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回 风云变幻

    “花边新闻”风波已过去很久了,体育馆內充斥着一片宁静,安祥的气氛,所有的工作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所有的队员们也都在按部就班地训练着,学习着,一切都显得那么地自然,平和,仿佛就算是天上掉下颗陨星砸得地上现出一个大窟窿来也激不起一丝一毫的浪花似的,静得有些让人感到恐惧,不安,惶惶不可终日。

  纸是永远也包不住火的,何况是由于平日过于严格管理的“火药筒”们给憋闷得太久了,就差了根点着了的导火线将之引爆而已。一旦引发,其后果是无法预测的。

  而就在这样紧张的非常时刻,一件极其微小,极其偶然的事情发生了,于是乎,接二连三地引爆了所有的“火药筒”,致使整个体育馆一度陷入硝烟弥漫的“战火”之中,几近瘫痪,直至此事已过去很久很久了,才一点一滴地慢悠悠地恢复元气。

  这一天,男孩们正在绿茵场上训练传球技巧,女孩子们则在场外的跑道上进行着4X50米往返跑的训练课目。一开始,两队的队员们都还相安无事,训练项目正井然有序地进行着呢。

  突然,一直在男孩们脚下控制着的球忽然间失常了,“嗖嗖”地直向外场飞去,直奔正巧背对着球而跑动的一个女孩而去。一时之间,两边的队员们都忍不住惊叫起来,“小叮铛,快,快趴下!”有的则从四面八方奔过来,大家都想阻止这突如其来的惨剧发生。可尽管如此,虽说大伙儿都发现了“险情”,“小叮铛”也听到了同伴们的惊呼声,只不过是一时间也未能来得及作出反应,便随着一声闷哼直摔了出去。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原本在场边休息的丁伟也已象离弦的箭一般飞奔了过来,可还是稍慢了一步,仍未能挡住急飞的足球,眼睁睁地望着大眼睛被球重重地击中后背心而直往前摔。见此危急时刻,丁伟再也顾不上自己是否也会因此而受伤了,猛地扑上前抱住“小叮铛”倒下去,用自己的身子替“小叮铛”挡住这更沉重的一摔。

  这一摔,直摔得“小钉子”头晕眼花,口里竟忍不住喷出一股鲜血,随即便晕了过去。赶过来的队友们也都被这一惊心动魄的一幕惊呆了,看来“小钉子”这一下摔得不轻,可“小叮铛”也早已昏迷过去了。一时之间,大家慌乱起来,不知该如何才好。

  “小喇叭”刚赶过来,见大家都手足无措,忙伸出右手大拇指用力按住“小叮铛”“人中”,还一边不停地轻轻摇晃着她的身子,可“小叮铛”依旧是一脸苍白地紧闭着双眼,老也醒不过来,直急得“小喇叭”眼泪汪汪地喊道“小叮铛,小叮铛,你快醒醒啊,你可别吓我呀,大不了今后我再也不说你坏话了,小叮铛,你快醒醒吧,呜呜……”

  哭着,哭着,“小钉子”苏醒过来了,一见“小叮铛”依旧没有醒转过来,更急了,也顾不上自己刚吐了一口鲜血的伤势,忙强撑着坐了起来,双手有节奏地用力按压起“小叮铛”的胸口,按压了几下,再深吸一口气,对着“小叮铛”开始实施“口对口呼吸急救法”来,然后再接着按压胸口几下,再接着度气,按压……过了好一阵子,“小叮铛”总算是醒过来了,丁伟见此着才长长地吐了口气,安心多啦。

  见“小叮铛”暂时脱离危险了,“小钉子”这才放下了悬着的心,伸手稍稍擦拭了一下额头上的汗珠,微微一笑。突然他又觉得喉头一甜,“哇”地一声又吐出一口鲜血,随即晕了过去。因为刚才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待李大个,王明他们几个奔过来时,事情已然迅雷不及掩耳地发生了,无法挽救了。这时见“小钉子”又昏迷过去了,忙要背起他来就往医务室奔,而此刻,田教练及杜大夫也已得到于丽丽等人的报告,正急冲冲地往操场赶来。

