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回 再起风波

    “小钉子”术后四个月,身体终于完全康复,可以出院了。这一天,他依依不舍地与医院的陈医生及这些日子以来一直在看护及陪伴自己做康复健身运动的护士们一一道别,这才随田教练一同回到体育馆,与阔别多日的队友们重聚一处,而与此同时,很快地队友们也都知道了“小钉子”与“小叮铛”已经成为一家人的好消息,不禁纷纷取笑他俩,一声“宝哥哥”一声“林妹妹”的叫个不停,一时间,会议室里不断地传出一丝揶揄眲又充满喜气的爽朗的轰笑声,玩笑开够之后,大伙又都纷纷走近身郑重其事地向他俩道喜。从此以后,倒再也没有人对他俩口出“疯言风语”了。

  见“小钉子”“小叮铛”两人终成正果,确定了其二人未来发展基本路线的大方向,而一度失落的“小喇叭”此时此刻的心情也只有冒失鬼刘云明白,所以当“小喇叭”偷偷地独自离开会议室躲到阴暗的平常少有人关顾的地下室时,他便不声不响地跟随在后,一直到见到她放声大哭痛不欲生之时,方才现身,任凭她冲自己大发一顿脾气,以消减她那痛苦的倦恋之情。

  原来“小喇叭”与“小叮铛”两人一同入的幼儿园,一同上的小学,然后又一道进的市少年羽毛球队,从小到大,两人就象亲姐妹一般,好得让旁观的姐妹们都快嫉妒死啦。而就在“小叮铛”第一次在操场上认识“小钉子”时,她当时恰巧也在附近,也一样深深地被“小钉子”那高超的球艺所吸引住了,只不过是碍于与“小叮铛”两人之间多年来结下的深厚的秭妹情意而未公开与之竟争罢啦。可哪个少男少女不怀春思凡呢,每当她看到“小叮铛”与“小钉子”两人在阅览室里不期而遇时,心里总觉得不服气似的,于是便暗地里支使儿时的玩伴冒失鬼刘云故意去搅局。

  可“小喇叭”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从小就暗自喜欢自己的刘云自是不情不愿地执行心目中的女神所发布的命令喽,他也不愿当真将“小叮铛”与“小钉子”两人的美事给彻底搅黄了,故此每每与“小喇叭”配合行动时总要留三分锐气,而并非全力而为。直到那天“小叮铛”突遭球击,“小钉子”奋不顾身地扑上前去抢救之时,“小喇叭”才算是彻底明白了自己在“小钉子”眼中的分量远远不及于“小叮铛”,自己可能永远也没有机会靠近他一步了,而今虽说还只不过是宣布其二人自此以后就是干兄妹了,可大伙谁都明白这也就只是掩人耳目之举罢了,相信用不了几年,等双方都再大些时,恐怕就又要宣布他两人为一对恋人甚至于未婚夫妻的关系了呢。念及此,“小喇叭”就伤心极了,她觉得自己从一开始就已输给了“小叮铛”,从前只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看来现在是悄然退出这场毫无出头之日的所谓的“公平竟争”中的最佳时机,趁他人尚未发现之际,赶紧抽身还当来得及,否则的话,很可能还会因此而让人家取笑自己不自量力,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那简直就是天方夜潭,自讨霉趣的事。打小便自认为在各方面并不亚于“小叮铛”的吴美丽自然不会去做那种傻事喽,所以一阵痛哭之后,又听刘云劝说了半天,早已又喜笑 逐颜,愁云雾散了。因为直到此时此刻,她才明白冒失鬼刘云多年来一直在暗恋自个的情感完全是出于一片真心的,只不过是过去自己一直梦想着要找到一个理想中的白马王子,这才忽略了这近在眼前的幸福。

  如今,她从绝望与痴迷之中顿悟之后,便更加地珍惜起这份迟到的幸福,从这一刻起,她开始试着接受刘云对自己所付出的真情,并从此就象换了个人似的,全身上下充满了青春活力,就连平日一再对其感到失望的教练们也惊喜地发现她的球艺正与日俱增,日臻完美,几可与“小叮铛”一决高下了。而几乎与此同时,原本就爱整人与打小报告的刘云也忽然改变了以往一贯以来的作风,反倒不断诚恳地向队友们请教与学习呢。这一切,大家都已看在眼里,可谁也清楚究竟 这两人是否吃错了什么药,会不会又是三分钟热度呢,大家都在暗地里拭目以待,静观其变。

