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一章 瞬变战场

    “他怎么样了?”石磊来到了山谷中小湖边伤兵的驻地,见贝娜正在给一个伤兵用高级光系魔法治疗,因为刚才石磊和贝娜已给重伤员治疗完了,所以见贝娜又用高级的恢复魔法心中很奇怪,就向一旁的法西亚问道。

  “这个士兵刚刚还好好的,只是胳膊上和腿上有伤口,已经止血了,正有说有笑,说要将见到圣者和圣女的事回家后告诉村子里所有的人,但忽然之间脸上一脸的黑气,就倒了下去,贝娜姐忙给他治疗,已经半天了却还是这样。”法西亚解释了情况说。

  石磊看着这个年轻的士兵,十七、八岁的样子,憨厚的面孔,黑黑的皮肤,健壮的身躯,双手大而有力,明显是一位很淳朴的农村青年,只是脸上有一层淡淡的煞气,紧皱的眉头两边大大的双眼中透露出苦痛的气息,身体已无力再动了,贝娜的脸上都是汗,看起来很麻烦。石磊刚想伸出手帮贝娜一下,贝娜已停止了治疗,站起来,看到石磊在身边,无力的*在石磊的肩上,对着石磊询问的目光轻轻的摇摇头,石磊心中奇怪:怎么会呢?问道:“是不是能量太弱?”贝娜*在石磊怀里看着这个不知名的年轻士兵,眼泪不由得滑下脸颊,用抽泣的声音说:“不是的,我检查过了,他,是被敌人用受过诅咒的兵器砍伤的,刚才我们治重伤员的时候没有发现,现在,已经太晚了,诅咒已吸干了他的生命力,救不回来了……”“怎么会这样?”石磊不解的想:这只是在战场上,双方的士兵只是为了服从命令而战斗,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要说仇恨,应该是圣光明王国的士兵有被侵略的仇恨才对,阿尔巴那国的士兵为什么用这么狠毒的武器。要知道,在战场上,双方的士兵基本上都是平生第一次见面,谁与谁之间都没有解不开的仇恨,大家只是在职责范围内履行自己的任务,杀死敌人只是为了更好的完成自己的任务,即使在一些特殊意义和原因的战场上,相对的阵营里,士兵之间也没有必要以杀死人为目的,所以石磊对敌人在战斗中使用这种必至敌于死命的武器不解。

  贝娜心情很不好,因为这个年轻人以他开朗的热情感染了周围的士兵,也使今天第一次加入战场的贝娜感觉到了生命存在的意义:乐观、开朗、不懈的面对人生的态度和在坚苦、困难中以已微弱的热情将生命中阴暗的一面变成光明快乐的一面。今天是贝娜一生中第一次见到生命逝去,而且是多到以万来计的生命,原本贝娜的心在慢慢的向下沉,只是麻木的在救治伤兵,刚刚是这个不知名的士兵使贝娜在这人命似乎毫无价值的战场上找到了努力的理由,可这一刻,她又真实的领略到了战争中绝对的价值观──消灭生命。

  贝娜含泪的眼睛看着石磊,让石磊得心不由的颤动,是自己将贝娜带到这战场上,这里绝不是属于她的世界,她的世界应是充满鲜花和阳光的世界,但此刻她一定不会离开自己到那份属于她的世界去,自己唯一能做的事就是尽全力将战争结束,将这个世界改变为贝娜的世界,石磊心中暗暗的决定:任何想要发动战争的人都将是我的敌人。

  石磊点头示意身边的一位军官指挥将这位年轻的士兵安葬,然后轻轻亲去贝娜脸上的泪痕开口说:“来,我们要让更多士兵可以回家,让他们可以活着离开这里。”贝娜心里明白,石磊一直在做的就是为了保住生命,自己要做的就是坚定的支持他,所以点了点头,静静的开始为士兵治疗。

  石磊一直和受伤的士兵在一起,为伤者治治伤,和没事的士兵谈谈话,直到时间差不多保罗来找他,才和贝娜等人一起去开始行动。

  在南山的山坡上,石磊看着山下密密麻麻的士兵,阿尔巴那国的军队也在轮流休息,自己这边是没有点火把,因为一是判断对方以优势兵力不会搞偷袭,二是自己这边的行动要隐密,另一方面自己安排的哨兵都是自己一方的高手,月光下对于同自己一起来到这里的这群可以信赖的朋友来说如同白天一样;而阿尔巴那国的士兵只有点起很多火把将夜空下的战场照亮,所以现在石磊这边可以将敌人的情况看得一清二楚。

