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四章 利古里亚海盗(二)

    海盗,人类历史上最古老的职业之一。从人类开始探索海洋的那一天起,它便应运而生。可以说从古至今,辽阔的海洋上就始终有着海盗们传奇般的故事和传说。当然,海盗中也不乏有臭名昭彰之辈和劫富济贫的侠义人物。总之,在两千多年前的古罗马时期,地中海地区是世界上所有海盗们的天堂。也是历史上海盗活动最为颠峰的时期。其间海盗活动呈现以下五种特点:一是人数多,规模大,组织性强,军事化程度高;二是海盗之中除贫民和被征服者之外,大批奴隶加入海盗的行列;三是海盗行为在奴隶制发展中的作用日益突出;四是海盗与统治者之间的对抗程度加剧;五是海盗建立了比较稳固的据点和巢穴。

  此时罗马国势如日中天,经过一系列对外征服战争,它已由台伯河畔的农业小邦一跃成为地跨欧亚非三洲的大帝国。地中海遂成为罗马的“内海”。海上交通空前发达,海上贸易日趋活跃。地中海周边各被征服地区人民所缴纳的贡赋源源不断地通过海陆运抵罗马。由罗马附近的奥斯提亚港向外辐射的七条海上通道将罗马与地中海各地联结起来。其中最重要的有两条:一是由黑海地区经赫勒斯邦、爱琴海到意大利,货物以粮食为主;二是联结罗马和北非的航线,货物除谷物以外,还有来自东方各国的产品(尤其是贵重奢侈品)。公元前2世纪末到前1世纪,海盗活动席卷整个地中海,他们大肆掠夺运往罗马的粮食和财物,致使对保证意大利半岛粮食供应起主要作用的动脉通道形同虚设,罗马城的小麦供应频频吃紧,粮价暴涨。

  杨云脚上带着沉重的镣铐,靠在闷热潮湿、装满了杂物的底舱舱柱上。他的双手被向后反绑着固定在舱柱上,想活动一下麻木了的身体都成为了一种奢望。透过不远处舱壁上那个直径只有几毫米的小孔,他可以略微看到外面的情况。这成了他现在消磨时间的唯一办法。在他前方不远的地方,有两个装着葡萄酒的木桶,上面则坐着两个负责看管他的彪形大汉。这两个大汉显然不适应长时间呆在船的底舱,不时的互相轮换着到甲板上透气。

  杨云在那不知名的小镇仅停留两个小时就被押到了这艘有三层浆的货船上。还没等他看清这艘船什么模样,就被塞到了这空间狭小的底舱里。即便这样,那个强盗首领塞非还感到不放心,特意安排了两个手下直接看管他。这让他几次策划逃跑都感到不可能成功。幸好舱壁上有那个小孔,要不然他现在都不知道船已经开动了,更别提除了这艘货船以外还有两艘两层浆的战船在护航。通过那两个大汉互相交谈,他知道了那些莱西多卡村的村民都被就地卖掉了。而多莉娅则因为他的原故被留了下来,只不过并没有与他关押在一起。这不禁让他感到担心,害怕那些强盗会再次欺辱她。杨云不知道这些人将把船具体驶向那里,但他知道一定会是帕美尼恩等人的所在地。

  “喂,小子!吃饭了。”

  杨云不知道自己什么睡着了。当他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睁开了眼睛,这时他才发现底舱里早已点起了一盏油灯。他扭头从舱壁上那个小孔向外望了望,知道夜幕已经降临了。看管他的一个大汉将一个陶制盘子丢到他的面前,那里面只有几片薄薄的粗麦面包。随后,一个很小的陶罐子被那大汉放在旁边,里面只有少许的清水。杨云都已经习惯了这种很简单的伙食了。虽然这伙食时常让自己挨饿,但他庆幸自己还不至于立刻饿死。只要自己不死,那么终有机会会逃出去。

