一件狼皮,手持着锋利的战斧和方形盾牌,队形凌乱杀气冲天的慢慢逼近对方的营垒。(作者:现在是八月份,天气还是很热的,他们也不怕捂出痱子。)

  本来高卢红军的骑兵军团是不适合在森林中作战的,但好在他们平时也进行步战的训练,就象他们的首领杨云要求的那样——上马能冲锋,下马能坚守,而且他们很多人原来就是步兵出身,所以他们面对数倍于己的敌人并不惊慌。他们依托营垒,用弓弩发射出如蝗的箭雨来杀伤敌人。一时间,阿克兰人的进攻队伍里哀嚎声四起,遗尸满地。

  阿克兰人也是擅长使用弓箭的战士,在进攻受挫以后,便也改变战术,派出大批的弓箭手与敌人进行对射。霎时间,天空中布满了一团团你追我赶互相往来的箭矢。箭羽飞行时与空气摩擦发出的“唰唰”声让人听了心惊肉跳,因为说不定那支飞来的利箭就会瞬间要了人的命。在长时间的对射中,因为处于低地和装备落后的缘故,阿克兰人并没有占到什么便宜,相反的又伤亡了一些人马。这场战斗一直持续到天黑才结束。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阿克兰人蛰伏在营地里不动。他们也知道敌人的大部队就要来了,所以他们决定养精蓄锐,以迎接最后的决战。不过高卢红军的骑兵军团这几天可没有闲着,他们一边增扩营地的面积;一边派出大批的小部队进行侦察和袭扰。他们现在已经彻底摸清了阿克兰人的兵力部署。

  阿克兰人的总兵力有八万人,其中六万人是进攻迪杰地区的主力部队,其余的两万人并没有渡过迪杰河,而是被留在河的北岸警卫浮桥。浮桥处在迪杰部落旧址上游五十里的地方,是阿克兰人进攻和撤退的必经之路,所以他们不得不留下重兵把守。当然,这些由骑兵们获取的情报早已送到了杨云手里。

  公元前74年8月13日,杨云率领的高卢红军第二、四、五、六四个军团共计两万四千人到达迪杰战场。如果加上红一、三军团剩余的八千人和骑兵军团的五千人,杨云的手里共有三万七千人的兵力,虽然阿克兰人在前期的作战中伤亡了一万人,但在整体的兵力对比上高卢红军还是居于劣势。

  在到达迪杰的第三天,杨云不顾一路上鞍马劳顿,便即刻带领手下各军团中队长以上的军官勘察战场地形,虽然他非常熟悉这里的一草一木,但他实在是不敢掉以轻心,毕竟敌人的兵力太多了,稍有差错就是全军覆没的结果。

  杨云发现阿克兰人也是很精明的,他们背依着迪杰河修筑了庞大的足有五六里长的半圆形营垒,而且戒备森严。半圆形营垒的东边是他们紧紧围困的那座孤山,一、三军团就在那上面。西边则面对着己方的营地,阿克兰人在这面驻扎了大批的人马;南面则是迪杰部落的旧址,因为有筑城工地阻碍的缘故,这里并不适合双方交战。

  看完地形后回到营地,杨云站在自己的大帐前思考起来。现在最让他挠头的是,阿克兰人在得知高卢红军的大部队到达后,一改以往主动进攻的习惯,任凭对方如何叫骂,就是坚守营垒闭门不出,这就造成了不能引诱敌人主动出击而后趁机杀伤的局面。如果仅仅为了解救被困的一、三军团而与敌人进行正规会战,那么己方的兵力实在是不占优势,胜败难料。如果坐等四族援军的到来未尝不是一个好办法,但就怕被困的部队等不了啊,现在一、三军团的粮食只能再够支持十五天的了,而这十五天里四族援军能及时赶来吗?

  杨云冥思苦想了好半天也没有想到好办法,此时他眼角的余光忽然扫到了那宽广的迪杰河,头脑中攸的灵光一现,一个妙计涌上心头——突袭敌方浮桥!

第四十二章 迪杰烽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