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六章 精神魔法

    正如石磊与贝娜所预料的那样,马车里有一个女性的魔箭手,没有辛西娅,大家心中除了失望、愤怒、疑惑外还有心痛,辛西娅,你在那里呢?

  如果辛西娅出了什么事,不是石磊怎么同赛巴史第老国王交待的事,做为圣光明王国的唯一继承人,辛西娅的生命决定着圣光明王国与乌兰木巴国之间的关系,辛西娅出事,赛巴史第老国王是要发飙的。两国之间如果发生战争的话,石磊等人只好站在圣光明王国的一边,那样翼鹰之国当然是站在石磊所代表的龙族这边,阿尔巴那国会与乌兰木巴国结盟,大陆上的四周二对二打个不亦乐乎,然后魔族入侵,魔法大陆上各族完蛋。想到这,石磊心中一颤,如果这些都是魔族的诡计话,那很有可能就此输掉这场战争。战争就是这样,并不一定要自己来打,一个阴谋有时比的上千军万马,古往今来所有的以少胜多战役都是这样的范例,兵法第一个字就是“先”,这此魔族以强大兵力、正确的计谋占了先手,魔族并非头脑简单啊!

  看着贝娜给那个女魔箭手检查,石磊心中对当前的情况进行分析,现在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尽快救回辛西娅,抬头看到两个被俘的魔箭手,这两个俘虏一被抓到就在嘴里塞上了东西,绑住了双手,防止他们自杀,上两次抓到的乌兰木巴国俘虏都是自杀的,看来乌国的间谍组织很严密,所以这次做了防范。

  石磊走对两名俘虏面前,将手放在其中一名俘虏的后背上,光华一闪,光系的魔法检查术施在了这个俘虏的身上,石磊闭目与光之高位主精灵使联系,请她帮助检查这个人,在主精灵使的检查中,光系的魔法能量缓缓的在这个俘虏的七经八脉里流动。

  魔法大陆上无论是魔法、斗气还是信仰力,都是精神能量的修练方法,与地球上的传统武术中修练真气不同,精神能量的修练是以眉心穴为基础的,而真气是以丹田为基础,真气方面我们无需多说,来看看精神能量的修练。提高精神能量的修练是依*冥想,也就是从注意力的集中开始逐步磨练的,而石磊等人用来修练精神力的“清心决”是以真气修练带动精神修练的方法,与冥想不同,“清心决”可以通过真气的辅助作用,迅速将一部分真气在眉心穴与丹田之间的循环过程中转换为精神能量,所以比冥想修练的方面好上十倍。由于修练过真气与精神力相辅相乘的“清心决”,在能量突变中,石磊体内的能量受到精神力的引导转化为精神能量,也受石磊修练真气的影响,能量一分为二在丹田中形成了内丹,如果不是这样,石磊在那次能量战役中精神力不够,大概会爆体而亡了。其实地球上的真气修练效果不如魔法大陆上的精神修练,真气的修练是将身体的元气传化为能量收在丹田里,而精神能量是以精神力控制和吸收体外的能量,体内的能量是有穷尽的,而体外宇宙、天地之间的能量是无穷尽的,只要能量足够,人的身体就不老不死,所以魔法大陆的人们没有先进的科学技术,寿命仍然很长。而人的精神力会随着年龄的增长可减少,也就是说年龄到了一定阶段后,人的精神就会越来越弱,吸收能量的能力也越来越差,人也就会死了。当然也有精神达到某一层次,不再受到人体的限制,像有些大魔法师,身体很差,魔力很高就是这个原因,但这样的大魔法师用一些常用的魔法没有问题,如果一下用过量的魔力就补充不足了。由于真气的修练不会随着年龄的变化而变化,石磊的精神力修练方法是以真气辅助精神力,加上真气修练在高位主精灵使的帮助下成了吸收转化的方式,所以比魔法大陆的修练方法又高上数层,大概接近长生不老了吧。好了,不多编废话了,转入正题。