  “请帮个忙,把我的手解开。否则我这个样子没办法吃饭啊。”杨云望向那两个大汉。那两个大汉现在也正要吃饭。他们的伙食可要比杨云的丰盛多了。一只烤鹅,一瓶葡萄酒,一碟咸扁豆,一条面包和一大罐香浓浓的牛肉汤。那两个大汉听到杨云的话后谁也没动地方,只是自顾自的大吃起来,期间两人不时的互相敬酒。很快的那瓶葡萄酒就喝光了。这时一个大汉才站起身来,略带酒意的来到杨云的面前,一句话不说照着他的肚子踢了一脚。这一脚让杨云痛的连气都喘不上来了。当他刚感觉好了一点的时候,那大汉的第二脚就踢了过来。反复几次以后,杨云已经没有力气坐起来了。

  “嘿嘿……”,这大汉见杨云痛苦的蜷缩成一团倒在地上,嘴里发出一阵冷笑,道:“怎么样,小子。这回能吃到饭了吧!?”

  另一个坐在木桶上的大汉见状不禁向同伴大笑道:“哈哈,伙计你真有办法。这回这小子要爬在地板上吃饭了。”

  “嘿嘿,我不仅有办法能让他吃饭,还有办法让能他喝水呢!”这大汉也许是受到同伴的鼓舞,转身将自己坐过的那只装满葡萄酒的木桶搬过来,揭开盖子。随即抓住杨云的头发将他拽起来,然后猛的把杨云的脸浸到里面去。杨云现在被绑在柱子上不能动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人欺侮。

  过了几分钟,坐在木桶上的大汉见杨云挣扎的动作幅度越来越小,害怕自己的同伴玩的过火,便开口道:“喂,你这蠢货可不要把他淹死了。否则塞非那个家伙是不会饶了我们的。”

  那欺侮杨云的大汉闻言一楞,这才放开按住杨云的手。但嘴上依然不示弱的道:“哼!你以为我怕塞非那个家伙吗?在慷慨大方而又仁慈的帕美尼恩老爷面前,他只不过是一堆狗屎!要不是帕美尼恩老爷需要这小子,我一定会宰了他。这个情面我发誓我只给尊贵的帕美尼恩老爷一个人!”

  杨云现在仰起头,坐直了身体靠在柱子上,大口喘着粗气。他虽然被那大汉折磨的很痛苦,但是根本就没把眼前的这两个家伙放在眼里。他喘息了一阵以后,忽然的大笑起来。他的大笑让两个大汉惊诧不已。

  “你笑什么?难道还想再吃些苦头吗?”先前折磨杨云的大汉厉声喝问道。

  “我笑你是一个懦夫!”杨云望着刚才折磨自己的大汉依然大笑不已,说出的话更是让对方火冒三丈。但他根本就不顾及对方的反应,接着道:“如果我是你,就直接去找塞非。告诉他我想当首领,要和他决斗。何必要看在什么帕美尼恩的面子上。哼!帕美尼恩算什么?他在我的眼里就是一堆狗屎!即使有一天我能抓到那个**养的家伙,也会给他一把剑单独与他决斗!而决不会象你这懦弱的家伙只会在背后用嘴去说说。”

  那大汉听了杨云的这些话以后,被羞辱的怒火万丈,大吼道:“你,你这个混蛋!看我现在就杀了你!”说着就抽出腰间的匕首扑向杨云。

  坐在木桶上的大汉见自己的同伴发怒了,知道事情要不好,便急忙起身抱住对方劝阻道:“快住手,你这头脑简单的蠢驴子!如果你杀了这小子,那么塞非也会毫不留情的杀了你。”

  此刻那大汉手握着匕首,早已被杨云气的失去了理智,那里还听得进同伴的劝阻,口中不断的大呼:“我今天非要杀了这个臭小子!看塞非能把我怎么样!”

