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回 无尽训期

    丛林里所发生的一切,让两颗赤热的充满了激情的心从此以后相互之间贴得更近了,从那夜之后, 彼此之间的一颦一笑,一言一语一举一动都一一悄悄地落入对方的心上眼中,两人业已亲密无间地不用多说一句,仅凭一个眼神便能读懂对方所要表述的所有了,“正如那句老话所说的那样,”一切尽在不言中“。眼见着又要备战”国足杯“联赛了,小叮铛也不再过多地与”小钉子“单独接触,反而更多地将鼓励的眼神悄然传与正专心苦练的丁伟,激励着他更加用心地把所有的精力全身心地投入到紧张的训练当中。

  日子就这么一日一日地在炎热的烈日与皎洁的明月交替之中悄然度过,从酷暑的盛夏悄悄地滑向清凉的初秋季节,男孩子们日复一日地传球,运球,射门,一次又一次地五十米障碍跑,五至十米来回跑,八百至千米耐力跑,4X100米接力跑……女孩子们也一遍又一遍地练习着左手勾球,右手吊球,双手互换接球扣球,……常常地,每当华灯初上,皓月当空之时,队员们仍在室内(外)运动场上挑灯夜训,直累地个个才躺倒在床便不再想起身为止,可谁也喊一声苦,叫声累的,因为大家都知晓能有幸代表全省去参加这一届足球联赛是多么得不容易方才得到的殊荣呀,更知道自己身上扛着的这副担子有多沉多重,虽说队里教练们谁也没有提出过要自己必须在比赛当中取得什么样的骄人成绩来,但他们十分明白这看似宽松的政策,实则其背后所含有的分量有多沉,教练们多少年来的心可都寄托在这上面了呀,自己绝不能辜负他们的厚望与期盼,故而大伙都铆足了劲,拼命一般地艰苦训练着,从不肯松一口气。

  宿舍后院丛林的叶子有的开始凋零,有些变黄了,有些则染红了……,草地上的野花也开了又枯,谢了又接着开,换了一茬又一茬的,而曾经见证过“小叮铛”与“小钉子”俩初吻的那颗松树依然那么地挺拔,健壮,绿意盎然。半空中的那轮圆月依旧显得那么得皎洁明亮,隐隐约约地还能望见传说中的吴刚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砍之不尽,伐之不倒的那颗桂花古树的影子呢,偶尔也能望见那一闪即逝的流星划过夜幕下的星空,令人浮想翩翩。

  天边的云彩红了又白,青了又暗,街上的人们聚了又散,离了又合,而队员们仍旧“两耳不闻窗外事,两脚不沾馆外泥”地不知疲倦地训练完后休息,休息好了再接着苦练,一丝一毫也不肯懈怠。“山中无日月,一梦已千年”,不知不觉间,中秋佳节又已悄然临近了,田毅,杜丽与其他教练们商量好了中秋之日这天一准要让孩子们好好地休息一日,并决定当晚邀请各位家长们来馆与孩子们一块共度佳节,让大家同享一夜骨肉团圆之乐。

  这一天,中秋之日到了,一大早田毅宣布了当日休息一天的通知之后,便与杜丽及教练们一一分工,一家一家地邀请孩子们的长辈来参加晚间的中秋晚会。可他们万万没有料想的是,早晨出门前还答应得好好的队员们竟瞒着自己等人仍旧坚持训练,待田教练他们带着家长们回到体育馆时,这才知情,不禁为孩子们的行为而感到自豪与欣慰,家长们也不由得被孩子们这份刻苦精神感染得泪眼???心痛不已。晚饭时,家长们都不约而同地把自个碗里的那份饭菜拨出一大半与孩子吃,而自己仅仅只吃了一丁点儿意思意思而已。摸着孩子身上的处处伤疤,母亲们都忍不住放声痛哭起来,父亲们也是满含着随时都有可能会夺眶而出的热泪,轻声安慰着孩子们。

