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五章 营救行动

    听到龙威说明俘虏辛西娅的偷袭者们使用的是魔族的魔气,大家都从心中吸了一口凉气,这是否代表魔族的势力已深入到大陆南方的四国一盟了呢?魔族与坏蛋此时划成了同意词,大家首先想到的是一向的对手狄宁,那个三角眼的男人是否被魔族利用呢?还有就是与大家有着密切联系的圣光明王国,老国王赛巴史第身边有没有魔族的人呢?如果单从魔族目的在绑架辛西娅公主来说,魔族在圣光明王国可能没有什么大的势力,不然也不会来绑架辛西娅,但反过来说,阿克姆宰相的叛乱与魔族有没有关系呢?大家谁也不能肯定得说没有关系,魔族在后面推波助澜的可能性有九成以上。

  大家的目光落在山下的绑架者营地上,无论从那一方面来讲,这队偷袭者很大可能是乌兰木巴国的人,因为如果是阿尔巴那国的人现在绝不会住在这里了,而翼鹰之国与已方已经为同盟,而且翼鹰之国与圣光明王国之间没有直接的利害关系,两国不相邻,从历史来看,双方为了牵制好战的乌兰木巴国虽未结盟,但也有默契,关系还算可以;而乌兰木巴国为了劳伦城的久攻不破,已使用了众多的阴谋诡计,这一次极有可能是其中的一个阴谋,那么是不是代表乌兰木巴国已被魔族渗透了呢?这一点不能肯定,但可以肯定乌兰木巴国的王族和贵族阶层一定有魔族的人在活动,毕竟魔族入侵北方大陆已十三年了,在南方大陆做点情报、间谍工作很正常,能使南方人类的四国一盟互相争战不休,对魔族的入侵当然有极大的帮助,如果能使北方通过阿卑斯山脉仅有的两个地点,阿尔巴那国的布雷登要塞或乌兰木巴国的斯卡里亚斯要塞,两个中的任何一个被魔族占领的话,那魔族百万大军就可长驱直入,到时可能大魔神尼古拉。斯坦没有来到,魔法南大陆就成了魔族铁蹄下的殖民地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石磊一直在沉思这件事带来的思考和其中各种设想下,魔族侵入南方大陆而带来的不同程度的问题,所有的人都看着石磊,大家知道他在考虑下一步的行动,龙威也没有讲话。终于石磊分析完毕,心中定下了一些决定后开口说道:“龙威长老。”龙威一直在注意着石磊,听石磊叫到他,忙答应道:“族长,属下在。”石磊看着龙威说道:“长老身上是否带有”紫夜草“?”龙威回答说:“禀族长,属下身上未带有”紫夜草“,需到妖精森林去取。”石磊点点头道:“长老,以现在的情况来看,我们必须加快联和南方大陆四国一盟的进度,还要有足够的实力在这里活动,所以我想从族里调一队人来与我一起行动,以期在这次四国一盟参加的魔武大会上与各国接上头,希望能从利害关系等方面说服阿尔巴那国和乌兰木巴国。如果不行,我打算适当的时候采用武力,也就是说,如果我发现这两国或者再加上南方的城市联盟有受到魔族控制可能的话,我将会采取武力以达成将南方大陆所有的军事力量统一起来的目的,长老认为如何。”龙威也在考虑今天发现魔族的触手伸到了南方大陆的问题,此时心中分析了利害关系,知道如果魔族控制了两国会带来什么后果,当断不断,其后必乱,所以回答说:“以武力在必要的时候是没办法中的办法,但也要考虑军心、民心的问题,我同意增加族长这边的人手,但在发生特殊变故时,请族长行动前三思,没有团结的军队是没有战斗力的。”龙威这是中肯之言,石磊点点头说:“不错,我一定会利用各种情况以取得最有利的结果,你回去后要我族战士和妖精族、兽人族及翼鹰之国的战力做好准备,可能很快我们就要投入战斗了,如果不能反攻魔族,在情况进一步明了之前,我们一定要牢牢控制住布雷登要塞和斯卡里亚斯要塞,然后再进一步的联合南方大陆的力量。”龙威有着超过三十万年的经验,当然知道问题的重点在那里,如果石磊不说,他一定会提醒石磊的,但在那之前,一定要给石磊充分思考、设想、布置的时间与引导,让石磊表现他的领导才能,这是作为辅助者的基本立场,所以当石磊提到了目前双方争夺的关键点两处要塞时,龙威躬身说道:“是的,族长考虑的是,只要我们掌握住这两个要塞,魔族没有空中作战力量,以我们现在的战力完全可以将这两个易守难攻的地方守住,挡住了魔族的进攻,我们就有时间组合南方大陆的战力。我回去后立刻布置按族长的要求调动部队进行准备,联军可以先进入翼鹰之国,从那里进而控制乌兰木巴国的斯卡里亚斯要塞,只是阿尔巴那国的布雷登要塞距离较远,是否可以及时落入我手很难办,请族长示下应该怎么办。”龙威适当的恭维使石磊面上有光,这个不太成熟的领导者马上笑者说道:“这边有我来负责,你回去后调一队我族士兵来,再带来与魔族交战需用的东西。我们还要先进行营救辛西娅的行动,多一队我族士兵营救行动就多几分把握,辛西娅的身份特殊,是绝不能有任何差池的。至于布雷登要塞,如果魔族大军开始进攻,我将帮助阿尔巴那国的士兵守住要塞,相信士兵们是绝不会想让魔族入侵自己的家园的,魔族能够渗入和控制的人一定是有限的,士兵们不会有问题的,你们那边的准备工作也是一样,乌兰木巴国斯卡里亚斯要塞的士兵应该也没有问题,我们应该重视每一个人的力量,依*经过长期训练的士兵守城,加上他们对地形熟悉,我们的胜算也大一些。”龙威谦虚的说:“是,还是族长想的周到,我回去后就按族长说的办理。”石磊继续说:“我们明天将继续跟踪这一队敌人,明天晚上戌时之前,你安排一队人前来会和,想办法将他们传送到这里来,可以让他们以心灵与龙凯通信,以与我们保持联系。”龙威想了一下说:“族长,龙尔和龙娜带两队人到翼鹰之国办理购粮事宜,是否让他俩人中的一队前来,这样也近一些。”石磊想想说:“你可以让他们两队人都来这里,那些东西我们可以在阿尔巴那的王都贝加尔那城卖掉,到时再派其中一队和翼鹰之国的王子米夏尔一起从阿尔巴那国买粮运回去。”龙威听后说道:“是,族长,我现在就通知他们前往天空山脉,龙明和龙海应该在那里设好对应的给矮人国使用的魔法阵了,我直接去妖精森林,取了”紫夜草“后再同他们会和,让他们带紫夜草来与您会和。”说完后看石磊点头答应就闭上双眼,专心的与远在万里之外的龙尔建立心灵联系,将石磊的决定告诉他们,办好后问石磊道:“族长其他还有什么要吩咐的?”石磊想了一下,忽然觉得身边少了什么,想起来后说:“两个小家伙在矮人国那里铸剑,还需要一段时间,你去时要安慰她们一下,不要出了什么问题。”龙威听到后回答说:“是,那属下现在就走了。”然后静静的不发出光变为龙形飞上天空,要在飞过一段距离后才以传送术前往妖精森林。传送术传送的距离与个人的魔法能量是成正比的,并不是每个人都能传的远,像石磊在未解开电之封印前传送术用的就不顺利,现在在魔法大陆上可以说石磊的传送术称第二,就没有人敢称第一了。龙威的传送术当然可以长距离的传送,只是在这里进行传送怕下面的魔族发现,所以他才飞远了再传送。

