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七章 利古里亚海盗(五)

    经过两天的航行,海盗们的的据点——螃蟹岛——已经出现在眼前了。螃蟹岛的形状就犹如它的名字一样,真象一只螃蟹静悄悄蛰伏在大海中。近岛的海水是浅蓝色、水蓝、深邃的蓝,逐次渐层……沿海海水碧蓝见底,形态各异的海底珊瑚、礁石瑰丽神奇。它前伸的一对“鳌钳”组成了天然的防御屏障,两边是经过海浪长年冲击形成的高达十几米的陡峭石壁。两只“鳌钳”中间的距离不过一里。而“鳌钳”内则是优良的避风港湾,里边尽是一片片洁白的沙滩,沙细如粉,清澈的海水轻轻地依偎在上面,是天然良好的浴场之所在。螃蟹岛的总体面积只有七、八平方公里,虽然很小,但高山丘陵、河流森林俱有,远远望去,一派郁郁葱葱、生机盎然的景色。

  杨云站在船头的甲板上,望着那美丽的海岛,任由自己在这海天一色的美景中遐想。多少天了,自己从没有象现在这样心情轻松过。海盗首领普兰可斯是个汉子,虽然自己与他决斗未分出胜负,但他信守承诺,没有再难为俘虏们,还用好吃好喝来招待他们。并且从他那眼神中可以看出来,他对自己的看法有了很大的改观。也就是说,他已经不再怀疑自己的身份了,并特许自己可在船上自由走动。但令人恼火的是,这家伙执着的很,声称下船后还要和自己决斗。不过这样也好,虽然自己的体力还没有完全恢复,尤其是右腿上的箭伤,但也决不能让这些海盗们小看了自己。今后要想与他们结盟或是收编他们,那么战胜普兰可斯无异是所有方法中最省力的一条捷径。

  “降低速度,准备入港!”普兰可斯看着自己的舰队已经离两只“鳌钳”不远了,便高声向部下们下达了命令。同时他向站在船头的杨云望了一眼,一股强烈的求战欲望不禁从心底油然而生。他至今都感慨那个年轻人会有不亚于自己的能力,这让他不禁想起了传说中那个遥远的东方国度。

  那还是在他年龄很小的时候,他跟随着父亲——一个海上商人,往来于罗马-爱琴海-塞普路斯-安条克漫长的航线上。在安条克,各个种族、各个肤色和操着各种语言的人给他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可以说幼小的他见证了东西方贸易、文化的交流。一天,他背着忙于生意的父亲来到集市上玩耍,结果迷了路,不幸被几个与父亲在生意上有过节的人抓住。正当那几个人在一条僻静无人的胡同里要杀他的时候,两个衣着奇特的人出现了。在他还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他就被那两个人救了下来。而那几个要杀他的人则全都被打倒在了地上。随后他父亲便率着大批的人手赶了过来,见儿子没事才长出了一口气。在父亲万分感谢那两个人的交谈中,他只听到了他们是来自东方一个叫“汉”的国家,还有什么“西域督护府”、“侍卫”、“捕快”、“追拿钦点逃犯”等许多他不明白的字眼。在两个救命恩人马上要离开的时候,他忽然向父亲提出要跟这两个人一起到叫“汉”的国家去,因为他想学习他们的本领。但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无奈之中,在他父亲的一再恳求下,那两个人勉强同意在这里多停留几天,教授他一些简单的拳脚功夫。也就是这短暂的几天学习时间,在加上他后来的刻苦努力和历练,造就了在今后海盗生涯中单打独斗未尝一败的骄人战绩。当普兰可斯看到杨云的第一眼起,他就知道杨云是来自东方的人,不过他不能确定他是不是来自那个叫“汉”的国家。所以在杨云向他发出挑战的时候,他慨然应允。直至双方交手以后,他才下出结论,这个年轻人是与自己的两个老师来自同一个国家。

  两天的时间,让杨云有机会进一步了解这些海盗。尤其是与贺依尔、芮尔多龙、维吉亚德等这些海盗头目熟悉起来。这些人开始很惊讶杨云会有那样的身手,更没想到首领对他也是暗加赞赏、刮目相看。所以事后纷纷向他表达了敬意。这些大汉虽然相貌凶恶、语言粗鲁,但他们性格豁达开朗、乐观向上,充满海盗特有的豪迈气概。从他们的口中,杨云知道普兰可斯曾经是商人的儿子,家产虽然算不上丰厚,但也属中上水平。在他二十岁的时候,不幸降临在他的头上。他父亲突然被罗马人贯以勾结海盗的罪名抓起来处以极刑,所属财产被全部没收,同时将他贩卖为奴。经过千辛万苦,他串通一些伙伴终于逃脱了囚笼,开始了长期的海盗生涯。并发誓终生要与罗马为敌,报此深仇大恨。

  杨云知道这些以后,心里简直就乐开了花。暗想仅凭普兰可斯的身世和遭遇,收编他们或是与其结盟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关键要看自己该如何利用这些了。同时他还了解到,为了发展力量和防止动机不纯的人混入,他们便采取杨云先前经历过的方法进行筛选和甄别。虽然在杨云看来这种方法既野蛮简单又让人好笑,但海盗们却了此不疲。

