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六章 阿克兰之殇(三)

    就在杨云送给雷阿多“礼物”的当天,阿克兰人的首领拉诺斯就通过眼线的报告得知了雷阿多和敌人“有染”的情况。他顿时火冒三丈,暴跳如雷,立刻命人把雷阿多关押了起来,并于当天晚上亲自进行审讯。他先前就知道雷阿多曾与敌方的首领在守卫浮桥的营地拥抱告别,在加上现在雷阿多私自“接受”敌方的礼物,不禁觉得除掉这个潜在竞争对手的时机到了。

  在审讯中,拉诺斯对雷阿多使用了各种各样的酷刑,逼问他为何要“接受”敌方的礼物;为何不当场杀掉敌人的首领;为何不向敌人进攻;为何敌人在回营的时候要向他说那样的话等等。雷阿多被拉诺斯折磨的体无完肤,伤痕累累,但倔强的他始终不为自己辩白什么,紧咬牙关拒不承认自己与敌人有任何瓜葛,声称自己对部落绝对是忠诚的。拉诺斯让人把雷阿多打的几度昏死过去,但就是得不到他希望的口供。碍于雷阿多在部落当中有一定的威望,不便在营地里直接下手杀掉他,拉诺斯便让手下一名叫色罗丹的心腹头目率人将雷阿多押返部落。

  第二天清晨,色罗丹便依照拉诺斯的命令给雷阿多戴上只有奴隶才戴的木枷和脚镣,乘座一支木筏秘密渡过迪杰河,向北方的阿克兰城走去。一路之上他们几乎谁也不说话,在森林中默默的走了三天的路程,渐渐的已经接近阿克兰地界。这一天,当他们路过一片茂密的树林的时候,色罗丹命令大家休息一下。

  雷阿多戴着沉重的木枷和脚镣坐在一块大石头上大口喘着气,身上众多的伤口无时无刻不在消耗透支着他的体力,尤其是那几处被烙铁严重烙伤的地方已经开始发炎化脓,只要一动就揪心的疼,这让他一路上痛苦万分。

  “看在神明的面子上能给我一口水喝吗,色罗丹?”雷阿多望了一眼在一旁与手下嘀嘀咕咕的色罗丹,用舌头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嘴唇说道。

  “嘿嘿……”,色罗丹听到雷阿多的话后不禁的冷笑起来,而与他共同押解的那十几个阿克兰武士也同样的冷笑起来。“勇猛的雷阿多千夫长,你的要求我恐怕不能答应了,因为你马上就要死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雷阿多预感到了什么,他吃力的从大石头上站起身来。他想证实一下自己的想法。

  “雷阿多,你是真愚蠢还是假愚蠢?难道你以为我们真的会把你押回部落吗?我发誓,我们很敬佩你在战场上的出色表现。但是,首领不能容忍你在出色的表现下有背叛阿克兰的行为。按照部落里的传统,杀死叛徒是不可以在部落和营地里进行的,也不可以让其他无关的阿克兰人看到。如果那样做了,叛徒邪恶肮脏的灵魂会骚扰我们这些好人。所以,我今天特意为你选择这片树林做为你这个卑鄙叛徒的埋葬之地!向神明忏悔吧,雷阿多!”色罗丹一边说着一边抽出腰间的战斧,大步向雷阿多奔过来。那十几个阿克兰武士也抽出了战斧,不远不近的将雷阿多围在垓心,恶狠狠的盯着他,就仿佛壮实的千夫长能肋生双翅突然间飞走了一样。

  “我发誓我不是叛徒!”雷阿多神情痛苦的吼了一声。他没有料到首领拉诺斯这么快就向自己下手了。色罗丹说的没错,阿克兰人处决叛徒是不在部落和营地里进行的。但要处决百人长以上职位的贵族成员必须要有足够的证据和得到部落议事会的同意。也就是说拉诺斯为了除掉雷阿多,绕过了部落议事会的程序。

  色罗丹毫不理会雷阿多的话,将手中的战斧抡圆了兜头砍了下来。雷阿多知道自己难逃此劫,也不躲不闪,索性将眼睛一闭等死。正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只听得树林里传出“嗤——”的一声响,紧接着是“啊”的一声惨叫。一支短小的无羽箭矢闪电般射穿色罗丹高举起来的手臂,在极高的速度下挟带着他的血肉钉入前方的一棵大树中。

