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六章 利古里亚海盗(四)

    按照杨云的个人标准,眼前这些海盗纯粹是一群乌合之众。他们的头发、胡子很长,体格健壮、肤色黝黑,大部分人都赤裸着上身或是仅围着一条兜裆布,手中拿着短剑、长矛、钉头锤、战斧、鱼叉、标枪等各式各样的兵器,其中只有很少数的人穿着轻钉甲和皮甲。唯一不同的是这些海盗的眼神都透露出一种胜利者的狂傲和不羁。

  “嗨,维吉亚德!这个长的象一堆狗屎的家伙是谁?你是从那里把他找到的?”芮尔多龙是属于身材一般的那种人,金色的头发梳理的很好看,齐齐的向后倒伏,深陷的眼窝里是一双褐色的眼睛,鼻子瘦长,一撮金黄的小胡子恰到好处的长在嘴唇上,两端略微的向上扬起。一件轻皮甲和腰间的短剑给人一种战士特有的豪迈。他看到同伴押着一个年轻人走过来,便开口问到。

  维吉亚德就是从底舱中找到杨云的那个海盗,他比芮尔多龙长的高大,裸露在外的臂膀和大腿上满是靛蓝色的纹身,几支短小的标枪被放在一个特制的皮囊中,斜背在身后。他腰间的武器是一把短柄战斧,也同样穿着一件与芮尔多龙相似的轻皮甲。他见芮尔多龙问自己,便有些调侃的回答道:“这个与你长的差不多的人是从底舱中找到的。他可是个特殊的客人。”

  “该死!你这个象乌鸦的家伙总是那么让人讨厌。说话就不能正常一些吗?我发誓,总有一天我要踢爆你这个不列颠人的猪屁股,然后把你扔到大海里去祭神。”芮尔多龙白了维吉亚德一眼,他对同伴的调侃很气愤,但又有些无可奈何。

  “随你的便,芮尔多龙。”维吉亚德微微一笑,也不理会还在原地恼火的同伴,押着杨云径直向首领那边走去。芮尔多龙是他最要好的朋友,两人是生死之交,都曾在战斗中救过对方的性命。虽然平常总是斗嘴,但相互间的感情是真挚无比的。

  此时那个海盗首领也看到了维吉亚德押着杨云走过来,眉头不禁皱了皱。待他们来到近前后,正要开口问话,维吉亚德却踏前一步,抢先说道:“普兰可斯首领,我们在搜查底舱的时候发现了这个人。他声称自己是山南高卢迪杰部落的首领,因为受到仇人暗中的陷害,被俘获到这艘船上。因为他无法拿出证据来证明自己,所以为了稳妥一些,我把他带到你的面前来进行处置。”

  普兰可斯听了维吉亚德的报告后,仔细端详打量了杨云一阵,然后转头向维吉亚德说道:“你是第一天当海盗吗,维吉亚德?如果他说自己是罗马执政官你也相信吗?”

  维吉亚德见首领对自己做事有些不满意,脸上不禁一红,急忙道:“首领,我发誓,我曾听说过迪杰部落的一些传闻。说迪杰部落几年前还是一个生活在山林中的普通部落,但在一个新的年轻首领带领下,他们迅速强大起来。与罗马人的战争中,他们在雷诺坎和布雷西亚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还有与阿克兰人的战争中,据说阿克兰人在迪杰河畔全军覆没,首领也战死了,全族都被俘获。而在以前,迪杰人是做梦也不会想到他们会取得这样的胜利。其中的原因,据说主要都取决于那位年轻首领的聪明头脑。虽然他的身份我们无法证实,但我们还是应该慎重一些,毕竟迪杰部落……”

  维吉亚德的话很没有说完,普兰可斯却摆手打断了他,道:“亲爱的维吉亚德,你所说的这些难道我就没有听说过吗?不论眼前这个人的身份究竟如何,我们毕竟是海盗,海盗就必须要遵守海上的规则。是懦夫还是勇士,完全取决于他自己。我们不能轻易听信任何人的话。因为我们曾为此付出过代价。别耽搁时间了,把他带到俘虏那边去。”

  “可是,首领…….”

