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章 加普亚惊雷(七)

    迎面而来的是一支全副武装的罗马巡逻队,人数大约有三十人。他们本在另一条街道巡逻,突见这边火光冲天浓烟滚滚,便快速的奔过来查看。没想到刚到街口,一群手持利刃的人就从烟雾中冲了出来。跑在前面的几个大汉不容他们做出任何反应,暴喝一声就发动了突袭。黑暗中,武器相接产生的火星迸溅,鲜血随着剑芒的闪耀而向四方抛洒,其中夹杂着双方厮杀时的怒吼。

  杨云这支小队伍的人数虽然不多,但其中大多都是身经百战的精锐战士,即使是后来加入的那十二个奴隶,身手也都不是一般的弱。因为这十二个奴隶曾经都是战士,分别来自西班牙、日尔曼、亚德里亚海沿岸等地。

  在杨云等人的猛冲猛打之下,这场短暂血腥的肉搏很快以进攻方的胜利而结束。杨云这边以两人轻伤的代价取得了全胜。巡逻队士兵的尸体横七竖八的躺了一地,鲜血顺着他们身下一直流淌到路边的排水沟里。

  “到监狱那边去!解放那里的囚犯!”杨云向大家高呼道。

  “走啊,弟兄们!向罗马人复仇的时候到了!”普兰可斯说罢便率领大家紧随杨云的后边向前奔去。

  在夜色下,这支小队伍所过之处无不是火光冲天,极尽破坏之能事,把那些居民吓的四散奔逃。加普亚城的居民与罗马城的居民不同,他们并不是纯正的尚武的罗马人,另外安逸富裕的生活过的也太久了,当面对突然发生的灾难时,他们只能出于的本能的进行逃避。

  杨云等人很快的来到加普亚监狱的门前。门前有十几名罗马士兵警戒,他们早就看到了另两条街上的火光,但因为职责在身,他们无法到那里去救援。所以当他们看到杨云等人向这边冲过来的时候就做好了战斗准备。双方刚一照面,无须多言,立刻就发生了激烈的战斗。

  杨云躲过面前罗马小队长的挥刺,侧身飞起一脚狠狠踹在他的盾牌上,沉稳苍劲的力道顿时透过盾牌将罗马小队长震退数步。

  那罗马小队长刚才自恃格斗技术不错,与杨云猛战了几个回合,但没想到对方会用上腿脚功夫,更没料到对方的力道威猛的会将自己震退,口中不禁大骂卑鄙。那料他的话音未落,杨云的第二脚照着他面门就飞来了,他只得急忙举盾掩挡。罗马人的盾牌是方形的,足有半人高,灵活性比不上圆盾。罗马小队长用盾牌挡住杨云的飞踢以后还没等放下来进行反击,对方的第三脚、第四脚就闪电般的又踢了过来。一连串的“嘭彭”声过后,罗马小队长已被杨云踢进大门的角落里无路可退了。罗马小队长此时又气又羞,大喝一声甩掉盾牌挺剑疾刺杨云的咽喉。

  “嘭”的又是一声闷响,罗马小队长顿觉自己头重脚轻,眼前成群的金星闪耀,耳朵里嗡嗡直响,一股热乎乎的液体顺着口鼻流淌出来。原来杨云的动作比他快多了,飞起一脚正踢在他的脸上,顿时就让他晕头转向起来。还没等他搞清是怎么回事,随后跟进的塔江就一剑割断了他的喉咙。

  杨云的腿脚功夫是在部队时练就的,在多次的模拟对抗中都是以其取胜。战友们开玩笑称他为“无影脚”,意思是速度奇快,攻势凶猛。本来杨云的腿脚功夫主要是出其不意攻击敌手的下半身,但在现今罗马士兵有厚重胫甲和盾牌的保护下,他只能攻击对手裸露的面部。即使是这样,他的威力依然强大。

  监狱门前的战斗依然在继续,许多罗马士兵在得到报警之后,纷纷从监狱里面赶来参加战斗。一时间,狭窄的大门前成了双方浴血厮杀的战场。不时会有人惨叫着捂着身上的创口倒下去。

  杨云这边开始有伤亡了,主要出现在后来的那十二个奴隶当中。而象大队长塔江、中队长鲁卡、骑兵布洛托和安卓这些老兵则自动组成菱形的攻防队形,互相掩护着进行战斗。菱形队形最大的好处之一就是后面的那个人在前面三个人的掩护和配合下,可以随意攻击敌人战线的任何一点,他的作用可以与前面的三个人互换,既是主攻手又是助攻手。如果前面的三人当中出现伤亡或是体力用尽,那么他可以立刻替补上去,然后再由别人代替他的位置。这是一种攻防兼备、机动性很强的战斗队形,随时可以调整战斗方向,适用于中小规模的战斗。这是杨云服役时参考班、排战术队形设计的。现在它发挥了威力。

