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回 小试牛刀

    今天是小丁伟加入少年足球队的第一天,也是他正式踏入学校的第一天。

  这一天,丁伟开心极了,因为他第一次穿上了崭新的运动服,火红火红的,仿佛就要把他整个身心燃烧起来似的沸腾着,跳跃着,欢笑着,一次又一次忍不住流下幸福的激动的热泪,一声接一声地高声欢呼着。小伙伴们也都被他感染得又哭又笑,又蹦又跳,因为他们早就与这个天天来看自己训练,踢球,的小兄弟结为好朋友了,有时还有意让他替自己上场踢一会子呢,大家早就盼着能与他一块学习,一块训练,一块玩,只不过是大家都知道这位小兄弟家境不太好,家里供不起他上学读书,还得靠他捡些垃圾以贴补家用呢,所以只要自己不饿着,渴着,冻着,总是会省下些父母给的零食呀,自己穿过的衣物呀什么的塞给这位小兄弟,而现在见兄弟终于也能与自己一块学习,训练,玩儿啦,自然也都高兴得就要蹦上天了。

  看着孩子们的那股子高兴劲头,田毅也乐了,欣慰地笑了,同时也感到自己肩上的担子法码又加重了许多。因为他知道,小丁伟因家境贫困而未能上过一天学,虽说听丁母说他父亲曾经教过孩子一些字,可也不天清楚究竟效果如何,看来还得自己找个时间来考察一番,才好决定该如何给孩子制订出一套可行的读书念字的计划来呢。田毅知道这个孩子有天赋,是个踢球的好苗子,从第一次见到他临危不惧,果断而颇有谋略的那一刻起,就已决心要把他培养成才,也好让他能早日为国争光。可他更知道,一个好的真正有出息的球员,不光要有过硬的球艺,还应该具备其它优良品质,要有过人的本领,就必得先过文化关,只有这样才能逐步成长为一个有理想,有知识,有抱负,有作为的“好儿男”,才能成为能随时为社会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的“人”,为了这一切,他决定晚上就开始实施早已准备就绪的“第一方案”。

  一天训练下来,小伙伴们都累了,但更多的还是兴奋。白天,大伙每四人分成两组对练过人运球技巧,丁伟与张力分在一组,钱中与徐达为一组。虽说丁伟是第一次与大自己半岁的“小胖墩”张力合作,但是凭着他那一手绝佳的抢球,过人与传球的技术,三五下便将早已配合默契的钱中与徐达两人弄得焦头烂额,东堵西截,可不知为何每每眼看着自己就要抢回球时,却又被丁伟虚晃一脚给骗过了,只能眼巴巴地望着那球儿就象被人施了魔法似的,轱辘辘地直在丁伟与张力两人的脚下盘过来,飞过去的,可自己两却只能在一旁干着急,直瞪眼,万般无奈之下,也只得自认倒霉,甘拜下风,并决定下长后再向丁伟请教与学习。

  吃过晚饭后,小家伙们匆匆忙忙地收拾了一下,便一块扯上一套干净的衣裤,拽上一个脸盆,一块香皂,一路欢笑着跑向一楼的洗澡堂。

  小家伙们一跑进洗澡堂,便一个个抢着跳入澡池,冲洗着出了一天汗又沾了一身泥的身子,互相替对方搓洗着后背,还不时地指着某某的背影说,“哎,大家快来看呀,你们说这是小乳猪呀还是小狗熊呀?”