  晚饭过后,父母们与孩子们抢着要收拾桌椅板凳,打扫卫生,经过一番争论,最后谁也说服不了谁,便只得一块干。收拾干净之后,中秋晚会随即开场,只听音乐声起,女孩子们开始轻歌曼舞,看着她们那嫚妙舞姿的背影,不知实情的人肯定会以为她们是学舞蹈专业出身的呢,可当你知道她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苦练基本功,时时想着为队里赢取荣誉,刻刻盼着有朝一日能为国争光添彩,而置青一块紫一块的新伤旧疤而不顾的时候,也就能明白此刻母亲们心里的那般酸楚与疼爱了。母亲们都想着孩子从小就被自己狠心地抛给了体育馆,从入馆的那一刻起,自己便未能尽到一份作为父母应当给予孩子的那份家庭人伦之乐的责任,未能让孩子享受到一丝同龄孩童所拥有的快乐安祥的童年及青少年时期,有的只不过是些数不胜数的汗水,泪水与伤痛,有的只不过是夜深人静或遭到责罚甚至于备受委屈之时对亲人的相思之痛,渴盼之苦。想到这些,母亲们不禁暗自伸袖拭泪,掩面而泣。父亲们望着儿子们那明显很是僵硬呆板的舞步,听着那略微干涩无味的歌喉,心底里也甚为不忍,要知道社会上与他们一般大的男孩们,不是那什么卡拉OK王呀,就是这什么舞林新秀呀的,哪象他们眼里心里除了足球还是足球,每日里只知道不停地训练,不停地流汗流血,早已忘却了作为他们这个年龄段的男孩所特有,充满青春活力的一些气质,有的只不过是那奋斗,拼搏与努力,有的只不过是那曲尽音断或增添新伤忍受折磨之时对家人的无尽思念,无穷期盼。念及于此,父亲们也不由得偷偷挥臂抹泪,伤痛欲悲。

  田毅与杜丽见家长们一个个都双目含泪,伤心已极,忙轻声劝慰道:“我说各位家长们呀,可别这样啊,要是让孩子们看见了,他(她)们就要更加伤心啦。今儿个是中秋之夜,是咱万家团圆的好日子,本来今天应该让孩子们回家与您们一道尽享这天伦之乐的,可馆里考虑到大赛在即,无法分心,所以只好恭请您们来馆里与孩子一道共度良宵,在此我代表馆里向各位家长们道个歉,对不住啦。不过今天总算是喜庆之日,我看大家还是应当高兴才对嘛,怎么能拿这泪眼来面对孩子们呢,您们说对不对呀?”

  家长们闻言这才惊醒过来,忙即伸袖擦去泪痕,与孩子们一道唱歌跳舞,共享欢乐。眼见将近十点钟了,父母们为了让孩子们能多休息一会,这才纷纷起身,依依不舍地与孩子拥抱,道别,那场面真是让人看了都不忍心将他们分开呀,可又无别的法子可想,为了今后能永远地查长期相守在一块,父母们也不得不暂时与各自心爱的孩子骨肉两相分离开来,可望而不可及,只能默默地在心里为孩子们祈祷祝福,但愿他(她)们能消灾减难,少受些病痛的折磨与心灵的煎熬。

  第二天之后,大伙照常训练,每日里不是跑步,练球,就是到健身房做些健身运动。各种各样强化体能锻练与各项革新技巧训练接踵而来,简直令人要喘不过气来,超负荷的锻炼常常累得队员们连喊声苦累的力气也没有了,可队员们依然坚持不懈地训练着,毫无怨言地拼搏着。

