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九章 阿克兰之殇(六)

    短短的十几天时间,阿克兰全境都被占领了,所有的村镇和民众都成了征服者的战利品。任何反抗和愤怒在征服者的刀剑下都会在瞬间化为灰烬。阿克兰的老人们在哀伤、男人们在悲痛、女人们在流泪、孩子们在哭泣……,房屋茅舍被烧毁的浓烟在大地上久久不能散去,空气中始终弥漫着这种焦糊的味道。鉴于阿克兰的土地辽阔难以防御,征服者们出于攫取财富和其他方面的考虑,决定把所有俘获的阿克兰人都强行迁徙出来,然后由自己决定这些人的命运。如果说的通俗一些,这种迁徙是为了把这些可怜的人们尽快贩卖为奴而采取的一种手段。当然,这种迁徙是掺杂着被征服者的泪水和鲜血进行的。

  按照先前与四族平均分配战利品的协议,杨云和他的军队分到了包括战俘在内的两万五千六百二十三名阿克兰奴隶,还有价值二十万金币的物资和很大面积的土地。杨云曾试图坚持自己先前的意见,就是用土地换人口,但他的这种意见还是遭到了四族的拒绝。

  天空中下雨了,是那种汐汐沥沥略带寒意的绵绵秋雨。此刻在阿克兰城下的一个小土坡上,杨云站在这里已有一个小时的时间了。他神情凝重,眉头紧锁,一副与平时判若两人的样子。一阵秋风夹带着一丝秋雨簌簌刮过之后,他用手正了正狄莫披在自己身上的斗篷,望着前方那些脸上充满凄惨哀伤和空洞无助的神情,被迫从各地聚集到阿克兰城下的人群,不禁无奈的长叹了一口气,现在自己还没有足够的力量能同时防守迪杰、布雷西亚和阿克兰这三个地方,采取这种强制迁徙实在是迫不得已。假如不让这些阿克兰人迁走,那么势必要增加军队的负担,影响自己“全力对抗罗马人北扩”的战略计划。尤其是阿克兰的北面紧依阿尔卑斯山脉,里面的那些山地部落比阿克兰人更难缠更野蛮更有实力,对山外的世界始终是虎视眈眈,山南高卢也只有强悍的阿克兰人能与其相伴为邻,遏制住其野心。但现在阿克兰已经覆灭了,防御这些山地部落的任务出现了真空,自己对此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四族只所以不愿与自己用土地换人口恐怕也是出于这方面的考虑。自己现在唯一能做的便是将这些被俘虏的民众尽快迁徙到迪杰,然后以迪杰河为依托构筑一道防线,以防止阿尔卑斯山里的那些部落趁机南下骚扰劫掠。不过在这阴冷的秋季进行迁徙,阿克兰的这些民众可要受苦了。想到此处,杨云又是无奈的长叹了一口气。

  在迁徙这些分给自己的阿克兰人之前,杨云曾下令给自己的部下们,不得随意杀戮虐待阿克兰百姓,也不得随意焚烧屋舍和物资,除非是遇到了有武器的人进行的激烈反抗和攻击。这么做是要让阿克兰人知道,高卢红军是他们的保护者而不是屠戮者。他的部下们很好的执行了这道命令,强制阿克兰人迁徙的各军团并没有使用过多的武力,他们允许阿克兰人携带家眷、生活物品和农具进行迁徙,也并没有象其他四族一样将阿克兰人用绳子和锁链窜连起来,他们只是在通往阿克兰城的道路两旁进行警戒护卫。但即使是这样,阿克兰人还是哭声震天,一步一趋的在泥泞的道路上缓缓向阿克兰城聚集而来。他们当中很多人都知道,这一走,将是自己与故乡大地的彻底诀别。

  列尔塔等四族也对分给自己的阿克兰人进行了强制迁徙,不过屠戮和虐待俘虏的事情在他们的军队当中很普遍。他们用鞭子和刀剑强迫阿克兰人离开自己的土地,然后将村镇屋舍焚烧一空,任何想抵抗和逃跑的人都会被当众屠杀。他们将俘获的阿克兰人分成男人、女人、老人和孩子,然后用绳子和锁链将他们窜连起来,象对待牲畜一样用鞭子驱赶他们行进。

