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七章 阿克兰之殇(四)

    杨云并没有象拉诺斯那样直接回到战线的后方,他手举着那面红旗策马在己方的战线前驰过,口中向将士们高声呼道:“高卢红军的勇士们!阿克兰人背弃了我们高卢民族的道义,甘愿用宝贵的自由换取罗马人对他们的施舍,就象一个无耻的**一样为了金钱而情愿脱下自己的裙子!他们声称要掠夺我们的妻子儿女、兄弟姐妹成为他们的奴隶,还说要在今天让我们全都暴尸在这荒山野岭受到野兽的啃食和惩罚。他们说的这些话真的是太无耻太狂妄了!那么,我们今天就让这些**养的家伙们好好看看,我们之间到底是谁暴尸在这荒山野岭;是谁该受到野兽的啃食和惩罚!作为你们的首领,我向伟大的战神海苏斯发誓,我愿意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和你们共同战斗到最后一刻!”

  “噢——!”三万五千名红军将士被自己首领一番慷慨激昂的“战前动员”激励的血脉贲张,士气高涨。他们发出的犹如海啸般的欢呼声让人听了振聋发聩,斗志昂扬。各个方阵中的红旗在这震天动地的欢呼声中招展漫卷的更加猛烈,就仿佛它们也被杨云的这番话感染了似的。

  现在让对面拉诺斯惊诧的是,敌人的第一道战线里竟然有许多穿着罗马军队铠甲的士兵。那种铠甲他太熟悉了,所以断定自己决没有看错。他甚至怀疑罗马人是不是在暗中作了什么手脚。其实那些身穿罗马军队铠甲的士兵是隶属于高卢红军第五军团和第六军团的战士。因为生产能力有限,杨云一时间还拿不出太多的铠甲装备这两个新组建的军团,所以他就把在雷诺坎战役里缴获的数千件罗马军队的铠甲平均分配给他们,以尽量降低他们在战斗中的伤亡。虽然这么做有些鱼目混珠,不伦不类。但有铠甲来装备总比没有的要好。

  “呜——!”随着一声牛角号响,阿克兰人开始发动进攻了。第一道战线的四万人快速的向前移动,他们高声呐喊着,等距离高卢红军还有二百多米的时候就开始大步的奔跑起来。他们知道对方擅于使用远程武器,所以为了减少伤亡他们希望尽快与敌人贴身肉搏。

  果然不出阿克兰人所料,高卢红军的两道战线中间早已站满了弓弩手。随着一声令下,这些弯弓待发的射手们几乎同时射出了自己的第一支箭。由这几千支箭矢组成的密集箭雨,在越过前方战友组成的第一道战线后,准确的扑入了正在快速前进的阿克兰人群中。阿克兰人的行列中不幸被射中的人立刻发出阵阵惨叫,接连不断的有人仆倒在地。而更多没有被射中的人则急忙举起盾牌护住自己的身体要害,奋勇前进。高卢红军的弓弩手们仅仅齐射出了三轮箭,敌人就冲到了眼前。虽然他们发射的箭矢数量不多,但还是给予对方以较大的伤亡。在二、三百米的冲锋路上,阿克兰人遗尸上千,伤者无计。

  高卢红军第一道战线的中军是卡洛斯的第四军团。此刻卡洛斯早已舍弃了自己的战马,站在战线的第一列。他手持圆盾和短刀,怒目望着冲过来的阿克兰人。他手下的各级军官与他一样,全都站在自己部下的前面。在战斗开始以前,杨云曾反复叮嘱告诫各个军团长,他们的任务是负责指挥军团的作战,不是非要亲自上阵杀敌。但杨云知道,他的这个告诫恐怕没有那个家伙会听。他太了解这些一听打仗眼睛就放绿光的将领了。所以他并没有以命令的形式强迫他们执行这个规定。

