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五章 利古里亚海盗(三)

    人类的造船技术在二十世纪以前大致分为两个时期,即浆帆船时期和风帆船时期。桨帆船装备冷兵器,作战时多采用撞击战和接舷战,主要局限于内河、湖泊和近海航行作战。古代战船直至后期开始才开始装备燃烧性火器。世界战船从桨帆战船向风帆战船的过渡,整整持续了数个世纪。风帆战船的船体也为木质,吃水较深,干舷较高,艏艉翘起,竖有多桅帆,以风帆为主要动力,并辅以桨橹。与桨帆战船相比,风帆战船的排水量、航海性能、远洋作战能力均有了较大的提高,主要武器为前装滑膛炮,作战方法主要是双方战船在数十米至千米距离上进行炮战,并辅以一定的接舷战。

  现在对于押送杨云的强盗首领塞非等人来说,突然出现在前方的海盗船队让他们不禁浑身哆嗦起来。他们知道自己乘坐的这艘货船不论是在任何方面都无法与海盗们抗衡,包括护航的那两艘双层浆战船。他们想掉头逃跑和规避已经是不可能了,因为双方距离实在是太近了。无奈之中,他们在本能的求生欲望下,还是采取了一些措施。三艘船的船长下令给船上划浆奴隶们戴上用于固定在座位上的脚链,以防止他们在战斗时跳海逃跑使船只失去动力。并且用皮鞭驱使奴隶们全力划船,尽可能的加快航速。同时命令水手们作好战斗准备。

  这支只有三艘船的船队此刻正努力向左转弯。因为在这面出现的海盗船要比右面的海盗船距离远一些,所以他们想利用这一点不让船只直接冲到对方的船队中去。那对所有的人来说都是一场噩梦。但是那些海盗们好象早已预料到了这一点,左右两面的六艘海盗船利用高航速,迅速展开成一个扇形,将对方三艘船直接包围了起来。只一眨眼的功夫,海盗们已经来到了眼前。

  位于扇形阵中的两艘海盗船利用对方正在左转弯的机会,一前一后脱离自己的船队,飞快的从对方船队的左侧擦身而过,将对方船队左侧木浆全部齐刷刷的撞折,这让被包围者船的航速立刻降低了,甲板上和船舱中的水手们顿时大乱起来。对于浆帆船来说,木浆折断就意味着船只几乎失去全部动力。尤其是要进行海战或逃脱敌人追击的时候,众多而又密集的木浆是重要的动力来源。在撞折对方的木浆之后,接下来其余的四艘海盗船迅速的围了上来,同时还向这三艘船抛掷雨点般的标枪和石块。

  最让强盗首领塞非郁闷的是,现在己方与海盗们还没有进行正式接触,指挥这支三艘船队的货船船长就被海盗们第一轮密集的石块击晕了。本来这三艘船就是临时拼凑起来的,根本就没有什么组织纪律性,现在失去了指挥就更慌乱了,结果被海盗们追堵在一起,动弹不得。

  海盗们在靠近对方的船只以后,纷纷抛出用于捕获对方船只的铁锚钩,然后高声尖叫着一涌而上,手持着各式兵刃攀上对方的船只。

  塞非率领着一干手下,与船上的武装水手们早已在甲板上列阵以待。望着那高呼嚎叫数不清的海盗们,所有的人心里都万分的紧张。尤其是塞非和他的手下们,一个个脸色蜡黄,站都有些站不稳。其实他们并不是惧怕海盗才这样的,而是几天来晕船造成的。刚上船第一天的情况还好些,大家几乎没有什么反应,而且还很有兴致的浏览着海上的风光,但是从晚上开始情况就有变化了,几乎所有的森林强盗都开始晕船,胃里所有的东西全都吐了出来,最后再吐的就是胆汁了。为此他们还遭到了船上水手们的讥讽和嘲笑。而现在他们就不得不面对晕船造成的结果了——全身无力。

  海盗们刚一攀上甲板,塞非就与众手下们咬牙硬撑着冲了上去。其实他们可以选择投降的,但那样做的结果就是被贩卖为奴,终身失去自由。一旦成为奴隶,那么也就意味着他们已经不再是人类,而只是“会说话的工具”,任人宰割和虐待。所以他们现在只能是放手一搏,希望获得一线生机。正是在这种想法的驱使下,他们与海盗们厮杀在了一起。甲板上顿时成了血肉横飞的战场。

