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八章 阿克兰之殇(五)

    奉了部落首领命令要在半路上处决雷阿多的阿克兰头目色罗丹并没有死。他在亚纳克斯下令放箭的那一瞬间,强忍着手上钻心的疼痛猛然跳入一处灌木丛中,然后在强烈的求生欲望下亡命狂奔。不过与他同来的那十几名阿克兰武士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他们全都死在高卢红军的弩箭之下。

  泰亚布望着色罗丹脱逃的方向,手中一提短刀,口中大喝了一声“混蛋”就直追而去。旁边的亚纳克斯此时想阻止他已经来不及了。他只得向自己的一名部下命令道:“艾克雷波!你立刻带领几个人跟随大队长去抓住逃跑的那个家伙!”

  “好的!”中队长艾克雷波大声应了一声,然后向旁边的几个人一挥手:“你们跟我来!”

  看着艾克雷波等人快速的消失在灌木丛中,亚纳克斯便转身向雷阿多走去。

  “你没什么事吧?需要帮忙吗?”亚纳克斯站在带着枷锁的雷阿多面前,觉得自己这句话简直就是废话。此时的雷阿多早已被的伤痛和刑具折磨的不成样子,身上青一块紫一块布满了被鞭打的伤痕,其间还有淌着脓血的烫伤。

  “噢……”雷阿多略微沉吟了一下,刚才的一切发生的太快太突然了,他现在真的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还好,我想走路还是没有问题的。”

  “感谢万能的神明!那可太好了!”亚纳克斯向雷阿多笑了笑,“你跟我们走吧!”

  “那不可能!我要回到阿克兰去。”雷阿多的口气很坚决。他知道对方是什么意思。

  “我发誓,如果你回到阿克兰,就决没有象今天这样好的运气了。你仔细的考虑一下,还是跟我们走吧!我们的首领对你是非常敬重的,要不然我们今天也不会出现在这里。”亚纳克斯说完这番话后看了看雷阿多的脸色,发现他还是刚才那副坚定的表情。

  “首领、首领,你们那该死的首领究竟想要我干什么?他怎么总缠着我不放?我的死活跟他、跟你们又有什么关系?如果不是因为你们的首领,这一切怎么会发生在我的身上!”雷阿多使劲抖了抖脖子上的木枷,极为恼火的向亚纳克斯怒道。

  “唉……”亚纳克斯轻叹了一口气,“看来你还是不能跟我们走。那么好吧,我要转呈首领给你的一封信。”

  “你们是在讽刺我吧!我根本就不认识字,怎么看信?”雷阿多的火气更大了,他觉得对方简直就是在侮辱自己。

  “请别担心,雷阿多将军!我们首领知道你,哦……不,是阿克兰部落所有人都不认识字,所以他让我本人替你读这封信。” 亚纳克斯说到这儿从怀中拿出一个羊皮纸卷,轻轻的将它展开,也不容雷阿多有什么反应就读了起来。

  “雷阿多将军,你好!我打赌你现在的情况很不好,甚至可以用糟透了来形容。从第一次遇到你开始,我就认为你是一个真正的英雄,真正的战士!具备一个战士所具有的一切品质。但是让人非常遗憾和可惜的是,象你这么优秀的人才竟然得不到重视和敬重,这真的是一种悲哀!我可以向所有的神明起誓,关于你现在的不利处境,有一部分要归结于我的计谋,当然,你认为这是卑鄙也可以。但是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因为前边我已经说过了,你具备一个战士所具有的一切品质,而现在整个高卢民族缺少的就是这样的品质。所以我实在不希望你因此被埋没、被妒忌、被伤害。这是最重要的。我不知道拉诺斯曾经许诺过给你什么,但我是了解他的,他永远都配不上战士这个称号!别的我不想太多说什么,我只是希望今后在战场上你能与我们并肩战斗,共同抵御高卢民族的真正敌人!最后,不论你是否愿意,我的得力部下泰亚布和亚纳克斯都将陪同你走完剩下的道路……”

  雷阿多听完杨云的信后,只是表情有些复杂的思考了一会,然后什么也没有说便转身向阿克兰城的方向走去。

  杨云在迪杰河畔率军取得与阿克兰人决战胜利之后并没有太多的喜悦。因为他的部下伤亡高达五千之众,也就是说在此战中有将近一个军团的兵力损失掉了,这是他最不愿看到的事情,也是高卢红军目前最承受不起的代价。但是他手下的各位将领们却不这么认为,他们认为这是一场足以流芳百世的战役,是依靠自身的真正实力取得的伟大胜利。这场胜利的结果要比己方的损失高出许多,仅会战后抓到的战俘就有两万多人,其它的辎重物资、军械钱粮不计其数。

