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回 喜报频传

    继打败“聊城队”之后,数日內,大伙白天分工去各球场观看比赛,晚间再回宾馆下蹋之所互相通报当日比赛境况,针对每一场比赛进行研究、讨论,作赛后总结,从中吸取经验。很快地第一轮比赛业已全部结束,一共有五支队伍胜出,获得了下轮比赛的资格。

  第二轮比赛一改之前的规则,改为五局三胜制,由小组赛胜出的五支队伍自由抽签,以此来决定各自出场次序,然后以总积分的多少为依据,进入最后一轮的角逐,从而决出前三名。

  经过一番角逐,“工体队”、“齐齐哈尔队”、“南京队”分别以四比零、二比二的成绩通过第二轮的比赛。这样一来,由总积分较低的两支队伍再决逐一局,以分出第二与第三名的名次来。由于“工体队”目前总积分第一,所以提前获得了冠军的桂冠。

  这晚,回到客房,大伙感慨万千,回忆起半个月以来所发生过的一切,恍如隔世,可它又那么地真实,并非虚拟的梦境,不禁都有些后怕,直冒寒气,心惊肉跳的呢。大家都知道此次比赛功劳最大者非属丁伟不可,若不是他那力挽狂澜的魄力和精彩绝伦的传球与进攻,恐怕现在冠军的桂冠究竟花落谁家还不一定呢。所以当赛后丁伟被评为本届“足协杯”联赛最佳射手,大家都有目共睹,不论是自己队友还是其他队的队员们都一致举双手赞成,毫无非议。之后,又当场破格直接选入“国足队”,队友们则更是替丁伟感到高兴。这可是田教练及大伙多年来所盼望已久的事呀,今天终于梦想成真了,大家自然特别显得兴奋不已啦,纷纷向“小钉子”表示由衷的祝贺,同时也向田教练恭喜起来。

  比赛总算是圆满结束了,可丁伟的心久久地还不能平静下来,他当然也非常清楚,自己的这一丁点子小小的成绩实在是微不足道的,若不是有大伙背后的大力支持,光靠自己个人的力量是发挥不了多大作用的。就好象在与“聊城队”的那场比赛里,如果没有刘云的那一脚铲球,成功地将主动权抢夺过来的话,没有张力、王明等人的大力配合与助攻,自己恐怕也踢不出那决胜的关键一球呢,说不定在接下来的比赛之中,“聊城队”反而会扳回一分,甚至于反超于己方呢。至于紧接着的另外几场比赛,则可说是运气来了,正巧接二连三所遇上的都只不过是些连“聊城队”一半实力也达不到的弱队,结果先以四比零的悬殊比分轻而易举地拿下了“赤峰队”、“南宁队”、然后再分别以三比一及三比零拿下了“齐齐哈尔队”、“南京队”。两天后,大伙回到了“天都市工人体育馆”休整。

  而与此同时,全国女子羽毛球种子选手大赛也如火如荼般如期进行着,“小叮铛”、“小喇叭”俩不负众望,双双入围单、双打的冠亚军之争,结果“小叮铛”荣获单打冠军,“小喇叭”也获得了单打亚军的称号,而且两人还同时获得了双打的桂冠,这一喜讯传至天都市体改委及训练基地后,也着实让大伙欣喜了好些日子呢。

  接下来,国庆节那日,大伙盼望了多年的田毅与杜丽两人的婚礼终于如期举行,一时之间,大伙频频向新郎与新娘敬酒贺喜,大伙激情万分地高喊着“恭贺师傅师母喜结良缘,祝您俩永远幸福,白头到老。”

  刘云则冷不丁地躲闪在一旁喊叫道:“田教练、杜大夫,您俩可要努力哦,我们可都盼着能早日看到您们的宝贝儿子乖巧女儿出世呦,到时候可别忘了让他们喊大伙一声哥哥姐姐哦。”

  “好你个冒失鬼,人不大鬼点子倒不少,等你和小喇叭办事那天,看我怎么整你来。”杜丽笑呵呵地追着刘云骂道。

  刘云一面躲闪着,一面回道:“师傅,您看师娘她……”

  话还没说完,就见田毅也从另一方向冲过来,仿佛准备与杜丽一道分从左右两面包抄过来一般,忙又一闪身往后直躲。就见田、杜俩马上就要抓着他了,却被他一把拽过小喇叭往身前一挡,这一来,田、杜二人反倒呆了呆,笑说道:“呵呵,好你个混球呀,刘云,亏你还就知道拿女孩子替自己作挡箭牌呀?”