  对俘虏的检查工作是由光之高位主精灵使进行的,但能量在俘虏体内的运行是石磊为主导的,所以能量先在俘虏体内按石磊所熟悉的七经八脉运行,而这个俘虏是剑士出身的转职魔箭手,如果石磊的能量在他头部的经脉里流动可能没有问题,但斗气这种精神能量用于身上只是起防护作用,经脉承受力不强,加上石磊的能量特强,一时间,这个倒霉的俘虏全身经脉中充满了石磊的能量,几欲涨破,当然是全身痛不欲生了。

  这一切看在另一个俘虏的眼里,无疑是认为石磊在对那个俘虏施以酷刑,嘴里虽堵着东西不能出声,脸上还是显出愤怒的神色,直气的全身发抖,如果现在松开他的话,大概会和石磊拼命吧。

  石磊的精神能量在俘虏的体内经脉中运行一周,光之高位主精灵使没有发现任何异样,她在石磊心中说道:“石磊,将能量转到他脑部去。”石磊在心中应了一声,劲随意走,能量转向俘虏的脑部经脉运行,很快进入俘虏的眉心,主精灵使传声到:“找到了!”原来在眉心中的能量与传送精神力的经脉结合部,眉心通往脑部的经脉口处,有一团黑气堵在那里,这里是神经中枢,精神力每次使用必定通过这里,也就是说这个俘虏一练功,就会受到这团黑气的影响。石磊试着将光属性的魔法能量引向那团黑气,此时这个俘虏的所有斗气能量都被封印在眉心的一处,眉心中的一半以上都是空的,所以石磊的能量很容易就通过了眉心,刚一接触那团黑气,一股冰冷的感觉直袭石磊的心头,使石磊心中猛的一震,将能量向回一收,“好冷的东西,充满了一股邪恶的感觉,让人心中很不舒服,如果脑中充满这种东西,一定使人有杀戮的冲动。”石磊想到。

  “这是什么东西?”石磊在心中问主精灵使。

  “再试一下。”精灵使的声音响起,石磊遵命将能量移向前去接触那团黑气,这次石磊心中有了准备,没有被那东西的冰冷感吓倒,将能量在那团东西中间停留了一会才收回来,时间仿佛停留了下来,好一会后,主精灵使的声音又在石磊的心中响起:“石磊,这是一种暗属性的精神系的魔法,使用的很巧妙,正好将能量依附在精神力的经脉上,试图将它移开的话,一伤到经脉,这个人就会成为白痴。这种魔法应该是受到这个人自己的吸引依附上去的,这正好说明了为什么只有邪恶的人或思想陷入某种极端的人才受到魔族控制了,只有这个人的精神力与这种邪恶的能量一样充满了邪恶或渴望,这种能量才会受到吸引依附到经脉上去,从而被这股能量控制意志,也就是说,是这个人自己要这股邪恶的力量控制自己,这股能量才能在他经脉上起作用。我想,如果这个人想要抵抗被控制的意志力足够强大,就可以将这股邪恶能量弹开,你将一部分光属性能量留下,我试着以圣光系的精神魔法将他的意志力的潜力激发出来,看他自己愿不愿意受到魔族的控制,如果不愿意,增强他的意志力就可以让他将这股邪恶能量弹开,回复他自己。另外我会在这股邪恶能量外结一个结界,护住他的眉心穴不受伤,如果他成功将这股邪恶能量弹开的话,我将用这个结界包住被弹开的邪恶能量,将它炼化,应该就可以治好他了,你最好同他说说话,使他产生不愿受到魔族控制的思想,这样才好治疗。”石磊依言在这个俘虏身体里留下足够的光属性魔法能量,将其他的能量从他体内撤了出来,睁开眼,看着这个俘虏(我们还是称为俘虏甲吧。),这个俘虏知道石磊的能量在自己体内转来转去,因为他的能量被封印,所以不知道石磊在干什么,口虽不能言,但对石磊怒目而视。石磊也不在意,对他说道:“不知道你是否明白自己在受魔族的利用,现在我来帮你,等下魔法会在你身上起作用,可以激发你潜在的意志力,你要*自己的意志力将魔族施法在你眉心的邪恶能量弹开,也就是说你要坚强的控制自己的意志摆脱魔法的控制,那样就可以回复你自己,也只有你自己可以救自己,你愿不愿意做回你自己我不知道,但我请你想一想,作为人类你甘愿让魔族控制你吗?”俘虏甲听了石磊的话,心中充满了疑惑,转头看了看另一个俘虏(称为俘虏乙),俘虏乙看了石磊一会,对受到治疗的俘虏甲点点头,于是俘虏乙合上了眼睛,认命的专心等待石磊所说的魔法开始。