  为了防止发生疫病,杨云在战役胜利后的当天就命令各军团立刻打扫战场。各军团为此花了整整两天的时间才完成了这项工作。接着,高卢红军就举行了热烈隆重的庆祝胜利的酒会。一时间,各军团的营地里充满了酒肉的香气,到处都是兴高采烈的人群和欢笑声。就这样休整了几天以后,杨云命令第五、第六这两个在会战中损失最大的军团留下来看押战俘和护卫民工,其余的军团则会同四族盟军按照先前的计划跟随他向阿克兰进发,决心乘胜彻底征服这个在南高卢地区最为强悍的部落。

  在此之前,杨云与四族进行了一场协商,问题的核心是征服阿克兰以后各方的利益划分。杨云很明确地向他们开出了自己的条件,就是高卢红军不会要阿克兰的土地和物资,但是阿克兰的部众则要全数归己方所有。但是四族并不赞同他的条件,纷纷吵嚷着这不公平。因为在这个时代里,将俘获的敌方人员变卖为奴隶是获取财富的最佳途径,俘获的人员越多也就意味着财富越多。所以四族对杨云的提议很不满意。他们认为,应该将阿克兰的土地和人员平均分配成五份,每族各取其中之一,这样大家谁都不吃亏。经过几番激烈的争论,杨云见四族在这个问题上态度很坚决,便打算不再与他们争辩什么,暂时同意按照他们的意见来结束协商。毕竟现在自己的实力还不足,需要他们来帮助自己征服阿克兰。

  就这样,在公元前74年9月8日的清晨,高卢红军主力部队四个军团与四族联军共计四万五千人,浩浩荡荡的渡过迪杰河向北进发。三天后他们进入到阿克兰境内,这时他们便开始遇到一些阿克兰居民零星的、微弱的抵抗,可以说这些抵抗简直就是螳臂当车。他们很快的就来到了阿克兰城下。

  泰亚布在那天并没有追上色罗丹,主要是因为他不熟悉地形,在追赶了一段路程后便失去了色罗丹的踪影,无奈之中他只好亚纳克斯等人会合,一同护送着雷阿多向阿克兰城走去。在之后的路上,他们发现了大股大股从迪杰方向溃退下来的阿克兰败兵。泰亚布等人在密林中窥望着大路上那些狼狈不堪的阿克兰人,心中的喜悦之情就犹如那喷勃欲出的朝阳。他们猜到一定是己方取得了作战的胜利,要不然强悍的阿克兰人决不会主动退兵。虽然他们隐匿在密林中不能发出声响,但他们还是互相热烈的拥抱在一起欢庆胜利。泰亚布不断地向亚纳克斯发牢骚,埋怨首领杨云不该把他这样的勇士派出来做这种微小的工作,害的自己失去了一次获得重要荣誉的机会。现在已经除掉刑具的雷阿多的心情沉痛万分,他感觉天空全都是灰蒙蒙的,身体就犹如掉进了冰窖般的通心发凉。他望着那些满身血污的族人久久的没有说话。过了好久他才说了一句,拉诺斯,你对权力的贪婪彻底葬送了阿克兰!

  阿克兰城依山而建,城中有居民三万,是阿克兰部落的主城。她与其他高卢部族的城市一样,城墙都是用土木垒砌的,在外形和结构上也都差不多。泰亚布等人见阿克兰城遥遥在望,便与雷阿多分手告别。临别时,亚纳克斯再次试图说服雷阿多加入高卢红军,但遗憾的是对方再一次的直言拒绝了。雷阿多道:“就要分别了,我衷心感谢你们救了我。但是依照我的推断,你们的军队用不了几天就会来到阿克兰城下,你们的首领就是通过这种方式夺取了罗马的布雷西亚。我相信,你们的首领依然会用这种方式来夺取阿克兰。但这怨不到别人,谁让我们战败了呢。你们还是快回去吧,当过几天我们重新见面的时候就是战场上敌人了,到那时我们不可能象现在这样心平气和的讲话,一切都由刀剑来决定各自的态度。请记住,到时候我会为阿克兰流尽最后一滴血的!”