  杨云此刻还在望着向阿克兰城下聚集的人群,浑然不知他手下几个军团的指挥官们已来到了身后。在这场征服阿克兰的战争中,杨云吸取了如果军团长阵亡或负伤便会严重影响部队士气,甚至可能导致战役失利的教训,一攻克阿克兰城之后他就按战功和能力的大小,立刻为部队里的各级正职指挥官配备了副职助手,也就是在部队当中提拔了一批优秀的将领。他们的名字分别是;第一军团副军团长马科修姆,该军团原第一支队长;第二军团副军团长盖留斯,该军团原第一支队长;第三军团副军团长南里厄斯,该军团原第三支队长;第四军团副军团长亚力恩,该军团原第二支队长;第五军团副军团长萨利逊,该军团原第三支队长;第六军团副军团长西克维恩,该军团原第二支队长;骑兵军团的军团长原是罗克.罗斯,但因他现在不在军队里,所以由朗威担任军团长的职务,副军团长由在迪杰河会战中立下大功的努尔担任。这些新提拔的将领惧是骁勇善战、反应敏捷、屡立战功之辈,而且年龄都是介于二十七、八至三十四、五岁之间,正可谓都是年富力强,风华正茂的好年龄。其余各支队、大队、中队和小队也都配置了副职。值得一提的是,“猛虎大队”的大队长泰亚布和他的助手亚纳克斯因屡次执行特殊任务,贡献巨大,又因他们的原支队长在迪杰河会战中阵亡,所以他们被分别提拔为支队长和副支队长。杨云打算回到布雷西亚以后就将泰亚布的支队抽调出来,单独组建一支部队。

  “首领,首领,”狄莫在杨云身后轻轻的向他喊道,但杨云好象并没有听到他的话,依然沉浸在沉思当中。直到狄莫向前走了两步又喊了两声,他才转过身来。

  “什么事情?”杨云对狄莫打断自己的思绪有些不快,口气不免有些生硬,但他立刻就看到了那些冒雨前来的众将。这些人当中除了第五军团长柏西亚斯和第六军团长龙格图斯因为驻守在迪杰不能前来,剩下各军团的正副军团长全都来了。这时杨云才记起还有一件事情要与他们商量。

  “首领,各位军团长大人都已经到齐了,请您尽管吩咐吧!”狄莫望着杨云报告道。而那些将领此刻也一言不发地站在原地,神情恭敬地等待着首领的下一步指示。通过在迪杰河畔的血战,诸将对杨云是越来越信服,认为这位来自东方的年轻首领就是高卢战神海苏斯的化身,总是在局面处于劣势的情况下可以取得胜利,在仅仅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他领导大家先后打败罗马人和阿克兰人,将部落的领地和人口扩大了数倍,虽然这当中存在一些其他因素,但这丝毫不能动摇他们对他的崇敬之情。尤其在征服了阿克兰以后,大家对迪杰的复兴乃至整个民族的复兴都充满了无比的自信。

  “各位将军辛苦了!我让大家来其实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就是希望各位能在这雨中陪我散散步。”杨云这句话说的轻描淡写,一副要在雨中散心的样子。这很出乎众将的意料,现在的雨可是越下越大。

  卡洛斯暗中掐了杨云的副卫队长包萨一下,轻声埋怨他道:“我发誓,包萨,你真不够朋友!看来你昨天到我们军团那里喝的酒算是白喝了。首领要在雨中散步你为什么不事先告诉我和亚力恩?我们两个来得匆忙,根本就没有穿防雨的皮斗篷!这种浪漫的散步事后非得让人发高烧不可。”

  “我发誓,恭敬的卡洛斯军团长!您这么说可是冤枉我了。我也是听首领刚才的话才知道他要在雨中散步的,我们事先根本就不知道有这样的事。”包萨被卡洛斯的话说的有些不好意思,急忙向他解释道。

