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七章 加普亚惊雷(四)

    加普亚城的居民们在忙碌了一天以后,纷纷结束手上的工作开始准备晚饭。许多老人会在这段时间里坐在自家的门前,眯着双眼望向人来人往的街道,或是将目光投向日薄西山的夕阳追忆过去的时光。而在他们的身旁则围绕着许多嬉笑打闹的孩童。忽然,伴随着街上行人的尖叫,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由远及近的传来,迫使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老人们急忙把孩童们揽入怀中。眨眼间的功夫,罗马元老院的信使们便在他们眼前急驰而过。

  “伟大的神明啊,发生了什么事情竟会让这些士兵如此的匆忙?”

  “我发誓,我已经有好多年没有看到这种情形了。这让人感到一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发生了。”

  “难道战争爆发了,需要加普亚的力量吗?”

  “别傻了!我们现在每一天都在战争中度过。”

  居民们的猜测和议论并没有让信使们把速度降下来,他们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尽快见到加普亚城梅季乌斯提督大人,告诉他那些卑贱的角斗士要进行暴动,元老院命令必须将事态控制在萌芽状态,逮捕所有参与这个阴谋的人。

  斯巴达克思和埃诺曼在几百名角斗士中穿梭,终于找到了阿托利萨斯和维里米尔等人。因为时间紧迫,大家就地召开了一个紧急会议,商讨应对现在严峻局面的方法。

  斯巴达克思的组织领导能力很出色,在组织“被压迫者同盟”伊始,他就按照罗马军队的模式将所有成员编制成若干大队、中队和百人队,并分别任命了他们的指挥官。现在,这种富有远见的组织方式发挥了极为重要的作用。

  “我们现在这个院子里有多少人?”斯巴达克思向阿托利萨斯和维里米尔问到。

  “正好是四百个人。左面和右面两个院子里还有三百人。大家等待这一天已经好久了,可以随时投入战斗。”阿托利萨斯的脸色有些苍白,声音里充满了亢奋,他现在都能听到自己剧烈的心跳声。

  此刻在他们周围,几百名角斗士已经预感到了目前有极为重要的事情发生,便自觉的按照各自的编制集合起来,静静地等待着下一步的命令。

  “好吧,时间已经不多了。如果我的估计没有错,元老院的那些信使们现在已经到达加普亚了。我们必须抢在他们的前面举行起义。也就是——现在!”斯巴达克思把最后两个字说的很重,但他的表情却没有丝毫的慌张和惊恐。他清楚,他所选择的这条道路只有两个结果,胜利或者死亡。

  “维里米尔,你带领一个百人队负责攻击左面的那个院子;鲍尔托利克斯,你带领一个百人队负责攻击右面那个院子,你们把其他三百名弟兄救出来以后,接下来的任务是攻击学校的大门,为我们大家冲出去做准备。阿托利萨斯,你负责引导我和埃诺曼带领剩下的人攻击武器库。成功后,我们与维里米尔和鲍尔托利克斯在学校大门前汇合,然后攻击提督府。万一形势不利,大家记住,就按照我们以前计划的,分头行动,在维苏威山下集合。”

  “好的,斯巴达克思。我们都记住了。”阿托利萨斯等人异口同声的大声回答道。

  “弟兄们,我们为自由而战的时刻来临了!现在,大家拿出武器,与压迫我们的罗马人——战斗到底!”他们站起身来,面向几百名待命的角斗士振臂发出了积蓄已久的怒吼。

  “宁为自由而死,不为苟活而生!”

  角斗士们群情激昂的吼声顿时响彻长空,威震大地。他们飞速的奔回自己的住所,从床铺下、天棚上、地沟里取出早已准备好的武器——长时间精心研磨的木棒和木剑,然后重新在院子里集合,跟随自己的首领向紧闭的大门冲去。

  其实把守大门的打手们早就发现了角斗士们的异常,但他们还没有蠢笨到贸然进入到院子里的地步。当他们看到角斗士们手拿着木棒和木剑高呼着向大门冲过来的时候,便知道角斗士们暴动了。

  “冲啊——!让他们知道没有人可以阻挡我们!”

  斯巴达克思冲在最前面,大吼着第一个攀上铁门。这色雷斯人敏捷的跳过来后,顷刻间就将两名不知所措的打手打翻在地,然后拾起他们的短剑冲向其他的打手。其余的二十几个打手见状不妙,拿出武器一窝蜂的扑上来。色雷斯人毫无惧色,大吼着冲入到他们中间奋勇厮杀起来,鲜血顿时伴随着惨叫声四处飞溅。

  “坚持住,斯巴达克思!我们来帮你了!”此时埃诺曼等人也翻过了大门,他们挥舞着木棒冲入了打手们中间。顿时,打手们垂死的惨叫声响成一片。紧接着,越来越多的角斗士翻过大门加入到战团之中。那些平时在角斗士们面前作威作福惯了的打手们抵挡不住这猛烈的攻势,眨眼这间就被消灭殆尽了。