  维吉亚德还想再说些什么,但一个人却从普兰可斯的身后闪出来。他一边向维吉亚德使着眼色一边向他说道:“好了,维吉亚德!别再说什么了。首领已经下定主意了,你还是按照规矩办吧!”

  杨云从上到甲板以后就没有说过话,他自有他的盘算。他对这些海盗在极短的时间内就解决战斗的能力感到钦佩,幻想着如果今后自己的海军能有如此的能力,再加上优良的装备和战舰,那么该有多好。最重要的是如果能收编这些海盗,那么自己就又省钱又省力。不过在建立海军之前,自己需要有一块出海口。否则海军港口和补给从何而来。所以他决定要好好的观察一下这些海盗。

  此刻他见一个人从普兰可斯身后闪出来,便举目打量了一下。只见那个人的年龄约有四十岁左右,秃头,身材肥胖,但是显得很结实,浓眉大眼的脸上是一圈密实的络腮胡子,一件做工精细的轻钉甲很合适的穿在身上。一柄硕大的钉头锤斜背在肩。杨云见到这个人以后,心中忽然生出一种很亲近的感觉。此刻那个人也在举目打量自己。杨云虽然还带着镣铐,但他还是很友好的向那个大胖子笑了笑。

  “老天,真不敢相信!如果他真是迪杰人的首领,那么他怎么会成为别人的俘虏?”大胖子盯着杨云看了一阵,然后转头向首领普兰可斯说到。

  “我可不会去想这些,贺依尔。”普兰可斯拍了拍大胖子的肩膀,然后就转身向那些可怜的俘虏们走去。随后杨云也被无奈的维吉亚德带过去。

  转身的片刻,杨云在维吉亚德的耳边轻声道:“谢谢你,朋友!我会永远记住你的。迪杰人随时都欢迎你的到来!”

  “我不需要你回报什么。”维吉亚德一边押着杨云向前走,一边目不斜视地望着普兰可斯的背影回答道。

  此刻贺依尔从后面快步赶了上来,待与杨云和维吉亚德并齐以后,也是小声的向杨云问道:“你究竟是怎么成为别人俘虏的?”

  杨云对贺依尔的执着感到好笑,不禁回答道:“那可是一个冗长的故事。有时间我一定会说给你听。”

  “好吧!不过要看你一会儿的表现了。”贺依尔说完这句话后,便大步向前面的普兰可斯赶去。

  芮尔多龙依照普兰可斯的话,把俘虏们全都集中起来。此刻见首领等人走过来了,便向身边几个拿着绳索的海盗挥了一下手。那几个海盗见状,便转身快步奔到主桅杆下。将手中的绳索挂在上面的横梁上,然后又忙碌了一阵,几个令人胆寒的绞索就赫然出现在俘虏们面前。俘虏群中立刻出现了一阵骚动,许多人猜测海盗们要下毒手了,不禁的恐慌万分。其中有些人被吓的竟哭泣起来。还有一些人想转身跳海逃跑,但是周围众多的海盗让他们的企图破灭了,棍棒、皮鞭雨点般的落在他们的身上,甲板上立刻又增加了不少血迹。

  “嗨!你们这些蠢驴别做傻事!跑是跑不掉的。感谢天神吧,你们的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现在就让你们开始选择,想要回家但要用钱来赎的站到左边去,不想回家甚至想死的站到右边去!”芮尔多龙此刻站在一只大木箱上,大声的向俘虏们喊到。

  俘虏们听到芮尔多龙的话以后情绪逐渐稳定下来,甚至感到这些海盗有些好笑。谁不想获得自由回家,又有谁愿意不回家找死呢。所以俘虏们几乎全都站到左边。惟独有十几个人站到右边,其中有一个面容憔悴、衣衫破烂的美貌女人。

  “多莉娅!”杨云一见那个美貌的女人便立刻认出了她,不禁惊呼道。多莉娅此刻不仅面容憔悴,而且眼神涣散,精神萎靡,完全是一种寻死的架势。杨云能理解她那种绝望的心情,夫丧子死,家园毁灭,一路上被强盗们恣意污辱蹂躏,而现在又落入海盗的手中,结局更加凄惨难料。换做谁也接受不了这样的事情。多莉娅身边的那十几个大汉也认识,都是山林中的强盗,其中就有他们的首领塞非在内。