  田杜两人带着医疗队赶到现场,一看“小叮铛”业已脱离危险,苏醒过来了,“小钉子”却又已累得晕倒了,而且从他嘴角上残留的一丝丝血迹来看,估计他伤得还不轻呢,忙招呼医护人员将两人抬上担架,乘坐急救车,赶往市医院做进一步的全面检查。李大个,“小喇叭”两人作为队友们选出的临时代表陪护在其二人身边,随同田杜两人乘坐急救车向着市第一医院呼啸而去……

  一路上,惊魂未定的小叮铛泪眼汪汪的,她知道若不是“小钉子及时解救自己于危难之中的话,恐怕这会早伤得更重些,又听”小喇叭“说自己刚才晕过去之后,”小钉子“还不顾及他自个的伤势,反倒先及时地为自己实施了嘴对嘴人工急救法,否则的话后果将更是不堪设想了。她明白自己之前所遭受的这一切纯属意外,是任谁也不愿意发生的突发事故,别看平常大家有时也会有些口角之争,可那都只不过是些鸡毛蒜皮之事,上不了台面的小事而已。只有在遇到非常事件时,队员们之间深藏在內心的那股子真情才会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来。”小喇叭“虽说在过去曾捉弄过自己几回,可今天她不也一样替自个儿担惊受怕了吗,看她那闪着泪花的眼珠子就知晓之前没少为自己流泪。李大个别看他平时不爱说笑,也很少见过他有流泪的时刻,可现在你看他的眼眶里也已是雾??鞯囊黄??那晶莹的泪珠也顺着他那晒得黝黑的脸庞两侧,就象那关不紧的闸门止不住地流淌着,奔腾着。他和”小钉子“平时玩得最好,虽说”小钉子“入队时间比自己晚半年,可经过这几年的艰苦训练,他发现”小钉子“的个人球艺与团队合作精神却是日益进展,自己都要自愧不如了。今天”小钉子“的受伤虽说是场意外,可他那舍身相救”小叮铛“时所表现出来的那种舍己为人的精神却也深深地震撼了自己与所有在场的队员们。他知道”小钉子“这次伤得一定不轻,因为过去在家时就曾听一些老人说过,一个人意外受伤时,若口吐黑血,说明伤势还算较轻些,养个三五十天兴许就能恢复元气。可一旦是接二连三地口吐鲜血的话,那恐怕没个三五月甚至于更长的时间,也难盼完全康复。所以,当他看到”小钉子“连续两次口吐鲜血,不禁更加得难过,真恨不得那受伤的人是自己,心里直埋怨刚才事发之时,自己可说是与”小钉子“同时发现险情的,只不过是自己当时惊呆了,等反应过来时,”小钉子“已提前一步冲了过去,自己终是慢了半步,结果眼睁睁地望着”小钉子“抱住”小叮铛“后因惯性的作用同时倒了下去,而就在他着地前的一瞬间,只见”小钉子“突然双手用力将”小叮铛“的身子向上推顶了一下,使其就如只不过是从不到十几公分高的地方扑倒下来似的,也就是这么看似轻微细小的动作,就是这轻轻的一托,使得背先着地的”小钉子“于无行之中受到了更为严重的撞击,从而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局面。这样一来,”小钉子“受伤较”小叮铛“来说可就重得多了去啦,而”小叮铛“当时之所以会晕厥的原因,应该是因其在跑步当中后背突然遭受到来势汹汹的足球的猛烈撞击后所产生的心脑局部震荡的结果,即使当时”小钉子“及”小喇叭“没对其进行急救,她也自当会慢慢苏醒过来的,当然啦,及时地得到急救,也是使其尽快苏醒的”不二法则“。而就目前她的脸色来看,只要进行一些必要的例行检查就可断定其身体有无大碍的了。可”小钉子“他就不一样了,眼看着都要赶到医院了,还未见其苏醒过来,看来得要做手术或是喂服什么特效药才可使其自然苏醒了,然后才能视具体情况而定是否需要留院作更深一步的检查及治疗,甚至于需要休养一段时日方能有望康复呢。

