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情天涯

轻狂少年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断情天涯

    十二年前的一场杀戮,十二年后的复仇,最深爱的她,竟是仇人的女儿,选择真爱还是…

  一、 ※身世※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

  薄雾蒙蒙的清晨,断情崖边依旧是往日那个苦练剑法的身影,雾慢慢散去了,他的脸慢慢边的清晰,一双深邃的眼睛,好像不应该出现在这张白皙而俊俏的脸上,血红的头发直披到肩。

  “少爷,吃饭了”一个年迈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身旁。

  “福伯,不是给你说过多少次了,叫我名字就行了”他停止舞动手中剑。

  “是,少爷”

  “恩~~~~~~~~~怎么还叫我少爷”

  “哦——不,少爷,我还是叫您喋血少爷吧!”

  喋血,喋血是我的名字,我叹息道“随你吧!”

  “我饿了,福伯,去吃饭吧”

  “是,喋血少爷”我和福伯步象屋内。

  清晨的阳光洒进屋内,屋内的一切都沐浴在这温和的阳光中,显得有些庄重,但庄重中还有一丝的萧条。我匆匆的吃者早饭,福伯在一边看着我空洞的眼神,让我觉得他在想些什么……

  “我去练剑了福伯”我对福伯说。

  “不,喋血少爷,我有许多话对你说”

  “怎么了。福伯?”

  “十二年了,喋血少爷,十二年前老爷、夫人、全家148口全部死于非命”福伯的脸上充满了悲伤。

  福伯的的话勾起了我童年的回忆……在一个寂静的夜里,正在熟睡的我被一阵吵杂的打斗声惊醒,看见福伯神色慌张的跑进来,对我说“少爷,快跟我走”随后便带我进里地道,带我来到了断情崖边,教我练剑。

  想到这一切我的眼睛湿润了,但我没有流泪,因为我记得父亲曾经对我说过“男儿流血不流泪”所以这十二年来,我不曾掉过一滴泪。

  “十二年了少爷,时间过的真快,一晃您已经18岁了,是报仇的时候了”福伯用红润的眼睛看着我,我感觉的到那眼神中的坚定。

  福伯拿出了两样东西,一把剑与一本秘籍,那剑有半人高,剑体通红在剑身与剑柄的交汇处镶着一只血红的蝙蝠,福伯告诉我这是赤血剑,那本是《嗜血心经》,是我家的传世之宝,父亲生前叮嘱他,让他在我18岁时给我。

  我接过两样宝物,心里感觉很沉重,仇恨的火焰在我心中跳动着,我拿着两件宝物来到断情崖边,开始修炼《嗜血心经》上的武功。

  一晃一个月过去了,福伯已经出去一个月了,这一个月来我的武功精进,可能是我体内流淌的血液也随着我的仇恨,而沸腾了,我的嗜血大法已经练到第六层,我按《嗜血心经》上的记载,右手握住赤血剑,把真气凝聚在右手在灌入剑中。此时剑体发出一阵轰鸣,并有一丝的真气从剑中回应回来,感觉好像和剑容为一体了,难道这就是人剑和一,我心中思索着……

  “喋血少爷”福伯走了进来。

  “这一个月你去那了,福伯”

  “喋血少爷,我已经查出当年杀害全家的凶手了”福伯的脸上露出了喜悦。

  “真的吗?福伯。”我的心中激动不已,暗思着:爹、娘孩儿终于可以为你们报仇了。

  “喋血少爷,您看这上面就是仇人的名单”说着从怀里拿出一块布递给我。

  我接过布正要打开,只听见屋外传来一阵马蹄声,轰隆而来,我拿起赤血剑和福伯来到屋外,一群黑衣人把屋子围了个水泄不通。

  “小老儿,你带着他躲到这来了啊,害我们找了十二年,要不是前几天被我看见了,可能我这辈子都找不到你了”为首的黑衣人道。

  “你们找了我十二年我也查了你们十二年”福伯冷哼道。

  “小老儿,赶快交出赤血剑和《嗜血心经》饶你不死”其他黑衣人附和着

  “呸,我要你的命”福伯说者冲向那群黑衣人。

  我随福伯冲进了人群,就像浓密的黑云中闪过的两道闪电,我使出了嗜血大法,随即离我最近的几个黑衣人,便一个个到了下去,我的身上沾满了鲜血。又是一声残叫,一阵血雾出现在我的眼前。

  我的心不禁震撼着,我是什么?难道是一个屠夫吗?他们与我无怨无仇,真正的仇人是那些在一边看戏的,我还要在杀吗?

