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五章 加普亚惊雷(二)

    杨云把自己如何来到加普亚的经过简单叙说了一遍,塔江等人听了以后把牙齿咬的咯咯直响,发誓回到部落以后一定要亲手杀了那些叛徒。

  杨云最后又抚慰了大家几句,然后便向众人告辞。塔江等人依依不舍,拉着杨云的手臂询问他何时再来;何时能率领大家返回北方的家园。

  杨云环视着自己这些部下,深情的说道:“我发誓,我的勇士们,我们重返家园的那一天很快就会来临。你们现在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养好伤,恢复精力和体力,别的什么都不要想。当一切都安排好以后,我会来接你们的。另外。”杨云指着艾莲娜说道:“你们在这里一定要听从夫人的命令。她是我们尊贵的朋友。没有她的帮助,我真的不知道应该用什么办法才能把你们从监狱里救出来。你们要了解,夫人这么做是承担了巨大的风险。如果罗马人知道了实情,那么后果将非常严重。”

  “我们向伟大的神明起誓,再没有离开这里之前,一定会服从夫人的一切安排。”塔江等人声音低沉但短促有力的说道。

  杨云点了点头,“好样的,勇士们!高卢的战士就应该如此豪迈。”他又转向一旁的艾莲娜道:“谢谢了。我的这些部下就交给你了。他们当中谁若是不听命令,你就用鞭子抽他们。然后我罚他们三天不准吃饭。”

  杨云的话把大家都逗笑了,艾莲娜轻声道:“不会的,我相信你的部下都是好样的。我在这里还会住上一段时间,到时他们的伤就会养好了。”

  “好!等我们回到北方以后,一定会想办法把他们的赎金送给你。我们迪杰人,不,是高卢人,欠你一个巨大的人情。我们全族都感谢你。”

  “只要你不再把所有的罗马人都认为是敌人,那么我就感到满意了。”艾莲娜笑了笑。

  “嘿嘿……,我认为,只要所有的罗马人都不再想征服我们,那么蔚蓝的天空将是多么晴朗,而我们所有的人都将感到满意。好了,我走了。”杨云干笑了两声,向艾莲娜说完这句话后便出门融入了夜色之中。

  杨云回到住处的时候,普兰可斯三人睡的正酣。芮尔多龙如雷的鼾声让他不能尽快的入睡。杨云躺在床上,思索着如何才能率领大家逃离加普亚。虽然与普兰可斯三人对这件事早就商量过,但具体的细节还有待商榷。船,只有弄到船才能有机会尽快的回到北方。在陆地上想返回布雷西亚,主要的困难有两个,一是时间太长,路途过远,恐怕还没回到布雷西亚,她就可能陷落了;二是要经过罗马城,那里是罗马人的心脏地带,周围尽是她的城市和盟邦,难免途中不会出现意外。而目前要想弄到船,则必须要到城外的港口去。可是罗马人对出入加普亚城的行人盘查的很严,尤其是通往港口的道路,据角斗士们说那里有好几道哨卡,目的是为了保障运送西西里岛上罗马军队舰船的安全。即使自己四人化装混出城,那么在港口被识破的几率依然很高。况且角斗士们举事在即,不能因此破坏了他们的大计。看来,唯一能逃离加普亚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在角斗士们起义的时候,自己和伙伴们混水摸鱼,趁乱离开加普亚。

  就在杨云苦思脱身之计而万分焦虑的时候,还有一个人与他同样的焦虑万分,他就是角斗士领袖斯巴达克思。此刻这位色雷斯人与他亲密的战友埃诺曼正纵马急驰在罗马通往加普亚的阿庇乌斯大道上。两人和坐骑身上全是灰尘和泥浆,他们这样昼夜急驰已经两天了。

  “看在神明的面子上,伟大的斯巴达克思,我们应该停下来休息一会儿,我的马已经不行了!”埃诺曼大声的呼道。这铁塔般的日尔曼人说的没错,不仅仅是他的马,包括斯巴达克思的马在内,全都口吐白沫,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汗水不断的顺着皮毛流淌下来,在身后的地面上形成了一道浅浅的印记。

  “我发誓,我的兄弟!我也想休息。但是不行!我们必须要赶在元老院的信使前面到达加普亚。否则,不仅我们五年的心血付诸东流,而且我们所有的人都会被送上十字架!”斯巴达克思现在所想的只是如何能尽快到达加普亚。

  “如果神明能怜悯我们,那么就让我有一天亲手宰了那个怯懦无耻的小人!”埃诺曼挥手将额头的汗水擦去,眼睛里燃烧着愤怒的火焰。

  “我相信会有那么一天的!任何叛徒都是没有好结果的。我发誓!”斯巴达克思回应道。

  就在几天前,角斗士“被压迫者同盟”的一名骨干成员——不列颠人卡卡鲁特出于起义就要开始了的巨大兴奋,独自一人在酒馆里喝了很多酒,结果在返回角斗士学校的途中与几名贵族子弟发生了口角,随即双方大打出手。打斗中,兴奋异常的卡卡鲁特高呼“自由万岁”等口号,无意中竟泄露了角斗士们要在六月起义的巨大秘密。闻讯赶来的罗马巡逻队随即将卡卡鲁特逮捕。在牢狱中,卡卡鲁特经受不住严刑拷打和利诱,将角斗士们举事的计划全部招供出来。罗马元老院对此极为震惊,立刻调动军队对城中各角斗士学校进行严密监控,并将克里克苏斯、勃烈维尔等“被压迫者同盟”核心成员逮捕。

  就在卡卡鲁特被逮捕的同时,一名同情角斗士的罗马下级军官波里乌斯冒着巨大的生命危险找到斯巴达克思,将情况的严峻性告诉给色雷斯人。对卡卡鲁特被捕并叛变的事一无所知的斯巴达克思不敢怠慢,立刻派人通知其他人进行转移,但为时已晚,罗马人的动作比他预料的快很多。情急之下,斯巴达克思只得在城门没有关闭的时候,与仅余的战友埃诺曼混出城。从城外农民手里卖了两匹马以后向加普亚急奔。加普亚的角斗士组织结构仅次于罗马,而且起义的准备也很充分。斯巴达克思害怕阿托利萨斯、维里米尔等人也遭到逮捕,那样角斗士们几年来的心血就全完了,因此两人昼夜兼程赶向加普亚。就在斯巴达克思和埃诺曼出发后不到两个小时,元老院的一队信使便也向加普亚出发了。

  因为身份的关系,斯巴达克思和埃诺曼不敢走大路,只能走曲折的山间小路,这样在时间上就比元老院的信使不占什么优势了。可以说,现在双方都是在昼夜急奔,几乎是并道而行。

  加普亚城内的角斗士们并不知道事情发生了变化,他们一如既往的进行着起义准备,照常聚会和商议,丝毫也没有感觉到危险的到来。

第七十五章 加普亚惊雷(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