  “跟我杀光这些**养的混蛋!杀——!”卡洛斯见阿克兰人离自己的战线还有几十米了,便大喝了一声率先冲了上去。他的部下们也不甘其后,呐喊着潮水般的迎向阿克兰人的冲锋行列。别看卡洛斯平时嘻嘻哈哈一副没大没小的样子,可一旦上战场打起仗来还真是一个勇士。随着两军战线开始接触碰撞,在一阵阵杂乱的武器交鸣声中,卡洛斯用盾牌挡开几个敌人同时猛刺过来的长矛,随后右手快速的一扬短刀,只听的“喀嚓”一声,一个阿克兰人的头颅立刻就飞离了自己的身体,瞬间激射而出的鲜血喷了卡洛斯一脸。就在这时,一支长矛从斜刺里猛的刺向他的心窝,他急忙转身躲避,趁着对方长矛刺空,反手一刀将那个阿克兰人左臂砍了下来,那可怜的家伙嚎叫着瘫倒在地。另一个身材矮小一些的阿克兰人趁卡洛斯此刻背向自己,纵身跃起用长矛猛刺对方的后心。在这危急时刻,一名红军十夫长全然不顾自己还在与两个敌人搏斗,急忙将手中的盾牌抛向那个阿克兰人,只听“嘭”的一声,盾牌正砸在那个阿克兰人的脸上,他刺向卡洛斯的长矛一下落空。卡洛斯就此机会转过身来,手中短刀猛的一挥,那个阿克兰人就在惨叫声中被开膛破肚了。而那个在危急时刻救了卡洛斯的红军十夫长,却因为自己失去了盾牌的保护而同时被对方的两支长矛刺中阵亡了。卡洛斯看着自己的部下牺牲,满怀着悲愤怒吼了一声,纵身又加入了残酷的厮杀当中……

  现在双方的战线已经开始全面接触了。第五军团和第六军团现在的战况也很激烈,它们分别被配置在第一道战线的左右两翼,他们的军团长柏西亚斯和龙格图斯与卡洛斯一样,全都亲自率部上阵杀敌。柏西亚斯此刻拿着两把还在滴淌着鲜血的长剑,赤裸着已有几道血淋淋伤口的上身,在两军混战当中瞪着血红的双眼专门找寻敌方的头目厮杀,现在已经至少有六个阿克兰百人长死在他的剑下。至于其他一切想靠近他的平常的阿克兰武士,基本上是不出三个回合就被他刺倒在地。

  第六军团长龙格图斯,在红军的军团长当中也算是一员虎将。他带领着几千名部下,不顾对方密集的标枪和弓箭攒射,冲破层层敌人的纠缠阻击,疯狂的直直的杀向阿克兰人首领拉诺斯所在的中军位置。他们的反冲锋立刻吸引了大批的敌人前来参与围攻。他们没冲出多远就被优势的敌军团团围住激烈的厮杀起来。将士们将龙格图斯护在中间,极力地保护着军团长的安全,期间不断的有战士倒下。而阿克兰人也在逐步的压缩这些脱离己方战线的敌人。情况显得极为紧迫。

  “你们这些混蛋、蠢猪!不要这样护着我!让我冲出去,我他妈现在还死不了!”龙格图斯的双眼现在也是血红一片,脾气暴躁的他很不满意部下们拦着他杀敌,不禁的大声斥骂起来。

  “军团长,我们被包围了!他们的人数实在太多了,怎么杀也杀不尽!”龙格图斯手下的一名支队长跑过来急切的向他报告道。这名支队长说的没错,阿克兰人虽然在武器装备和军事训练方面赶不上高卢红军,但他们的个人战斗技能精良,而且占据兵力方面的优势,完全弥补了自身的不足。他们犹如浪潮一般不断的冲击着红军的战线,前仆后继,悍不畏死。迫使红军的第一道战线不断的逐步后退,而这就让龙格图斯的第六军团越来越远离自己的主力部队,逐渐成为一支孤军。

  “狗娘养的!你害怕了吗?第六军团决不允许懦夫的存在!”龙格图斯此刻的面目狰狞可怖,他盯着自己的部下大吼道:“我们被包围了就他妈的血战到死!”

  那支队长望着自己军团长没有说话,他只是用手狠狠抹了一下脸上的血污,然后拿着短刀冲向厮杀最激烈的地方。一边英勇战斗一边不断的向身边的士兵们大声重复着一句话:“狗娘养的!你们害怕了吗?第六军团决不允许懦夫的存在!我们被包围了就他妈的血战到死!”