  “啊”我一分神福伯中了一刀,我愤怒了,刹时我的身边又扬起一阵阵血雾。

  我身上的血渍加深了许多,忽然几道白光闪过,把我的剑气压退,原来是那几个带头的出手了,他们几个连手把我和福伯逼到了断情崖边。

  “少爷,这也许是我最后一次这样叫你了,我们不是他们这么多人的对手,想要报仇只能将他们个个击破,说完一把将我抱起朝断情崖跑去,用尽全力朝对面跳去,在到一半时用力将我朝对面抛去,我落在崖边滚里几圈,立即爬到崖边,福伯像断了翅膀的雄鹰,笔直的朝崖底落去。

  我发出了一声歇斯底里的呐喊。

  “嗖”一只飞标射中了我的右臂,我知道现在的我不是他们的对手,为了复仇我只能逃走,求生的本能让我朝山下跑去。

  我越跑越觉得体力不支,此刻我才发觉标有毒,我突然眼前一黑,到在了地上。

  二、 ※初遇※

  醒来时我已躺在一间屋内,明媚的阳光从窗户射了进来,我慢慢的起来,坐在窗前的桌边,温和的阳光照在我身上,让我觉得温暖了许多。

  “支”的一声门开了

  “公子你醒了啊,我去叫小姐”一个丫鬟打扮的姑娘对我说道,随后转身出去了。

  我静静的坐着,心里想着救我的是怎样的一个人,一阵轻盈的脚步打断了我的沉思,一位姑娘与刚才那个丫鬟走了进来。

  这位姑娘,体态轻盈,一头长发散披到肩,一双明亮的眼睛,美丽而白皙的脸膀,真是宛若天仙。

  “公子,你老盯着我家小姐看干嘛啊!”

  丫鬟的话让我脸上一阵滚烫,我不好意思的侧过脸,望向窗外,心不知为什么跳的这么快。

  她只是嫣然一笑“公子,你的伤好了吗?”

  虽然窗外的一切是那么的平和,但我的心却久久不能平静,听到这句话竟不知该说什么。

  “哦,姑娘这是那啊!”

  “我家小姐救了你,公子怎么连句谢都没有呀”

  “柳儿,多嘴”

  柳儿嘟起了嘴一脸不高兴。

  这时我才发现由于刚才心中混乱,我竟这么冒失,我极力将心神平静下来。

  “是啊,在下现在谢过姑娘救命之恩”

  “公子已经昏迷了三天了,这三天都是我家小姐在照顾你”柳儿还是忍不住插嘴道。

  “咕”我的肚子发出一阵抗议,使我尴尬极了。

  她笑者对柳儿说“去把燕窝粥端来吧!公子肯定饿了。”

  “说了这么半天还未请教姑娘芳名呢!”

  “小女子姓瑶单名一个馨字,公子叫我馨儿就行了,不知公子贵姓啊!”

  “噢,馨儿姑娘叫在下喋血就行了”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和馨儿说话我的心总是跳的那么快。

  “馨儿姑娘可曾看到在下的剑。”

  “公子的东西,我都替你收好了,就在床边的箱子里。”

  “噢”我此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与馨儿都沉默着,我不时的偷偷看一下馨儿,发现馨儿也在看我,当我和她的眼神交汇在一起时我却不敢在看她的眼睛,心也跳的异常的快。

  柳儿打破了沉默“公子粥来了”说着把粥放在了我面前。

  “好香的粥啊!那我就不客气了。”说实话我真的好饿,我便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我刚吃了几口,发现馨儿一直在看我,想起我刚刚的吃相,脸上一阵滚烫,我开始慢慢的吃。虽然从小和福伯在断情崖边长大,但小的时候母亲也教过我这些礼节的,我怎么能破坏我的绅士形象嘛。

