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奴隶悲歌

    夜深了,长街上的行人越来越少了,只有几个娱乐性带吃住的店铺还在营业,大家可以想到是妓院了、客栈了什么的,还有酒吧。

  对,就是酒吧,在长街上一个很老的酒吧里,在最靠里面的一张桌子边,我们的男士五人组和一位可爱的小妹妹还在回忆生命中所有快乐的事,就是那种可以说出来的不包含自己隐私在内的回忆故事了,当然有时会把朋友的某些糗事说出来,这样自然是有人欢笑有人火了。

  不过,时间当然是无情的一维发展下去的,我们的五人组都是无家可归的男人,并不是没人想到小妹妹要回家了,但是老么的脸上明明写着谁敢破坏气氛,谁就是他一生的敌人。

  最后还是法兰克大叔打断了谈话:“你们说的好高兴啊!但法西亚应该休息了,她在我这里打工巴尔姆对我是有要求的,我可不想被他发现说我不好好照顾她,现在客人都走光了,你们也应该回去了,明天我让法西亚带你们去报名。”

  没有人可以多说什么,只是付帐时付不出去了,法兰克坚决不收五人组的钱,“你们算起来是我的小辈了,以后想来就来,叫我一声大叔,酒我还请的起。”

  大家无奈只好同大叔和小妹妹告别,法西亚听到结帐才想起来:“对了,报名时要每人十个魔法水晶币,学费也要每人一百个魔法水晶币。”

  老么刚想接话,大超拉着他对法兰克大叔和法西亚说:“好的,我们知道了,大叔、法西亚我们回客栈了,明天见。”说完五人组出了酒吧向客栈走去,老么被大超拉着不舍的一同离开。

  “大超,你拉着我干什么?”

  “不让你说话啊!”石磊接话说。

  “为什么?”

  “我们钱不够的事应由我们来解决,说出来让大叔和法西亚知道了,他们一定会为我们想办法,你说行么?”石磊反问老么。

  “我不是说钱的事,我只是向法西亚说明天见。”老么嘴硬的说。

  大家一笑也不分辨,一起回到客栈。

  “你们干什么去了这么久?不就是去问一下情况吗?”三位留存女士分明十分生气,严历的审问晚归的五人组。

  面对真正的当家人的审问?三位标准的好男人只好老实交待,在无义但有情的三人(重色轻友)诚实的招供下,五人组一下午加一晚上的一切都被审了出来,可想而知,老么成了新的审问对象,老实交待也是唯一的下场,因为他没有任何的支援,每一个人都想让他亲口说出来心中对法西亚的想法。

  大家笑一通后,石磊把脸一板:“放心,老么,大家一定会全力帮你的。”

  无义的男女一起止住笑声,表现出义不容辞的样子说:“对,我们会帮你的。”老么在万分后悔老实交待的悔恨中,又听到了大家的支持,心情从宇宙的最底层又浮了上来,激动的说不出话。

  说归说,笑归笑,钱不是万能的,没钱是万万不能的,笑闹的八人组又陷入了苦恼中,商量也拿不出有建设性的意见,因为大家对这个世界都没有认识,象在美索布达亚村那样的委托在劳伦城是行不通的,八人组不是佣兵,没有名气,没人会委托他们,最后只好先去梦周公了。

  城市的早晨总是忙碌的,临街的客栈外面传来各种早晨的城市声音,八人组当然没人睡懒觉,起床后的工作完成后一起来到了酒吧,见了法西亚以后给她介绍了三位姐姐,自然五位男士们失去了和法西亚走在一起的权力,可爱的小妹妹和姐姐们叽叽喳喳的来到广场交费报了名,报名时间还有三天,三天后进行测试。

  这时想了一夜,早晨又和大超、光子商量了半天的石磊问法西亚劳伦城有什么地方可以卖好的魔法用具。

  法西亚奇问:“你要卖什么东西?”