  “喂!你们两个在那里嘀咕什么呢?有什么话不能当着大家的面说?”杨云向这边望过来,看见包萨和卡洛斯两人在小声说话。

  “噢,没有什么,伙计!我跟包萨说,你这种在雨中散步的散步想法实在是太好啦,太浪漫了!回到布雷西亚以后我一定要和莫妮娅尝试一下,不……啊……啊欠!”卡洛斯的话完全被自己的这个大喷嚏打断了,他揉了揉鼻子,接着道:“不过我想还是在天气好的时候出来散步最好,因为我小的时候曾掉到冰窟窿里,所以有些怕凉,就象现在就不……啊……啊欠!”

  “哈哈哈……”,众将看着自己战友打喷嚏时都很搞笑的模样,不禁的放声大笑起来。

  “别担心,我的朋友!苏布奥医生最好的学生可是随我们出征的,你的这种小毛病很容易就会被治好的。莫妮娅顶多会说你没有以前的力气大而已。”第一军团副军团长马科修姆拍了拍卡洛斯的肩膀,神情很严肃的道。但马科修姆的这副“正经模样”惹得其他人更是大笑不止。

  杨云也是大笑不止,他喜欢和部下们开玩笑,喜欢和这些淳朴的大汉在一起,更喜欢他们走下战场之后这副酣畅淋漓的痛快模样。

  “好了,我们还是向前走走吧!”杨云向大家挥了挥手。众将急忙止住笑声,快步跟了上去。而他们各自带来的足有几百人的卫队则紧随其后,呈圆形阵势护卫在周围,生怕有人在这坏天气里偷袭这些高级将领。

  沿着阿克兰城墙下泥泞的小道走了一段路以后,杨云才向大家开口道:“我打算回到布雷西亚以后,从被我们俘获的那些阿克兰人当中挑选出一些人来,单独组建一个新的军团。这个军团完全由阿克兰人组成,先让他们守卫布雷西亚,然后等时机成熟后再让他们驻守在迪杰,以防止阿尔卑斯山里的山地部落骚扰我们。当然,这需要时间。各位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噢,老天!我们这样做是否有些太冒险了?阿克兰正是被我们灭亡的。如果我们将这些剩余的阿克兰人武装起来,那么只有神明才知道他们会不会反叛我们。”第四军团副军团长亚力恩快人快语,杨云的话音刚落就说出了自己所担心的问题。

  “首领考虑的有些道理,毕竟我们的兵力有限。我们经过将近一年的征战,损失了太多的人手,急需补充兵力。但让被俘的阿克兰人单独组成一个军团,在时间上是不是有些匆忙啊!”第一军团长维克思说道。

  “我向所有的神明发誓,我坚决不同意让那些整天只知道披着狼皮的家伙成为我们军队中的一员,更不要说武装他们了。前些天在迪杰河畔的战斗中,我手下六个支队长中有三个被这些可恶的家伙杀死了,还有一个负伤。如果没有首领的命令,我早把这些阿克兰人全都宰了。他们只能有资格终生做我们的奴隶,接受我们的惩罚和鞭打!”第二军团长阿凯平时对部下虽然有些严厉,但他对他们始终是怀有极为深厚的胜似兄弟般的感情的。在迪杰河畔的那场血战后,他面对着第二军团那些阵亡将士的坟墓悲痛不已。那一仗,他整整失去了八百名兄弟。对此,他始终是耿耿于怀。

  “我也觉得这样做有些冒险。阿克兰人真的是太强悍太厉害了。如果在迪杰河战役中没有四族盟军的支援,我们最终能否战胜他们都很难说。而他们一旦被重新武装起来,那么先不要说他们会不会听从我们的命令,就是我们个人的安全都要时刻受到他们的威胁。首领,您应该重新考虑一下这个问题。也更应该考虑一下我们所有人的感受。”第三军团长比洛道。

  正在这时,卫兵前来报告道:“降将雷阿多与弗提根求见。”

第四十九章 阿克兰之殇(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