  维里米尔和鲍尔托利克斯那边的情形也与这边差不多,他们的攻击基本上很顺利。角斗士们把打手们的武器拾起来,然后用他们的钥匙把左右两个大门打开,把还在院子里的其他弟兄们放出来,院子内外立刻爆发出雷鸣般的欢呼声。

  “快,到武器库那边去!我们必须占领它!阿托利萨斯,你在前边领路!”斯巴达克思擦了一下迸溅到脸上的血迹,向周围其他的人高呼道。

  角斗士们随即分成两部分,其中一部分由斯巴达克思和阿托利萨斯等人率领,沿着院墙向东边的武器库方向冲去;另一部分由维里米尔和鲍尔托利克斯率领,直接冲向下一道大门。

  角斗士暴动的消息在极短的时间内迅速传遍了整个阿夫乐尔角斗士学校。常年驻守在这里的罗马军队有一个大队的兵力,他们是由加普亚提督指派到这里来的。此刻他们虽然接到了警报,但遗憾的是他们并不能在短时间内将所有的士兵集结起来。因为他们的任务是把守各个大门和通道,这就造成了他们兵力分散,对突发事件不能及时的做出反应。

  角斗士们在斯巴达克思等人的率领下猛冲猛打,接连攻破几道大门和通道。负责警戒任务的罗马士兵和打手们在这如潮的攻势下溃不成军,不是四散奔逃就是命丧当场。他们遗弃的武器装备很快的就被角斗士们利用起来。

  阿夫乐尔角斗士学校的老板叫巴奇亚斯,此时这个三十五岁的罗马男人在得知角斗士们暴动了的消息后,领着手下一大群打手和奴隶在住所里吓的不知该如何是好。

  “该死的,你还楞在这里干什么?快把这些蠢驴都武装起来,我们必须好好教训一下那些下贱的家伙!”维季昂斯带领着两名百夫长和几十名罗马士兵气冲冲的闯了进来。他有二十八九岁的样子,是驻守在阿夫乐尔角斗士学校罗马警卫部队的指挥官,职务是统领(罗马军职,位在副将之下,高于或等于军团联队长)。

  “维季昂斯统领大人,你可来了!”巴奇亚斯仿佛见到了救星一般,急忙几步奔到维季昂斯面前,嘴唇颤抖着有些语无伦次的说道:“那些该死的角斗士造反了,这实在是太突然了。如果我要知道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我对着帕拉丁山上各位伟大的神明发誓,我一定会把那些卑贱的家伙都丢到兽棚里去。但你知道,这只是我的一种美好愿望,实际上它是不可能实现的,因为这是我所有的财产,我父亲老巴奇亚斯留给我的,我还准备要把它留给我的孩子们。我平时对这些阴险的家伙实在是太宽容了,怎么就没有发现他们发展到会有造反的迹象呢!我发誓,我……”

  “够了!你这个绕嘴的笨蛋!”维季昂斯一声暴喝打断了巴奇亚斯罗里罗嗦的话,“我说过了,你抓紧时间把这些蠢驴都武装起来,让他们都投入战斗!我已经派人向提督大人报告这里的情况了。援军很快就会到达这里。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不能让那些卑贱而又阴险的傻瓜们跑到城里去。现在,你们所有人都要听我的命令……”

  维季昂斯果断地开始下达镇压角斗士暴动的命令。他让巴奇亚斯把剩下的大约三十名打手和五十名奴隶武装起来,加强学校正门的防守。又命令手下的两个百夫长各自带领四十名士兵增援正在发生战斗的地方,而他自己则带领剩余的六十名士兵去加强武器库的防守。

  阿夫乐尔角斗士学校的武器库座落在一个很大的四合院里,因为是重点部位,这里墙高门厚,戒备森严。由维季昂斯手下另一个百夫长赛尔杜斯带领八十名士兵和二十名打手负责防守。他们此刻在武器库大门前的台阶上列成两道防线,眼睁睁看着角斗士们如潮水般的冲过来。

  “原地防御!保持队形,投枪准备——!”全副武装的赛尔杜斯一手紧握短剑,一手持着方形盾牌大声的向部下发出命令。八十名训练有素的罗马士兵闻令将手中的投枪高高举起,齐齐的对准院门方向。他们每个人的心脏跳动的都很厉害,因为角斗士们的人数实在是太多了,谁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在这场战斗中活下来。而那二十名打手更是紧张的要命,拿着武器的手里满是汗水。

  “砰”的一声巨响,院子的大门被角斗士们用一根大木桩撞开了。角斗士们立刻发出一阵“巴尔拉拉”的尖叫声,这是即将发动冲锋的前奏。武器库院门距离罗马士兵防守的大门大概有五十米远,在角斗士们眼里,这段距离是决定他们生死存亡的关键,所以在尖叫几声后,角斗士们立刻怒吼着向武器库大门冲了过来。