  时间差不多了,石磊首先将一个火球以抛物线丢向山下的敌人,随即石磊这边近百高级的魔法师开始以火球向敌人攻击,敌人也立刻行动起来,战斗又开始了。

  石磊早已解开了火之高位主精灵使的封印,天地间的火魔法能量在他以自己波动的牵动下源源不绝的涌向他,但石磊只是将足球大小的火球如机枪一样的向山下打去,不过石磊并没有打向人多的地方,而是向山下敌人阵营的空地发出魔法,原因大家也是知道的了。

  就如炮火准备一样,一会后早已悄悄前进的彼得一部士兵突然发起冲锋,许多轻伤的士兵在治疗后参加了这一次的假冲锋,近五千士兵像潮水一样涌向敌人,在魔法师的掩护下,这一部的士兵将被魔法攻击的错手不急的阿尔巴那国士兵杀的人仰马翻,石磊知道不能深入,早已令三剑士带队只与敌人纠缠,在敌人以优势兵力稳住阵脚,开始反攻后,与敌人硬战一会,然后迅速撤退。此时,不得以,石磊以超大的火球猛攻向敌人追击的部队,阻挡住了敌人的趁势反攻,然后让退回来的士兵隐入石磊等人身后的黑暗中,退往山谷下伤兵的驻地,帮助伤兵向北边的山头会和。

  留下来的魔法师们在休息了一会后,又一次的发起魔法攻击,给敌人以休整后又再一次想要突围的假象,以期能吸引更多的敌人调到这一线防守,这一次石磊没有加入攻击,因为等下还有计划。

  一会后,石磊让其他的魔法师先撤往北边山头,自己和原来十一人组的人留下,大家一起进行魔法攻击,虽然看起来比刚刚百人的攻击少了一点,但魔法师的能量又不是无限的,少一点是很正常的了。而石磊的魔法攻击更是看起来象五十个人在攻击一样。只所以让其他的魔法师先撤,也是为了保留一些魔法师的魔力,下一步的计划没有魔法师是不行的。

  在石磊这边开始攻击之前,在阿尔巴那国的大营里,司令官伊马德。苏阿那正坐在议事帐里沉思,这是一位六十岁的老将,从上次进攻圣光明王国失利后,原来的阿尔巴那国南方集团军司令官被国王处死,调了这位善守的老将来到南方,因为当时的阿尔巴那国王室都认为圣光明王国会趁机进攻,结果却没有。这是因为当时弗吉尔等王国护卫军的将领认为阿尔巴那国的军力为大陆上最多的,当年那一战的损失仍不足以使圣光明王国有足够的能力击败并占领阿尔巴那国,而且圣光明王国还有乌兰木巴国的威胁,所以当时没有反攻。

  伊马德坐阵南方一坐就是十七年,一直与弗吉尔对敌,此时的伊马德正在想着对弗吉尔:自己深知弗吉尔不是一个好对付的对手,而这次由王子狄宁带四万王都骑兵团前来督战,严令自己进攻圣光明王国,在偷袭过河成功后自己本来要稳扎稳打,先战领足够发挥已方兵力优势的阵地,再与对方共同消耗,只要不为对方的诡计所动,对手弗吉尔又被老国王赛巴史第怀疑,这一仗应该不会败。但一上岸,发现对方的一部分军力与主力之间被已方分割,王子就迫不急待的要将其消灭,当然以已方的兵力是没有问题,所以当时自己没有反对。可这一部分的敌军也太顽强了,受到极大损失后还冲出了包围,自己本想不要将敌人逼上绝路,可王子说自己放纵战机,又命骑兵数次将敌人包围,结果留下了对方近两万人命,自己也损失了一万多士兵,得不偿失。现在虽然围住这一部分的敌人,但已方的阵地夹在对方之间,说是自己围住了对方一部分,但对方的主力却在牵制着自己,王子却说敌人一定会向南突围,所以带了四万骑兵到北边要进攻这部分敌人,完全不考虑那边的地形是否有利于骑兵展开攻击,自己这边剩下不到两万骑兵,一但对手以魔法师进攻,没有快速反应的骑兵,如何对付。唉,王子殿下总是自作主张,自己不能统一指挥部队,这一仗又危险了,到时自己只能成为替罪羊了。

  伊马德想到这里正要传令安排下步的作战计划,却忽然有人来报被围的圣光明王国部队向南突围,伊马德下令步兵一步也不能后退,严守阵地,绝不能让敌人突围,但此时伊马德心中想得却是:不如将敌人这两万残兵放回去,困兽犹斗,决不好消灭,放回到敌人那边,这两万人失却了必死的斗志,回去后一定会在短时间内没有战斗力,对自己也造不成什么威胁,而且自己人不用夹在中间两面作战。如果敌人主力配合这边的突围,那今晚就会全面打开,而自己夹在中间的部队一但守不住,败势一成,肯定会连累整个战场的胜负,那时一切可就完了。可放了被围的敌人,王子那边非定自己通敌之罪不可,不得以,只好下令将敌人挡住,以期能尽快将其阡灭,但对方却只派了这么一点士兵进行突围,是在搞什么鬼呢?