  “噢,兄弟,射的不赖啊!正中那家伙的手臂。看他的战斧都掉在地上了。我相信狩猎女神一定会愿意看到你这么好的箭法的。”随着这句话,树林中闪出十几个穿着平民衣服的大汉。其中一个面貌英俊的人拍了拍身边一个留着披肩长发、手中拿着铜弩的人。

  “真见鬼!亚纳克斯。我发誓我是瞄准那家伙手掌射的,结果怎么会射中他的手臂?是不是这铜弩有毛病啊?”留着长发的大汉不理会同伴的赞扬,举起手中的铜弩仔细看了看。

  “别看了,泰亚布!我们还是把先任务完成了吧。”亚纳克斯看了一眼那些被惊呆了的阿克兰人,他们此刻还没有缓过神来。

  “我发誓我现在真是彻底服了首领了。他怎么就能猜到这些家伙要杀雷阿多呢?”

  “好了,伙计!我们的时间宝贵,你这个问题还是回去问首领本人吧。我们现在要把雷阿多将军救下来。”说着,亚纳克斯向部下们一挥手:“放箭!”

  在为雷阿多筑桥送去“礼物”的那天晚上,杨云就让泰亚布和亚纳克斯抽出“猛虎大队”一些精干人员组成战斗分队,其成员全是小队长、中队长以上的红军军官,命令他们连夜渡河潜伏起来,一旦发现雷阿多被押返阿克兰就暗中保护,如果阿克兰人在路上要杀他就出手相救。泰亚布和亚纳克斯率人忠实地执行了杨云的命令,一路上悄悄尾随在色罗丹的后面,为了不暴露自己,他们不生火取暖做饭,只吃随身携带的麦饼和肉干,宿营的时候也不搭建帐篷(其实他们根本就没带帐篷)。真可谓是风餐露宿。

  与此同时,杨云得到报告,称四族援军在老将比基列斯的率领下,两日后将到达战场助战。果然,在泰亚布和亚纳克斯等人出发后的第二天中午,四族精锐共计两万五千人到达距离迪杰二十里远的地方。杨云立刻派人通知他们原地待命。他想让四族援军成为决战时的一支奇兵,一役彻底打垮阿克兰人。

  公元前74年8月30日上午9点钟,杨云率高卢红军三万五千名将士列阵于营门外,与六万强悍的阿克兰人在迪杰河畔进行一场规模巨大的决定双方部族命运的会战。此战的真正起因是因为罗马人被迫撤离山南高卢以后,在地区内遗留下巨大的势力空白空间,这就造成了部族间为了争夺地区的实际控制权而战。现在对高卢红军和阿克兰人来说,他们之间的这场战争在本质上就是为了争夺迪杰河地区乃至整个山南高卢霸权的战争。

  杨云和麾下诸将把全军分成两道战线。第一道战线由红第四、五、六轻装步兵军团组成,他们的任务是先期牵制消耗敌人的实力和体力,为随后的重装步兵军团投入决战打好基础。高卢红军第二道战线由第一、二、三重装步兵军团组成,他们的任务是在轻装步兵军团缠住敌人后,集中全力攻击敌人战线的中央,以形成局部上的兵力优势,并希望籍由手中的一种“秘密武器”打开战役胜利的突破口。朗威和努尔的骑兵军团共计五千人,被配置在两道战线的最后方,他们将被用做战役的预备队来使用。高卢红军的两道战线间相隔二百米,人员互相间隔一米五或两米,这是为了在战斗中便于挥舞手中的刀枪。四族援军被杨云秘密的配置在营地后方的一片茂密的树林里,他们将在战役最需要的时刻投入战斗,以达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阿克兰人的首领拉诺斯也不甘示弱,他把全军也分成两道战线。第一道战线由阿克兰长矛武士、标枪武士和弓箭手组成,他们的人数约有四万人,将在战斗开始后依仗人数上的优势全线向敌人发动进攻。他们的装备除了矛和盾便没有其它的东西了。第二道战线由阿克兰精锐的战斧武士和持剑武士组成,人数约有一万八千人,他们将在第一道战线压制住敌人以后投入战斗。他们每个人的装备是一件外罩狼皮的皮甲、一个直径一米的圆盾和一把长度约为一米的战斧或长度短一些的短剑。阿克兰人不喜欢戴头盔,他们认为头盔会妨碍他们获得狼的力量,同时他们也认为不戴头盔是一种勇敢的表现。剩下的少数骑兵部队约有两千人被拉诺斯放在自己战线的左右两翼,以保护侧翼不被对方包围迂回。阿克兰人的两道战线足足绵延出有六、七里长,队伍不仅密集而且显得有些杂乱。他们面对着战线只有自己三分之二长的敌人,不断的向他们怒喝叫骂着。

