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六章 加普亚惊雷(三)

    加普亚在公元前一世纪是意大利半岛最为美丽繁华的滨海城市。每天城里都是商贾云集,人头涌动。无数来自世界各地的船只进出港口,将各地的特产倾吐在这里,如非洲的黄金和象牙;西西里的谷物;科西嘉种类丰富的水产品;西班牙的白银等等,这些货物在这里短暂停留以后便运往半岛其他的地方。然后各地的船只再将半岛的特产带回去。惊人的贸易量为加普亚带来了巨大的财富,几乎每任提督大人都因此而得到数不清的金币。

  自从汉尼拔率军远征意大利以后,加普亚就几乎没有再经历过战火的摧残,和平富裕的生活让居民们感到非常的惬意和充实,他们认为,只有傻瓜才会热衷于每日在战场上厮杀。但现今他们并不知道,今年(公元前73年)将是极不平凡的一年,历史的车轮注定要在这里留下深深的印记,而加普亚城的名字也将青史留名,供无数后人去发掘、去探索、去景仰。

  斯巴达克思和埃诺曼经过连续几日的艰辛跋涉,不得不在距离加普亚城还有几罗里(一罗里约1.45公里)的地方停顿下来,因为他们的马已经达到了体力的极限,在凄惨的嘶鸣几声以后便瘫倒在地再也没有站起来。

  “请原谅我们。为了我们的事业,我们不得不这样做。愿神明接受你们忠实的灵魂。”满身风尘的斯巴达克思愧疚地望着倒下的马儿,口中轻轻的祷告着。

  “我们要快一点儿,斯巴达克思。元老院的信使就在我们后面,我们并没有把他们落下多少路程。”埃诺曼走过来,向躺倒在地的两匹马儿望了一眼,“愿它们在来世不会成为象我们一样的人。当然,也别成为万恶的罗马人。”

  “不管成为什么人,只要不去欺辱压榨别人,就是好人。”斯巴达克思说完这句话后,抬头向远处的加普亚城望去,深情的说道:“多么美丽的一座城市,既繁华又富裕,人们每天都在无忧无虑中生活着,在梦里和传说中,这里是许多人的家园。但在这些的背后又隐藏着什么呢?是血腥、是残暴、是贪婪、是压榨、是征服和奴役。正是因为有了我们这些人的存在,这个国家、这个城市,才在我们破碎的家园基础上拥有了繁华和强大。我诅咒这一切!锋利的刀剑将为被奴役的人们争得自由和权利。即使我们失败了,我坚信,必有后人书写我们的事迹,激励仍处于奴役下的人们去战斗、去抗争。我希望,当后来的人们来到我们的坟墓前时,世间将开遍自由之花,不再有贫富贵贱,不再充满压榨和奴役,不再一个民族去征服另一个民族。那将多么美好的事情啊!”

  “是啊,斯巴达克思,你这些话让我不禁想起了我的家乡。那里有幽密的森林,辽阔的原野,悠长的河流。然而这些只能在睡梦里才能见得到了。那天清晨,罗马人来到了我的家乡,所有的人——不分男女老幼——都被抓了起来,然后就都被钉死在树上。我们别无办法,战斗至死是唯一的选择……”埃诺曼的眼睛里闪烁着晶莹的光亮,声音低沉。

  “不要悲伤,我的兄弟。我们每个人的遭遇几乎都是一样的,它们可以写成无数的书流传下去。来吧,让我们一起前进,决定我们命运的加普亚就在前方!”