  救护车“呜呜”地飞奔着,车內除了“小喇叭”,李大个两人急得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之外,还有另外两个人比他俩更加忧心忡忡,心急如焚,那就是田毅与杜丽俩,这写年来他俩早已将队员们看作自己的孩子,尽管平常对他们要求之严早已是不言而喻的了,可说是再也难以找出比自己还要严格的教练了,可一旦真的发生意外,那心里的同相信也决不会比哪个差到哪儿去。特别是对于“小钉子”,既然当年答应了其父母做孩子的“干爹”,那自然是另眼相看的了,对于他的训练程度及要求也比其他的队员们来得更高些。这些年来自己给孩子的感觉哪象个做父亲的样子,简直比那过去的奴隶主对他的奴隶还要来得苛刻严厉地多了。而杜丽作为“小叮铛”的小姨,平常对她的关怀也一样远远地不如她对其他孩子们的关爱程度。项在他俩见到自己打心底里最疼爱的两个孩子正遭受着这突如其来的伤害时,真恨不得能为其分担些痛苦呢。

  救护车呼啸着驶进了市第一医院的大门,停靠在急诊科的楼门前,这时从门內快步走出两位刚接到通知的门诊医生及几名护士,急冲冲地接过担架,往手推车上轻轻一放,便直奔手术室。而此刻,手术室內也早已有几位医师等候着病人的到来呢,手推车一进手术室,大家便立即分工合作,急速地为两位伤者做出了初步诊断,结果发现“小叮铛”业已基本恢复正常,只要做些常规检查,再留院观察一两天,便可确定是否诊断无误而已。至于“小钉子”呢,则尚需立即为其做手术,因为其內脏,后背及臂部等多处都有明显的內外伤痕迹,需尽快使其得到及时的治疗,以防其伤势继续扩大及恶化。

  于是,“小叮铛”被推着到各科室进行常规检查,与此同时,“小钉子”的手术也正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小喇叭”陪着“小叮铛”一起去做完所有的检查后,已确定其身体基本上都很正常,只须服用维生素之类的普通药物即可,便也就放下心来。服过药之后,这才赶忙向手术室奔去。只见李大个和田毅,杜丽三人仍然守在手术室外,看来手术还未完成,大家都不清楚自己究竟还要等多少时候才能知道确切消息,只得继续耐心地等着。

  一小时,两小时,……手术室外的指示灯终于灭了,又过了一会儿,门“吱呀”一声开了,从里面推出一辆后推车来,只见上面躺着的“小钉子”脸色还比较苍白,双眼紧闭着,右手侧还悬挂着一瓶略带些淡红色的葡萄糖药水瓶呢。

  “医生,这孩子……”田毅第一个冲上前去拉住医师的手急切地询问道。

  “哦,放心好了,手术非常成功,目前孩子没事了,等麻醉剂药性退去后自然会醒过来。只不过是这孩子受伤不轻,背上的伤口较深,缝了十八针。另外因其肺部毛细血管破裂而出血,也已止住血了,相信不久也会愈合得很好的。”主治医生陈大夫将田毅及杜丽两人拉过一边,轻声说道,“只不过这孩子心脏受震较重,另外我们还意外地发现孩子左心瓣有些不太正常,尚需待其內外伤都养得差不多了,再做一心血管手术即可有望完全恢复正常。”

  “哦,是这样呀,那我们就放心了,真是辛苦您们了,我代孩子谢谢您们了。”

  “嗨,田教练,您也不必如此客气,孩子的事我们也都已知晓了,我们也为能替这孩子尽一点自己的绵薄之力而感到高兴呢,其余的客套话我看咱们之间也不必多说了。小张,你和小李一起将孩子送去502特护病房。”