  一会后,光之高主精灵使好象做好了准备,俘虏甲头一震,脸上的表情十分的痛苦、愤恨,接着他混身发抖,头左摇右摆,身上大汗淋淋。这时贝娜早已给那个女魔箭手检查完,大家都在看着这个俘虏甲解开魔族控制的过程。很快,俘虏甲口中的布被他吐了出来,但他咬紧牙关,紧闭双眼,握紧双手,石磊忙用剑挑开他手腕上捆的绳子,大家看他那表情似乎在回忆什么?又象是在抗拒什么?约一刻种后,俘虏甲忽然大叫一声“不!?”,然后人慢慢的躺倒在地上,石磊忙上前探查他的身体,又与光之高位主精灵使联系上,听以主精灵使那平静温柔的声音说道:“他没事了,看来他属于那种因渴望得到无法得到的东西,而受邪恶力量吸引的人,所以他并不甘心于受魔族控制,一直在抵抗,现在已成功了,只是有点脱力,休息一下就好了。”石磊询问是否立刻开始给另外一个俘虏乙治疗,得到肯定的回答后,石磊从心灵联系中出来,看了一眼用关心的眼不看着他的大家和俘虏乙说:“没事了,他只是有点脱力,但已战胜了邪恶的魔法。”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那个俘虏乙也不再盯着石磊看,闭上了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石磊对他说话时,他又睁开了眼看着石磊:“我下面对你施光系魔法,帮你也解开邪恶魔法的控制,你看怎么样?”俘虏乙面部表现了不同的神色,一半是愿意,一半是不愿意,这明显是受到了那股邪恶能量的影响,看他不置可否,石磊又说道:“我不管你愿不愿意都要给你治,你要记住,现在你虽活着但等于已经死了,你是魔族控制的一条行尸走肉,这不是你自己,所以如果你摆脱不了魔族的控制,我会杀了你,好给你解脱。”说完将手抵在俘虏乙的背上,像刚才一样将光之魔法能量深入到他的眉心穴中,留下一部分能量后自己退出来,将工作交给光之魔法主精灵使。这次精灵使大概是驾轻就熟,很快那个人就有了反应,石磊挑断绑着他的绳子,拿出他口中的布团,看着他与俘虏甲一样的情况,只是最后犹如解脱一般的那声大喊,俘虏乙喊出的是“杀!?”,然后同样脱力倒下。

  看来这两个人的潜力都不错,也都是意志坚定的人,这样的话魔族一方的力量就少了两个人,已方多了两个人,希望他们知道辛西娅的下落就好了。石磊转身用目光询问贝娜女魔箭手的情况,贝娜开口说道:“她没有什么事,只是被封印了,解开封印魔法就行了,我不知道封印者设下的解印咒语词(注一),强行解开要有下封印人三倍的魔力才行,我怕自己达不到,还是你来吧。”石磊点头走到那个女魔箭手的身边,伸手放在她的头上,自己又和光之高位主精灵使联系上,因为石磊不知道强行解开封印怎么做,反正主精灵使跟自己很熟,拜托她很方便,有助力不用白不用。石磊的能量进入女魔箭手的眉心,发现她的眉心里飘浮着那种邪恶的黑色能量,光之主精灵使的声音响起:“这是想控制她的意识,但她不愿意造成的情况,由于她的能量被封印了,所以她自己无法将这些能量消溶或赶出,也就是说她没有被魔族控制,本来我们解开她的封印就可以救到她了,不过为了安全,我想你还是将这些邪恶能量消溶后再解封印。”石磊在心中答应一声,用光属性的魔法能量吸住、包围那些邪恶能量,以强大的能量将它们消溶掉,等女魔箭手眉心中的邪恶能量全部被消溶后,石磊再以能量包住被封印成一个球的女魔箭手的能量,将封印强行解开同化在自己的能量里带出来,也就是说石磊吸收了封印这个女魔箭手的能量,只不过这部分能量对石磊来说九牛一毛了。