  刚回到球队,田毅先安排“小钉子”在一旁观战,看队友们近几个月以来的训练成果如何,看是否还能提出一些个可行性的意见来修订今后的训练方案,然后再陪他一道到健身房做一洗必不可少的恢复基本体能的运动,毕竟才刚做完两次较大的手术,身体上到目前为止还未能康复到受伤之前的最佳状况,还不适合于做太大负荷量的运动,只能视具体情况而循序渐进,逐步加大训练强度,以达到巩固手术疗效的目的。

  一天一天过去了,“小钉子”的身体状况一日好似一日,渐渐地恢复甚至于还有些超出受伤前的最佳状态,这令他自己及所有的队友们都感到非常高兴,大伙儿知道这意讹着离“小钉子”正式归队参与训练的日子已然不远了,表明又可以与“小钉子”一较高下了。这些年来,大家都在暗地里不知不觉地把他当作自己前进路上的一道标杆,只要超过它了,便能说明自个的球艺又比以往前进了一步。所以见“小钉子”又将要正式上场了,于是一个个暗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谁都想要借此良机来检测一下自己近几个月集训以来成果是否能令自个儿满意,是否值得庆贺,或者说还有哪儿需要加强的,也可由此而看出,故而大家都十分注重此次宝贵的机会,谁也不愿意放松训练强度,就好象那紧绷的弦,随时都有可能发出那支待发的“箭”。

  丁伟离开球队半年有余了,他发觉队友们尽管依然是整天有说有笑,嘻嘻哈哈的样子,可心里还是总觉得有些什么地方不对劲,可又一时间想不通其间的奥秘,直到有一天在阅览室里无心中听到刘云与吴美丽两人充满忏悔之意的悄悄话,这才知晓许多之前并不为自己所知的事情。

  照他两人的诉说看来,那天“小叮铛”受伤之事,追根究底起来也可说是因自己而引发的呢,只不过是当时因某些偶然性的原因而让“小叮铛”代自己受过了。原来“小喇叭”与“小叮铛”几乎是同时喜欢上自己的,可她却始终得不到机会向自己表白,出于嫉妒大心理,她便暗中指使冒失鬼刘云冲中制造事端,但收效甚微,反倒使得“小叮铛”与“小钉子”两人越走越近。于是“小喇叭”便悄悄地授意于冒失鬼,让他在训练时假意失球,最好是能让“小钉子”因此而受点小伤,好让自己有借口靠近“小钉子”。可她万万没有料想到的是,事情突然有了些变化,本应射向“小钉子”的球却鬼使神差般地冲着“小叮铛”而去,这一下可把他两人给吓傻了眼,不由得暗地里呆了一下,这才想起呼救来,可纵然他俩悔悟及时,仍是为时已晚,就只见那激射而出的球已然重重地击中“小叮铛”的后背,这之后的一切变化则更是远远地超出了他两人的预料,他们怎么也未曾想过这一出闹剧竟会引发如此之严重的后果来,可事情已然发生了,再也无法弥补回来,所以他俩只得选择闭口不言此事。可虽说这件事做得如此严密,几乎可说是天衣无缝了,但纸终究还是包不住火的,这一天,刚巧刘云出外,李大个他们几个本打算找他一道去看望还躺在病床上的“小钉子”的,结果未曾找着他人来,却于无意之中发现了冒失鬼的日记本,冲着好奇的心理,大伙便关上房门,只留一人盯着门外看是否有人过来,这才偷偷翻看起刘云的这本日记来。看着看着,没曾想却因此而让他们发现了这一天大的秘密,于是他们决定暂时替刘云继续保守这个秘密,可万没料到田教练突然闯进屋来,他一眼就发现队员们一个个地似乎在互相包庇对方而隐藏着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的模样,却又见他们全都不自觉地往刘云的床前靠拢,还以为他们要藏刘云的什么东西来捉弄他呢,便严厉地要求他们将东西交出来。大伙见事已至此,知道再也隐瞒不住了,这才交出了日记本。田毅依大伙的指点翻看了日记,这才明白了整件事情的原委,不禁批评起大伙“为何发现了这个秘密却不但不想要上报,反倒还自做主张地想要继续替刘云与吴美丽他俩隐瞒下真相,你们明明知道上头正在抓紧追查此事的来龙去脉,可你们倒好,尽给我捅娄子,你们说这件事可教我该怎么向上面交代呀,啊?咳,你们呀你们,就等着一个个挨批吧,唉……”