  石磊笑道拿出一把能源枪说:“我们来的时候只带了一百魔法金币,老师没告诉我们交学费的事,他一定是想让我们自己想办法做为考验,这是我们在圣古拉山脉中的一处遗迹中找到的两个魔法用具,里面有很强的火魔法能量,只要打开这个(保险),用这个枪口对着要打的地方,就可以发出很强的火魔法能量,我们叫它‘枪’。”

  啊!法西亚从未听说过这样的魔法用具(当然),从石磊手中接过能源枪仔细的看来看去,当然看不出来有什么,对石磊说:“这个什么‘枪’要是这么好用,可以到中立城市联盟的商人开的拍卖场去拍卖。”

  “拍卖场?”一直看着法西亚,注意法西亚说话的老么奇道。

  “对,就是把商品拿出来,由大家出价,价高者得了。”

  “当然,拍卖场当然是这样。”老么有点口不择言。

  法西亚奇怪的看了老么一眼把枪还给石磊说:“我带你们去拍卖场。”

  一行人左转右转来到了一个很大的房子前,房前有个大台子,台前是广场,这时还没有什么人,法西亚说:“这里我也不常来,好象是晚上才开始拍卖,还有表演,爸爸不让我来,不过这里的老板认识我爸爸,我也见过他,咱们去里面找他吧!”

  说完带大家进了大房子的大门,对守门的人说巴尔姆的女儿找老板,不一会儿从里面走出一位非常肥胖的,一眼看去好象十分精明的人,但再看一眼有经验的人就会发现这是一个非常奸的人,很明显一个大奸商。

  奸商自我介绍说叫德里罗,大家对他没有好印象,相互介绍后直接说明了来意,然后在德里罗的要求下来到房子后面,房后是空地,堆着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空地后是山崖,石磊简简单单的把能源枪的两种能量弹打了两发到山崖上让德里罗见识到了能源枪的威力,以事实说服了奸商,双方签订了拍卖合同,拍卖场决定拍卖方法并可以收取拍卖所得的十分之二,石磊等人也没意见,留下了两只枪后就离开了,约定晚上拍卖再来。

  劳伦城是重要的战略关卡,也是圣光明王国陆上向西唯一的通路,在南大陆处于和平时期,三十多年没有战争,城中的市场自然十分的繁荣。

  八人组在法西亚的带领下高高兴兴的游玩古城,对各式各样的商品大家当然有极大的兴趣,对法西亚问这问那,法西亚把八人组当成土包子,自然是有问必答,但在众人袋中无金的情况下,自然不会买什么,只会用看的,中午在大家的坚持下(老么背后威胁,大家认为应该)请法西亚吃了一顿饭,花去两个多魔法金币,下午回到客栈休息,约定晚上见面。

  回去后石磊和大超、光子说明了原因,能源枪的能量已被放掉了大部分只有五发炮击的能量,也就是只能发三百发子弹,而魔法大陆没有能量充加。大家听了也没什么好说的,拍卖两支能源枪就成了定局。

  吃过晚饭,八人组在酒吧接了法西亚,法兰克大叔听说了‘枪’这样神奇的东西,把酒吧交给妻子玛索丽和十一岁的儿子法约克,自己和八人组一起去拍卖场。

  来到拍卖场,在台前的广场早已站满了人,法兰克大叔说后面都是看热闹的,很少买东西,这里是有钱人的天下,都坐在前面。大家都挤到了前面有座位的地方后面站着,看拍卖会的情况。

  不一会儿,德里罗走上台子,先说了一点场面话,然后拍卖了几件魔法水晶和古董,德里罗看到台下的有钱人和看热闹的都兴趣不高,就终止了这种物品的拍卖,向身边的人说了几句后下了台子,台子上的人都下了台子。

  一会,台后的房子里传出了音乐声,八人组正在猜想,法兰克大叔对法西亚说:“法西亚,我想吃点东西,咱们一起去买吧,也给你的哥哥姐姐们买一些。”

  “好啊,我们去买,到拍卖‘枪’的之前要回来喔!”石磊等人想去买,可大叔不同意。大家有点奇怪,大叔明显是要调开法西亚,是怎么回事?不知道,没办法,只好继续看拍卖。

  这时台子上走出了十位少女,身上只穿了用绳子吊着的巴掌大的布,在台子上做着各种诱惑人的动作,脸上是强装的笑容,看着使石磊等人心里都感到很可怜,想怜惜她们。

  表演中,少女们唱着很下流的歌,歌声中有着很悲伤、无奈的感情,渐渐的,石磊等人,可怜——怜惜——伤心——愤怒。

  老么刚想走上前去,大超却拉着他说:“别慌,冷静一点,看看是怎么回事,也许这是他们的传统,你上去也帮不了她们。”石磊也冷静下来对老么点点头表示同意大超的话,大家又安静下来以愤怒的心情继续看下去。