  “投枪——,放!”赛尔杜斯看着角斗士们已经进入了投枪的射程,便毫不迟疑的下达了投射的命令。八十支投枪几乎被同时抛出去,在空中划出整齐而又美丽的弧线以后,便齐齐的钻到角斗士们冲锋的人群当中。一阵惨叫声之后,几十名角斗士带着对自由的渴望倒了下去。

  周围的角斗士见状不禁怒火万丈,他们加快步伐勇猛的冲向赛尔杜斯和他的部下。也就在这时,第二轮八十支投枪又飞了过来,顷刻间又有几十名角斗士倒下了。

  “该死的罗马人!”埃诺曼怒吼着。周围众多弟兄的牺牲让这铁塔般的日尔曼人感觉自己已经燃烧了起来,任何人都不能阻挡他的前进,他现在的胸中只有“复仇”二字。埃诺曼从牺牲弟兄的身上拔出两支投枪,在罗马士兵还没有拔出腰间的短剑之前就冲到了他们的面前。随即,双方残酷而又激烈的肉搏开始了。

  八十名罗马士兵虽然在人数上不占优势,但在武器装备方面却占有极大的优势。他们背靠背列成一个圆形阵,借助盾牌的掩护顽强抵抗着角斗士们的进攻。他们知道,任何想逃跑的念头最终只能害了自己和同伴,所以只要一直坚持下去,那么城中大批的援军一会儿就会赶到。

  同样,角斗士们也清楚现在的局势,但手中的武器实在是没有什么太大的杀伤力,木棒木剑作为平时练习武艺的道具还可以,可在真正的战场上,拿着它们基本上与赤手空拳差不多。虽然在刚才缴获了一些真正的武器,但数量实在少的可怜,面对罗马士兵这种紧密的防御队形几乎就没有多少施展的余地。角斗士们急的眼睛都红了,但又毫无办法。只能徒劳的发动一波又一波的攻势,无故增加了自身巨大的伤亡。

  杨云等人此时正在住处里闲聊,但聊了一阵以后,突然发觉今天的情况有些异常。原来,按照角斗士事先与他们的约定,每隔三天便会派鲍尔托利克斯为他们送来食物和其它的生活用品,时间都是定为傍晚时分。而每次鲍尔托利克斯也都会准时无误的到来。但是今天鲍尔托利克斯却没有出现。

  “这个不讲信用的鲍尔托利克斯,究竟跑到那里去了?如果他今天不来,那么我们可就没有吃的了。愿神惩罚这个家伙。”芮尔多龙躺在小木床上,手抚着肚子说道。

  “别乱说,芮尔多龙。我猜鲍尔托利克斯可能是临时有事,一会儿他一定会来的。因为他以前都是很准时的,是个值得信赖的人。”维吉亚德双手支着下颌,望着窗外逐渐暗淡下来的天色,很自信的说道。

  “哦,神啊!你这只不列颠乌鸦怎么不说他有可能去妓院寻欢了呢?我想一定是这样的。没有那个男人不喜欢女人的。为了女人,男人可以去征服世界。这家伙可真可恶!”芮尔多龙不屑的反驳道。

  “闭嘴,芮尔多龙。维吉亚德说的对,鲍尔托利克斯和其他的角斗士是值得我们信赖的。他们是我们的朋友,要不然我们现在就得在街上乞讨。”普兰可斯瞟了芮尔多龙一眼。

  “喂,我最真诚的朋友,杨!你现在应该发表一下自己的意见。我敢打赌,鲍尔托利克斯那家伙今晚一定是去妓院了。好了,我现在是庄家。你是站在我这一边还是站在首领和维吉亚德那边?”芮尔多龙坐起身来,用手捋了捋嘴唇上的小胡子。

  “你真无聊!我才不跟你打赌呢。”维吉亚德转头看了芮尔多龙一眼,然后又把头转了过去。

  “我想一定是出事了。角斗士那边一定是出了什么大事。否则鲍尔托利克斯决不会不来。很有可能是他们的起义开始了。”杨云望着普兰可斯三人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你怎么知道?”杨云的话把普兰可斯三人吓了一跳,几乎异口同声的向他问到。

  “没有什么根据,只是凭直觉而已!”

  “那我们该怎么办?”维吉亚德收回投向窗外的目光向杨云问到。普兰可斯和芮尔多龙也望向他。

  “很简单,按照我们以前计划好的办。如果真的是角斗士的起义开始了,那么我们也应该为罗马人添添乱。你们可以想象一下,加普亚全城都在着火会是什么样的一番景象。”

  “哈哈哈,告诉你,我的朋友!放火可是我的特长。”芮尔多龙用手拍着杨云的肩膀大笑道。

第七十七章 加普亚惊雷(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