  罗马士兵虽然人数众多,但伤亡也在不断增加。尤其遇到杨云、普兰可斯、维吉亚德、芮尔多龙这些大BOOS级的人物,根本就占不到什么便宜。

  “他妈的,我讨厌在陆地上战斗!太拥挤了。这让我想起了船的底舱。”芮尔多龙利落地干掉一个罗马士兵以后大呼道。

  “别发狗屁牢骚!不想拥挤的话就把面前的这些蠢货都干掉。要不然你就会被塞进船的底舱给送回去。”维吉亚德说着格开刺来的几把短剑,反手把短剑送进了一个罗马士兵的胸膛。

  “闭嘴,你这不列颠骡子!我可不是懦夫。现在就让你看看我的厉害。”说罢,芮尔多龙开始发起飙来。手中的盾牌和短剑上下飞舞,把面前的几个罗马士兵冲击的狼狈不堪。

  “你这混蛋!别以为你是英雄别人就都是胆小鬼。我可不会落在你后面。”维吉亚德一反往日沉稳的常态,也与芮尔多龙一样突然发起飙来,逼得罗马士兵不断后退。

  一旁的杨云见状不觉一阵好笑,暗想这两个家伙真有意思,一边战斗还能一边赌气。不过这两个家伙现在倒是为己方争得了暂时的优势。想到这,他大呼道:“冲啊,弟兄们!芮尔多龙与维吉亚德已经为我们做出了榜样。让我们把这些罗马人都送到地狱里去吧!”

  塔江等人闻言精神大振,一鼓作气将那些罗马士兵逼退到院子里。防守监狱的罗马士兵虽然顽强抵抗,但在杨云等人的猛烈打击下伤亡惨重。尤其在杨云和普兰可斯几人面前,基本上战不到几个回合就会殒命当场。更让罗马士兵沮丧的是,牢房中的那些囚犯见有人敢攻击戒备森严的监狱,纷纷挤在牢房的门前看热闹,不时的为进攻者加油喝彩。一个罗马士兵被杨云一脚踹到一个牢房的门前,刚要想反击,突然他被囚犯们从里面伸出的几条胳膊死死抱住,成为杨云剑下又一个游魂。

  “嘿,朋友,快把我们放出来。我们可以帮助你们把这些猪猡都杀光。我保证!”一个络腮胡子的大汉隔着牢门向杨云说道。他的年龄大约有三十岁出头,在火把的光亮下,他的皮肤发出健壮结实的光泽。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充满着对自由的渴望。

  “没问题。”杨云上前将那死去罗马士兵的短剑递给他,歉意的道:“不过现在我帮不了你们。你们只有自己打开牢门了。”

  “非常感谢,朋友!这已经足够了。”那大汉接过短剑后便和几个囚犯开始娴熟的撬起牢门的铁锁来。杨云见状便快速的返回同伴们的身旁继续战斗。

  那大汉很快的便撬开了牢门,欢呼一声后就领着几个囚犯奔向其他的牢房。一会的功夫,所有的牢房基本上都被他们打开了。从里面冲出来的囚犯足有二、三百人。他们出来以后立刻就参加到院子中的战斗中去,还有一部分人趁着混乱逃出了监狱,消失在茫茫的夜色当中。

  经过时间不长的一阵厮杀之后,防守监狱的罗马士兵几乎被全歼,他们遗留下的武器很快被囚犯们装备起来。

  杨云见解救囚犯的目的达成了,便顾不上歇息跳到一个大木箱上,向囚犯发表了一番短暂而又慷慨激昂的演说,主要的意思与解放提督府内那些奴隶们基本一样。这些囚犯当中各色各样的人都有,罪名也不一而足,其中既有杀人放火的重犯又有因偷一个面包而入狱的穷人。结果大约有近一百名无处可去的外籍囚犯愿意跟随杨云他们离开,其中包括杨云先前遇到的那个络腮胡子的大汉。而其他的囚犯则各自散去了。

  杨云和普兰可斯的这支队伍现在壮大了许多,人数已经超出一个百人队的编制了。为了节省时间,杨云只得在仓促中为他们编组,指定塔江等九个老兵为他们的小队长和十夫长。然后又从监狱各处收集了一些武器装备他们,这时这支队伍才勉强形成了战斗力。离开之前,他们又找了一些食物和水,然后一把火将整个监狱点燃起来。