  石磊的能量撤出来后,女魔箭手很快就醒了,看到众人明显一愣,但在看到那两个魔箭手时叫道:“大哥!二哥!”就扑上前去查看两人,大家围住三人,贝娜开口说道:“他们没有事,只是在解开魔族设下的封印时脱了力,休息一下就好了。”魔族的封印,女魔箭手心中想着贝娜的话,看着周围的二十多人,对着贝娜开口问道:“是你们救了我和大哥、二哥吗?”贝娜点点头说:“不错。”看她不明白情况,就拉着她和法西亚一起给她解释,大家则把那些尸体处理一下,将两个魔箭手抬上了马车,然后转移到另一处地方安营扎寨。

  在贝娜和法西亚的解说下,那个女魔箭手搞清了情况,自然对石磊等人千恩万谢,而贝娜和法西亚也知道了他们三兄妹的事情。大家在新营地坐成一圈听贝娜转述经过她整理的三人情况:三兄妹老大叫列夫。斯特劳(指俘虏乙),老二叫杰夫。斯特劳(指俘虏甲),妹妹叫珍。斯特劳,三人同属乌兰木巴国一个魔箭手的家族。

  乌兰木巴国建国前是马背上的民族,建国后一些没有丢掉骑射习惯的人发明了从大剑士转职来的魔箭手这种很强的职业,所以乌兰木巴国的魔箭手在南大陆四国一盟中是最多的,而有些家族更是从小培养孩子成为魔箭手,在乌兰木巴国,一个家族从几百人到几万人不等,他们自成一国封闭生活,但也听受国王的命令。

  三兄妹的斯特劳家族就是其中较大一个,拥有数千人和大量肥沃的土地,但是三年前,另一个乌兰木巴国势力很大的家族戈尔茨坦家族在族长肯的带领下突然袭击斯特劳家族,斯特劳家族中所有的魔法师一起才将三兄妹传送走,而家族也被灭了,亲人被杀,族人成为奴隶,土地被吞并。三兄妹为了报仇而到了王都,参加了国王的队伍,希望能积功成为将军,到时领兵报仇。

  当时偷袭辛西娅时,带队的圣剑士、军师和三兄妹及另两个魔法师、五个剑士在远处山顶上等着结果,看到偷袭失败后,军师就让带队的圣剑士带人绕到后面再次偷袭,两个哥哥为了妹妹的安全将珍留在后面,同时留在军师身边的还有两个剑士。后来,辛西娅一被俘,军师与队伍一会和,辛西娅就被交给军师,珍扮辛西娅留在马车里,军师带两个未出现过的剑士及辛西娅从相反的方向走了。他们向南,绕过奇卡迪马山脉,再沿圣湖北岸向西回乌兰木巴国,这一队向北绕过奇卡迪马山脉后再向西回国。这一切都是刚俘虏辛西娅时进行的,那时他们只是离开了老么他们的视眼,老么他们还没有开始追踪,加上是两个魔法师以飞行术将辛西娅和珍运送交换的,地上没有任何两队接触的痕迹,所以斯诺曼在跟踪时没有发现,此计可以说天衣无缝,骗得石磊等人错追了五天时间。

  而珍在第三天发现两个哥哥变了,沉默起来,目兴也越来越狠毒,自己也觉得每天晚上魔法师施展的魔法有问题,有一种冰冷的能量侵袭自己,中间带着邪恶和愤恨,她抵抗着这种能量,并向带队的圣剑士报告,结果就是被封印昏迷,然后就不知道了。