  我开始边喝粥边和馨儿讲话,慢慢地我和馨儿的话也多了起来,而我脸上也出现了平时不曾有过的笑容。我的心里很诧异,眼前的这个女子竟能使我的心如此的放松,而我对她也有种不曾有过的感觉,这是什么……

  三、※动情※

  转眼间一个月过去了,我的伤全好了,《嗜血心经》也已练到第八层了。这一个月来白天陪馨儿,晚上练功。虽然练功的时间不多,但我的武功却精进,可谓是一日千里,我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和馨儿在一起我的心中充满了快乐,甚至可以平息了我心中的仇恨,还有对她的那种感觉不但没有减少,反而与日俱增。难道这就是——爱。我心中思索着。

  但大仇未报,有怎么能谈儿女私情呢?经过心里的一连串斗争,我决定去报仇即使可能在也见不到馨儿。

  临走的哪天,天空中阴云密布,空气异常的沉闷。正如我的心情一样,我静静的站在馨儿面前,缺不知道怎么开口。

  “喋血你要走了吗?”

  我点了点头,心中却是一阵莫名的难过。

  馨儿慢慢走到我面前,帮我整了整衣服,我看着馨儿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我准备转身离开时,馨儿却紧紧的把我抱住“不走行吗?”

  “馨儿,我也不想离开你但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

  天空下起了小雨,好像是老天在流泪,馨雪白的脸上多了两条晶莹的液体,看着馨儿,我的心感觉好痛,痛的几乎没有力气离开。

  “那你去吧,不过你要回来看我,答应我”馨儿抽泣着。

  “馨儿,我答应你,我会回来的”此刻我在心中发誓在也不会让馨儿流泪。

  馨儿慢慢的松开我,我微笑着向前走去,但心中却是那么的凉,馨儿依旧站在那抽泣着……

  四、※复仇※

  无量山下,我在小镇的客栈里,思索着明天该怎样找我的第一个仇人,御剑门门主南天霸报仇。

  恍惚间一夜过去了,清晨并不是我想象中的那样,明媚的阳光温暖的照着一切。

  天空中阴云不停的翻滚,像是要淹没一切,凛冽的阴风,让我恍然间发现,现在已是初秋了。

  我在客栈中随便吃了一些东西,便离开客栈,一出客栈我便施展开轻功,飞奔御剑门。

  两个御剑门的弟子拦住了我“你是什么人,御剑门也是你乱闯的吗?”

  我没有说话,只见一股鲜血喷到了空中,在风的吹动下,像是空中在下着红雨,只不过多了一些血腥味。

  另一个弟子见状,头也不会的朝里面跑去,不知怎么的一个狗吃屎倒在了地上。见我正一步一步走向他,他拼命的挣扎起来向里跑去。

  在我走到大殿门口时,从里面涌出了许多御剑门弟子,把我围在中心,天空变的更加阴沉了,我微笑着前走去,挡在我面前的一个御剑门弟子的身体立刻从中间分了家,到在了地上,鲜血从伤口中涌了出来。

  其他御剑门弟子见状一起向我冲来,一时间,只见红光闪烁,所到之处便扬起一阵血雾。地上的尸体一具具的增加,空气中的血腥味,更加的浓郁,我杀光了他们。

  “轰隆”天空下起了暴雨,冲刷着地面上的鲜血和我身上的鲜血,鲜血随着雨水流进了地板的缝隙中。

  我从一具具尸体上跨过,走进御剑门的大殿。

  南天霸站在大殿上轻蔑的看着我“就凭你,也想杀我,哈哈……”虽然他笑的这么嚣张但我从他的声音中感觉到,他的心在颤抖。

  我没有看他只是轻轻的说:“善恶有报,你会死在我手上的”