  于是,大伙儿商量来商量去,决定还是先与“小叮铛”说明真相,看她本人如何处理这个问题再说。就这样,“小叮铛”从医院直接被请进了小会议室,由田毅出面向她说明了一切,“小叮铛”乍闻此事,也不禁惊呆了,她望了望早已哭成泪人儿的“小喇叭”和惶恐不安的刘云,又望了望李大个等人,最后这才看着田毅与杜丽两人的神情,她知道这件事非同小可,就目前来说,还只不过是在场的所有人知晓此事,其他的队员及教练们则尚未知悉这其中的隐情。她也明白一旦事情暴露出去的话,将会造成不堪设想的严重后果,也许“小喇叭”与刘云两人将会因此而被开除出队,并很有可能还会因此而影响到他两人今后一生的幸福,念及于此,她清楚地知道自己所投的这一票将成为决定这一切后果的最关键的一票,至于“小钉子”虽说也是当事人之一,可考虑到他目前的身体状况,还是先不要告诉他的好,待已后时机成熟了,再寻个时间与之好好解释解释也就行啦。她想了好一阵子,大约十分钟之后,她方才决定将法码压在情感这一方,缓缓地说道:“田教练,小姨,既然这件事从头至尾都是个意外,我看就不必再追究吴美丽和刘云两人的责任了吧,就只当它是老天爷有意安排的,过去了就算啦好了。李大个,张力,王明,你们几个以后也不要再在任何人面前说起此事了,好吗?反正这都已然是过去了的事,难道你们还真就忍心再看到更大的不幸吗?好啦,小喇叭,你也别再哭啦,小心一会又让人家说你熊猫眼哦,呵呵。冒失鬼,你也别太往心里去啦,相信这事也非你心所愿,你也不想看到的嘛,咱们今后还是好朋友哦。小姨,您说这事就这样处理还行吗,嗯?”

  杜丽望了望“小叮铛”,心情也不由得异乎寻常地激动不已,她当然明白这件事对于谁来说可都不是件轻松的事哦,她从心底里也不愿意看到更大的不幸降临到这班朝夕相处的活泼可爱的孩子们身上,想一想,他(她)们都还只不过是些十几岁大点的孩子,其他的孩子们在他(她)们这个年龄可都正是其父母长辈们的掌上明珠,心头肉呦,哪还舍得让他(她)们受到一丁点子的委屈与痛苦呀,可看看眼前大的这群孩子们,虽然脸上都还未曾脱去童稚般的孩子气息,可一个个地都显得要比其他的同龄人老成稳重得多啦。他(她)们平常看起来也时有你争我夺,谁也不服谁的样子,可一旦真遇上大事了,又都懂得理解别人的苦衷,知道大家谁也不容易的道理,明白团结合作的真实含义,就这一点,她甚感欣慰。如今看来,这些年来自己对于孩子们的关心还不够细致,就连孩子们以于不知不觉之中长大了这样的大事都未能及时发现,而自己依然将他(她)们看作永远也长不大的孩子,却完全忘却了孩子们可都已到了略窥男女情爱门槛的年龄,他(她)们对于这件关乎其一生幸福与否的大事,可不会先采取观摩的态度,然后再投石问路,进而才敢作下一步的打算。他(她)们既得不到过来人的指点,又千方百计地欲盖弥彰,躲避着旁人的视听,就只知错必改东摸西撞的,如果任由他(她)们瞎碰运气,一旦误入歧途,其后果可就不堪设想啦。现在看来“小喇叭”与冒失鬼两人接待室误打误撞,走进了这条令人迷惘困惑的死胡同里了,若不是发现得及时,恐怕今后还指不定要闯出多少祸事,闹出多少笑话,惹出多少麻烦来呢。而“小叮铛”对于此事的处理也是十分必要而又比较恰当的,至于“小喇叭”与刘云两热,也可借此事吸取教训,今后再多加注意引导他俩走上正路也就是啦,不必非得将此事闹得沸沸扬扬的。