  听了珍三兄妹的故事,大家都为三兄妹的身世感到可怜,但此时还有重要的事情没有完成,石磊思考了一番后,迅速做了决定,先问了珍愿不愿意跟自己等人一起行动,因为贝娜和法西亚将魔族之事也告诉了珍,所以珍答应了石磊,珍想得是通过此事磨练自己兄妹,而石磊是想需要这三个实力不弱的魔箭手,然后石磊又布置道:“这一次的行动我们不算失败,只能说我们面对的敌人太狡猾了,但我们也有优势,对手想不到我们可以高速赶路,他们只是在我们前面十天的路程,我们要不了两天就能赶上。下一步我们这样走,除龙凯外,每两个我族战士为一组,贝娜、龙尔、龙娜、老么、大付、克利斯、瑞汉、斯诺曼各带一组,龙凯和我带法西亚、西塔尔及三兄妹走中间,两边各四组,每组相隔十里,今晚就出发,明天中午可以到受袭地点,在那里一字排开,搜索前进,东西全部不要,各组到时以心灵联系。另外,龙凯联络龙威长老,让他派三队我族战士也分成组沿分开阿尔巴那国和乌兰木巴国的巴斯德河巡逻,绝不让辛西娅被带过河。告诉三位长老,如果辛西娅被带到乌兰木巴国王都西克里亚城,我龙族将全族进攻西克里亚城,让长老们做好准备,辛西娅的安全赛巴史第老国王是托付给我的,我龙族有责任保证辛西娅的安全。大家明白了吗?”所有的人齐声答应,在石磊手一挥下,龙族战士迅速散开,随着一阵光芒闪过,二条黑龙和十五条蓝龙出现在大家面前,这半天工夫,大家一起行动,都是志同道合的亲人兄弟姐妹,所以此时原十一人组中人类都上了新交龙族朋友的背上,老么和大付及三剑士把两个魔箭手先放在龙尔的背上,因为明天开始搜索后按石磊安排龙凯背的人最多,所以今天让他休息一下。

  贝娜拉拉发呆的珍,珍是在想石磊说的会进攻西克里亚城的事情,毕竟她是乌兰木巴国人,但她一想起王族的腐败、家族的惨祸和魔族的入侵,也明白这是自己国家自找的,看到老么他们小心翼翼的将两个哥哥抬上龙尔的背,龙尔还专门示意将两人放在背上最平坦的地方,自己兄妹三人不但是偷袭他们的人,按乌兰木巴国的规矩,也是被俘虏的奴隶,可这里每个人都把自己等人当成亲人,连没有醒来表态会跟他们一起作战的哥哥们都一样关怀,自从失去家人后除哥哥外第一次有了亲人的感觉,珍心中下定决定,忘记自己是乌兰木巴国人,从现在自己是龙族的人,生命属于龙族。想定后珍看了看贝娜,轻轻一笑拉着贝娜的手一起走向龙娜。

  第二天中午,石磊带队赶到了辛西娅等人遇袭的地点,众人自由组合后散开搜索,珍的两个哥哥还没有醒,一起放在龙凯的背上,晚上众人在阿尔巴那国的一个小城镇──利可亚镇休息,因为大家赶了不少的路,而半天的搜索前进飞得比较慢,只相当于人类一天的脚程,所以石磊安排休息一晚,第二天再进行,大家在城外合和,龙族众人以人形进了镇子。

  这是一个很小的镇,但在交通要道上,只有两个旅馆,其中一家住满了,石磊等人只好住较小的一家。

  当晚戌时初刻,珍的哥哥们醒了,因为身体虚弱,这家旅馆夜里没有人做饭,所以贝娜、法西亚陪珍一起去另一家没有关门的大旅馆买点粥,结果三个人却听到了一个十分重要的情况,粥也不买了,急忙赶回住处。

  三人发现了什么情况呢?我现在不告诉你。哈哈!

  顺便说一句,这一天是魔法大陆历7431年11月22日。

第六十六章 精神魔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