  第六军团的将士们在听到这句话以后,士气徒然间的大涨,他们将所有的一切都置之度外,近乎丧失理智地顽强搏杀着。一时间,横飞的断肢、四处喷溅的鲜血、亡命死战时的怒吼、垂死者的哀号等景象,构成了一幅血腥残酷的战场画卷。阿克兰人在第六军团的周围死伤惨重。地上无数战死者层叠的尸体深可没膝。龙格图斯一刀将一个敌人的身体砍为两段以后,不禁疯狂的大笑道:“哈哈,好样的伙计们!就这么干。第六军团……”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一支不知从那里飞来的利箭正中他的右胸,鲜血顿时就顺着箭身流淌的出来。龙格图斯怕部下们看到自己负伤动摇战斗信心,便毫不迟疑的用手握住箭身,口中大喝一声,硬是将射入自己身体两寸深的利箭生生拔了出来。他将还连带着自己血肉的利箭狠狠的抛在地上,手捂着伤口在原地大口的喘息了几下,然后大声怒吼道:“第六军团,血战到死——!”

  也许龙格图斯现在还意识不到,他的这句话在后来成了红军第六军团代代相传的战斗口号和座右铭;也正是通过这场迪杰河畔的大血战,第六军团才在以后有资格昂首跨入高卢红军“八大主力”部队之一的行列。这也为龙格图斯日后成为开国大将之一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两军交战后,杨云率领自己的卫队始终在两道防线之间协调指挥。此刻他见第六军团被包围,自己第一道战线的右翼露出了缺口,担心新组建不久的第六军团支持不住局面发生崩溃,造成己方整个战线的动摇,便命令身边的号兵向第二道战线右翼的三军团下令,让他们马上投入战斗解救第六军团。同时命令第一、第二军团向中央的第四军团靠近,集中力量反击敌军的中央战线。其实他的这种担心是多余的,现在第六军团打的非常出色,战斗的非常英勇顽强。阿克兰人在右翼虽然包围了第六军团,但他们同样被第六军团死死的缠住了,致使他们不能沿着这个缺口顺利的进行包抄迂回。年轻的小号兵在得到首领的命令后策马来到略高一些的一块坡地上,举起军号“滴滴哒哒”的将杨云的命令准确无误的传达出去,然而就在他传达完命令刚要放下军号的时候,几支来自阿克兰人战线里的羽箭几乎在同时洞穿了他的胸膛。年轻的小号兵临死前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在完成了任务后流尽了自己最后一滴鲜血。

  不远处的杨云眼望着小号兵从马背上栽倒以后,一股巨大的悲愤之情猛烈的冲撞着他的心房。他不禁向身旁的狄莫和包萨等一干护卫怒道:“你们总跟着我干什么!我现在不需要你们保护!你们现在就加入战斗,把第六军团给我救出来!快!”

  狄莫和包萨跟随杨云好几年,从来没有见他发过这么大的脾气,他们也了解杨云的性格,知道他决定下来的事情很不容易更改。狄莫看了包萨一眼,道:“包萨,你率领一个小队留下来保护首领。其他的人,跟我来!”说着,他一挥手中的短剑,双腿用力一夹马腹,率领几百名卫队士兵纵马向战线的右翼急驰而去。

  望着正在前方陷入苦战的战友,早已急不可耐的高卢红军的三个重装步兵军团在接到进攻的命令后发出一阵雷鸣般的欢呼声。他们在投入战斗以后,刚才不利于己的形势开始逐步稳定下来。三个重装步兵军团在战斗中投入了一种新式武器——由辎重车改装的步兵战车。这种战车上面站着两到三名披甲武士,武士装备长枪、短刀和弓弩。车的三面装有蒙着牛皮的厚木板,厚木板的高度略比车上的人高,上面有用于刺杀和射箭用的孔,由人力推动,每辆车下跟随十名重装步兵,他们的使命是保护战车的安全和随时替换劳累或伤亡的武士。这种战车是高卢红军在这些天里秘密改造的,数量约有一千辆。

  三个重装步兵军团进攻时由战车开路,齐齐的向敌人的战线压去。当遇到敌人近距离阻挡或攻击就将战车首尾相连组成一道车墙,而车上的武士就趁机用长枪和短刀杀伤敌人。如果敌人距离过远,车上的武士就用弓弩射杀。在战斗中有一些阿克兰人通过车辆间的缝隙钻过了车墙,想从后面攻击车上的人,但是他们立刻就被车墙后的警卫士兵砍杀殆尽。一时间,阿克兰人的战线在车墙的压迫下开始后退。而借着这个机会,高卢红军第一道战线的四、五两个军团进行了猛烈的反攻。