  现在两军的中间距离约有两里,他们在各自首领的带领下开始缓缓的互相接近。应该说现在的两军对垒场面是极为壮观宏伟的。现代任何大制作、大投入、大场面的影视剧都不可能体现出这种十万人大会战的壮观。只见的如蚁群般密密麻麻的两军在前进的过程中尘土飞扬,遮天蔽日。队伍中无数的旗幡随风漫卷,猎猎飘扬。那一阵阵激励人心的号角声此起彼伏,连绵不绝,其间夹带的人喊马嘶声在这狭小的山谷盆地间久久回响。双方战士身上的铠甲和手中的武器在阳光的照耀下发出令人目眩的光芒。“笃笃……”的铿锵步伐声让日月山川都为之震撼不已;弥漫在空气中的强大杀气让丛林百兽都窒息震颤。

  披挂白色铠甲的杨云骑着他那匹白色的高大战马,和他的四百名卫队战士行进在全军战线的最前列。他遥望着前方数不清的敌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希望由此能控制一下自己剧烈的心跳。参加这种大规模的正面会战是他有生以来的第一次,虽然有诸将协助他指挥作战,但自己那不争气的心脏还是激烈的跳个不停。他向自己的身后看了一眼,只见红军的七个军团军容严整,步伐整齐,如林的刀枪一眼望不到边。队伍中每个红军战士火热的眼里都流露出对他的无比信赖和热爱之情,他们知道,只要自己坚定地跟随着前边那个年轻的首领,那么不管是强大的罗马人还是凶悍的阿克兰人或是其他的敌人,胜利女神如花的容魇就会始终对自己绽放微笑。这种情绪始终弥漫在红军的队列当中,就仿佛是一座雄伟的山峰在背后牢牢的支撑着他们的首领。杨云深深的感受到了这种情绪的存在,他不禁的热血沸腾,豪气勃发,伸手抓过一名旗手的红色金星战旗,将它高高的举过头顶。虽然杨云没有说什么,但是此时无声胜有声,所有红军将士在首领手中那面红旗的引领下,战意高昂的大步跟进。

  当两军相距还有几百米的时候就各自停了下来,他们要在战斗之前整理一下各自的战线。杨云手擎着红旗纵马来到两军中间的地带,他的身后紧跟着卫队长狄莫和副卫队长包萨等一干护卫。狄莫和包萨俩人此刻也是身披铠甲,全副武装。头上的红色盔缨随着战马的跑动而不断的随风起伏,远远的望去煞是好看。

  阿克兰部落首领拉诺斯的年纪将近四十岁,身材魁梧,相貌堂堂。一身金色的铜制铠甲在众多的阿克兰武士当中显得很独特。他见杨云纵马来到两军中间的地带便知道对方有话要说。于是他在自己数量庞大卫队的簇拥护卫下也纵马来到两军阵前。

  “好久不见了,杨!没想到你现在竟成了迪杰人的首领,这真是出乎我的意外。神明对你真的是太仁慈了。”拉诺斯骑马来到杨云的面前,用不冷不热的口气说道。

  “嘿嘿,我们是彼此彼此!你能成为阿克兰部落的首领也出乎我的意外。我想伟大的神明在那个时候一定是在打瞌睡了。”