  他愤怒的拿起剑,飞身而起,一道青光向我飞来,虽然我有绝对的胜算,但我也不敢大意,在半空在半空中划了一道圆弧,挡开了他这一剑。

  一阵激烈的金属撞击声后,我的剑架在他的喉咙上,我望着天,心中想:着爹、娘孩儿给你们报仇了。我的剑慢慢的他的喉咙逼近时“嗖”的一声一只飞镖射中了我的胸口,我慢慢的倒了下去,他站了起来,仰天狂笑了一阵。

  突然他的笑声停止了,一只飞镖射穿了他的喉咙,我站在他的面前对他说“我说过,你会死在我手上的”他好像还想说什么,但已经没机会了。

  我答应过儿会回去的,怎么会死在着呢,我心中暗思着:馨儿曾经说过南天霸虽然是御剑门的门主,但他的真正绝技却是暗器。

  在我思索时忽然发现角落里一个年幼的身影在瑟瑟发抖,我想不管怎么样他都是御剑门的人,我拿起剑向他走去,忽然我看见了他那双天真的眼睛,这让我想起了馨儿。

  我收好剑,走出了御剑门,打开名单,下一个华山派飞龙子,下一个……

  在一个月间,江湖风云四起,各大门派的长门都残死,江湖上流传着各种传闻,我在客栈中静静的听着这些无聊的传闻,觉得很好笑。打开名单,这应该是最后一个了,映入眼帘的竟是……他—云心山庄,瑶云天,怎么会是他,我的心颤抖着,馨儿的父亲。

  此时我的头脑中一片空白,眼神中充满了落寞,望着门外飞舞的落叶,忽然想起不知不觉已经深秋了,我决定不管怎么样,先回去看馨儿。在离开馨儿的这段时间我确实很想她,她的微笑……

  五、※情真※

  走进馨儿住的院子,院子里的花已经枯萎了,失去了往日的生机,就像我此刻的心情,落叶从空中慢慢的飘落到地面,这也许就是落叶归根吧。

  过了花园就看见馨儿站在屋前,背对着我痴痴的看着手里的东西,似乎没有发现我,我悄悄的走了过去,站在馨儿背后想给她一个惊喜,我轻轻的抱住了馨儿,道:“我回来了。”

  馨儿的手停在了半空中,我想我要是慢点开口,馨儿的巴掌肯定结结实实的打在我的脸上了,此刻馨儿脸上的表情由错愕变为喜悦。

  “你个死喋血,这么长时间才回来”说完轻轻的在我身上打了一下。

  我没有说话只是慢慢抱紧了馨儿,我现在好怕,好怕失去馨儿,我的眼光慢慢落在了馨儿手中的纸上,写的是一首诗:

  盼君归

  秋风丝丝凉透心,落叶浑然绿以尽。

  不知君者何时归,只盼相思淡为情。

  看者这首诗,我的心中有种莫名的难过,却又异常的平静,至少我知道馨儿爱我,现在的我又有什么放不下呢?更不用说仇恨。

  “馨儿,跟我走好吗?”

  “为什么呢?”

  “因为……因为我爱你”

  “等你这句话好就了,呆子”馨儿笑的时候总是那么美。

  “那你愿意跟我走了”我的心激动不已。

  “当然了,因为我第一眼看见你就爱上你了,要不我也不会救你个呆子!”

  我没有有说话,但心中的喜悦我无法掩饰。

  “不过……”馨儿皱着眉头。

  “不过什么?馨儿。”我的心颤抖了一下。

  “不过,我要和爹爹道别罢了”

  “哦,那我陪你去吧,怎么说你爹爹也是我未来的岳父嘛”我悬在半空的心终于落了下来。

  六、※仇散※

  次日,云心山庄大殿。

  风和日丽,像我的心情一样,我随馨儿到了云心山庄大殿。瑶云天正站在大殿上对手下吩咐些什么,知道馨儿来了就叫手下全部下去了。

  瑶云天缓缓转过身来,看见我脸上的笑容顿时不见恶劣踪影,如果不是馨儿在旁边。我想他一定会用剑来招待我。

  “爹…女儿…女儿想和他一起去浪迹天涯”沉默了好久还是馨儿开口道。

  “馨儿,你怎么能胡闹呢!你知道他是谁吗?”瑶云天皱着眉头。

  “前辈我都能放下那些往事,您还放不下吗?”我必恭必敬的看着瑶云天。

  “爹~~~~,我不管,如果你不让我和他走女儿以后就在也不理你了”馨儿嘟起了嘴。

  此刻瑶云天只是皱着眉头。过了良久,他终于开口到“你们去吧!女儿大了总要嫁人的,你小子要好好照顾馨儿。”