  各艘海盗船在接到首领普兰可斯准备入港的命令后,便纷纷降下风帆放慢速度,呈纵队向港内驶去。港内有十几条木制的栈道,连接着同样是木制的十几座码头。码头的周围则停泊着许多大大小小的船只。但这些船只是普通的渔船和小艇,不能与普兰可斯等人乘座的战船相比。一块面积很大的扇贝形坡地从海边一直向上延伸到一座山脚下,那里则有着几百栋房屋。

  杨云看到港内的简陋情形不免有些吃惊,他认为普兰可斯的港口应该是一个战船云集、防御严密的地方。但实际的情况却是如此让人不敢相信。

  “奇怪,陆地上怎么如此安静?大家都跑到那里去了?”普兰可斯的船航行在最前面,他望着前方冷冷清清的码头和港口,心中不禁有些狐疑。在平时,只要他率领着船队一出现在海平线上,那么在码头和港湾里,到处都是欢迎他们回来的人群和船只。但今天的情况有些意外,竟然看不到一个人影。现在与他抱有同样想法的不止他一个人。

  杨云对冷清的码头和港湾也感到奇怪,心想小岛上不会只有普兰可斯这几百人吧。正在狐疑间,整支船队已经驶入了港湾。这回杨云发现了异常情况,他看见海边的沙滩有被人清扫过的痕迹,一个脚印都没有,这有些不符合常理。而且远处房屋周围的灌木丛里似乎有人在隐藏。一种不详的预感笼罩了他,而这种预感正是他先前在取宝遇伏时曾有过的。所以,他猛的转过身来,向站在船尾的普兰可斯大喊道:“不要靠岸,小心有埋伏!”

  普兰可斯听到杨云的喊声,心中不免打了一个激灵,他也发觉周围的气氛有些不对头,便急忙向部下们下令道:“立刻掉转方向,离港!”

  六艘海盗船闻令,带着三艘俘获的船急速转弯,向出港的路驶去。与此同时,只听一阵号角声响起,在岛上的树林中、灌木丛里、两只“鳌钳”的石岗上涌出了无数的彪悍武士。他们脸上涂着蓝白相间的花纹,赤裸着上身,身背着标枪和弓箭。更让人惊奇和可怖的是,这些武士竟拥有远程武器——弩炮。此刻他们分为几十人一队,每队各拥有一门弩炮,正推着它们向海边急速而来,其中有几门弩炮已经到达发射位置正在装填。

  “他妈的,是‘恶龙’——塞洛达斯的人!这些卑鄙无耻的小人!”芮尔多龙在船上看的真切,不仅开口大骂道。

  “这些混蛋是怎么回事?我们根本就没有招惹过他们!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维吉亚德也是气恼至极,手握战斧怒道。

  “先不要管这些,等我们冲出港口再说!”普兰可斯现在也是恼火的狠,要不是杨云刚才提醒自己,那么今天非要中埋伏不可。

  海盗们临危不乱,在普兰可斯等人的指挥下,将风帆扬起,同时用浆快速划船,直向港湾的入口冲去。

  岸上的那些人见状,利用手中装备的弩炮纷纷向海盗们射击,一时间海面上弩矛横飞,那夹带着死亡气息的“呼呼”声摄人心魄。一些弩矛竟然射穿船帆,击断了横梁,造成船只速度下降。

  “该死的,那些混蛋怎么会有弩炮?难道他们真的投靠罗马人了吗?我发誓有机会一定有把这些玩意全都塞到他们的**里去!”芮尔多龙手持一面盾牌站在普兰可斯身边,一边注意弩矛飞来的方向,一边大声咒骂着。正在此时,一支弩矛飞了过来。

  “小心,芮尔多龙!”贺依尔一把按下伙伴的头。那弩矛擦着芮尔多龙的发梢飞了过去。

  “这些卑鄙的狗屎!我们已经冲出了港湾,看你们这些混蛋能把我们怎么样!”芮尔多龙抬起头来不禁大骂。他说的没错,此刻海盗船已经全部冲出了港口。

  正当大家要松口气的时候,杨云奔了过来,向普兰可斯等人道:“看来他们早已经计划好了,非要消灭你们!大家看看在我们的前方有什么!”

  普兰可斯等人顺着杨云手指的方向望去,全都大吃一惊。只见前方的海面上出现了两支船队,数量各有十艘以上,分成左右两队迎面快速驶来。

  “是塞洛达斯和罗马人的战舰!看来这个混蛋是真正投靠罗马人了!今后别让我看到你——塞洛达斯,否则我让你彻底腐烂掉!”平时不喜欢骂人的贺依尔见状也忍不住骂道。

  此时普兰可斯眉头紧皱,苦苦思索摆脱困境的方法,但紧急之下也不得良策。

  这时杨云却向他道:“首领,请借我一艘船和一些水手!”

第六十七章 利古里亚海盗(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