  不知不觉间,生命的轨迹又将走尽一圈,眼见着窗外的天空中飘起了鹅毛大雪,田毅方才发觉隆冬时节又已静悄悄地走进了这个多姿多彩的大千世界,走进了这个繁华热闹的沧海人间。孩子们还在沉沉的睡梦之中,看俩今夜气温又要下降不少了,还是去看看孩子们被子是否盖得严实,会不会受凉感冒,要不要再添些铺盖,想到这,他忙放下手里正为明天的训练课目安排做准备的教案本,披上一件毛绒外套,起身拿好手电筒,轻轻带好房门,转身百年不遇朝宿舍楼走去。刚到宿舍楼梯口,便遇上同样前来查夜的杜丽,两人相视一笑,各自走向男女宿舍,一间一间地检查完毕之后方才放心地回房歇息去。

  次日清晨,队员们醒来后,这才知晓昨夜下了一晚的雪,只见那窗口,房顶,树上,到处早已被一层厚厚的“棉大衣”给覆盖住了,运动场上也是白茫茫的一片,不觉欣喜若狂,欢呼雀跃起来:“哦,下雪啦,下雪啰!”

  望着孩子们那么得开心无比的样子,田毅与教练们也甚为高兴,快乐地跟着孩子们“哈哈”笑道:“孩子们,咱们来个堆雪人比赛如何?四人一组,看哪一组堆得最快,最好,哪一组就多吃一个鸡蛋,怎么样?开始吧!”

  “哦,堆雪人去喽。”队员们立即每四人一组的分工合作起来,男孩子们负责推雪运雪,女孩子们则负责找寻破扫帚,旧冒自,胡萝卜,玻璃弹珠及树枝什么的来装饰将要成型的雪人儿。半个来小时之后,宿舍楼外空地上的积雪都清理干净了,就只见十来个或大或小,或高或矮,或胖或瘦的雪人便已神采飞扬地活灵活现地矗立在那儿了。队员们看着这些才刚动手赶制出的雪人儿,纷纷嘻嘻哈哈地指谪起别组人员所做的雪人哪儿错啦,哪里不像,笑呵呵地评价起哪个与哪个是一对父子母女,哪个同哪个又是一对夫妻呀什么的。刹那间,“呵呵”,“哈哈”的欢笑声在宿舍楼內外,楼廊间轰传开来,被取笑的一方则追打着开玩笑的另一方队友。总之,大家的气氛都活跃开了,手脚也不再象之前刚起身时那么得僵冷了,这时只听田毅吹响集合哨,宣布道:“好啦,今早你们的热身运动就此结束了,现在开始晨练,四十五分钟之后准时开饭。一,二,三,丁伟你带着男队从左向右跑,小叮铛你带领女队自右往左练,开始!”

  于是,丁伟带着男队员们,小叮铛则领着女队员们开始了万米跑,两支队伍相向而行,每当两队交汇之际,免不了又要互相取笑一番,田毅与杜丽两人见此便忍不住不断大声喝斥道:“快跑,不准随便说笑,注意呼吸,注意调整节奏,快!”

  大伙听见后忙立马闭嘴不再说笑,可一等田杜二人转过身来商讨当日训练课目之时,背后又隐隐约约地传来轰笑声,便又喝斥了几声,可一转过身后,还是会断断续续地传来笑语声。如此这般三番五次下来,田毅见实在是拿这群孩子们没辙,想想好不容易才盼来个大雪天,孩子们高兴还来不及呢,哪还会怕因此而受到惩罚,便也就算了,继续与杜丽商量起训练课目来。

  晨练之后,大伙稍事休息了一会,便来到餐厅大堂准备吃早饭。只见这天的早餐甚为丰富,除了稀饭,油条,烧饼之外,还外加两只鸡蛋,两块巧克力,一杯热牛奶及一片面包。这一下可把孩子们给乐坏啦,没想到刚才晨练时田教练还说过要处罚那些不严格遵守纪律,随意谈笑风生的队员呢,现在却是“鸡蛋会有的,面包也会有的”,不要太好呦。大伙正吃得开心时,田毅走进大厅,突然间大声宣布道:“今天这顿算是奖励大家堆雪人堆得有快又好,不过你们也别高兴得太早啦,明儿起这油条烧饼嘛可就要停歇两天供应了啦,这也算是对你们刚才晨练之时嘻嘻哈哈不成个样子的小小惩罚。好了,继续吃你们的吧。”

