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一章 波蒙娜酒馆

    杨云满腔悲愤的走在通向波蒙娜酒馆的路上,任凭热泪在眼里奔涌。自从离开涅文特奴隶市场后,他就一言不发,仿佛世界上的所有事情都不再与他有关,就那样无言地走着。

  普兰可斯和两个部下几次想上前安慰他,但又实在想不到有什么好的言辞来缓解他的悲痛,这让三人感到非常的难过,只能默默地跟在后面。

  波蒙娜酒馆离涅文特奴隶市场不远,大概只有一罗里远。与其它为低阶层提供娱乐的酒馆一样,它座落在一片拥挤破败的民宅当中,周围的环境实在不敢恭维,总之免不了“脏、乱、差”三个字。现在时近傍晚,各色各样的人物在忙碌了一天以后,开始向波蒙娜这样的小酒馆聚集,人来人往的好不热闹。

  波蒙娜酒馆的的店面并不大,但生意却红火的很,门里门外一片喧闹声,掺杂着各种味道的酒香也伴之四处飘散。此刻它的门前站着几个大汉,在刚刚燃起的锡制门灯下,他们一边与身旁拉客的**们高声调笑,一边时不时的用眼睛瞟着过望的行人。

  现在对杨云四人来说,波蒙娜酒馆已经近在眼前,尤其是那四溢的酒香,对他们产生了巨大的诱惑。杨云收拢了一下心神,把自己从悲痛和对塔江等其余几名部下的担忧之中拉了回来。他知道,这里不比布雷西亚,应该处处小心为妙。

  门前站着的那几名大汉看到杨云四人迎面走了过来,不禁停止了与身旁**们的调笑,用一种充满警惕和敌意的目光紧紧盯着他们,生怕他们会突然拿出武器进行攻击。

  “嗨,朋友们!你们是谁?我在这里可从来都没有见过你们。”一个身材匀称,浅褐色头发及肩的大汉走过来向杨云四人问到。可出乎他的意料,杨云四人谁都没有搭理他,只是径直的向酒馆内走去。惟独最后面嘴上留着小胡子的家伙路过他面前的时候,表情夸张地向他伸了一下舌头,然后也进入了酒馆。

  波蒙娜酒馆内人声嘈杂,气氛热烈,烤肉和烹煮肉汤的香味不时的会从后面的厨房里飘出来。室内虽然只有不到一百平方米的空间,但在餐桌和角落里到处都可以看到喝的面红耳赤、举杯互敬、放喉高歌、吹牛打赌、高谈阔论的酒客。所有人酒兴正浓,对杨云四人的到来谁都没有注意。

  杨云四人来到酒馆的服务台前,还没有张口说话,只见里面的那个老板——一个胖大婶——却对他们大声喝斥道:“滚开,臭乞丐!我这里没有多余的食物给你们!我施舍给你们这样的人太多了。但愿神明发怒,用万能的雷火把你们这些身体强壮,但又什么活都不愿干的懒鬼烧死!”

  “我……这……”

  杨云四人被老板的这几句话揶揄的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暗想自己真的被人看成乞丐了,这可是天大的冤枉啊。几个人你看我,我看你的互相望了一阵,这才觉得自己现在真的是乞丐模样,不仅衣衫破烂,满身臭气,而且蓬头垢面、胡子拉碴的。这也难怪被人当成乞丐来对待了。

  “啊,请您不要误会。我们是来自科西嘉的渔民,因为遇到了风暴,被吹到了这里。我们来您的酒馆里是来找朋友的,希望他能帮助我们。”普兰可斯向前一步,言语温和的向老板娘说到。

  “那就快点找!别在这里磨磨蹭蹭的。不过我警告你们,别想耍花招!要是我的客人当中有人丢了财物,或是有其它的什么事情发生。那么我向尊贵的波蒙娜女神起誓,你们都会被扔进大海里喂鲨鱼。”

  “您放心,我们都是非常本份的人,决不会影响您做生意的。”普兰可斯微笑着向老板娘鞠了个躬,然后接着道:“我们的这个朋友名叫阿托利萨斯,还有另外一个朋友叫维里米尔。他们曾告诉我会时常到这里来喝酒。不知您是否认识他们?”

  “自己去找。”胖老板娘说着向最里边靠墙的方向指了指,然后就忙着招呼其他的酒客去了。

  在胖老板娘所指的方向,也就是最里边靠墙的地方有一张方桌,现在那里正有两个大汉在喝酒聊天。虽然他们的表情举止与常人无异,但仔细观察,还是可以看出他们对周围的情况保有高度的警惕,不时的会向周围看几眼。

  杨云四人快步的向那两个人走去,以便及时确认对方的身份,商量下一步的事情。但就在这时,原先站在门外的那几个大汉却不知何时来到他们的身边,将几个人围了起来。

  “实话说,你的舌头可真难看。就象一头蠢驴一样令人讨厌。”浅褐色头发的大汉来到芮尔多龙面前,盯着他道,然后又望向杨云等人小声威吓道,“你们在这里最好不要惹麻烦。否则……”

  “我们不是来惹麻烦的,而是来找朋友的。我们现在急需帮助。”杨云说道。

  “你们找谁?”浅褐色头发的大汉将目光转向杨云。

  “阿托利萨斯和维里米尔。”

  “太阳指引我们前进的方向!”浅褐色头发的大汉听了杨云的回答后,并没有说其它什么。只是说了这句令人莫名其妙的话,声音小的刚好能让面前这几个人听到。

  普兰可斯、芮尔多龙和维吉亚德三人不知道这大汉说的什么意思,面面相觊不知该如何回答。那边杨云却不慌不忙的回答道:“自由女神将为我们歌唱!”