  “呦,这不还没过门呢,咋就晓得心疼自个男人啦,咋就知道护着未来老公了呢?”这时只听一旁观战的“小叮铛”突然间冒出这么一句来,直羞得小喇叭脸上一阵一阵的泛红,登时撇下刘云,反倒转过身来追打起小叮铛来。大眼睛见吴美丽向自己猛扑而来,忙向一侧急退,丁伟见状也不禁赶紧奔过来护驾。刘云见此时此刻已然摆脱了田、杜二人的左右夹击,便也反身向小钉子扑去。一时间,田、杜两人悄然退到了一旁,笑吟吟地与其他队员们一道欣赏起这一幕难得见着的婚礼小插曲。因为大家心里都明白,过了今夜,丁伟、丁薇、吴美丽他们三人即将离开大伙,赶赴北京“国足队”与“国羽队”参加集训,为两年后将要来临的巴赛罗那夏季奥运会做准备了,所以都十分珍惜眼前这最后相聚时刻的每一分每一秒,谁也不愿意轻易地破坏了这和谐与喜庆的欢乐气氛,心里直盼着分离的时刻能再晚一分,再晚一秒到来。

  第二天一大早,丁伟等三人早早地收拾好行李,轻轻带上房门,静悄悄地一步一回头地离开宿舍大楼,向昔日摸爬滚打惯了的运动场、健身房深情地望了最后一眼,之后便转身朝着体育馆大门外奔去,原本他们想就这样静悄悄地离开这熟悉的一切以及共同生活了多年的队友们的,可没想到田毅、杜丽与其他教练们早就带着队员们静候在大门外,只等着三人从运动场上,从健身房及宿舍后院等几处早已融入到三人生命里,早已成为最值得回味的那一段人生磨砺的“见证者”的高大身影之中走出,并肩迈着更坚定的步子走向那有着更高人生目标的“新战场”。

  待见三人走近身时,田毅抢先上前与他们一一握手道:“小钉子,小叮铛,小喇叭,祝贺你们长大啦,有出息了。到了国家队后,记住一定要给咱们队争气,争取早日为国争光呦。加油,努力!”

  杜丽也走近前来说道:“孩子们,到了地方后,记得赶紧先打个电话回来报平安啊,免得大家惦记着。薇薇,你也长大啦,小姨不在身边,今后要懂得自己照顾好自己哦。还有丽丽,你到了国家队,可别再象以往一样喜欢暗地里捉弄队友了呦,到了那儿人生地不熟的,可别尽惹些不必要的麻烦,要和新队友们和睦相处,不要因鸡毛蒜皮丁点儿大的小事而与队友闹翻了哦。小叮铛,小喇叭,今后你俩要互相照顾,互相关怀,记住了哦。往后有啥不愉快的事,记得给家里来个电话或寄封信,记住家里还有这么多人时刻在惦念着你们呢。薇薇,丽丽,你俩的父母他们因为工作忙,没时间来亲自送你们了,他们让我和老田代他们送送你们,临行前还特别叮嘱,一定要你们安心训练,不要担心他们的身体,早日为国争光,那就是对他们最大的报答与安慰啦。小叮铛,小喇叭,你俩都好好地记住了哦。”

  “嗯,我们记得啦,请您们放心好了,我们一定会努力,决不会辜负您们的。”两人哽咽着回道。

  “刘云,你过来一下。”小喇叭红着眼圈轻轻喊到,刘云见她招呼自己呢,忙从送行的队伍中走出来,吴美丽双手握住他的手,深情地轻语道:“云云哥,我走啦,今后你一切都要保重,冷了要记得添衣加裤,别让自个儿给冻着了,平常记得多吃点,千万别饿着,我还给你留了一盒你最喜欢吃的巧克力夹心饼干呢,待会我让江小琪拿给你。记住,我不在家的时候,替我多陪陪我妈,她身体不太好,我怕她想我想得太苦了,你就代我多多孝顺她老人家好吗?另外,我走之后,你要和张力,王明他们好好练球,争取早日咱们在国家队相会,记住了啊。”

  “嗯,我记住啦,小喇叭,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你妈就是我妈,我一准会好好孝顺她老人家的。我和张力、王明等队友,相信很快就会与你们再次会面的,你就瞧好啦。另外,今后你在北京,也要多保重自个的身子,记得要常给咱们大伙通电话哦,免得大家说你高不可攀,那话儿可就不好听了呦。”冒失鬼刘云也双目饱含热泪动情地说道。