  “您放心好了”我此刻的心情不知道给怎么表达。

  馨儿听到着一把拉起我朝殿外跑去。

  七、※徇情※

  我带着馨儿来到了端情崖边的旧居,每天清晨我和以往一样出去练剑,馨儿每天清晨都为我准备早饭,饭后我们会在崖边走走,虽然每天都很平淡,但我觉得这是我今生最幸福的日子。

  也许江湖总是耐不住寂寞,连我平静的生活也逃不出其中。

  今天,天空中布满了乌云,好像预示着有什么事情要发生,我练完剑和馨儿回到屋内,外面传来了一阵马蹄声,一群人把屋子围了起来,为首的赫然就是瑶云天。

  我明白了,宿命是逃不了的,该来的总是会来,逃避也没有用,即使是亲情也不能改变什么……

  “馨儿,这是我和你爹之间的事情,我不想让你插手,待在屋子里,好吗?”

  馨儿没有说话,我看见她的眼睛红润了。我拿起赤血剑来到了屋外。

  “喋血,我没有别的要求,只要你把赤血剑和《噬血心经》给我,我就走让你和馨儿在这平静的生活”

  我没有说话只是慢慢的把出了剑,因为我知道即使给了他,我和馨儿也不会有平静的生活,世人的贪念又怎么会这么容易满足。

  瑶云天挥了挥手他的手下便一起向我冲来,一阵红光在他们之间窜索,渐渐的红光周围变成了红色的世界,空气里的血腥味变的越来越浓。

  红光慢慢的停止了,地上多了一群人的尸体,鲜血慢慢汇聚成了小河,顺着地面流淌。

  我一步步走进了瑶云天,他把出了剑,从马上飞身而起,顺势从空中辟了一剑,一道青光从空中向我逼近。我在半空画了一道圆弧将他这一剑拨开,接着他发起了疯狂的进攻,剑剑刺我的要害,每一招都想至我于死地。

  一瞬间青光和红光交织在一起,激烈的金属撞击声、撕心的呐喊声充斥在空气中,慢慢的青光和红光都慢了下来,最后我把剑架在了瑶云天的脖子上。

  心中犹豫着,杀还是不杀,我的剑慢慢逼近了他的脖子。

  忽然一双手抓住了我的胳膊“喋血,不要杀我爹”

  原来是馨儿,我对馨儿笑了笑,收起了剑,馨儿扶着我朝屋内走去。

  忽然一股强大的力量向我冲来,我闭上了眼睛,静静的等待死亡的来临,此刻我只想对馨儿说声:对不起,馨儿,我不能履行我的诺言了,希望来世我可以做到。

  我没有感觉到应有的疼痛,没有感觉到死亡的气息,我慢慢的睁开眼睛,馨儿倒在我了我面前,我抱住了馨儿,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呐喊“馨儿”

  看着馨儿,一滴晶莹的泪,从我的脸颊滑过,滴落在馨儿身上,馨儿轻轻的用手帮我擦着泪,脸上的笑容我从未见过,比以往笑的跟温馨,比以往笑的跟美,忽然馨儿的手落了下去,我在也忍不住失声痛哭。

  看着馨儿脸上的笑容我也笑了,而且是从未有过的笑容,心中想着:馨儿,我答应过你今生无论是生是死,我都不会离开你。

  天空不知什么时候,开始飘落洁白的雪花,片刻间覆盖了整个断情崖,覆盖了崖边的一切,我抱起了馨儿跳下了断情崖。

  完

  轻狂少年 于2006年10月12日夜

断情天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