  “嘿嘿……”杨云见了那大汉恼羞万丈的样子,不禁的又笑了起来,依然嘲讽他道:“你就是一个懦夫,只敢杀象我这样被绑缚起来的人。如果你真有勇气,那么就解除我身上的绳子和镣铐。让我们之间以男人的方式进行真正的战斗。”

  正在费力阻止同伴的大汉见杨云这么说,不禁转头向他吼道:“闭嘴,你这个笨蛋!我警告你别想耍花样。在没有把你送给帕美尼恩老爷以前,任何人都不会解开你身上的绳子和镣铐。”

  “是吗?那么真可惜!看来你那个胆小的同伴恐怕只能是杀一个被绑着的人了。”

  杨云的这句话再次激怒了先前折磨自己的那个大汉。他大吼道:“好!我现在就解开你身上的绳子和镣铐。然后看我怎样一点一点的把你捏死。”

  “不行,伙计!你不能上他的当。这小子可是迪杰人的首领,没有厉害的本领是坐不到那个位置的。而且在先前的那个村子里他可是干掉了我们三个同伴。你不能解开他身上的绳子和镣铐。”

  “别拦着我!我就要看看这小子有什么样厉害的本领。”

  “不可以!你别冲动……”

  正当两个大汉拉拉扯扯相持不下的时候,底舱的舱门“吱咯”一声被打开了。几个人由上面的木梯鱼贯走了下来。

  杨云听到有人从上面走下来,抬头一看正是那强盗首领塞非和他的几个保镖。心中不禁有些气馁的道:看来我这回谋划的逃跑计划泡汤了。这个该死的塞非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来,真是个衰神。

  塞非来到底舱后便发现这里的气氛有些不对,尤其是看到负责看管杨云的手下手里拿着匕首的时候,眉头一皱,问道:“怎么回事?你为什么要拿着匕首?难道这小子要逃跑吗?”

  两个看管杨云的大汉见首领问自己,低头正思虑着该如何回答首领的问话,那边的杨云却先开口了。“没什么事,塞非!我正在教你的手下该怎么样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而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的第一点就是该如何使用匕首。省得他老是将匕首对着一个被绑着的人。这个习惯可不好。”

  “哦!?”塞非对杨云的话开始有些不理解,当他看到杨云面前那只被揭开了盖子的酒桶和喷溅在地板上的酒汁的时候,又看到杨云满头满脸全是湿漉漉的,在略微思索了一下后他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他转过头来看着眼前的那两个手下,用手揉了揉鼻子道:“看来你们根本就没有听从我的命令。那么现在你们不用看着他了。我会让人来替换你们的。”说罢便领着几个保镖向来时的木梯走去。

  那两个看管杨云的大汉见状,早已吓的魂飞魄散。因为他们的首领塞非是一个极为冷血残酷的家伙,最忌讳的就是手下不听从他的命令。揉鼻子是他每次准备要处决手下的惯有动作,不了解他的人还以为不会有什么事发生。其实他这已是动了杀机。

  “首领,我们知错了。求你放过我们这一次吧。我们只是想教训教训那小子,绝对没有别的意思。”两个大汉的话语里明显带着哭腔。他们紧跟在塞非的后边哀求道。

  “哼!在这之前我就对你们说过,没有把他交给帕美尼恩之前,任何人不准碰这小子。但是看来你们好象没记住我的话。”塞非停下脚步,回身望了一眼那两个一脸苦相的手下。随后他向身边的几个保镖一挥手:“把他们两个带下去,”

  “首领,看在诸神的面子上饶了我们吧……”两个大汉在被拖出去的时候嘴里不断的喊着,直至这声音渐渐的听不到了。

  塞非一直看着那两个大汉被拖出去才挪动脚步向木梯走去。但就要快要步上木梯的他却停了下来,转过头向杨云说道:“看来你并没有把我的手下教成怎样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

  “不错!从刚才来看我这个老师可是不怎么称职。但我需要声明的是,他们可没有事先交纳学费。而且他们对老师好象有些不怎么尊重。”

  “嘿嘿,传言说迪杰部落的首领不仅头脑聪明,本领独特。而且说话常常让人不知该如何回答,看来这一点是没有夸张。不过,我要提醒你一点,帕美尼恩可没有我这么好的耐性。”塞非说完话后也不等杨云再说什么,沿着木梯快速的出去了。