  被笑话的那位听到后猛地一下转过身来,恶虎扑食似的冲向对方,这时又响起一句。“嗨,快看,猴王出山啦。”

  于是,全乱套啦,简直成了一锅粥,一个个地互相追打着,小骂着,满池的肥皂泡沫子也不时地飞了起来,飘来荡去的。闹得澡堂里管烧锅炉的徐师傅赶紧喊来了田毅,这才稍稍收敛了些,可等田教练走开没一会儿,便又闹腾上了,弄得徐师傅望着这班“猴崽儿”是又好气又好笑,没辙啦,只得由着孩子们闹了。

  终于安分了,一个个地赶紧冲洗了一遍又一遍,这才一个个鱼贯而出,三下五除二地擦干了身子,换上了干净的衣裤,拎着自个换下的脏衣服,来到了洗衣房,匆匆忙忙地洗起衣袜来。洗着,洗着,又不知是谁一手捏着鼻子尖声尖气地嚷道,“嗯,谁的袜子这么臭呀,简直要熏翻天啦。'

  大伙儿一听,回头一望,只见王明左手捂着嘴巴,右手指着李强的衣袜,还一个劲地直挥打着右手,仿佛那样就能将徐徐飘散的汗臭味赶回去似的。这时王明背后伸出一只胖嘟嘟的小手直抓起他盆里的小汗衫来,凑在鼻子前闻了一闻,便触电似的赶紧扔回盆里用另一只手捏着自己的鼻子说:“王明,你还说人家呢?你闻闻你自己的,我看你的和李强的差不了多少味儿,半斤八两嘛,不信,张援朝,李建设,王强你们也来嗅嗅。”

  “嗯,我们才不要闻呢,董平,你要不要尝尝我的味道呀?”个头较高的姜涛说着便一手举起自己的裤衩转身向背后的董平身上凑过去,董平见此忙不迭地后退,没想到却又撞到了比自个高出一头的许峰,许峰可不答应了,一把抓住董平的双手,将自己那黑不溜秋的臭袜子直往董平的鼻子上凑。董平见此只好用头往许峰下巴上撞去,吓得许峰他只得松手,放人,后退。

  马超,王勇,刘云,马文波,唐过庆等几个见此,也停下了手来望着他们几个笑,穆涛,马自强,柳青云,洪峰等几位也都早已笑得弯不下腰来了,而吴京,薛霸则更是笑得前仰后俯,双手还不停地拍着节拍乐呵呵地笑道:“大家快瞅呀,张力的袜子飞到王明的头上了,呦,李强的裤衩蹦到董平背上了啰,啊哈哈,哈哈……”

  笑着,笑着,不知是谁的袜子“啪”地一下飞到了吴京的脸前,正巧直奔入他那张“血盆大嘴”,顿时,吴京的笑语声停歇了,消失啦,一会儿又见他猛地拽出那塞在嘴巴里的黑白相间条纹的袜子嚷道,“这,这是谁干的,我跟他没完!!!”

  一听此话,大伙儿更乐啦,一时间洗衣房內外充斥着或大或小,或粗犷或尖细的爽朗的笑声,徐师傅听到这一浪高过一浪的轰笑声,忙跑进来喝道:“你们这群兔崽子们,还让不让人休息呀,看看,这都几点啦,还闹?”

  这一声惊雷般的吼叫,吓得小家伙们呆住了,忙不再胡闹了,赶紧洗好衣袜,端回屋去晾挂了起来。这一闹,不知不觉地便已是十点半多了,大伙儿这才一个个地安静下来,收拾收拾,铺好床,一骨碌钻进被窝睡下了。不一会儿,便已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呼噜声,孩子们渐渐地进入梦乡了。

  望着这班皮实的孩子们,悄悄起来巡夜的田毅也是拿他们没法子,只得暗自叹口气又笑笑,轻轻地替未盖好被的伸到床外来的小家伙们的胳膊,腿儿,轻轻地塞回被窝去,再将四边被角折叠整齐。看看小家伙们的小脸蛋,有的一脸笑容,看来正做着美梦呢,有的脸上还挂着泪珠,汗水,便掏出自己的手帕轻轻地擦干了。听着孩子们那匀称的,细声细气的呼吸声,这才放心地慢悠悠地站起身来,随手关了电灯,轻轻地带上门,又轻轻地走进第二间,第三间宿舍……

第三回 小试牛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