  杨云等人率领着大家直接冲向加普亚的北门。在那里,他们将到达并攻占加普亚的港口。按照原计划,他们此时应该分开行动,到城中各处点火破坏。但杨云和大家商量以后认为不妥,因为人员素质不齐和队伍状况不稳定,容易被罗马人各个击破,所以他们决定改变计划,集中行动。当然,他们一路之上还是不忘记进行点火破坏。

  此时加普亚半个城区都燃烧起来,熊熊的大火映红了天际。更糟糕的是,大火燃烧造成城区上空空气稀薄,致使更上面的冷空气急速下降进行补充,从而产生大风。结果火借风威,风助火势,越烧越烈,造成恶性循环,把加普亚全城都笼罩在大火和浓烟之中。城中居民被烧的无处藏身,四散奔逃。大街小巷充满了奔跑呼号、召儿唤女的凄惨之声。

  其实梅季乌斯提督和他的六百名部下早就看到城中起火了,同时也得到报告,说一伙强悍的暴徒在城中四处烧杀,不仅袭击了提督府,而且还攻占了监狱,把囚犯们都放走了。更严重的是,这伙暴徒已经与防守北门的部队发生战斗,有打开城门向港口进军的企图。

  梅季乌斯大人得报以后是又气又急。提督府、监狱被攻击和城中燃起大火已经是过失巨大,若是港口一旦被那些暴徒们攻占并破坏,将港中的所有舰船都点燃,那么元老院追究下来,自己的提督也就干到头了。在他看来,这伙暴徒应该是角斗士们的同伙,里外策应进行暴动。本来在他的亲自指挥下,暴动的角斗士们已经被围在角斗士学校里动弹不得,马上就可以发动攻势消灭他们了,可没想到城中此时已是被那些可恶的暴徒折腾的天翻地覆。想到此处,梅季乌斯大人急得冷汗都流下来了。他立刻命令分出两个百人队增援北门,同时让城中所有的巡逻队都向北门集中。决不能让那些暴徒突破北门。

  斯巴达克思率领角斗士们攻占武器库以后,队伍的战斗力大增。他们集中在一起猛攻学校的大门。眼看即将突破的时候,梅季乌斯大人的援军就到了,迫使角斗士们只得退了回去。经过一连的几次攻击之后,角斗士们始终无法突破大门。就在他们感到绝望的时候,只见城中火光四起。又见围困他们的罗马军队开始调动撤离,人数徒然间少了许多。众人不禁疑惑不解。突然,阿托利萨斯一拍大腿,向大家道:“杨,一定是杨他们干的。他们现在在策应我们。”

  “这怎么可能?杨他们只有四个人啊。”鲍尔托利克斯不解的道。他实在无法想象四个人怎么会让整个加普亚都燃烧起来。

  “不要理那么多了。现在罗马人把这里的军队调走了一些,就说明城里发生了严重的事情。现在,正是我们突围的好机会。”维里米尔已经负伤了,攻击大门时,他的左上臂被投枪刺中。鲜血不断地从包扎伤口的破布条里渗出来。

  “好吧,那么我们还是按照原先计划的。突围以后向南门跑,让罗马人不能集中力量对付我们和杨。”斯巴达克思环视了大家一遍,然后他又把目光投向笼罩在浓烟和烈火的城区,喃喃的说道:“祝你们好运,我的朋友们。”

  角斗士们在斯巴达克思等人的带领下,发动了最为猛烈的一次攻势。他们前仆后继、勇往直前,很快的在罗马士兵的防线中撕开了一道口子。

  梅季乌斯大人已经料到角斗士们会趁机突围,虽然做了严密的部署,但在一群充满绝望和抱定必死决心的人的面前,他手下的部队开始发生动摇。许多罗马士兵倒在他们防守的位置上。无奈之中,梅季乌斯大人只得派人火速把调离的那两个百人队招集回来。他的优柔寡断给了角斗士们绝好的突围机会。未等那两个百人队回防,角斗士们已经突破了学校大门的防御,趁势向城南转移。为了掩护大家撤离,埃诺曼主动率领几十名弟兄殿后,不时的与追击的罗马人发生激烈血腥的战斗。

  梅季乌斯大人为自己的犹豫感到万分恼火。天将拂晓时,他得到报告,那伙暴徒和角斗士们已经分别从南、北门逃出城去。

第八十章 加普亚惊雷(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