  乍听此言,大伙不由得又唉声叹气起来,一个个就象那才早霜打的茄子一般,转眼之间变得谁也提不起劲来似的,细吞慢咽起来,不再像之前那样狼吞虎咽,就连不小心掉落下来的鸡蛋皮儿,面包屑儿也一一捡拾了吃个一干二净。见孩子们这副苦瓜脸的模样,杜丽心里酸酸地,很不是滋味,待田毅离开餐厅大堂去后面打早饭之机,她也当踪向大伙宣布道:“孩子们,别担心,明后两天的油条烧饼不会少给你们的,由我个人掏腰包让厨房张师傅给你们买好啦,一会我就同他说说去,你们就放心大胆地吃吧。”

  大伙闻听此言,不禁又高兴起来,但一想到杜大夫和天教练他们平常工资并不多,上面还常常拖欠工资,再说平常只要知道哪个队员有一丁点子的头疼脑热,杜大夫总是拿出拿出她那本就不多的“私房钱”来为队员们买药买补品以及水果呀什么的,不免又不忍心让她再次为自己等人破财了,于是一个个地异口同声地回道:“杜阿姨,我们不要了,这些钱您还是留着自己慢慢用吧。您的心意我们心领就是啦,您不必为我们破费啦,真的,真的。”

  望着这班还未脱却童稚的却又特善良懂事的孩子们稚嫩的脸,杜丽忍不住流下了激动的热泪。“哎,阿姨明白了,阿姨听你们的,总算是平常阿姨没白疼你们。”杜丽一面流着幸福的热泪,一面替女孩子们擦拭眼泪,“好啦,大家都快别再哭了,咱们都赶紧吃完它,半小时后又要准备训练啦。快吃,快吃呀。那,这个给你吃,我知道你最爱吃它了,给!”说着就夹起自个碗里的鸡蛋往小喇叭碗里搁,小喇叭见此忙往回送,杜丽随即又塞了回去,两人争来夺去,最后小喇叭见实在是拗不过杜丽,这才含着热泪把它慢吞吞地咽下肚去。

  “因为外面的雪还在下着呢,刚清理干净的宿舍楼外的空地这会子又铺上了薄薄的一层雪,地面上湿滑滑的,容易摔跤,而且外面的田径场上的积雪过厚,再加上刚才听广播了说最近几天都有大雪,为此,队里决原本已定好的户外运动项目暂时取消,待雪停了,全都融化了之再恢复户外训练,所以这两天就只在室内场地训练,现在开始!”早饭之后,田毅宣布道。

  随着一声轻脆的哨音吹响,大伙又开始了一天的艰苦训练。

  第二天,早饭时却见油条烧饼并未中断供给,大伙起先还不明白这倒底是怎么一回子事,后来大家经过一番商量之后,派出小喇叭与冒失鬼两人分别于暗地里探查此事,方才知晓:原来是杜丽偷偷找厨房张师傅说她要为孩子们出资购买两天的油条烧饼时,却不想田教练已先她一步让张师傅预备下照常买好它们,等月底结帐时再从他个人的工资单里扣除出来也就是了,杜丽知情后便让张师傅悄悄地退还一半给田教练,而另一半的钱则由她来出。就这样,田杜二人于暗地里出钱买下了这两天的油条与烧饼。小喇叭与刘云俩打探清楚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之后,立马赶回各自的队里告诉了队友们,大伙这才明白了田教练与杜大夫对自己等人的一片真心,别看平常的日子里田教练对大家非常之严厉,可那也是为了大家好呀,于是大伙决定从此以后不再动不动就惹田教练生气了。第三天,大家装做毫不知情的样子,忍着泪水将田杜二人为大家买来的油条烧饼一口一口儿慢慢地吞咽进肚子里。

第十五回 无尽训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