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苏护造反

    一去冀州十数天,可是朝中并没因为我的离开而混乱,商容、比干将大小事务打理的井井有条,比我亲自处理的还要好。

  可是我的工作并不能因此而轻松,十数天来,已经堆积了满满一屋子的奏折,虽然都是已经处理过的折子,可是还需要我亲自过目才行。

  九间殿上批奏,整整一天下来,已经令我看的是头昏眼花,大脑澎胀,可是我不敢有丝毫的放松,因为有姜王后一直陪护在身边,所以我只能忍受心中万般的无耐而苦坐干熬。

  夜幕终于再次降临了,我迫不急待的向姜王后道“王后,今日天色已晚,我们安寝吧”。

  姜王后看了看还剩下的半屋子奏折点头微笑道“陛下今日劳累了,妾身为陛下炖了些参汤,还请陛下先喝了再去休息吧。”

  我点头笑道“还是王后关心我啊”。

  时光在思念中一点一滴的流逝,经年四月,东伯侯姜桓楚、南伯侯鄂崇禹、西伯侯姬昌、北伯侯崇侯虎领八百镇入朝歌面圣。

  四月元旦吉时,我一入朝殿,文武百官纷纷向我拜贺,之后,黄门官启奏“陛下,天下各路诸侯都已等侯在午门之外,还请下旨宣召”。

  我向首相商容道“商爱卿以为如何?”

  商容道“陛下,此次人数众多,因此只可宣四镇首领面圣,寻问各地民俗风情,安邦定国之道。其馀诸侯都应在午门朝贺”。

  我道“商爱卿所言甚是”说完我又向黄门官下旨道“宣东伯侯姜桓楚、南伯侯鄂崇禹、西伯侯姬昌、北伯侯崇侯虎入朝面圣,其余诸侯在午门外朝贺”

  随着黄门官一声照旨宣读,四大诸侯齐整朝服,进入午门,过九龙,直至丹犀殿跪地高呼朝拜贺词。

  我听完四大诸侯的拜词之后笑道“众卿与朕宣天子恩威,安抚四方黎民百姓,镇摄各地荒蛮夷民,远扬大商威名,多有辛苦,现今天下四海升平,多是四位爱卿之功劳,今见得见四位爱卿,朕心中甚是喜悦啊”。

  东伯侯姜桓楚道“臣等深受陛下恩典,官至四镇诸侯首领,此等恩情,臣万死难报。臣等执掌四方日日夜夜感怀圣上隆恩,不敢有半点怠慢,生怕有负圣上恩情,今日虽微有功劳但紧紧是臣等份内之事,更不能报圣上大恩于万一,谁知竟能得圣上如此挂念,臣等心中不胜感激”

  我听的很是高兴,当下便命商容、比干到显庆殿设宴招待四位诸侯。又是一席欢歌笑语,宴摆酒过,送走两相和四位诸侯后,我回到寝宫,看摆几折奏折之后便睡下了,心中只等明日朝会过后宣苏护进见。

  二日早朝之后,我迫不急待的到龙德殿宣苏护入朝进见。

  随侍官很快便将苏护带至龙德殿。苏护朝见完毕,跪伏于地听圣旨。

  我命苏护起身,然后说道“苏爱卿,冀州灾情可已经解除?”

  苏护道“多亏圣上隆恩,灾情已经解除,且今年天情尚好,应是一丰收之年,相信今年百姓可过一足食之年,这都是圣上的恩典”说完又跪下磕头。

  我等苏护连磕三头之后才又命他平身说话道“对了,朕闻爱卿有一女妲己,德性幽闲,美貌端庄,举止得度。因此,朕想立此女为妃,这样,卿就贵为国戚,食天子丰碌,官至显位,永镇冀州,坐享安康,名扬四海,天下莫不羡慕,不知卿以为如何?”

  苏护心下大急,奏道“陛下宫中上有王后,下有后妃,婢女,不下数千余人,个个妖媚如仙,难道还不能满足陛下?不知陛下是听信何人谗言?此人当真是要陷陛下于不义啊,何况臣女姿色平庸,又不知礼数,德容那如谗言小人所述一样,还请陛下留心国政,斩杀这种忘进谗言的奸险小人,善纳忠言良谏,使陛下名垂千古,让后世人都知陛下绝非一好色之君王,这样岂不更好?”

