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八章 莫名被袭

    矮人族发生了什么事?石磊会碰上什么事?能够铸造一把圣剑吗?石磊怎么解决钱的问题?这些问题吗,明天再说,话分两头,今天先说说与石磊分道而行的辛西娅等人。

  在麦迪尔城外分手时是魔法大陆历7431年11月14日的上午,辛西娅在石磊的叮嘱下带着三剑士和老么、大付、法西亚、西塔尔顺着通向大陆的东方大道行去。

  辛西娅和法西亚、西塔尔在马车上坐着没事当然会玩牌了,三人打不爽,其他的人又不想陪女人和孩子玩,大家猜会让谁来加一把手呢?嘿!嘿!辛西娅笑的有点奸,道:“法西亚,你去叫老么来打牌,他一定会来的。”法西亚听不出辛西娅话中的意思,反问道:“真的?”辛西娅怎么会放过这样的好戏呢。回道:“当然,你叫一下就知道了。”法西亚看了一眼辛西娅和在一旁笑的西塔尔将信将疑的从车厢里探头喊到:“老么哥!来陪我们一起打牌好吗?”老么应声骑马来到车厢边连声说好,将马交给一边没骑马的克利斯,当初买马车时只买了三匹马,所以这会儿是老么、大付、瑞汉在骑马,克利斯和斯诺曼在驾车。

  老么上车后,辛西娅就提意大家一起来玩斗地主,而不是常玩的拖拉机,不过斗地主不玩钱就不好玩了,之所以要玩钱,其实是辛西娅和西塔尔商量好了骗老么的钱,当时在赌场老么和大付一人拿了五万魔法金币的现款,只是每人拿出五千交给克利斯,五千给石磊,三万交给贝娜做公款,每人剩一万(注一)。所以现在这一组人中最有钱的是大付和老么,当然是老么的钱最好骗了,特别是将神经大条的法西亚被骗一起来布局,简直是完美的骗局。

  这不是一场牌局,根本就是一场单方的屠杀,很简单1、2、3金币的赌局,不论辛西娅还是西塔尔起到地主牌都不要,又没有要牌限制,法西亚要不了几次,在辛西娅的耳语下,法西亚总是来一句:“老么哥打吧。”“老么哥的牌一定好。”“这牌我不能打啊。”结果,可想而知了,老么成了地主专家,而辛西娅和西塔尔两个趁法西亚精神大条、老么神魂颠倒之机常常换牌,地主下场只有毫无例外的被打倒了,到了晚上住店时,老么已输了近千金币,可想而知有多惨了,不过老么现在一点都不在乎钱,这一天的下午他过的很愉快了,以至于晚上法西亚说明天继续他都满口答应。所以说人的一生,无论是怎样一个人,他的酸甜苦辣都有可能死死的抓在另一个人的手中,老么就是碰上了那个抓着他一生命运的女人。

  到了第三天,也就是石磊、贝娜、龙凯和二个小家伙一起在地下跟着矮人士兵钻来钻去的时候,老么已输掉了一半的钱,真是败家子啊,至于辛西娅和西塔尔一人赢了二千,自然是笑的合不拢嘴了,法西亚赢了一千,但却没有笑,因为她好象感觉到了什么?如果是真的话,那我们就为老么祝福吧,而且可以证明他这五千个金币花的不冤了。

  这一天,辛西娅她们没赶上宿头,原因是这条路她们第一次走,只知道顺道大道向东走,不知道这一段路因为要翻三座山才能到达下一个小城市住宿,路也有点长,所以要在上一个住宿点一大早天没亮就出门,到了晚上天刚黑正好到下一个小城市里,所以这一群八个人早上轻轻松松的吃了早饭,在旅馆人疑惑的眼光中离开了旅馆,现在就只有睡在山脚下了,好在众人在野外露宿也习惯了,买来的这个大马车虽不是什么贵族使用的车子,但也是有钱人用的那种,车上很宽敞,又有很多补给,支起帐篷男士睡,女士们睡在车里就行了。

  秋夜里,天渐渐凉了,晚上吃过饭,大家围着火堆坐一会聊一聊,话题不外乎石磊和贝娜找没找到矮人村落,魔武大会的参赛队情况等等,时间不长,毕竟在旅行中,大家都有点累,所以很快就休息了。