  “喂,你们这些想回家的蠢驴都听好了!要想获得自由必须每人交纳五个金币。否则你们就都得被绞死!现在给你们机会最后重新选择一次。生和死全在你们自己!拿不出钱的可以等上岸后补交。”芮尔多龙的话立刻又引起了俘虏们的一阵骚动。其中一些人在反复思量了以后,神情绝望的站到了右边。例如那些划船的奴隶。

  芮尔多龙见俘虏们已经做出了选择,便转过头来厉声向杨云喝道:“你,小子!现在做出选择,要么交十个金币,要么被绞死!”

  “我没有钱。”杨云望了芮尔多龙一眼,然后又望向多莉娅,淡淡的回答到。

  “没有钱不要紧,上岸后可以补交。现在,做出你的选择吧!左边,还是右边?”芮尔多龙目光如炬,盯着杨云问到。

  此刻俘虏当中杨云是最后一个进行选择的,所以不管是海盗还是俘虏,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在他的身上。杨云闻言毫不犹豫的向右边走过去,然后他来到多莉娅的身边站稳。

  多莉娅见杨云来到自己的身边,眼睛中不禁放射出一种奇异的光彩,其中既包含着爱恋又包含着意外,也包含着一种希望和寄托。但随即这种奇异的光彩又迅速暗淡下来,就仿佛在夜空中一瞬即逝的流星,一点痕迹都没有了。她动了动嘴唇,然后向杨云问道:“为什么你要做出这样的选择?”

  “不为什么!我欠你的太多了。现在能弥补这一切的就是与你死在一起,这些就足够了。”杨云说的是真话。如果自己不在她家中养伤,或是提前早带着她们母子离开,那么所有的一切就不会发生。虽然塞非那伙强盗不是自己引来的,但他对多莉娅母子乃至整个莱西多卡村的遭遇总是怀有愧疚的感情。

  多莉娅听完杨云的话,心中不禁既是高兴又是悲痛,就在她还要开口的时候,那边的芮尔多龙却高声喊道:“好了!选择已经结束了。我现在就可以让你们这些想回家的笨蛋们获得自由!来人,把这些懦夫们全都扔到大海里去!”

  “饶命啊,大人……”

  “你们怎么可以食言呢……”

  “事情不应该是这样的……”

  “该死的海盗,愿神惩罚你们……”

  “我愿意交十个金币……”

  那些站在左边的俘虏们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变故,他们被海盗们推搡驱赶着向船舷走去,许多人高声大骂不止,还有一些人哭叫起来。

  杨云等站在右边人被眼前的变故也是惊的目瞪口呆,眼看着海盗们把那些俘虏一个一个的扔进大海,人体落水时的“扑通”声和惨叫声不绝于耳。

  “等等!你们不觉得这么做很过份吗?”杨云见状实在忍不住了,不禁高声怒喝到。

  芮尔多龙扭过头来,望着杨云道:“小子,不想死的话就闭嘴!”

  “那不可能!你们这是卑鄙,是阴谋,是圈套!只有真正的懦夫才会这么做。”杨云迎着芮尔多龙怒目而视,随即他又转过头来向普兰可斯怒道:“你,变态的家伙!敢和我决斗吗?胜负的结果就是决定所有俘虏的命运!你敢来吗,蠢猪!?”

  “混蛋,给我闭嘴!”芮尔多龙从木箱上跳下来,真奔杨云而来,就在他举起拳头要给对方狠狠一击的时候,那边始终没有说话的普兰可斯却从鼻子里哼出两个字——“住手。”

  “首领,这家伙太嚣张了!真应该好好的教训他一下。”芮尔多龙对杨云辱骂首领的行为感到愤愤不平。

  普兰可斯没有理会一旁的芮尔多龙,而是望着杨云冷冷的说道:“我接受你的挑战!胜负的结果就是决定所有俘虏的命运!”

  “什么!?***¥%¥##¥…….”