  石磊等人看龙威飞远到看不见后,天边才亮起一道闪光,知道龙威已传送走了,看向山下的敌人营地,没有一点变化,就是一团的魔气黑黑的一大片。因为法西亚、老么、斯诺曼这几天因为跟踪的关系都没有休息好,加上大付、西塔尔、克利斯和瑞汉也都不精神,所以石磊安排他们休息,自己和龙凯值班轮流监视敌人的营地,贝娜当然也是休息了。大家没有搭帐篷,也没有生火,就那样合衣睡在地上,好在所有人功力深厚,在这秋夜里也不会冻病,不过两个女士还是挤在了一起,女士天生就怕冷,可大家都没有带毯子,也就是说不是不想搭帐篷,是根本没有帐篷,而且粮食、饮水方面也成问题,所以石磊安排龙凯去附近的城镇买点用品回来。龙凯心中是以保护族长第一的,所以看了一下大家,觉得实力上没有问题,出不了事,才跑下山去,他没有能力不发光就变成龙,所以要跑远一点再变。

  石磊一个人静座在山头,思考着今天发生的事情,刚刚自己和贝娜还在万里之外与世隔离的世外桃源里享受二人世界,转眼间就来到这里的生死之间,重新背负上了暂时放开的责任,而且肩上的包袱更重了,四面都是危机四伏,魔族从与自己不相干,到自己知道魔族的存在,到自己接任龙族族长开始与魔族对立,到了今天魔族就在自己面前了,可以说事情一天天的在发展,自己已经深陷其中,什么时候才能解决这一切,自由自在的像以前一样和贝娜想到那里生活就到那里生活呢?责任、约束、自由,自由的感觉是什么呢?自由的感觉?