  夜里,男士们轮流守夜,守夜这种工作就是这样,象这种小团体,只可能派一个人轮流值夜,长夜漫漫,一个人坐在那里数星星或者看着山地树林,胆子小一点心里还害怕呢?当然,八人组的男士们不会害怕,本来大家照顾西塔尔,不让他值夜了,但西塔尔坚决不同意,大家只好让他值第一班,因为有六位男士,所以第一班只是半个时辰,到时第二班的人还没有睡着,因而没有什么问题。

  今夜仍是这样,西塔尔正在篝火边坐着,数着从老么那里赢来的钱,毕竟西塔尔的家里很穷,他到圣光明魔法学校上学的时候,是村里人凑的钱,有了这些钱西塔尔就可以把欠村里人的钱都还上了,还可以给弟弟妹妹买好多好玩的东西,还有给村里的西家大妈买块好布,东家老叔买只好马,给村里买些好的农具等等,数啊数……

  (其实他回家时要钱的话,几万魔法水晶币石磊也一句话不说会给他,钱财身外物,算什么。──老孔)(这次算你讲对了,钱吗?谁要,都是自己人,要多少尽管开口,我给。孔孔,你要?做梦吧,一毛不给,你我不是朋友,地球上也没用,哈哈,钱好多啊,就不给你。──石磊)(呜,我哭,不就是不想给吗,还找借口,金币不能花,我卖金子也值钱啊。──老孔)西塔尔正专注于自己的事情,营地周围有些草和灌木正被风吹的向营地而来,如里是八人组的其他人值夜一定会觉得那些草和灌木移动的方法和风向都不对,但西塔尔没有发现,直到西塔尔听到一点风吹草动的声音他才起身查看是怎么一回事。没什么,除了营地里的东西以外,就是天、地、山、木、水、草,一个人影都没有,西塔尔看了看天,时间差不多了,等一下克利斯该来接班了,先不去叫他,让他多梦一会吧,西塔尔想。

  西塔尔又坐下后,没有发现在身后营地的外面,有一团草后渐渐露出一个头来,然后又露出一把弓箭,箭头正对了方向是西塔尔的背,弓弦慢慢的拉开了,就要拉满了,眼见离弦的箭向西塔尔飞去,正好西塔尔数着一个金币掉在了地下,创世神显灵了,他不想让石磊少一个帮手,那支箭“嗖”的一声从西塔尔的肩膀边飞过,原来在这个距离下箭手要求自己射在西塔尔的脖子上,想让西塔尔发不出任何声音的死去,但如果他射向身体的话,一定会射中某一部分的身体的,但此时却射空了。西塔尔全身一紧,死神刚刚同他擦身而过,他呆呆的望向那支箭飞入的前方树众,却没有喊出声来,他吓呆了。

  那个箭手见那一箭没有射中,心中正在可惜,见西塔尔在发呆,杀手的经验比西塔尔强多了,他立刻以极快的速度取出另一支箭,瞄准,正要射出,他发现自己手中的箭、弓、弓弦都断成了两半,这是他最后看到的,因为随后他的脸继弓断后出现了一道长长的血痕。

  是按时起床要接西塔尔班的克利斯,克利斯躺在帐篷里正在想自己的生命历程,一点睡意都没有。西塔尔发现有动静时,克利斯也听见了,但克利斯的经验老到多了,他没有声张,悄悄的从帐篷里向外观察。他只看到了营地外移动的草和灌木,但没有看到在帐篷后向西塔尔瞄准的箭手,当西塔尔命大的躲过那一箭时,克利斯也出了一身的冷汗,差一点他就有负石磊的所托,到时他只有自杀谢罪了。但他没有发呆,立刻就准确判断了箭手的位置,用刚刚已经悄悄拨出的剑以十成的斗气发出了一剑,斗气从剑上以剑气的形式,穿过了帐篷,又打断了箭、弓和弓弦,最后将箭手的脸砍成了两半,解了西塔尔的围,同时惊动了已方和敌方的人。

  最先行动的是三剑士中的斯诺曼和瑞汉,惊醒的他俩第一反应是拨出了不离身的剑,看了克利斯一眼,三人同时从帐篷上三个方向划开了三个口子,以斗气护身冲了出去。三人的位置选的正好,斯诺曼和瑞汉冲出后正好迎上向这个帐篷发来的两颗火球,被二人以斗气挡开,落在一边燃烧。克利斯冲出后就冲到了马车边,正赶上将打向马车的两个火球挡下。