  田毅此时此刻也想了许多,他想到了这两年来自己对孩子们关心得不够,没有考虑过他(她)们作为已逐步走入人生路上较为困惑而又关乎一生的紧要关头的年龄段的青春期孩子们所共有的特性与感受,忽略了对此等大事的正确引导,致使造成了今天的局面,他也不由得自责起来。这时听了“小叮铛”的话,又见杜丽投来的征询的目光,便也笑了笑,说道:“好吧,这事就这么的吧,天知地知咱们知,以后谁也不要旧事重提,免得伤了彼此的感情,我可不希望再在其他地方听说这件事,听到了没有。不过,小喇叭,刘云,你们两个,死罪能免,活罪难逃,我看就罚您俩明天开始去照顾小钉子的饮食起居一星期,务必要做到最好,你俩听明白了吗,这可是你们立功赎罪的最佳机会哦,可一定要好好把握住呦。好啦,散会!”

  “小喇叭”与刘云两人惊闻此言,又愧又喜,忙不迭地回道:“是,一定,一定做到。”转头又向“小叮铛”谢道,“谢谢,谢谢,谢谢你高抬贵手放过我们一把,你就放心好啦,我们一定把小钉子照顾得舒舒服服地,让他从此以后都要找不着北啦,呵呵。”

  “好啊,要是他找不着东南西北了,我可就要你们俩更找不着藏身的地洞,看我到时候怎么收拾你俩,”“小叮铛”假装生气地说道。说着便冲向“小喇叭”,两只手张牙舞爪恶狠狠地低吼道,“还我命来,还我命来!!!!”然后打着手势仿佛当真掐住了仇人的脖颈似的用力摇晃了几下,之后伸出长长的舌头,双眼翻白,头一歪,就好象断了气的模样。

  “小喇叭”见状拼命向后退,好象真的很怕的样子,口里还不停地颤抖道:“小钉子,你别吓我,别……别……别吓……吓我,我我……我……怕……怕怕……”

  李大个见此也从旁劝说道:“好啦,小叮铛,你别吓她啦,看她那熊包样,借她十个胆,她也不敢害了小钉子,你们说是不是呀,啊,哈……哈……哈哈……”

  “小叮铛”这时也忍不住笑了起来,紧接着“小喇叭”也尴尬地“嘿嘿”“嘿嘿”傻笑起来,大伙儿也都不约而同地大笑起来,望着这班孩子们童真般的笑脸,田毅与杜丽两人也欣慰了许多,他俩知道这场风波总算是有惊无险,风平浪静地过去啦,但愿这班调皮鬼们今后不要再弄出什么风波来给自己,同时间也给大家带来难堪才好呢。念及于此,不由得也稍稍释怀了一些,跟着也笑了起来。

  一时间,原本异常紧张的气氛一下子就随着欢快的笑声烟消云散了,小会议室里充耳听闻爽朗的开心无比的欢笑声,一切又都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与祥和,就好象什么事也未曾发生过一般。从第二天起,“小喇叭”与刘云两人便争着要替“小钉子”打开水,催促护士换药呀什么的,弄得躺在病床上的“小钉子”摸不着头脑,一头的雾水,还以为两人吃错了药,或是搭错了哪根神经呢,心里总有一种怪怪的感觉,可又一时间想不通这到底是咋一回子事。

  而现在,他想:既然“小叮铛”和田教练两人都还未与自己谈起这件事,那就当自个儿尚不知情好了。虽说自己也不是特意去偷听“小喇叭”与刘云两人的对话,只不过是天意使然,这个小秘密注定了要于无意之中传到自己的耳朵里,逃也逃不掉的。他想了又想,觉得纵使自己当时就已知悉此事,也一样会一笑了之,就象“小叮铛”那样妥善处理好它的,念及于此,又不禁为能有“小叮铛”这样的知己而高兴,欣喜不已。

