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四章 阿克兰之殇(一)

    阿克兰部落的千夫长雷阿多渐渐的苏醒过来,他现在感觉自己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而且只要稍微的动一下,那么全身就犹如被一双无形的大手撕裂般的疼痛难忍。他发现自己口渴的很厉害,眼睛看什么也都是模糊不清,幸好耳朵还能听清周围的声音。

  “哦,感谢仁慈而伟大的吉图昂!他……他,终于醒了。”这是雷阿多听到的第一句话。这句话里充满了惊喜和关切。

  “老天!这可太好了。快去报告首领,就说雷阿多已经醒过来了。”这第二句话很明显是另一个人说的,口气里同样充满了惊喜和关切,但其中却多了一丝亢奋。紧接就是有人快速跑了出去的脚步声。

  雷阿多直至现在一点点的恢复视力,他发现自己赤裸着身体躺在一张铺着厚实柔软兽皮的床上,身上则盖着舒适温暖的兽皮被子。床的周围站着几个人,那几个人此刻正用很关切的眼神望着他。

  “我,我这是在那里?你们是谁啊?”雷阿多很努力的想让这几个人听清自己的问题,但结果却让他很失望,声音小的连自己都几乎听不见。

  “你在你自己的家里——阿克兰城。我们先前是你的敌人,但在你让人打开部落大门的那一刻,我们以后就是亲密的战友了。”雷阿多很高兴自己的问题能得到回答,这说明那几个人听清了自己的问话。但是他突然间的被一股巨大的罪恶感冲开了自己脑海中的记忆,十几天前发生的事情一一的展现在眼前,不禁的泪流满面,痛哭失声。

  “我……我……我背叛了阿克兰!在那之前我是那么的爱她,甚至愿意时刻付出我的生命。但是我究竟干了些什么?诸神为什么要如此残酷的对待我,亲人、朋友、家园,这所有的一切我都没有了,最终的结果我是阿克兰可耻的叛徒,我违背了对她的誓言,我一生都要背负叛徒的罪名象猪狗一样卑贱的活着。我是叛徒!可耻的阿克兰叛徒……”雷阿多的泪水顺着眼角不断的流落在枕头上,将那里浸湿了很大一片的地方。

  “不!你不是叛徒!你是英雄,是整个高卢民族的英雄!”随着这句声音洪亮的话语,右臂缠着厚厚绷带的杨云开门走了进来,他的身后跟随着几名麾下的将领。

  雷阿多躺在床上望着满面肃穆的杨云,不禁的擦拭了一下脸上的泪水想起身坐起来,但他的这个举动立刻就被杨云制止住了。

  “我知道你现在心里很难受很痛苦,雷阿多。但是你所做的事情却让许许多多的高卢人在这场战争中活了下来,这一点是最重要的。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让高卢民族停止内部的互相残杀更重要的了,而你却恰恰做到了这一点。我们所有的人都应该感谢你,而不是在你的背后骂你是叛徒。如果真的有人这样作了,那么他就不是高卢人。关于你亲人和朋友的事情,我感到非常的抱歉,这都怪我们的部队没有及时的把他们解救出来。但是,除了阿克兰部落的军队以外,我们却几乎保全了整个的阿克兰部落,也就是说你的家园还在,就和原来的样子一样,几乎一点都没有发生变化。我相信在你养好身上的伤以后,会慢慢的融入到我们当中来,到那时你会结交更多的新朋友,因为我们大家本来就是高卢民族中的一员,是骨肉相连的手足兄弟。而你只所以能成为英雄,就是因为你挽救了许多民族兄弟的性命。我想历史会铭记你的功绩的。”

  “谢谢您安慰我!但我还是不能原谅我自己。如果我不让人把城门打开,那么我现在心灵上所遭受的的痛苦或许会减少很多。我真的希望伟大的神明用他那万能的雷火将我彻底烧成灰烬……”雷阿多说到此处,泪水再次从眼角中滚落下来。

  “雷阿多,我们的兄弟!请你不要太自责了。首领刚才已经评价了你在这场战争中的巨大贡献。没有你的帮助,我们虽然最终能攻克阿克兰,但是我们双方会多死很多人,那将变成一场很血腥的民族悲剧。而你正是那个将悲剧变成正常剧目的英雄。”卡洛斯在杨云的身后站了出来,他握着雷阿多的手很诚恳的道。