  狄莫率领的四百名卫队骑兵在到达了右翼方面以后,在第三军团的协助和掩护下,犹如一支离弦之箭,从侧后向围攻第六军团的阿克兰人发起了冲锋。只见他们所到之处阿克兰人惊恐地纷纷向两边闪退,躲避不及的人要么被他们的战马撞死踩死,要么被这些骑兵用刀枪砍死砍伤。紧随其后的便是第三军团那庞大的战车群和步兵方阵。第六军团的士兵们看到自己的援军到来,不禁士气如虹,他们发出震天的怒吼,奋力从里面向外冲击,以策应狄莫和第三军团。

  阿克兰人的首领拉诺斯对敌人突然出现的那些战车感到极为震惊。他知道自己的战士在陆战的时候是几乎无敌的,但在面对行动迅捷的骑兵的时候就显得有些力不从心,尤其是现在这种攻防紧密的战车方阵面前,这是阿克兰人有史以来第一次与战车作战,部下们都有些惊慌失措,不知该如何应付这种局面。但拉诺斯毕竟是部落首领,见识要比别人多一些。他见己方的第一道战线在敌人车阵面前节节后退,有全线崩溃的危险,便命令弓箭手用火箭攻击敌人的战车群,同时命令第二道战线的武士全线出击,用战斧破坏对方的车阵。

  拉诺斯的命令很快被他的部下们传达落实下去。一万八千名手持锋利战斧的精锐武士嚎叫着扑向敌人的战线。而大批弓箭手则将一团团密集的火箭射向对方的车阵。他们的攻击马上就得到了良好的效果,高卢红军的车阵当中开始冒出大片的火焰和浓烟,车墙当中开始出现缺口。当阿克兰精锐的战斧武士冲到对方的车墙面前,并用手中的利斧将那些没有被火箭点燃的战车劈成碎片的时候,双方再度发生了激烈而残酷的肉搏。现在两军都将第二道战线的兵力投入了战斗,剩下的就是意志和信念的比拚了。但是阿克兰人明显占据数量和体力上的优势,战役胜利的天平开始向他们缓慢的倾斜。

  杨云在这种紧急的情况下,不得不动用手中的战役预备队——骑兵军团。骑兵军团在接到进攻的命令后,迅疾向阿克兰人的左翼方面迂回,准备在他们的侧后给予敌方致命而沉重的打击。但是杨云的这种企图早就被拉诺斯看到了,他讥笑杨云沉不住气,竟将手中最后一支力量投入战场。随即他命令自己左右两翼的骑兵迎击对方的骑兵。他的这个调动命令,很快阻止了红军骑兵军团准备进行战役迂回的企图,现在双方的骑兵完全混战厮杀在一起了。拉诺斯看着杀声震天的战场,不禁一阵得意,因为他的对手已经没有后备力量了。他的意图是利用兵力上的优势一口口的吃掉对手,而他的这个意图现在正在逐渐的实现当中。然而就在他为此暗自庆幸的时候,只见对方的阵营里吹起一阵阵急促嘹亮的军号声,还没有容他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只见对方营地后面的森林里突然出现无数的人马。

  “是列尔塔人!是……是……四族联军!”拉诺斯不禁的一阵眩晕,他早就知道对方与列尔塔人等四族是盟友,但没想到四族竟真的出兵助战了。他很后悔自己当初没有听从部落那些长老的建议,就是趁对方主力刚到战场的时候就发动进攻,不给对方任何的喘息机会;他更后悔自己轻敌大意,没有严密侦察对方的动态,以致对方的援军早已到达战场己方还没有察觉。

  现在无论拉诺斯如何后悔也来不及了,四族联军几乎没有留给阿克兰人任何反应的机会,他们旋风一般从阿克兰人的右翼发动了猛烈的进攻,尤其他们当中的那八千骑兵,就象一条鞭子一样狠狠的抽打在阿克兰人的脊梁骨上。阿克兰人在与高卢红军的这场血战中就已经感到很吃力了,何况对方竟出现了这么一支强大的援军。他们的战线先是开始发生动摇,紧接着就象决堤了的洪水般全面崩溃……

  公元前74年8月30日,经过将近一天的苦战,高卢红军与其盟军大败阿克兰人于迪杰河畔。阿克兰部落首领拉诺斯及部下两万四千人战死,几乎同等数量的人员被俘,余皆溃散……

第四十七章 阿克兰之殇(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