  随后斯诺曼冲向西塔尔将他拉向帐篷,瑞汉护住帐篷,克利斯护住了马车,等大家都出来后,辛西娅公主立刻向烧的不旺的篝火投了一个火球,加上刚才被挡在一边在草从和灌木中燃烧的四个火球,现场亮了起来。

  大家迅速聚到一起,法西亚和辛西娅张开一个土系的能量结界护住大家,西塔尔在中间,五位男士仗剑护在外围,在麦迪尔城时,能用剑的人除石磊外大家还是一人买了一把差不多的剑,此时一起看向来袭的敌人。

  至此敌人已犯了两个错误,一是为了偷袭只派了一个箭手射杀西塔尔,二是没有在射杀西塔尔的同时向帐篷和马车进行魔法进功。敌人既然已接近了营地,就不应该再隐藏行踪了,应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进行突袭,那样的话在箭手和魔法的夹攻下,八人组一定已经有人受伤了或完蛋了。敌人的首脑此时也知道偷袭不成了,一是退走,一是强攻,所以敌人都从隐蔽处出来了,站到了一起,双方相隔有三十米对站。

  有三十多个敌人,只有四个魔法师,但麻烦的是其中六个弓箭手手中的箭,此时安在弓上的箭发着微光可以知道这些不是普通的弓箭手,弓箭手只有两种,一种是普通的弓箭手,一种是学过斗气,将斗气运用在箭上的魔箭手。这种加了斗气的箭对剑士来说是可怕的,因为可以防御魔法的斗气护身会被这种箭射穿,而且对魔法师而下的防护结界也有很大的攻击力,只能用剑将这种箭挡开,由于弓箭的作用,这种箭上的力道很大很快,可以说很难对付。只是这种魔箭手必须是大剑士以上等级的剑士转职的,很少有为样的魔箭手,这下一次出现六个,可以说敌人的实力一定很强了,不是普通来路的敌人了。

  而且其他的敌人都是剑士,看上去一半都是大剑士,不知道有没有圣剑士。不过很明显,这次很麻烦,敌人拥有强攻的实力还搞偷袭,说明敌人的首领很谨慎,这样的敌人太难对付了。

  辛西娅开口问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袭击我们?”有一个剑士打扮的人回道:“我们只是想请辛西娅公主同我们走一趟。”八人组的人都在想:这不是做梦吗?你说走一趟就走一趟,想得美。老么继续说:“是什么人指使你们的,你说怎样就怎样,我们也不用混了?”那人回到:“你们做保镖的不要把命陪上了,我们知道龙族的人已经走了,以你们现在的实力是打不过我们的,老实把公主交出来,我们可以考虑不杀你们,放你们走。”大付毫不客气的回答说:“你们的情报错了,我们也是龙族的,还有就是你们老实的束手就擒,我可以考虑考虑不杀你们,放你们走。”没想到那个人哈哈笑道:“我们的人亲眼看到龙族的人飞走了,你们是龙族的变成龙给我们看看,不要冒充了,还是投降吧,不然打起来,我不能保证你们可以活着被抓。”大付懒得同他们废话了,反正还是要打,那就来吧,小声说道:“敌人有魔箭手,不能光防御不还击,我和老么去试试敌人的水平,克利斯你们护住公主,请公主以魔法支援,敌人人多,速战速决,怎么样。”大家没有意见,大付和老么运起真气护体术忽然向敌人冲去。

  敌人马上有了反应,六只箭向两人飞来,两人早有准备,一个纵身后就立刻向两边一闪,正好闪过六只箭,接近到敌人身前十米左右的距离,六只箭飞向辛西娅等人,果然穿过了辛西娅和法西亚布下的结界,但三剑士早有准备,将经过结界后慢下来的箭挡下。敌人方对着老么和大付各迎上三个剑士,但其他人没动,看来是想试试八人组的实力。

  老么和大付各发出一道剑气,但被对方挡了下来,不过接剑气的两人也后退了数步,吐出一口血来,显然实力不是一个级别,对方大吃一惊,又出来六个人,老么和大付各有五个人招呼,一时混战在了一起;这时辛西娅和法西娅及西塔尔都已准备好了,先是西塔尔的火球,然后是辛西娅的风刃,敌人早有准备,四个魔法师各出招数,挡下了两人的魔法,随着也念动咒语,要用魔法反击。这时,法西亚按辛西娅的安排“雷雨术”已经准备好了,雷电和暴雨向敌人头上打去,这时辛西娅换成了“冰冻术”加“冰锥术”,西塔尔使用“风刃术”,一时间,魔法能量的光芒在夜色下闪亮,伴随着雷电交加的声音,场面十分的热闹。