  石磊站在山顶上,为了便于观察,老么他们选择的是附近最高的山顶,站在这里大有一览众山小的感觉,秋夜里,没有白天那种秋老虎般的热,特别是在深夜里,山顶上,秋天的风悠悠的吹着,从石磊身边吹过,石磊在沉思中进入了无意识之中,突然,感到身边风的感觉,思感随送风而走,仿佛解开了身体的束缚,溶入了风中,随着风,石磊感受到了风的无拘无束,那份轻松一下子打开了石磊被责任重压的心肺。

  石磊仿佛随着风来到了天空,向下望去,千山万水在下面无穷的伸展,沧海桑田尽显眼前,直到天边,风一往无前的吹向自己的前方。

  石磊仿佛随着风游走与山峰之间,随风而走,一座座山峰有平缓、有锋刃、有陡峭、有耸立,却无法阻挡风的步伐,风总与山擦肩而过。

  石磊仿佛随着风吹拂过大地,亲吻着大地的芳香,追逐首万物的成长,将树叶吹拂着游戏,和花与树的种子结为伙伴,将它们带到远方。

  没有约束,永远的活泼,石磊体会到了风无拘无束的自由情感,一瞬间一个声音在石磊心中响起,风之高位主精灵使告诉从风的心中醒来的石磊,她的封印解开了。

  石磊静静的站着,再次溶入风中,去观察、去感觉、去陶醉,心中不再沉重,就象风,男儿要立于天地之间,俯视大地;就象风,无视于高山险阻的前进;就象风,随着时间的洪流,将自己信念的种子撒向大地。总有一天,和平会在自己的双手下被建立,只有完成了这些才能真正得到自己的自由。

  这一夜,石磊随着风游荡;这一夜,石磊跟着风欣赏;这一夜,石磊又成长了。

  ※※※

  天亮后,龙凯还没有回来,石磊留下大付和老么等龙凯,自己带着大家向已出发的对手远远的跟去。

  中午前的时候,龙凯带着大付和老么赶上了大家,此时石磊等人正在一个山头上看着十多里之外的敌人缓慢的前进,石磊等人心中充满了问号?敌人为什么走的这么慢,按理讲,此时敌人还在别人的国家,应该抓紧时间离开阿尔巴那国境才对,石磊心中有不好的感觉开口问老么道:“他们一直是这样行进么?”老么点点着说:“不错,这几天他们都是这样行进的,一天才走上百里地,不知道搞什么?”石磊眉头一皱,对龙凯说:“这里面有问题,你立刻与龙威长老联系,要他安排龙尔和龙娜尽快到。”龙凯点点头马上用心灵与龙威联系上后对石磊点点头,石磊又安排还没有变回人形的龙凯说:“你马上去昨天晚上我们的宿营地,龙威长老一定是以那里为传送坐标的,你把龙尔他们接到后立刻赶来。”龙凯点头后转身低空飞走,石磊迎上老么询问的目光皱皱眉,看到贝娜眼中没有疑问,笑笑说:“贝娜也猜到了,让贝娜来讲吧。”贝娜瞥了石磊一眼开口说道:“敌人的动作太作作了,基本上有三个疑点,一是他们行进太慢,不合常理,二是对方做为专业的间谍,不会不做反跟踪工作,三是辛西娅一直没有出现。所以石磊怀疑这些敌人是针对我们下的诱饵。”石磊对贝娜笑了笑补充道:“还有一点,昨晚我解开了风的心。”石磊抬手阻止了大家的询问继续说:“我曾以风的心探查过敌营,我发现马车中是有一个人,但明显是昏迷不清,所以可能有问题。”大家听了明白问题的所在,辛贝娅被俘时是清醒的,后来最多被封住魔力,敌人不会采用让她长时间昏迷不醒的办法,那对她的身体有害,在魔法大陆上敌人不会使用这样的笨方法,而且车里是辛西娅的话,越早救她出来对她的身体越好。大家又问了石磊风的心之事,石磊解释后大家明白石磊的能力又增加了。此时敌人已走远了,大家又转移到下一个山头,继续跟踪敌人,等自己人到来。

  一个时辰后,午时末刻,龙凯领着龙尔和龙娜两个龙战将及另外十四个龙族战士赶到,一阵光亮闪过,众人面前出现八位男士和八位女士,龙尔和龙娜两人都是中年的样子,其他龙族众人都是二十多岁的样子,当然个个英俊潇洒、漂亮抚媚了。“见过族长!”十四个人一起说道,龙凯天天见面也就省了。