  “是啊,雷阿多。卡洛斯说的很对,兄弟之间的厮杀是世间最残忍的事情。而造成这一切的,却是人性中最丑陋阴暗的一面——对权力的贪婪和欲望。”杨云望着情绪已渐渐平静下来的雷阿多,思绪又飞回到了十几天以前……

  雷阿多率领残部向主力部队营地撤退的路上,一直在反复思考杨云对他说的那句“我们还会再见面的,到那时希望我们互相不是浴血厮杀的敌人,而是生死与共的战友!”。他细细品味着其中的含义,感觉这句话并不是表面上听起来那么简单,话里似乎在暗示着什么,但又找不到它具体暗示在什么地方。总之,这句话让人听了以后会产生一种莫名的冲动。

  他很奇怪自己现在的胸中竟没有半点失去部下和战友的悲痛,更没有被对方偷袭后的复仇怒意,这种情况在以前几乎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他怀疑自己是不是生病了。但事实是他的身体状况良好,没有生病的迹象。

  另外还有一个问题让雷阿多不明白,就是部落为何在没有理由的情况下攻击迪杰人。即使是想侵占土地和掠夺人口,那么也应该有个借口啊,毕竟大家都是高卢人。难道这件事情与前几天来到部落里的那几个罗马人有关?虽然部落是臣服于罗马的,但罗马人还没有达到能直接操控部落里事务的那种程度。

  雷阿多带着这些疑问回到了部落主力军队的营地。一进营门,他顾不上擦去脸上的血污,便大步的奔向部落首领拉诺斯的营帐,将浮桥失守的消息告诉了首领。在知道浮桥失守以后,阿克兰人的营地虽然在表面上看起来很平静,但实际上也是人心浮动,争吵不断。他们没有料到高卢红军的行动迅速,仅用很短的时间就击溃了己方的两万警卫部队,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很坏的事情。雷阿多在报告完消息以后,本以为会得到部落首领的安慰和激励,但实际情况是他受到了一顿严厉的责骂和鞭打。之后,怒气难消的拉诺斯借口守桥的各级将领几乎伤亡殆尽,惟独雷阿多活着返了回来,这侮辱了阿克兰人的荣誉,便命人将雷阿多绑起来要斩首示众。当时如果不是有几位部落长老的苦苦阻拦和求情,那么雷阿多这次可能就完了。拉诺斯这么做的原因很简单,一是雷阿多智勇双全,是部落所有将领里最优秀出众的一个,也是部落里有能力挑战自己权威的唯一人选;二是雷阿多性情耿直,曾有几次因为部落事务与自己产生意见分歧,让自己当众出丑难堪;三是自己一直在想办法要除掉雷阿多,以保住自己的首领位置。没想到这次机会来了,他当然不能放过雷阿多。

  雷阿多虽然侥幸逃脱了一死,但他被命令率领守桥部队的残部,必须在两天以内的时间里重新搭建十座浮桥,否则包括雷阿多在内,所有的人员都要被处死。而拉诺斯指定雷阿多搭建浮桥的地点竟选择在离高卢红军营地不到二里远的地方,这里河面宽广,水流湍急,并且时常有高卢红军大股的骑兵部队出没,想安稳的把浮桥搭建起来几乎是一种奢望。拉诺斯这一招分明是借刀杀人之计。雷阿多非常清楚拉诺斯的用意,也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他望着几乎人人带伤的残部,不禁无可奈何的长叹了一口气,暗想不要说这些人已经负伤了,就是在没有负伤的情况下要想在两天内建成十座浮桥,那也只是一种梦想。

  高卢红军在击溃了把守浮桥的两万阿克兰人以后,战局并没有按照他们事先预想的那样发生多大改变。阿克兰人的六万主力部队并没有因为浮桥被偷袭而出兵报复,他们只是在得到消息以后立刻解除了对红一、三军团的围困,将营地又重新严密的设防了一遍,便按兵不动了。

  这种情况让高卢红军准备在有利地形上伏击敌人反击部队的计划落空,弄的杨云也无可奈何起来。他和麾下将领们经过反复研究总结以后才发现问题出在那里,那就是他们攻击的太急了,仅用半夜的时间就切断了敌人的退路。即使对方想出兵反击,那么因为路程和时间的关系,他们也不得不放弃这个想法。

  过了一天,杨云和诸将得到敌情侦察报告,说敌人出动五、六千人的伤兵,正在离营地二里远的河面上搭建浮桥。杨云是个聪明人,他一听敌人出动的几乎全是伤兵,而且就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搭桥,便立刻猜到敌人内部必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不禁的一阵仰天大笑,弄得卡洛斯等人莫名其妙。