  杨云在底舱中虽然被绑的结结实实动不了,但他对外面的情况还是极为关注的。他首先听到了一阵“喀嚓、喀嚓……”船浆被折断的声音,接着就是船身被碰撞和冲击的声响,再接着就是海盗们喊叫的声音,那么现在则是兵器撞击和人的喊叫声了。看管他的两名大汉现在犹如热锅上的蚂蚁,急的团团乱转不知如何是好。他们想去参加战斗觉得有些不放心杨云,那么不参加战斗又感到有些不仗义,真是进退两难。

  杨云看着两个家伙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他已经看穿了他们的想法,所以他想了想,决定让这两个家伙离开这里,便道:“喂,你们两个还在犹豫什么?还不快去帮助你们的首领把海盗杀退。否则你们落在海盗手里就会与我现在的处境一样了。”

  两个大汉见杨云说了话,便转过头来望着他,沉默了片刻后,其中一个人怒道:“你这混蛋是在诅咒我们会被海盗们抓住吗?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想法。你是想我们离开这里以后趁机逃跑。你还是省省力气吧,我发誓你的阴谋是不会得逞的!•”

  杨云向那大汉一笑,说道:“如果你们的眼睛没有问题的话就仔细的看看我,身上除了锁链就是绳索。我都快被你们捆成一个包裹了,怎么会逃跑呢?除非在这里有万能的神明来搭救我,否则我就是多长出几只手来也跑不掉啊!相反我可真是为你们担心啊……”

  杨云说到这把话停住了,抬眼看了看那两个大汉,只见这两个家伙果然被自己最后那句卖关子的话吸引住了,便决定先不往下说,等着两个蠢鱼儿自己来上钩。

  “你为我们担心!?”第二个大汉的脸上充满了一种既难以置信又好奇的神情,“你不会是脑子有病了吧!我们可是把你抓来的人。也就是说我们是你的敌人。”

  “你说我担心什么!”杨云突然改变刚才笑吟吟的样子,厉声道:“虽然我成为了你们的俘虏。但塞非那家伙可没想杀我或卖出去。即使他将我交给我的仇人,但我也不一定会死。而那些海盗就不一样了。他们如果看我不顺眼,也许会毫不犹豫的把我丢进大海里去喂鲨鱼。你们这些森林中的蠢货是想不到这些的!你们现在人数上不占优势,在海上根本不是海盗们的对手。即使你们再怎么有战斗力,但是几天来晕船的经历恐怕让你们早没力气了。你们现在去参加战斗的时机刚好。因为大部分海盗还没有登上甲板,完全可以利用这个机会进行反击。如果你们还在这里拖拖拉拉的,一旦海盗们全都登上甲板,那么你们就会和我一样,等着做海盗们的俘虏吧!”

  两个大汉听了杨云这些话以后,互相你望我,我望你的看了一阵,他们觉得对方说的挺有道理。孰不知,杨云这些话的目的就是要把他们支走。

  “好吧,我们现在就去参加战斗。但是你必须发誓不许趁机逃跑。”两个大汉最终拿定了主意,转过头来盯着杨云说到。

  杨云听了这句话差点没乐出声来,暗想这两个家伙幼稚的可以,誓言这种东西根本就约束不了自己。但不过要分什么样的誓言,象现在这种情况下的誓言就不会起什么作用。所以他顾做严肃认真的样子沉声道:“我发誓,向所有的神明发誓,我决不会趁机逃跑。我要维护作为战士的尊严和荣誉!”

  两个大汉见杨云发誓极为郑重的样子,又见他被捆绑的结结实实,心里不禁的宽松下来。转身拿起一旁的短剑快步奔了出去。

  杨云见那两个大汉离开了,便费力的挪动了几下身子。然后用手指从屁股下边夹出一把已经锈蚀了的铜制餐刀来。这餐刀是他在上船的第一天发现的。当时它被压在一个装甲板刷的木箱子底下,仅仅露出刀柄来,杨云正好用脚能够到它。但由于被看管的很紧,所以一直没有机会拿到它。当先前那两个看守被塞非拖出去处决的时候,趁着新看守没有到来的空档,杨云终于将刀拿到了手。并将它藏在屁股下面。如果要大小便,杨云就利用被松绑起身的机会把刀转移到后衣襟的腰带下。虽然这么做有很大的风险,但新的看守被没有注意到这些。更主要的是杨云也没有想到会在半路上遇见海盗。他只不过是在等待时机而已。而现在对杨云来说,正是脱身的好机会。