  石磊摇摇头一笑说道:“一家人不要客气,你们跟龙凯学学,这样你们也省事,我也方便。”一句话说的龙族众人都笑了,气氛也活泼起来。石磊指着远方的敌人说道:“那就是我们的对手,等下我们绕到他们前面伏击他们,昨晚我联系了光之高位主精灵使,她告诉我,魔族与人类的外型差别很大,所以我们面前的应该不是魔族,而是受到魔族控制的人类。魔族会引诱人类的邪恶之心,那些内心邪恶的人类会受到魔族的引诱被魔族控制,有些人类有无法实现的愿望时也会被魔族利用。因此,我们抓住对方的人,我想用光系魔法应该可以帮那些不甘被控制的人找回自己的心,目标可以定为其中两个魔箭手,我感觉这俩个还有救,昨晚他们睡的不安稳,明显对魔气有反抵抗反应,其他的吗?”石磊看了一眼大家,语气一变:“杀!”空气中似乎猛的一冷,大家心中一颤,齐声话到:“是!”贝娜和老么、大付三人一起同石磊从地球来,知道石磊提尊重生命的,这一次是动了真气,要立威了。

  石磊又布置了具体的行动计划后,众人一起行动,龙族的四个战士变回龙形,带上大家,绕了个大圈,在敌人看不到的情况下绕到敌人前方埋伏,半个时辰后敌人进入大家的视线,众人紧盯着敌人等待石磊下令进攻。石磊闭着眼睛感受着风的心,无声无息的跟着风在敌人中间监视着对方,对敌人来说周围只是一阵阵的轻风,而对石磊来说自己就身在敌人中间,连敌人的眉毛被风吹动都能看得清。

  突然,一道电光闪过石磊直接以传送术将自己短距离传送到了马车顶上,也只有与电之高位主精灵使结盟的石磊可以这样精确的传送到移运的马车上,虽然距离很近,也绝不是容易的事,而就此拉开了交战的序幕。

  四个龙族的战士以龙形从两边的山上升起进攻,以吸引敌人的魔箭手,龙厚厚的鳞片加上护身的风系魔法在空中的轻巧动作可以防备魔箭手的箭。

  龙族的其他战士和大付、老么、克利斯等人从敌人四周伏击而出,动作疾如闪电,法西亚、西塔尔和贝娜原地未动给大家加防护魔法。敌人有十七个人,我方进攻的有十八个人,龙凯、龙尔、龙娜和老么攻击两个魔箭手,尽力将其活捉,其他的人一个对一个,一出手就是杀招,绝不给敌人留下任何的机会,“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这句话水之星上没有,石磊在计划好后说出来时在水之星的众人心中引起了思索,此时正是在贯彻这句话的绝对意义“杀!”的时候。

  石磊出现在马车顶上后,立刻顺手一剑砍向坐在驾车座上的两个大剑士,这两个是石磊包下的目标。不愧是受到长久训练大剑士级的间谍,两人在赶车时仍然将剑抓在手中,对石磊意到劲随、充满真气的一剑,两个没有被石磊的传送惊呆多久,同时仗剑一挡,反应一流,可惜他们错算了石磊的力量,此时的石磊已与龙族三长老不相上下,这一剑石磊以十成力道挥出,没有隐藏一点实力。这把从矮人族拿来的宝剑闪着青金色的光芒,随着剑的挥下,一道剑气离剑向两敌挡来的剑袭去,两声清脆的断裂声,两把剑应声而断,剑气仍然下击在一名剑士的脸上留下一道血痕。石磊深吸一口气,真气在体内迅速循环一周,新力再生,石磊手中的剑一转,继续砍向另一名剑士。这名剑士在石磊的剑挥出青金色的剑气时心中又一惊,在手中的剑上加了两分力,剑断后立刻翻身跳下马车,此时石磊的第二道剑气击出,又被这个剑士躲过击在车板中,留下一道细缝,石磊看了看这名反应一流的大剑士,冷酷的泯嘴一笑,伸出左手,一道电光随手从空气中引出,直接击在剑士的身上,空气中很快弥漫出一股烧焦的气味,可怜的大剑士逃过了两次死亡,却没有来得急以斗气防身,死在了简单的“电击术”下,被初级低阶的攻击魔法杀死,他可以称为大剑士中的耻辱了。

  石磊控制往马车,看向周围的情况,所有人进攻的前奏都是一道风刃,连对方的两名魔法师的还击都是风刃这种简单有效的攻击魔法。可惜两人的反映太快,他们把目标定为看起来是领头的龙尔与龙娜,身为龙战将,两个当然不是浪得虚名,手中长剑一挥将风刃击散,继续向两名魔箭手进攻,其他的敌人也纷纷以剑气抵抗,但对手是不同等级的强大。当石磊隐住马车时,只有三个圣剑士还在战斗,两名魔箭士已失去了弓箭,由两名龙族战士看着,其他的敌人都已尘归尘、土归土。且不说任何一人都有战胜三个圣剑士之能,此时五个招呼一人,又毫不留手,转眼间,三个敌人已陈尸荒野,战斗结束了。

  两个魔箭手被魔法封住后,众人打开马车门一看,里面是一位魔箭手打扮的女士,正在昏迷中,辛西娅不在这里。

第六十五章 营救行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