  伊马德一边想着,一边看着战场上的变化,此时三剑士带着部队已开始后撤了,伊马德看到了石磊发出的大火球,心中惊叹到:真不愧是圣光明王国的魔法水平讶!只有他们的魔法师才能发出这样大的火球。嗯,不对啊,有这样的魔法师,说明他们的魔法队伍很强啊,如果以他们全部的兵力加上魔法师应该可以冲出包围才对,为什么没有这样做呢?伊马德百思不解:是要把我们拖在这里吗?以他们只剩两马的兵力,只要我们布置好,天亮后,以十倍的兵力,很快就可以将他们消灭,并没有拖住我们的能力啊。到底是想干什么呢?

  伊马德不是没有想到石磊等人要向北面突围,可一方面他认为这部分被围的士兵没有很高级的指挥官,想不出这么好的计划,一方面北边有狄宁王子殿下四万骑兵,以一倍的兵力,又是骑兵对步兵,只要混战起来魔法师也不能使用无差别攻击的魔法乱轰,所以他没有考虑向北边防线支援。当然也想过东西两边,可那无疑是舍近求远、舍易求难的,所以也不在考虑之列,虽然伊马德没有想出石磊的计划,但是他却做出了正确的决定,命令自己所属的剩下近两万骑兵结阵,“不等天亮了,面对敌人的两万疲兵,现在就开始进攻应该也能消灭,无需再给敌人时间增加变数了。”这就是伊马德做出决定时所想的。

  所以在石磊这边开始第二次魔法攻击时,伊马德这边的骑兵正在列阵,伊马德的命令是,等敌人的魔法攻击一结束,不等敌人冲过来,骑兵就冲上去,步兵跟上,要一鼓作气将敌人冲垮、消灭掉。所以当石磊这边的魔法师们撤往北边,由石磊等十一人组中的魔法师接手时,由于魔法攻击看起来明显的减弱了,伊马德这边的千军万马都并摒信了呼吸,等待冲锋的那一刻。

  石磊等人衡量着自己的魔法精神能量,在保留战力的前提下进行着攻击,差不多的时候由石磊以魔法传送将大家带到了北边的山头。

  石磊等人在一道电光中出现在北边的山头上,在场的两万名士兵一起低声的欢呼起来,在冷兵器时代的战场上,能够身先士卒或者亲身断后的将领总是会得到士兵的拥戴的,更何况是亲自救护士兵,被士兵看作圣者的石磊等人呢。所以见到石磊等人安全的归来,第三军的将士们都从心底感到高兴。

  早已在彼得等人和三位正将指挥下做好战斗准备的第三军所有将士都看着石磊,保罗走到石磊的身边:“司令官,请匀许我带队冲锋。”石磊看着这个年轻的将领,在这一部队里,石磊最看好的就是对战场有着很好直觉和思考分析能力的保罗,吩咐他要小心后,认三剑士跟他一起做为第一梯队冲锋,要三剑士注意保护保罗。

  然后,随着石磊一声令下,保罗带一团人马冲向山下,所有人迅速跟上,喊杀声立刻直震天际,不过石磊等功力高强者却听到身后的南边山头也有冲杀的喊声。

  在石磊等人突然结束魔法攻击后,伊马德一边也如箭在弦上,随着司令的冲击命令,阿尔巴那国的士兵也向石磊等人的背后开始了冲锋。

  这时的战场上,狄宁率四万骑兵在最北边列阵正要攻击被围的圣光明王国第三军的将士;而第三军的将士向狄宁杀去;在第三军的后面是伊马德派出的四万人向北冲过来;再向南是伊马德防守圣光明王国主力的六万人以及东西两边包围的六万阿尔巴那国士兵,再后是已展开正要进攻的十三万圣光明王国护卫军的主力,一场大战已基本按石磊的计划展开了,只是第三军二万余人能在伊马德冲过来之前打败狄宁的四万铁骑吗?

第五十一章 瞬变战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