  “铁链将被烈火熔断!”褐色头发的大汉直望着杨云,面色已不象刚才那么严肃,甚至露出了一丝喜悦之情。

  “回到远方我的故乡!”杨云此刻与那大汉一样,喜悦之情溢于言表。现在他知道,这大汉是角斗士领袖斯巴达克思组建的“被压迫者同盟”中的一员,通过刚才的暗语,已经互相核实了身份。

  原来,按照“被压迫者同盟”的规定,成员互相不熟悉之时必须要用暗语核对身份,尤其是直接提到成员名字的时候。而阿托利萨斯和维里米尔是角斗士们在加普亚城的领导人,所以那大汉才用暗语问杨云等人。幸亏斯巴达克思当初去布雷西亚的时候告诉了杨云这些,否则今天四人就要面临杀身之祸。

  “我叫鲍尔托利克斯(注:其为日尔曼人。)。你们从那里来,我的朋友们?”褐色头发的大汉热情的向四人问道。但声音依然很低。

  “北方,布雷西亚!”杨云同样的轻声回答到。

  “噢,老天……”鲍尔托利克斯倒吸了一口凉气,急忙向四周看了看,见没有谁注意这边的情况,便拉住杨云向最里边靠墙的桌子走去。其余的人紧跟在后边。鲍尔托利克斯曾听说过关于罗马北方战事的事情,知道罗马人在雷诺坎战役中大败,两个军团几乎全军覆没,就连统帅尼罗总督都差点成为俘虏。也知道自己的领袖斯巴达克思曾秘密去过北方的布雷西亚,与传说中的那位部落首领进行联系。

  出乎杨云的意料,角斗士在加普亚城的领导人阿托利萨斯和维里米尔是那样的年轻,年龄都只有二十四、五岁的样子,身躯强壮厚实,说起话来直爽坦诚。阿托利萨斯来自山外高卢的阿莱西亚;维里米尔来自日尔曼的科尔地区。

  在鲍尔托利克斯引见过之后,阿托利萨斯和维里米尔等人对杨云四人的突然出现感到既吃惊又激动,他们没有多说话,急忙将杨云四人领出酒馆,因为那里人多眼杂有风险。然后钻进附近一条小巷,七转八拐以后,他们来到了一所低矮的房子面前。鲍尔托利克斯没有跟过来,他被阿托利萨斯安排为杨云四人购买一些食物和衣服。

  “朋友们,我从斯巴达克思那里听到过他对你们的赞赏和表扬,也听到过你们的英勇事迹,欢迎你们来到加普亚!”阿托利萨斯和维里米尔停下脚步,热情地与杨云四人握了握手。阿托利萨斯见普兰可斯、芮尔多龙和维吉亚德三人面有疑色,便笑道:“放心吧,这房子是我们秘密购买的,安全性很高。只是破旧了一些。好了,我们还是进屋子里吧。”

  原先与鲍尔托利克斯站在酒馆门外的几名大汉没有跟随进屋,因为他们的职责就是保护两个领导人的安全,所以他们此刻已经分散在房子的周围进行警戒。

  屋子里的摆设很简单,三张木床,一张小餐桌,几把木凳和一个小木柜就将空间占的满满的。大家落座以后便开始了谈话,杨云四人重新做了自我介绍,然后便将如何来到加普亚的经过叙说了一遍。当然,杨云在谈话中并没有谈及关于汉尼拔宝藏的事情,他只是将这段改成自己是前往迪杰视察途中遇伏的。他知道,汉尼拔宝藏是属于自己部落的,这个秘密决不能轻易的泄露给外人,因为他想依靠这些财宝作为日后进攻罗马的资本。

  阿托利萨斯和维里米尔对杨云四人的遭遇表示了极大的同情,随后他们也谈了角斗士组织的一些情况。他们告诉杨云一个重要的情报,西西里岛奴隶起义已经接近失败,罗马人最近正组织军队从岛上逐步撤离。据说准备经过一段时间休整以后,罗马人将全力发动对北方的战争,以期夺回布雷西亚乃至整个北方行省,洗雪雷诺坎战役的耻辱。

  杨云对这个消息感到极为吃惊和忧虑,因为如果情况真的象阿托利萨斯和维里米尔所说的那样,那么布雷西亚就危险了。更糟糕的是,自己在这里还无法及时返回去指挥战斗。但阿托利萨斯和维里米尔接下来的话又让他略微感到宽心。

  “被压迫者同盟”经过几年的精心准备,举行大规模起义的时机已经成熟。斯巴达克思等领导人研究认为,起义应该在罗马军队没有完全从西西里返回时进行,也就是说趁着罗马本土防卫空虚的时候,一举占领罗马城。起义的时间最晚不会超过六月末。

  杨云听到此处,心中计算了一下时间,现在已经是六月初了,那么再过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名垂青史的斯巴达克思奴隶大起义就要爆发了,那么自己一定要想办法抓紧时间返回布雷西亚,从北面给罗马人的背后来上一刀,即使不让他致命,也要让他流血不止。

  杨云清楚,罗马建国几百年了,现在正是最为强大的时期,仅仅依靠几场战争的胜利还不能伤他的元气。唯一的办法就是逐步蚕食消耗他的实力,就象当年成吉思汗对付金国和西夏那样,通过战争大规模地掠夺屠杀他的人口,毁灭他的城镇,摧毁一切能让他恢复元气的基础,那么连续几次这样,罗马最终将被耗干鲜血。

  杨云想到这,对全局战略已经有了大概掌握。他决定,等回到布雷西亚以后就组织第一次对罗马的南征,目的就是烧杀劫掠和毁灭破坏。当然,现今直接攻击罗马城的时机还不成熟。第一次南征先来个杀鸡儆猴——收拾罗马的那些盟邦。

第七十一章 波蒙娜酒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