  众海盗闻言大吃一惊。普兰可斯反应敏捷、身手了得,在利古里亚所有的海盗首领中,单打独斗从未尝过败绩,而今天他竟然接受了一个俘虏的挑战,众海盗为此百思不得其解。同时他们开始乱哄哄的嘲笑杨云的自不量力。

  此刻其他几艘船上的海盗们听说首领要与一个俘虏决斗,不禁好奇心大起,纷纷向普兰可斯的战舰和货船集中,这其中包括那些平时不露面的划浆手、厨师和奴隶等等。一会的时间,桅杆上、船舷上、甲板上、舱盖上、帆索上全都挤满了看热闹的海盗,把这艘船压的“格吱吱”直响。他们不断打着尖厉的口哨,齐声呼唤着普兰可斯的名字,用污言秽语咒骂着杨云。

  “好!胜负的标准就是我们其中一个倒地或是认输为止!”杨云不理会周围海盗们的嘲笑,大声向普兰可斯回答道。

  普兰可斯点点头,道:“我同意。”

  杨云被除去了身上的镣铐后,活动了一下麻木的手脚,进行了短暂的热身。而普兰可斯也除去身上的铠甲和斗篷,作好了决斗的准备。船上的甲板已经被海盗们清理了出来,做为首领与杨云决斗的场地。

  “你死定了,小子!”芮尔多龙来到杨云的身边,小声的向他说了一句,然后他就把杨云带到了甲板的中央。

  此时普兰可斯早已等在那里了。他的身材要高出杨云一个头,足能装下他两个。身上一块块的肌肉的就象铁铸的那样结实,在太阳的照耀下发出黝黑的光泽。他的拳头象榔头般大小,腿粗壮的象木桶一般。远远望去犹如天将下凡一般威武。

  杨云来到普兰可斯面前还未等站定,对方一声暴喝就发动了攻击,左拳直取他的面门。杨云急忙闪身躲过,那一拳擦着他的鼻尖呼啸而过。杨云趁势发动反击,飞起右腿踹向普兰可斯的左膝盖。让他想不到的是对方也飞速抬起右腿取他的小腹,同时左拳回撤再次出击。

  杨云见状,急忙收回右腿,原地一个后倒倒地,躲过对方的攻击,同时飞起左腿直踢普兰可斯的下体。普兰可斯知道这一脚要被题上,那么自己今后就别想再碰女人了,无奈之下只得收招后撤。杨云趁机一个“鲤鱼打挺”站起身来。

  “厉害!”杨云和普兰可斯几乎同时说出这两个字来称赞对方。两人都对对方的身手感到意外,同时也感到钦佩。

  两人的这几招都是在电光火石之间完成,在旁人看来就是眨眼间的事情。

  两人四目相对,仅片刻的时间就又欺身而上。双方拳脚相加,闪展腾挪,你来我往,毫不相让。你踢我一脚,我给你一拳,两人从甲板的中央打到船尾,喘息了一阵以后又从船尾打到船头,然后再喘息一阵,从船头又打到船的中央。旁边助威的那些海盗把嗓子都喊冒烟了也未见两人分出胜负。不过两人身上都已经有伤了。杨云脸上挨了一拳,鼻子、嘴巴都流血了,门牙有些松动。普兰可斯面颊上挨了一脚,嘴里两枚牙齿也已经松动,连带着眼睛也充血肿胀了起来。普兰可斯虽然体格强壮,但身体灵敏度一点也不亚于杨云。同样杨云虽然没有普兰可斯体格强壮,但力气并不输于他,其中年龄的差距有一定的原因。

  “你……你怎么样?”杨云站在甲板上,“呼哧、呼哧”直喘粗气,向普兰可斯问到。

  “没……没什么!再……再来!”普兰可斯也是出气如牛,说罢又要抢身上前。杨云也不甘示弱,举拳相迎。

  “等等”,此刻贺依尔从旁边奔过来,伸手隔开两人,道:“首领你们先别打了。我看你们还是先休息一下。至于这些俘虏,因为是你们决斗胜负的结果,暂时先不动。我建议一切等回到岛上再说。在这里若是遇到罗马人就麻烦了。”

  普兰可斯闻言想了想道:“好!一切回岛上再说!”

第六十六章 利古里亚海盗(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