  “小喇叭”与冒失鬼两人之间的小秘密被披露之后,两人对此事始终无法完全放下心来,总担心有一天会被更多的人知晓,因此弄得整天提心吊胆魂不守舍的样子,为此“小叮铛”暗地里没少给两人打气,劝慰他俩早点放下心里的包袱,轻装上阵。可是终于有一天,祸起萧墙,从天而降的一场灾难突然光顾了仍然处处小心翼翼的冒失鬼,并因此而导致于有意无意之中牵扯出了许多陈年往事,于是乎,一时间整个体育馆內狼烟四起,男女队员们纷纷变得人人自危起来。

  却说这天,女生宿舍里忽闻一片惊慌失措的忙乱声,仿佛大难临头的样子。原来前一天的夜里,有一部分的女孩子们同时收到一风匿名情书,一时间搞得大家都不知该如何是好,最后经过一番讨论后觉得还是联名把这事上报队里,由队里出面处理方为上策。于是第二天一大早,各小分队的男孩子们全给叫到了大楼下集合,然后再一个个地传唤到小会议室审查,最后又针对情书用纸这一点对男生寝室进行了一次大扫荡,结果发现该纸张中有不少与冒失鬼刘云的日记本纸张一般,便怀疑是他所策划的,而刘云当然说啥也不肯承认此事是自己所为,可又说不清究竟是谁在暗地里捣鬼,如此这般地陷害于自己。奉命前来调查此事的陈教练却不管这些软弱无力的辩解,一心只想籍此打开一个口子,毫不理会冒失鬼的解释,死盯住他不放。后来他见刘云似乎一心想要抢回日记本,就更加怀疑他与此事脱不了关系,从刘云他眼前的种种表现来看,不由得使得陈教练疑心大起,于是,“小叮铛”“小钉子”接二连三地受伤的秘密,便这样子给牵扯了出来。之后又陆续查出了许多陈年旧事,也就是一些曾经吵嚷了一阵最后又不了了之的部分失窃物件一一都浮出水面啦,其实那也只不过是张三被偷的袜子,李四遭盗的小人书,以及王二失落的手帕之类的一些个小玩意儿罢了。

  就这样,好一阵时间里,整个体育馆內烽火四起,常常是这头刚灭那头又起,直弄得教练们个个焦头烂额,队员们人人心惊肉跳,谁也不好过。为此,各项原本早已定好的训练计划全给打乱了,搅混啦,根本就无法维持原有的秩序。这一下子突如其来的“横祸使得大部分人都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冲击,许多原本打算永远隐瞒下去的”小秘密“纷纷曝光献丑亮相露底了,倒弄得大家伙彼此之间还挺尴尬难堪的。特别是那些曾被窃去自己儿时最喜爱的小玩意竟然为他人珍藏了这么多年还完好无损,一想到现如今揭开了在自己心底曾经困惑了许久的谜团,反倒觉得仿佛是自个儿对不住对方的一番苦心与美意似的,双方再次碰面时已然失去了以往的那份自然感,总觉得特别得尴尬,困窘,不自在起来,总是会不自然地流露出一副不知所措的神态。

  就这样,一波接着一波,一件事又牵连出一大片小事来,整整折腾了两个多月,直到“小钉子”归队之前的一星期方才总算是尘埃落定,全都尘封入土,烟消云散了。可就此一来,体育馆內的气氛始终不及以往了,总让人觉得有些怪怪的却又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这一点,“小钉子”也敏感地觉察到了,但刚回到队里,他也想不通自己受伤住院的几个月以来,队里究竟发生了些什么样的惊天动地的事,可又找不到一个愿意亲口告诉自己所有实情的人来,包括“小叮铛”及田教练在內,一个愿意帮他解答这个困惑的人也没有,他想大伙儿可能是不想让自己再度陷入那已过去了的烦恼当中吧,也几不再胡思乱想瞎捉摸了,一心只扑在那恢复体能的训练之中,每天不停地鼓励自己多完成一个动作,多锻炼一分钟。

第九回 再起风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