  雷阿多说完这番话也不理会有些气馁的亚纳克斯,大步的向阿克兰城走去。然而,当他刚到达城门的时候,一队拿着兵器的阿克兰武士就把他团团围住了,随后他就被强行捆绑起来。这时前几天侥幸在泰亚布和亚纳克斯手下脱逃的色罗丹,陪同一个大汉从这队的武士的身后走了出来。色罗丹陪同的这个大汉是首领拉诺斯的弟弟安培斯,职务也是部落里的千夫长,但他这个千夫长的职务要比其他的千夫长高一级,因为他负责掌管部落里所有的战斧武士,属于实权派的人物。

  当初拉诺斯出征迪杰的时候并没有让弟弟安培斯跟随自己,他认为必须要有一个十分可靠的人负责部落的留守工作。所以他只是带走了弟弟手下的所有战斧武士。安培斯的身材相貌与他哥哥长的差不多,只是说话的声音腔调不同。拉诺斯与人说话是一种居高临下的态度,而安培斯说话是一种很平静的态度,在外表上给人一种很平常的感觉。但是他的智谋和心机却要比他哥哥拉诺斯强上许多。拉诺斯之所以能当上阿克兰部落首领,这与安培斯在暗中周密策划是分不开的。如果用俗语来讲,拉诺斯兄弟俩人的手足之情是十分亲密的。

  色罗丹在逃脱泰亚布和亚纳克斯的追赶以后,日夜兼程返回阿克兰城,秘密的向安培斯进行了前线和关于雷阿多的报告。起初安培斯并不相信雷阿多会背叛阿克兰,他要比他哥哥有头脑,知道雷阿多是一个人才,所以他准备亲自到前线去劝阻哥哥的莽撞行为。但是在色罗丹一番添枝加叶、赌咒发誓之后,安培斯的自信开始动摇了。尤其是色罗丹不断谎称雷阿多已经与敌人暗中达成交易,要消灭拉诺斯成为新的部落首领的时候,安培斯胸中的怒火开始燃烧起来。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便开始不断的有溃兵返回阿克兰城。他们将作战失利的消息带了回来,同时也把首领拉诺斯不幸战死的消息带了回来。然后这个消息就犹如瘟疫一般在短短的几个小时里迅速传遍了全城,引起了人们的极大担忧和恐慌。安培斯没有想到自己的哥哥会战死沙场,巨大的悲痛致使他的头脑变得混沌起来,他坚信是雷阿多造成这一切的。所以他在盛怒之下,再加上色罗丹和其他一些人的怂恿挑拨,毫不理会一些部落长老的劝阻,一口气将雷阿多的父母妻儿全部杀戮。

  当安培斯得到雷阿多已经只身返回来的时候,他毫不犹豫的率人在城门口将雷阿多绑了起来。

  “你是可耻的叛徒!”安培斯怒视着雷阿多。他现在的心扉已经完全被复仇的念头占据了。

  “我不是叛徒!安培斯!如果我是叛徒就决不会一个人回到这里。”雷阿多感到自己实在是身心憔悴了,自己根本就没有做什么有损部落的事情,为什么族人都认为自己是叛徒。

  “你不是叛徒!?”手上缠着厚厚绷带的色罗丹从一旁走上来,嗓音尖锐的道:“那么你能在睿智的安培斯大人面前说清几个问题吗?”

  “什么问题?”雷阿多真是太讨厌色罗丹这个只会逢迎拍马、欺软怕硬的家伙了。

  “敌人在夜间偷袭守桥营地的时候,为什么只有你能完好的返回来?敌人的首领为什么会和你在守桥的营地里拥抱告别?你们之间究竟谈了一些什么?为什么你在迪杰河上搭建浮桥的时候,敌人的首领会给你送去木料和药物?为什么在我们押运你回部落的路上会遇到敌人的伏击?为什么你现在的身上没有我们给你戴的枷锁?你这几天究竟和谁在一起?”

  “我……”雷阿多被色罗丹连珠炮般的发问问住了,这些问题正是当初拉诺斯问他的,只不过色罗丹多加了两个。一时间他竟张大了嘴巴不知该如何为自己辩白,过了好一会他才道:“我发誓,这些都是敌人的阴谋!他们知道我有能力来阻止他们,所以……”

  “够了,把他绑到广场中央的木桩上!让所有人都来看看这个可耻的叛徒是什么样子!”安培斯向身旁的武士们命令道。

  在雷阿多被绑到广场中央的木桩上时候,色罗丹领着几个人在一边不断的向阿克兰的民众们大声叙说着他的“罪行”,说正是因为雷阿多的背叛才导致部落的战败。不明真相的民众立刻被色罗丹煽动的怒火高涨,尤其是在战争中失去亲人的那些人,他们一边用恶毒的语言诅咒着雷阿多一边对他拳打脚踢,甚至有些人拿着武器要当场杀死雷阿多。最后还是安培斯制止了这一切,他说要让雷阿多接受神明的严厉惩罚,慢慢的饿死渴死他。