  公元前73年6月15日下午15时(注1),斯巴达克思和埃诺曼以自己是卢齐乌斯。谢尔盖乌斯。卡提林纳(注2)的仆人,到加普亚城为主人的朋友送信为借口,成功骗过城门卫兵的盘问,顺利进入加普亚城内。两人入城后直接前往波蒙娜酒馆,但酒馆里并没有阿托利萨斯和维里米尔及其他的角斗士。心急如焚的两人只得奔往阿夫乐尔角斗士学校。

  现在距离杨云第二次溜进提督府已经过去了四天的时间,几个人苦于已向角斗士们做过保证,不能随意的出去,所以先前商量好的计划无法实施,只能整天无所事事的呆在屋子里“侃大山”。不过这样对于杨云来说是一件好事情,可以借机增加与普兰可斯三人的私人感情,为拉拢他们打好基础。杨云信誓旦旦地向他们保证,回到布雷西亚以后一定帮助他们铲除那个绰号叫“恶龙”的海盗头子——塞洛达斯。因为若不是塞洛达斯暗中占领了普兰可斯的海岛,那么大家也就不会漂泊到罗马人的土地上。

  现在杨云等人并不知道角斗士们的密谋已经暴露,更不知道斯巴达克思已来到加普亚。在杨云的脑海中,角斗士们的起义虽然已迫在眉睫,但还应该需要一段时间准备。所以几个人依然在屋子里忧哉游哉,谈天说地无所不及。

  再说斯巴达克思和埃诺曼,两人知道角斗士学校戒备森严,外人是无法进入的。所以只得绕到角斗士学校的后围墙外,从这里翻了进去。

  角斗士学校的建筑格局类似北京的四合院,训练、住宿、吃饭等场所都是单独分布的,中间有石道和铁门相连。角斗士学校的老板为了防止角斗士们暴动,在角斗士的活动区域全都关门上锁,并派大批的打手和罗马士兵进行监视。象阿托利萨斯和维里米尔等人,为了取得角斗士学校老板的信任,可谓是使出了全身解数,才拥有了每三天上一次酒馆和妓院的特权。

  斯巴达克思和埃诺曼进到的院子正是角斗士们住宿的地方。但此刻这里空无一人,大家都在另一个院子里训练。斯巴达克思和埃诺曼急得满头大汗,心中不断祈祷神明怜悯,让大家早点结束训练回到这里。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院子的大门终于被打开了,几百名角斗士在训练结束后回到了这里。斯巴达克思和埃诺曼见状长出了一口气,急忙从藏身的角落里跑了出来。

  “是斯巴达克思!”

  “没错,是斯巴达克思!”

  “太阳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你们还好吗?”

  “他旁边的那个人我认识,是埃诺曼……”

  走在前面的角斗士们一眼就认出了自己的领袖,纷纷热情的向他们打招呼,同时用充满疑惑的眼神看着他们,不知道他们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快告诉我,阿托利萨斯和维里米尔他们在那里?”斯巴达克思抓住一个角斗士臂膀,急切的问道。

  “出了什么事,勇敢的斯巴达克思?”那角斗士惊奇的问道。

  “没有时间解释了,快告诉我阿托利萨斯和维里米尔他们在那里?”色雷斯人脸上的汗水此刻已经汇聚成了溪流,顺着脸颊和下颌滴滴答答的不断流淌下来。

  “在后面。鲍尔托利克斯也在那里!”那角斗士回答道。

  “我们快过去,埃诺曼!”斯巴达克思拉起战友的手臂向前跑去。此时为公元前73年6月15日17时。

  也就在这时,罗马元老院的那队信使也已急弛到加普亚城下。守卫城门的士兵刚要上前盘问,信使中为首的那位小队长将手中的通行铜牌一亮,怒喝道:“罗马信使!有紧急命令传达给提督大人!任何人不得阻拦,闪开!”说完,也不容城门卫兵再说什么,带领一干手下风一般的弛入城内。

  按正常道理来说,这队罗马信使走的是大路,应该在斯巴达克思和埃诺曼之前到达加普亚。但他们在途中突然遇到了一场大雨,迫使他们不得不停下来休息了几个小时。也就是相差这几个小时的时间,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奴隶起义终于爆发了。

  注1:按照小说《斯巴达克思》的叙述,起义发生在公元前73年2月。在此因情节安排,起义时间设为6月。勿当正史!

  注2:卡提林纳(前108年——前62年),罗马有名的大贵族,反对元老院和执政官的阴谋组织者,善于笼络底层民众的人心。后因阴谋败露,战败后身亡。

第七十六章 加普亚惊雷(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