  “啊,那就什么也不说了,谢谢。”田毅一边道谢,一边与其他参与手术的医生及护士们一一握了握手,这才与护士小张,小李一道推着手术车往五楼走去。

  “小叮铛”她们几个也一路跟随着来到了特护病房,这时外面的天色早已暗了下来,杜丽看了看表,原来已是傍晚七点多了,手术都做了五个多小时了,还未来得及打电话通知体育馆呢,在家的那些孩子们肯定还在焦急地等待确切消息呢。再说一下午了,大家再怎么没胃口,也总还得吃点什么呀,别等“小钉子”醒来了,却见自己几人早已饿出毛病来了,那可就不好啦。于是便与田毅说了以上,这才与“小喇叭”一道去打水,打电话,买吃的。

  水和吃的都买回来了,可谁也没心思去碰它,谁都希望“小钉子”醒来后,第一眼见到的人是自己。就这样,僵持了好一阵,杜丽见饭菜都要凉了,忙用右肘碰了碰田毅,示意他该发话了。田毅见此知道自己再不发话行使教练权利的话,恐怕这三个孩子谁也不会第一个吃的,于是他轻声喝斥道:“李大个,小喇叭,小叮铛,现在你们的首要任务就是吃饭,快,不然的话,我就让他立刻回队里去。”

  闻听此言,三人这才情非得已地扒了几楼饭,喝了两口水,算是应付任务而已。田毅也知道这时候谁也听不进劝,即使全吃下肚了,那也会是食不知味,便也不再强求,与杜丽两人随意扒了几口饭便草草了事。

  吃过晚饭后,五人都紧张地盯着熟睡中的“小钉子”,可久久地,久久地也不见有任何动静,田毅见已是半夜十点了,便又开始劝说他们几个先回去休息,明早再过来,可谁也不肯离开,挣执了半天,最后决定一人看一小时,其他人先靠在一半休息休息,轮流看护得啦。先从“小喇叭”起,就这样,大家这才安静下来。

  半夜一点多了,丁伟终于醒过来了,他刚想挣扎着坐起身来,却不知怎么的咋也抬不起胳膊来,无奈之下只得躺倒,望了望四周,只见自己正躺在一间四面墙里墙外粉刷着七彩涂料的房间里,自己的左手被握在一个正趴着眯糊的有着一头披肩长发的女孩手里,而枕边床头柜上放满了水果,罐头,饮料等物品,一根软导管中正一滴一滴地滴着药液,慢慢地有节奏地渗入自己右手腕主动脉血管之中呢。另外,左手侧的床头柜上还放着一台心电监测仪,一瓶氧气罐。再往下望了望,只见那女孩业已惊醒,原来是大眼睛,只见她双眼早已哭肿了,望着自己动情地轻声说道:“你,你终于醒啦……”晶莹的泪珠又在眼眶里打转转了,“我,我,我还以为你要醒不过来了呢,呜……”一句话还未说完,就见她再也忍不住了,激动的泪水瞬间便哗哗地流了下来。

  丁伟见此便要伸出左手去替她拭去泪水,可试了几试,总也够不着,只得作罢,轻叹了口气慢悠悠地说道:“别,别难过啦,你看我这不没事了吗,傻丫头,可别再哭啰,要不我也舍不得了。”

  闻听此言,悲伤中的“小叮铛”不禁有些惊喜,有有些害羞,脸腾地一下红了红,随即又镇静自若地望了望丁伟,见他似乎还要说什么似的,突然想起陈医师嘱咐过的话,忙伸手挡了挡,伸指在自己嘴边作了一下手势,“嘘,别说话,医生说了等你醒过来后,要尽量少说话多休息,免得牵动了伤口,现在你只管用心听,由我来跟你说好啦。”轻声说道,“别弄出太大动静,田教练他们几个累了,都去休息了,别再惊醒他们了,好不好?”