  就这样,雷阿多被绑在木桩上整整三天的时间水米未进。其间他的一些朋友曾想偷偷喂他一些食物和水,但都被负责看守的武士呵斥了回去。当第四天天刚亮的时候,阿克兰城外突然间喊杀声震天。本来就满身伤痕的雷阿多经过这几天的非人折磨后,身体更加的虚弱了,时常处于一种半清醒半昏迷的状态。当他在半昏迷的状态中听到城外的喊杀声,猛然间的睁开了双眼,神情极为痛苦但又很无奈的说了一句,他们真的来了!

  雷阿多望着眼前慌乱的人群,极力的睁大眼睛寻觅着自己的亲人,他此刻是多么的想见他们一面啊。但是过了好久,他也没有看到自己的父母妻儿。

  高卢红军和其盟友的军队在到达阿克兰城下之后,稍做准备就开始了攻城战斗。阿克兰人在安培斯的指挥下,进行了殊死的抵抗。他们不分男女老幼,均上城墙进行防守。一时间,双方的战斗进入了白热化。

  杨云见己方的攻势不能压制对方,便亲自指挥部队攻城。正当他策马来回指挥的时候,一支流箭正中他的右臂,巨大的贯穿力差点将他从马上掀下去。旁边的狄莫和包萨等一干将领见状大惊失色,纷纷奔过来察看首领的伤情。虽然杨云的伤势不太严重,但是出血很多。诸将只得下令部队停止攻城,借此以等待“回回炮”部队的到来。

  雷阿多是在守城战斗的混乱当中,在一个路过广场的好心族人那里得知亲人全都已经被杀害的消息的。如果说此前他所遭受的是肉体上的折磨,那么现在他精神上遭受的痛苦要远胜过肉体上的折磨。先前他之所以要坚持只身返回部落,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对父母妻儿的牵挂,然而现在他们都已经离他而去了,一切都已经成为了昨日黄花。现在的雷阿多心如死灰,万念皆空。当一些守城战斗结束后路过广场的人,大声咒骂着是因为他的背叛才把敌人引到阿克兰的时候,雷阿多的心彻底的碎了,也彻底的死了。他的内心当中被一股叛逆的黑暗笼罩着,生出一种“不论我如何清白,你们都认为我是叛徒,那么我就真的反叛给你们看,我要为亲人复仇”的想法。在这种想法支配下,雷阿多一直等待着机会。

  一天以后,高卢红军的六具“回回炮”被投石兵们运到阿克兰城下。经过几个小时的组装以后,“回回炮”发射出了第一波石弹。力道沉猛的石弹在撞击到阿克兰城以后,顿时尘土四溅,土木横飞,城墙立刻发生了动摇。阿克兰人那里见过这么厉害的攻城武器,一时间秩序大乱。安培斯意识到阿克兰城有陷落的危险,便立刻命令城里所有能战斗的人都到城墙上来。看守雷阿多的警卫们也都被征召过来。

  雷阿多借此无人看守的机会,用劲全力磨断了身上的绳索。然后他踉踉跄跄来到附近一个无人的民宅中,在喝了一些水和食物以后便偷偷的来到南城门附近藏起来。此时城外的高卢红军攻势猛烈,阿克兰人无暇顾及其他。

  雷阿多在藏身之处忽然发现,守卫南城门的正是自己交情深厚的好友弗提根,他决定赌一把,便悄悄的接近他。弗提根很意外被绑在木桩上的雷阿多竟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当他得知雷阿多是被诬陷的并要为亲人复仇真正背叛部落的时候,内心中的思想斗争也是激烈异常。最后,他决定帮助朋友复仇,将城门打开。

  攻击南门的是高卢红军第四军团,军团长卡洛斯正在指挥部队攻城。突然看到敌人的城门大开,随后一个人出现在城门口,只见那人向他们大喊道:“我是雷阿多,你们要替我报仇!杀了安培斯和色罗丹这两个混蛋!”

  卡洛斯是认识雷阿多的,他见对方向自己这么说,就知道有事情发生。所以他毫不犹豫的向部队命令道:“从这里杀进去!跟我冲——!”

  雷阿多望着从自己身边不断涌进来的高卢红军,脸上露出了一丝凄惨的苦笑,然后身子一轻就栽倒在地上……

  杨云整理了一下思绪,中断了回忆。握着病床上雷阿多的手微笑道:“欢迎你回家,兄弟!”

第四十八章 阿克兰之殇(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