  这支由一艘三层浆货船和两艘两层浆战船组成的小船队,由那不知名的海边小镇出发,向着利古里亚海的西方快速航行。

  三天以后的一个清晨,海面上弥漫着一层淡淡的白雾。这让这支小船队不得不放慢了航行速度。现在船队中大部份人还沉睡在梦乡当中,只有几个负责航行的水手还在甲板上工作。这艘三层浆的货船秉承了希腊人的造船风格。它船型较瘦长,吃水较浅,干舷较低,长约50米,排水量约200吨,有170枝桨,划桨时航速可达6节,顺风时可以使用风帆,载有40名武装水手和170名划浆奴隶。另两艘两层浆战船也与此差不多,只不过在排水量和载重方面略有差异。

  “注意,前方右舷发现三艘船!距离大约四百步!”虽然现在海面上飘散着一层薄雾,但是货船桅杆上眼睛锐利的了望手还是发现了右前方驶来的那三艘船。不过让他遗憾的是现在只能看出那三艘船的轮廓,具体的细节还看不清楚。例如船的形体、类别和旗帜等等。等到那三艘船又驶近了一段距离以后,那了望手才看青对方的细节。

  “海盗、海盗,是海盗船!天啊,他们向我们冲过来啦!”了望手惊恐万状的喊声立刻让船上所有的人都慌乱起来。

  在古罗马时期,地中海海盗们的旗帜并非是我们后世所熟悉的那种传统的黑色“骷髅旗”。他们通常喜欢用古罗马神话中贸易之神墨丘利的权杖来装饰自己的船帆和旗帜。在那个时代的多神教象征符号中,这是一根缠绕着两条蛇的权杖。权杖是贸易之神墨丘利的标志物,他不仅保佑海盗,还会保佑机灵鬼、骗子和盗贼等。因此,古罗马时期的海盗并不是无缘无故地把墨丘利选为自己的庇护神的。但是他们在这样做的同时也没有忘记其他的神明——用作海盗图标的还有古希腊神话中智慧女神雅典娜的猫头鹰、万神之王宙斯的鹰、狄安娜的鹿等等。而那个了望手正是发现对方三艘船的船帆上,有着贸易之神墨丘利权杖的图案才做出判断的。

  “不好啦,前方左舷又发现三艘船!距离大约三百步!看来我们这次是死定了。”突然出现在左前方的另三艘船让那个了望手感到彻底绝望了。不仅是因为对方战船的数量比己方多,更主要的是谁都知道利古里亚海盗是地中海地区最为凶猛残忍的家伙,他们不仅组织结构严密,而且战斗力极为强悍。所乘的那种名叫“利波斯”的三层浆战船速度快,易操作,抵御风浪的性能好,机动性强,船上的技术装备是当时极为先进的。即使是罗马海军见到他们,在不占优势的情况下也不敢随意对他们发动攻击,往往采取避而远之的方法尽量不与他们接触。更不要说是普通的货船和战船了。

  船上的警报声、人们慌乱的脚步声和喊声让杨云从睡梦中惊醒过来。他仔细倾听了一阵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心中不禁大喜道:哈哈,看来天无绝人之路。虽然现在遇上了海盗,但总比这些人把自己交给那个帕美尼恩要好的多。说不定自己可以不死呢。

  想到此处,杨云竟笑了起来。而后换的那两个看管他的大汉此时也是惊恐不已,不时的抬头向舱口仰望。虽然他们本身是强盗,但那是在山林里。在海洋上,他们这些森林强盗绝对不是职业海盗们的对手。

  透过舱壁上的那个小孔,杨云看见六艘海盗船正分别从左右两边快速的接近这支小船队。海盗们兴奋的吆喝声和喊叫声已经是听的非常清楚了。

  “好戏要开始了!帕美尼恩、卡雷诺斯,你们这些卑鄙的混蛋,看来只有等以后我抓住了你们才能再见了。”杨云嘴里轻轻的自语了一句,然后将头靠在柱子上,把眼睛又慢慢的闭上了。

第六十四章 利古里亚海盗(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