  袭击者们没有想到八人组的魔法攻击这么迅速,中级上位的魔法转眼间就使出来了,这批人同在劳伦城时偷袭的是一批的,他们认为八人组的实力同那时差不多,却不知道现在已进步了太多了,所以很快敌人中一些实力较差的死于雷电或被冰锥、风刃击伤,失去了战斗力,但对手毕竟是一些实力强劲的高手,有二十来人以不同的方式挡下了魔法,但他们又犯了一个错误,有七人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当辛西娅和西塔尔的一波攻击结束后,袭击者们认为“雷雨术”也要结束了,事实上雷击确实停了下来,但并不是结束了,而是升级为“爆雷术”,法西亚经过石磊的能量传送已与贝娜差不多,魔法能量相对于辛西娅和西塔尔高的太多了,单用“雷雨术”的话半个时辰也停不了,所以辛西娅故意让她把雷暂停,升级为“爆雷术”。而袭击者以斗气护身的泄了斗气,以魔法护身的收了结界,连还没有散的积雨云的面积区都没有离开,都想要展开反击了,没想到刚刚细细的击下的雷电忽然变成了粗粗的,接连不断的爆雷,一瞬间有七人成了焦黑的尸体,还有几人被波及受了伤,袭击者大惊之下,迅速后退,离开了雷雨云区,留下了伤者在原地,好在法西亚也不想杀失去战斗力的伤者,收了魔法看向老么和大付。

  对于又犯了错误,没有利用已方箭手的优势进攻的敌人来说,同样没有想到老么和大付是魔武双修的,两人十分有默契,同时以真气全力护身,以剑挡住敌人的兵器,各用另一指手发出一个火球在一个敌人身上爆开,把两个敌人变成了火人。此时众人面前的敌人只有两个魔法师,三个箭手和十三个剑士了,其中有两个圣剑士,实力还是不弱,但此时的敌人已不再狂妄了。

  剩下的八人不再围攻老么和大付,因为那和送死差不多,对剑士来说,剑士只能把斗气用在剑上,大剑士可以用斗气防魔法,但不能同时用在剑上,如果可以那就是圣剑士了,所以在打斗中,大剑士与同时用斗气防身,又近距离用魔法攻击的人战斗就是找死了,所以八人回到了同伴的身边。

  老么和大付也不追击,向已方的阵营走来,剩下的三个弓箭手突然向八人组连续的射起箭来,而敌方的剑士一起给箭手传送剑气,由弓箭手运到箭上进行攻击,大付和老么的护体真气只挡住了一箭就有不支感,两个忙向一边闪开,辛西娅等人没有想到敌人的这一招,措手不及下结界被打破,数只箭向辛西娅、法西亚和西塔尔飞来,三剑士挡开了几支,剩下的克利斯和瑞汉想也没想就用身体挡住了,但这些剑注入箭手和剑士合起来的斗气,虽被结界挡过,两人的斗气护身仍不能阻住,两人各中两剑,受伤倒地,太大意了。

  八人组大惊,老么和大付转身向敌人攻击,人未到就先用火球连球攻去,专打魔箭手,辛西娅等人忙扶住克利斯和瑞汉,大家都在恨自己等人太大意了。老么和大付攻到敌人身边,毫不客气的以魔法和剑气连杀对方三名大剑士和两名魔法师,魔箭手也都被杀死了,却听到那边法西亚和西塔尔齐声惊呼,回头一看,有两名弓箭手和两个魔法师及四个剑士已围住了那边受伤的两人和其他四人,斯诺曼被两名弓箭手以箭逼住,两个魔法师站在一边,手中的火球对着两个受伤剑士,辛西娅、法西亚和西塔尔的脖子上都放着一把剑。──敌人还有隐藏未出的实力。

  这下该怎么办?

  ※※※

  注一:这么多金币不重吗?在以前忘了说,魔法大陆上,在辅助魔法中有一种空间魔法,可以制造一种小空间包,可以放很多东西,是价格最便宜的一种魔法道具,普通人当然还是用不起,但是旅行必备,因为装进去的东西在另一个空间,所以放什么都没有重量,加上魔法的作用,只有所有人可以拿到空间包里的东西,所以有很好的防盗性。

第五十八章 莫名被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