  而这时,另一侧的丁伟也正与队友们一一道别,大家都知道这一回分别,下一回还不知晓要等到何时才能再度相会了呢,故而都特别激动,一个个泪流满面,情不自已。分别的时刻终于来了,眼见着三人就要踏上即将远行的旅途了,大伙禁不住悲痛的心情,合饱在一块大声痛哭起来,直等到不耐烦的司机一再按响离别的喇叭时,大家这才依依不舍地与三人握手言别。就见车门即将关上之时,突然间刘云、江小琪跑上前来,将一只新足球与一双新羽毛球拍分别交给丁伟与丁薇之后,方才转身回到送行的队伍之中。这时,车子缓慢地启动了起来,小钉子等三人望了望手中的球与球拍,只见上面签满了队友及教练们的名字,三人忙打开车窗,满含热泪地挥舞着双手向大伙道谢:“谢谢,谢谢你们啦,我们会保存好这份厚礼的,你们就放心好啦,我们一定不会给大家丢脸的,大家多保重。再见啦,队友们,再见啦,教练们,再见啦……”

  刘云、江小琪、张力、王明等人忍不住追着越来越远的汽车,拼命地大声喊道:“小钉子,小叮铛,小喇叭,你们也多保重,再见啦……”直到眼中远去的车影渐渐地消逝在地平线上,大伙这才恋恋不舍地往回走,继续一天新的训练。

  ……

  两年后,田毅与杜丽俩的宝贝儿子满周岁啦,在周年宴席上,田教练与杜医生两人提前预备了一些小玩意,准备让他们的儿子自个挑选其中的一样玩。结果就只见粉嘟嘟的小壮壮撇下小图书、听诊器、小橡胶锤于不顾,又将抓在手里把玩了好一会的羽毛球扔到了地下,却一把将一只绿底黑纹的塑料足球给紧紧地抱在怀里,嘴里还“咯咯,咯咯”地笑个不停,大伙一见全乐啦,纷纷向田、杜二人贺喜道:“恭喜师傅师母呀,呵呵,咱们又将有一位爱踢取出的小弟弟了啦。”

  教练们也走近前来恭喜道:“恭喜你们啦,小杜,看来咱们队的足球事业后继有人啦,啊,哈哈,哈哈……恭喜喽……”

  “同喜,同喜!”田毅与杜丽俩也笑呵呵地拱手回礼道。

  第二日一早,接到刘云与江小琪等人报喜电话的小钉子、小叮铛、小喇叭三人,也赶紧从北京集训场打来电话向田教练与杜医师两人贺喜祝福。

  ……

  又是一年后,小叮铛、小喇叭双双代表国家女子羽毛球队队员参加了巴塞罗那奥运会,并一举成名,取得了不俗的成绩,获得了女子单打、女子双打及男女混双三项比赛的前三名的荣誉称号。与此同时,中国男足却因一记有争议的罚球而不得不早早地黯然神伤地离开了赛场,中断了前进路上的征程。但比赛当中所体现出来的团队合作精神却依然深深地打动了每一位有着梦想的华夏儿女的心,尤其是入队时间最短,同样代表股足队出征的丁伟在赛场上的不俗表现,则更是赢得了全队及其他友盟国家队的教练们的一致看好,他们都认为这个年仅二十二岁的年轻小伙子前途无量,是一名绿茵场上的好苗子,将军一准还会在更多的大型运动会场上见到他那英姿勃发的身影的。

  晃眼间,又是四年过去了,小叮铛、小喇叭再度为中国羽毛球队摘取了两块金牌与一枚银牌。而男足赛场上,就象是历史重演一般,中国队再次一栽到底,仍旧未能实现出征前的美好愿望。

  这次从亚特兰大奥运赛场上归国后,为了让比自己更加年轻的队友能从下一届奥运会之中脱颖而出,小叮铛与小喇叭俩不得不隐痛退居二线,为陪养新一代的年轻队友而默默奉献着自己的余辉。而丁伟却依旧留在了“国足队”一线,为下一次的再度冲刺而做准备。

  这年的十月一日,正是丁伟、丁薇,刘云、吴美丽两对新人喜结良缘,携手共度未来美好的好日子。此时此刻的小田壮业已五岁啦,小家伙这天可开心啦,因为他最喜欢的两位大姐姐都抢着要他做自己的小男傧相呢,最后双方商量来商量去的,不得不决定让另外的两个小女傧相一左一右托着一角的裙边,而由小田壮一人站在当中充当两对新人共同的小男傧相。于是乎,婚礼上出现了一番与众不同的“奇景”,只见小壮壮两只小手一左一右地牵着“小叮铛”与“小喇叭”的婚裙一角,而另一角则分别由两位小女傧相牵着,两位新娘在前方齐头并进地一步步迈进礼堂。