  杨云在三年前就认识拉诺斯,那时拉诺斯是阿克兰部落的一个千夫长,负责管理部落里的贸易事物。他欺负杨云不是高卢人,百般刁难对方。他以断绝贸易关系为要挟,明目张胆的勒索杨云。杨云一怒之下将此事报告给了当时的部落首领,结果拉诺斯受到了很严厉的处罚。从此,拉诺斯便对杨云怀恨在心,不分时间场合,只要有机会就报复杨云。例如在杨云的货物中暗塞一些劣质的货物;蓄意降低杨云的卖价或是抬高对他的税收,甚至派人伪装成强盗抢劫杨云的商队。结果杨云被迫中断了与阿克兰人的贸易。正是知道拉诺斯是个心胸狭窄、生性多疑的小人,所以杨云才能预料到雷阿多在半路上要凶多吉少。同时,他为雷阿多“送礼”等亲近行为也是出于要拉拢和离间对方的目的,省得雷阿多在战场上为自己添麻烦。没想到拉诺斯真就上当了,不知不觉间帮了杨云的大忙。当时拉诺斯为了当上部落首领也是费了许多心思,他表面上温和谦逊,实际上他一直在找机会。按照部落习惯,所有人是可以随时向首领挑战的,但拉诺斯在挑战的前几天偷偷在老首领的饭菜里下了慢性毒药,致使老首领在挑战中毒性发作被杀。而拉诺斯还表现出一种因为自己失手杀死老首领而懊悔不已的神态,用眼泪和谎言骗取了部众对他的信任。

  拉诺斯知道杨云在讥讽自己,不禁用鼻子“哼”了一声,轻蔑的道:“你不觉得你是世界上最大的傻瓜吗,杨?罗马人让你担任权力很大的北方行省总督,而你却狂妄的拒绝了。可以说你成为总督以后,那么我们山南高卢所有的部族都要听从你的命令。为什么你不那么干呢?你究竟有什么资格和力量来回绝人家的好意?他们有数不清的黄金和白银、有年轻美貌的女人、有价格低廉的奴隶,还有许许多多的美丽城市,总之我们和罗马人成为朋友有什么不好,你想要什么他们就会给你什么。只不过我们要把一些贵族送到罗马去,但那又能怎么样?又不是让你到罗马城去。你这么做真是太不聪明了。看吧,杨!我的身后可是站着六万名凶悍的阿克兰战士。他们渴望战斗和厮杀;渴望得到财富和荣誉;更渴望得到你们部落里那些美貌的女人和奴隶。然而你有能力阻止他们得到这一切吗?哦,不!答案是否定的,你没有这个能力!就凭你们现在的这点人马,恐怕都不能抵挡住我们的第一次冲锋。你又何必这么固执呢?”

  “看来你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来攻打我们的,对吗?”杨云看着拉诺斯的眼睛问道。他现在真想狠狠的打这个厚颜无耻的家伙几个耳光,但他没有这样做。

  “对,不错!既然你愚蠢的不接受伟大罗马的好意,那么只有我拉诺斯才有资格担当罗马北方行省的总督。当然,任命我为总督的文书在我没有来到这里之前就写好了。所以,为了维护高卢和伟大罗马之间友谊,我要以总督的身份命令你和你的部族现在放下武器,停止愚蠢至极的抵抗!否则你们死后将暴尸在这荒山野岭,任由野兽们对你们的尸体和灵魂进行惩罚!”拉诺斯说这番话的时候就好象自己真的已经成为山南高卢总督的样子,始终保持着一种高高在上的态度。

  杨云现在完全明白了拉诺斯为何要攻击自己的部落,也知道了对方想消灭自己然后向罗马邀功的意图。他满面不悦的道:“好吧拉诺斯!既然你一心想成为罗马人的朋友,那么我们也并不反对。但是,你这个罗马的总督对别人指手划脚发号施令可以,我们可不会接受你的那一套。现在,你率领你的军队离开这里还来得及。否则你可别后悔!”

  拉诺斯见杨云不买自己的帐,不禁的有些恼火。他狠狠的瞪了杨云一眼,一言不发的拨转马头向自己的军队奔去。杨云等人也打马返回自己的部队。所有人都知道谈判破裂了,一场大战在所难免。

第四十六章 阿克兰之殇(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