  一曲终了,少女们排好了队,德里罗又走上台子开始对少女们进行拍卖,原来少女们都是奴隶,卖主们一个个的走上台子,在少女们的身上摸、捏、掐、打,场下的人们对卖主们的下流动作发出疯狂的叫喊,少女们流着泪承受着这一切。此时,无能为力的八人组心中对奴隶制度恨到了骨子里。

  少女们在拍卖后被带到了房子里,德里罗宣布到将拍卖今天的最好的东西,称之为“枪”的魔法用品。

  随后宽大的台子上被赶上了五个被绑着的穿着很破烂的奴隶男子,“枪”被一个女人用盘子端拿着走上了台子,另一个女人在德里罗:“女人拿着这个拍卖者称为‘枪’的魔法用品也能杀死大剑士级的高手。”的介绍后,用枪向两个奴隶开了枪,两声枪响,两个男奴隶倒下了。

  八人组和广场上的所有人都惊呀的站在原地无法动弹,但十人组惊的是杀人,广场上的人惊的是枪的威力。

  这时刚回来的法西亚‘啊’的叫了一声,大家回过神来,看着受到惊吓法西亚,姐姐们拉住了法西亚安慰她,老么担心的看着她。

  这时德里罗的声音又传了过来“这个‘枪’还有一种功能,大家看。”随着拿枪女人的一声枪响,在大台子上另一边的三个奴隶男人成了肉块。爆炸的威力使前排的人从座位上倒在地上,后面甚至有人逃离广场,有人喊道“禁咒,这是禁咒。”

  八人组都已惊呆了,德里罗等人群安静一点后说:“这不是禁咒,威力虽然达不到,但大家也看到了,有着可比禁咒一样的威力,好了,大家注意:这两个‘枪’每个底价一万魔法水晶币,请叫价。”

  前排的有钱人表现了很高的购卖热情,都在想有这样轻小、威力又大的魔法物品用来防身可以高忱无忧了,所以价格一直向上飚,而后排看热闹的对越来越高的价格和‘枪’的威力也开始谈论不停,没有人说到死去的五个奴隶,只有八个愤恨中带着悔痛的年轻人无言的站着,对叫价的声音充耳不闻。

  过了不知多久,八人组被法兰克大叔从惊呆中叫醒。法兰克大叔看出了大家的困惑,对大家开解说:“这不是你们的责任,也不要想他们是因为你们拍卖‘枪’而死,这是他们的命运,死对他们来说已是解脱了,这样的事还有很多。”

  “不过我开了几十年酒吧,见过的人以万计,我可以肯定你们不是普通人,如果你们以后想做些什么的话,大叔支持你们,但是不是现在,要等你们学好了本领以后,有了名望和能力后,才能努力改变什么或做什么,听明白了吗?”

  八人组互相看了看,都看到了兄弟姐妹们心中的想法,大家把伤感放在一边先感谢大叔的教诲。石磊对大叔说:“谢谢大叔,我们一定会努力让这样的社会有所改变的。”

  法兰克微笑着点点头,把手中的四个袋子交给大家,把一张魔法水晶卡交给石磊,法西亚也把四个袋子交给大家,法西亚没看到后一枪,被大叔拉走了,她的神经也很粗,大叔已编了一个故事给她,她就没事了。

  法兰克大叔说:“这是拍卖的所得,‘枪’以是十二万魔法水晶币一支卖掉的,所得是十九万二千魔法水晶币,我把钱存进了大陆联合商会的银行,在大陆所有人族国家都可以存取,这是魔法存钱卡,只有第一次注入魔法能量的人可以使用(因为每个人的魔法波动都是不一样的),大陆上大笔的金钱交易都是直接划卡的。这是二万个魔法金币你们零用。”

  看到石磊等人不想收,又说:“这是你们需要的,就把这些看成你们接受了一件奴隶的委托收的报酬吧。”

  大家听了知道是事实,只好谢过大叔收下了这些钱,八人组只有石磊有能量,石磊接过卡提起能量注入,灰灰的卡在红色的能量注入下变的象一个红宝石块,艳丽夺目,正表现了他代表的价值。

  法兰克看到石磊注入能量说:“你学的是火魔法啊,魔力很好啊”石磊笑笑没有说话,只给了想问话的大付一个眼色。大家就一起回到酒吧后与法兰克大叔、法西亚道别回客栈了,当然这对八人组的每一个人来说都会是个不眠之夜。

  不管发生了什么事,八人组的金钱问题是解决了,但这件事被后人称为“奴隶的生命悲歌”的历史性事件发生了也深深的印入了圣者石磊等人的心中。

第二十章 奴隶悲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