  丁伟会意地点了点头,便不再吭声,睁大一双仍有些惺忪的大眼望着眼前的泪人儿,静静地等着大眼睛开口。

  “小叮铛”深情地望着刚苏醒过来的还只有一丝血色的丁伟,嘴巴蠕动了几下,想要说些什么,可又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开口为好,便以沉默代替千言万语,只痴痴地望着“小钉子”的双眼。此时此刻,无言胜似有言,两人就这么互相静静地对望着,心里纵然有千言万语也不再轻易说出,彼此之间似乎都很清楚对方所想要诉说的话语,只是用眨眨眼皮来表示自己已然知晓,然后再欣慰地浅浅地笑了笑。

  时间一分一妙地悄悄流逝,两人也不知过了多久了,只望见半开着的窗外点点的繁星渐渐地隐退,消失,一轮红日正悄然静静地升起,刹那间,一道道金黄色的曙光透过玻璃,透过淡紫色的窗帘,洒在了病床上,洒在了两人的身上。丁伟见此,忙示意“小叮铛”将窗帘拉开,让他也享受一下这朝阳的沐浴,大眼睛忙站起身,走过去,收拢了窗帘,打开一扇窗户,让和煦的阳光尽情地泼洒进屋,直望着远处的朝阳出神。好一会儿,面色依旧苍白的丁伟深深地吸了口气,说道:“多好的天气呀,要能起来跑一圈该有多好啊。”

  “会的,很快你就可以做到的。”

  大眼睛和“小钉子”两人闻言都回过头来一望,原来其他的队友们都来了,刚才接二连三话的正是王明,两人高兴极了,忙招呼大家赶紧进屋坐坐聊聊。大伙三三两两地走进屋,先进来的还有一席之地可坐,可后面的则早已无处可坐了,只得一个挨着一个地站着,还有的干脆站在外面的走廊里。大家来之前都商量好了,见到他俩后一定挑好听的话说,最好是多将几个笑话,可一到医院便听田教练及杜丽阿姨两人反复交代,千万别说太多的话,尽量避免提及笑话之类的话题,以免“小钉子”听了之后会笑得太过头,反倒牵扯伤口,造成不必要的麻烦,另外,他刚做完手术,正需要多休息少说话,这可都是医师们昨晚 千叮万嘱自己的原话,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可胡说八道,刘云见田教练如此这般郑重其事地交代任务,也就一口答应了下来。

  大伙儿进屋后果然不再说一句话,只由李建设与吴美丽两人分别代表两队队员们问候了一声,便默默地望着病床上的丁伟,什么也不说,可也什么都说了。大家就这么静静的坐着,站着,望着,直到医生来看房,护士开始准备新的一天工作了,这才一个个依依不舍地与他俩握手言别,纷纷离去。

  待大家都离去后,田毅与杜丽两人这才走进屋来,昨夜两人本要守在丁伟床前的,可“小叮铛”坚持让他俩与李大个一块去休息,因为实在是拗不过她,这才自去休息了。不过,半夜里田教练曾来过病房,只不过是从门缝里见两人对眼相望的神情,不忍心打搅他们,在门外看了一阵便又悄悄地掩好门轻手轻脚地回去休息了。田毅与杜丽两人知道他俩之间肯定有许多心里话要说,只不过当着自己的面抹不开口,两人互望乐意眼,便会意地随便问了问“小钉子”现在的感觉怎么样,叮嘱“小叮铛”好好照顾“小钉子”,若有什么事的话,就打电话回队里通知他们一声,因为队里这时尚有许多事等着他俩回去处理呢,所以不能再留下来陪护了,一切由“小叮铛”代劳好了。再说这两天“小叮铛”也还要留院观察几天,等过两天确诊完全无碍后,再由其他队员轮流来院探病得啦。就这样,叮嘱了几句后,与“小钉子”及“小叮铛”道别后便回队里去了。

  病房里这时就只剩下他俩了,除了药水味之外,还有队友们带来的新鲜的野花散发出的淡雅的香气,再加上“小叮铛”身上所特有的少女体香,一齐幽幽地扑向“小钉子”的鼻端,一时间,丁伟沉浸在这混合气息的包围之中,不知该说些什么好,只静静地等着大眼睛开口。

  “小叮铛”静默了一会,方才缓缓地开口问道:“昨天你扑过来救我时想的什么呢,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你别说话,先让我猜猜看,如果我说对了,你就点点头,若猜错啦,便眨眨眼,好吗?”