  杨云好不容易把刀转到手里,便开始吃力的割起绳子来。由于他的双手是被反绑的,所以工作起来效率不是很高。就在他感觉到绳子就要被自己割断的时候,他突然听到外边的喊杀声渐渐停了下来。接着底舱的盖子就被人从外面打开了。几个人依次从木梯上爬了下来。

  这几个人杨云并没有见过,但从他们的穿着打扮及身上的刺青来看,他们必是海盗无疑。杨云只得停止切割绳索的动作,心中不免沮丧,暗道自己即将脱身成功,没想到海盗们来得这样快。

  这几个人对于在底仓中发现有人感到有些惊讶,但很快的就明白过来。一个身材魁梧的海盗来到杨云的面前,上下仔细打量了他一番,然后他开口问到:“你是什么人?是船上的水手吗?”

  杨云见这海盗说话的口气并不生硬,便平和的答道:“不是。我是迪杰部落的首领杨云。因为仇人的阴谋,很不幸的被这些人俘虏了。”

  “哦!?杨云、杨云……”那海盗先是眉头一皱,紧接着就舒展开来,道:“我们听说过这个名字,山内高卢所有部族当中唯一敢反抗罗马人的部落首领。听说自从你当上首领以后,领导部下就从没有打过败仗。”

  “嘿嘿……”杨云听那海盗夸自己,脸上不禁一红,尴尬的笑了两声道:“说起来真是让人感到耻辱。败仗我是没有打过,不过当别人的俘虏还是第一次。”

  “我很同情你。”那海盗望着杨云的眼睛道:“虽然你本人是一个英雄。但是这在海洋上并不能帮你什么忙。相反有可能会给你带来麻烦。这一切即取决于你自己的选择也取决于我们首领的意志。人的一生是痛苦和短暂的。”

  “你这话什么意思?”杨云被这海盗最后的那句话弄的有些莫名其妙,但他随后就觉得这海盗是在暗示自己什么事情。正当他想进一步思考的时候。那海盗却向其他几个海盗一挥手,指着杨云下令道:“把他带到甲板上去!”

  海面上的薄雾随着太阳的升起早已散去,一群海鸥在海面上不断的上升和盘旋,偶尔有几只在发现水中的鱼儿后会毫不迟疑的俯冲下来进行猎捕。

  杨云现在可没有心情去看海鸥觅食,他贪婪地呼吸着海面上清新的空气,以弥补几天来被囚在底舱中的缺失。他对自己并没有晕船或者其它的不适感到奇怪,尤其是在这种设计原始、技术含量低、颠簸难忍的船上。不过现在令他非常宽慰的是,自己毕竟不用被送到仇家卡雷诺斯和帕美尼恩等人的手里了。现在在海面上,押运他的那三艘船被六艘船体高大的海盗船紧紧的围挤在一起。海盗们对获取的战利品进行了清点,除了被俘三艘船死亡的人员以往,其余剩下的水手和划浆奴隶全都被赶到货船的甲板上。其中最让海盗们感到好笑的是,为货船护航的那两艘武装战船是最先放弃抵抗的,几乎就没有什么人员伤亡。而被护卫的货船确是抵抗最顽强激烈的,也是最后放下武器投降的。

  海盗们的人数足足有七、八百人之多,当然这也要把划浆手们包含进去。真正战斗的人员只有其中的一半。他们的首领是一位年龄只有三十五、六岁、褐发浓须、身体高大强壮、嗓音洪亮的大汉。此刻他正站在货船正中央的甲板上,在他的身后是一大群强壮彪悍的手下。

  海盗首领面对着二百多名被俘的俘虏,表情显得略微有些阴沉。他先命人将那些可怜的人集中在一起,然后向身旁的一个头目耳语道:“芮尔多龙,按照老方法处理他们。记住,我们是与其他海盗不同的海盗,不能臭鱼烂虾的什么都要。”

  “我明白,首领。”芮尔多龙点了点头。转过身来正要发令,却一眼看到自己的几个同伴押着杨云走过来。

第六十五章 利古里亚海盗(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