  一年后的七月一日,因正巧那天同时也是香港回归祖国举国欢腾的好日子,故而小钉子与小叮铛便为他俩当天出生的一对龙凤宝贝儿女,分别取名为“回归”与“紫荆”,以纪念这一令全世界的中国人都感觉非常自豪的有着特殊意义的日子。继“回归”与“紫荆”出世几分钟后,刘云与吴美丽俩的宝贝女儿佳佳也迫不及待地降临到这人世间了。一时间,四对同一天里做了祖父、祖母、外公、外婆的老人们欣赏万分,不由得互相道喜起来。张力、王明、江小琪、于丽丽等往常的队友们闻讯后也纷纷赶来祝贺,产房內外顿时响起爽朗的笑语声,若不是护士及时赶来喝止的话,大伙肯定还会继续肆无忌惮地笑下去呢。

  一年后的抓周席上,小回归选择了小足球,小紫荆与小佳佳双双争着抢那唯一的一只洁白无暇的羽毛球,大伙正看得热闹呢,突然间小田壮跑来抢小回归手中的小足球,可小回归却紧紧地抱着它,说啥也也不肯轻易松手,小田壮夺了几回都未能得手,一时间直乐得大伙“呵呵”笑个不停,“呵呵,好厉害呀,壮壮,你这个小叔叔咋连自己的小侄子都抢不过呀,羞不羞啊?”只听江小琪逗着小田壮笑道。

  “哼,**姐,你敢小瞧我,看我不告诉吴哥哥,让他回头替我治治你那嘴。”说着四处张望着寻觅起吴京来。

  “呦,快瞧呀,这小家伙,他还晓得一物降一物的道理呀,啊,哈哈,真有趣儿。”只听于丽丽、李小嫚两人忍不住拍手称快道。

  这时,吴京却乘机反戈一击道:“张力、王明,你俩还不快堵上她俩的嘴。”

  张力、王明二人闻言,突然反身向背后的吴京直扑而去,吓得他一边四处乱窜一边胡乱喊叫道“好啊,张力、王明,你俩重色轻友哇,竟然不顾咱们这多年来的兄弟交情,成心要与兄弟我过不去吗?”

  望着这群似乎永远长不大的孩子们,田毅与杜丽俩相视一笑,慢声细说道:“哎,你们也别太闹腾啦,小心别吓着小回归他们,我说张力、王明、吴京你们三位打算啥时才肯让我们这些早就等急了的老太婆们吃上一口你们的喜糖呀?”

  “于丽丽、李小嫚、江小琪,你们呢?准备何时邀请我们这些盼疯了的老头子们喝口喜酒呢,嗯?”田毅也在一旁笑眯眯地问道。

  张力等三人闻言不禁一呆,騃在那儿不知说什么好。于丽丽三人也羞红了脸,只顾着低着头直摆弄着衣角,还不时地偷眼瞟向各自的心上人。杜丽见此刻六人之神情,知道男孩子粗心大意,女孩子爱惜面子,看来这种场合还是由自己这个长辈来替他们解围的好,于是又笑眯眯地说道:“我看元宵佳节那天怎么样,这可是个黄道吉日哦,你们说呢?”

  六人闻言之后,就见吴京等三人眼前一亮,想要说啥一般地却又只不过微微张了张嘴便随即又闭上了,而江小琪等三位则红晕眼见得越来越深了,显见得她们都已心许啦,可又羞于女孩子的矜持与自尊而不敢随便接口回话,于是杜丽便又向六人的父母投目示意,见六对家长也都不约而同地向自己投来赞许的目光,便当众宣布道:“那么好吧,那我和老田可就只等着喝你们的喜酒了哦。”

  顿时间,大堂里里外外笑声不断,小叮铛、小喇叭等四人见儿时的玩伴、队友也即将成为幸福美满的一对对新人了,不由得也甚为欣喜,便也一道向六人贺喜道。就这样,直弄得李小嫚等三人羞得无地自容,恨不得马上找个地缝钻将进去,王明等三人则被队友们纷纷围住取笑起来。

  转眼间,又是三年匆匆而过,这一年,丁伟、丁薇、吴美丽三人因旧伤复发,不得不同时间离开了曾经为之奋斗了近十年的国家队,回到了家乡——-天都市,开始担任起体育馆新一代球队教练,接过了老一代教练们的班,承担起教导下一代孩子们的重任。

  一年后,丁伟接过田毅的岗,担负起总教练一职的重责。

  这一年,中国足球队终于冲出亚洲,走向世界。这一年,中国终于成功入关,实现了多年来几代人梦寐以求的愿望。这一年,小叮铛迎来了她的三十岁生日。当天晚宴上,丁伟、田毅、杜丽、丁逸、杜梅、丁国强、李玉珠,以及已然十岁的小田壮带着四岁大的小回归、小紫荆,纷纷向寿星老敬酒祝贺。而隔壁的刘云与吴美丽两家也与此同时地在为他们的儿女,小佳佳为自己的父母欢庆生日快乐呢。

第十八回 喜报频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