  丁伟轻轻地点了点头。

  “那么我开始猜了啊,”扑闪着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说道,“是不是因为终于逮着个英雄救美可以邀功请赏的机会,绝不放过呢?嗯,不是呀,那就是因为那球是你踢的,你想借此弥补自己造成的过错。哦,又不是,那是为什么呢,我倒要好好想一想了。”

  “啊,我知道啦,那一准是你想在全队面前逞一下能耐,显示显示你的短跑成绩和快速应急反应能力啦!”眨了眨眼睛,狡诘地撇了撇嘴问道。

  “呀,还不是吗,那是……那是……,”扑楞着一双明亮清澈的大眼睛,皱了皱眉头,嘟着个淡红色的樱桃小嘴,一只食指点在红扑扑的微高的圆润小鼻头上,侧着脸望了望窗外的榆树叶,又望了望窗台上放着的盛放野花的小花瓶轻声地自言自语。

  好一阵儿,“小钉子”几次想要脱口而出说出真象来,但都被“小叮铛”打手势制止了,只得躺在病床上干着急。

  “那是因为什么呢,快要急死人啦,”一脸困惑的样子,侧着脑袋一手搔着后脑勺又想了好一阵,忽然就见她眼睛里放出一道精光,拍了拍后脑勺,欣喜若狂地说道,“是不是因为某个人?”

  见丁伟轻轻点了点头,心里暗自一喜,忽又转了个口气问道:“那要是别人呢,比方说小喇叭,或是于丽丽?”

  丁伟闻言楞了一下,随即又轻轻点了点头,“小叮铛”见此,懊丧地叹气道,“哎,原来如此,害我白费了那么多心思去想,那么照这看来,我在这儿是多余的人啦,我走喽。”

  说着起身就要走说时迟,那时快,原本还在输着液的“小钉子”急不可耐地伸出左手,紧紧地抓住了丁薇的左手,顿时,大眼睛感觉到一只温暖而有力的大手将自己硬生生地拽了回去,忙回头来一望,只见丁伟一脸紧张地望着自己,左手因举得太高的缘故,再加上突然间用力过猛,这时输液管里的药水已不再往下滴,针头处已然有明显的鲜血顺势倒流回来了,赶忙坐回原位,轻声安慰道:“好啦,我不走,我不走啦,放松,放松,快让血再倒流回去,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一边轻声安慰道,一边轻轻地抚摸着那只因激动而青筋暴涨的黑黝黝的长满了长长的黑色汗毛的大手,只见那只手臂上,肘弯处到处都是一块块大大小小,或新或旧的伤疤,眼圈不禁又是一红,泪珠儿就已在眼眶里打着转转了,忙转过头来,轻轻说道:“好啦,我不走,你的心我全明白啦,你快放松手呀,呆会要是让护士她们看见了怪不好意思的。”其实,这会子,护士们一时间还不会来光顾呢,刚挂上的输液瓶,要等一个多小时后护士才会来换药水呢, 医生们呀早已查过房了,这时正忙于为其他前来看病的病人们诊疗呢,所以他俩尽可以放一百二十个心,只管尽情地聊天,只要不惊扰其它病房的病人休息就可以了。

  尽管如此,可两人终是不敢高声笑语,也只是轻声细语地尽诉心事。这一天,除了护士来换药的时候,以及陈医师来探望了两次病况外,并没有其他的外人来干涉两人的谈话,两人都显得既兴奋又有些羞涩之感,两人之前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渐渐地都忘却了头天晚上半夜蛙面,竟毫无倦意地交谈了许多。 他们谈到了许多学习上所遇到的难题,谈到了许多关于未来打算的问题,也谈到了目前训练课目中所出现的种种问题,当然啦,这一切的一切问题都是由“小叮铛”提出答案,“小钉子”只需点头或眨眼,以示自己是否有同感而已。结果两人非常惊喜地发现,彼此在许多问题上两人竟然会不约而同地作出相同的反应,光是这一点就已经让两个从未如此深入了解对方內心世界的年轻人于不知不觉中又向前迈了一大步,无形中使得两人的心越靠越近了。久而久之,只要看对方的一个眼神,一个细微的动作,彼此之间都会心领神会,无须太多的言语再作解释了。当然,这都是后话,暂且不谈。

第六回 风云变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