  “首领,您在笑什么?阿克兰人分明是害怕了,想撤退了,否则他们急着搭建浮桥干什么?这下更好,我们可以在他们过河的时候狠狠的教训他们一顿了。”第二军团长阿凯望着杨云说出了自己的看法,他很希望自己的看法是正确的。

  “不,事情恐怕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我的伙伴!这一点我可以向所有的神明起誓。”第五军团长柏西亚斯看了看阿凯,然后又把目光转向杨云:“阿克兰人出动伤兵在离我们这么近的地方搭建浮桥,大家可以想一想,这世上有那个傻瓜会这么派兵去修桥的,这分明是想引诱我们去攻击他的筑桥部队,然后他们那些未受损失的六万部队乘机从侧翼包抄过来把我们消灭在河边。我们可不能上这些混蛋的当!”

  “对呀,伙计!你这么一说,我们还真要提防那些蠢货耍什么阴谋诡计。看来有时间我还要跟你多学一学。”阿凯拍了自己脑袋一下,然后搂住柏西亚斯的肩膀笑着拍了拍。

  “好了,伙计们!还是让我们听听首领的意见吧。否则这家伙也不能笑的这么开心。”卡洛斯见杨云笑的那么酣畅淋漓,便知道他一定有不同的看法。

  “哦,卡洛斯,我发现你现在比猴子都要聪明,一下就猜到我会有不同的看法。”杨云笑着讥讽了朋友一句,然后他转向前来报告情况的骑兵中队长,问道:“你们在侦察的时候有没有看清敌人筑桥的指挥官是谁?”

  “报告首领!敌人的那个指挥官我们不认识。但那个人的年龄有三十五、六岁的样子,身材高大强壮,嗓音粗犷洪亮,留着浓密的络腮胡子;卷曲的浅褐色头发,灼热的目光里透漏着一种顽强不屈的神情。在他的指挥下,敌人伤兵搭建浮桥的工作好象比正常人干的都有效率和速度。”骑兵中队长详细的向杨云报告了他所看到的一切。

  “哈哈哈……”杨云听完报告后又是一阵大笑,过了片刻,他满面春风的向麾下诸将道:“看来指挥筑桥的那个阿克兰将领一定是雷阿多了!我打赌他现在的情况可不怎么好啊。大家准备好迎接新的兄弟加入我们吧。”

  “噢,伙计!你的话可常常让人听不明白。那个雷阿多在昨天夜里与我们打过交道,这一点我们大家都清楚。但你为什么说他现在情况不好?又为什么说他会加入我们?”卡洛斯的话讲出了其他人的疑惑。

  “唉,可爱的卡洛斯,我以前就说过你聪明的时候比猴子都精明;发傻的时候比野猪还要蠢,看来我一点都没有说错。”杨云笑着扫视了部下们一眼,接着道:“如果不客气的讲,雷阿多的指挥天赋和技能要比你们所有人高出很多。在昨天晚上的战斗中,我们在各个方面都占有优势,应该说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该结束战斗。但是结果我们却被雷阿多指挥的几千残兵一直拖到天亮,而且还给我们造成了一定的伤亡。这就说明雷阿多是一个头脑冷静,指挥有方的将领。你们大家好好想一想,如果你们在夜间被优势敌人偷袭了,那么你该怎么办?能不能象雷阿多那样头脑冷静,沉稳果断的指挥部队反击敌人?”

  杨云说到这停顿了一下,看了看诸将的表情,见他们正凝神听着自己的话,便接着道:“按照常理,雷阿多在守卫浮桥的战斗中表现出色,应该受到奖励。但阿克兰人为什么不让他们的这位英雄好好的休息一下,仅过了一天的时间就急着让他出来执行任务?他们让雷阿多筑桥也就罢了,但为什么给他的尽是伤兵?并且筑桥地点远离他们的主营地。而且我们营地前方的河面宽广,水流湍急,非几天的时间就可以搭起供几万人撤退的浮桥,况且他们搭桥的地点在我们控制的范围之内,那么他们搭这浮桥还有什么用?所以我判断雷阿多一定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但这也不能成为雷阿多会加入我们的原因啊!”阿凯说道。

  “嘿嘿”,杨云冲诸将一笑:“雷阿多终会为我所用!”

第四十四章 阿克兰之殇(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