  我一听心下暗怒,好你个苏护,说的好听,如果不是亲眼见过妲己之姿不是就被你轻易骗过了吗?当下气道“卿所言颇不识大体,自古至今,谁不愿家中有女光耀门楣,何况,有女为后妃更是贵敌天下,卿贵为国戚还有什么比这更为显贵的呢?卿不用迷惑,还请快快决定吧。”

  谁知苏护竟然十分不高兴,面带怒意的痛诉道“臣闻‘为人君着,修德勤政,则万民悦服,四海景从,天禄永终’,昔日夏朝失政,就是因为荒淫酒色,惟有祖宗不为所动,不畏强权,克尽职守仁厚待民,方才能开创殷商天威,福泽万民,昌盛至今,永保天命。如今陛下不效法祖宗,反学夏王荒淫酒色,实是取败之道。何况人君爱色,必颠覆社稷。卿大夫爱色,必绝灭其宗祠。君为臣之表率,如果陛下不向正道,臣下们也会跟风效法,到时,奸臣当道,天下无敢正言之人,此是社稷之危,还望陛下斟酌。”

  我心下已经大怒,可苏护说的又义正言辞,不好当面发怒,只好不悦道“爱卿所言甚是,但朕非为荒淫酒色,而是闻苏妲己乃是德才兼备之奇女子,冀州百姓莫有不称道她的仁慈之人,甚至有人比她为女娲在世,因此朕才有意立此女为妃,以宣母仪天恩”。

  苏护气道“陛下怎可听信市井之言,此都是无稽之说,还请陛下斟酌”。

  我听苏护还想狡辩实在忍不住直言道“苏妲己才貌具备,实乃朕后宫佳妃不二人选,朕意以决,苏卿休在多言。”

  苏护大怒道“荒淫酒色乃是取乱之道,为人臣着怎可不尽忠直谏,还请陛下三思”。

  我见苏护如此冥顽不灵,心中更是怒火中烧,当下再也按耐不住道“够了,限你一月之内将妲己献来朝歌,退下……”

  苏护更急道“陛下三思……”。

  我狂吼道“退下……”。

  苏护见已经再难改变我的心意,当下只好秧秧的走出龙德殿。而我,本来一翻激动而期待的心情被苏护这一搅和什么都没了,秧秧的回到寝宫之中。

  姜王后、黄妃、扬妃三人随后接到我要立新妃的消息,急忙到寝宫见我,此时我烦的要命,当下也无甚心情理她们。可是这帮女人还真是烦的要命,总是追问我是何能献谗言立妃,我当下便气恼的甩开她们独自己到摘星楼上喝闷酒。

  夜深了,可我还在摘星楼上饮闷酒,此时已经被酒劲搅的头昏眼花,醉甚浓,忽然间,我又看见了妲己的美丽身影,不知觉的呻吟道“美人,美人……,你可知道朕为你受了多少委屈,吃了多少罪……美人,朕好爱你……好爱你啊……”说完,我便想走过去,可是我现在已经根本立脚不稳,扑通一所便摔倒在地上。

  ‘妲己’莲步轻盈的走将过来,轻轻将我扶住道“陛下,夜已经深了,随妾身回宫安寝吧。”

  我抚在‘妲己’肩上,感觉着她那无限温柔的关怀,心中的无尽委屈,立时令我这三尺男儿之身的一国之君的泪水四溅而出,更忍禁不住痛哭失声道“妲己……,朕好想你啊,妲己,朕不能没有你啊……”。

  ‘妲己’一脸抚媚的道“陛下,妾身明白了,妾身明白了,还请陛下随我一同回宫就寝吧”。

  我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样回到寝宫的,也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醒来之后看见姜王后躺在身边,头一阵炸裂般的疼痛。

  我手捧着头坐在床上,痛苦的摇动脑袋,想回忆起昨天晚上的事,可怎么也想不起来,此时,姜王后也醒了过来,轻抚着我的头道“陛下昨日醉倒在摘星楼,夜间是妾身扶陛下回宫的,今日早朝妾身也已经帮陛下终止了,所以奏本都已经送过来了,等会儿陛下舒服点了再行批阅吧”。

  我点点头道“哦,王后辛苦了,昨日朕是不是很失态啊”。

  姜王后道“陛下,妾身不能体会到陛下心意实是妾身之罪,昨日还对陛下苦苦相逼实是不该,还请陛下降罪。”

  我淡淡道“王后说那里话,王后对朕一片体贴之心,何罪之有呢?”。

  姜王后听到我的大肚温柔的话忍不住泪流满面道“陛下,昨日陛下醉酒,道出心中隐秘,妾身已经都听见了,想来这次陛下在冀州应是已经见过那苏妲己了吧,所以才会对她生出如此深厚的爱慕之情。可是妾身确不能体谅陛下的心情,反而让陛下陷入更深的痛苦煎熬之中,实在是妾身之过。还请陛下降罪于妾身,不过还希望陛下能告诉妾身,这苏妲己到底是如何样的女子,也好让妾身为陛下分忧”。

  我见姜王后已经知道我见过妲己,现在又问起,我总不能说自己跑去偷看了人家几个晚上吧,当下也只好编个故事哄骗于她。

  谁知姜王后听完赞道“听陛下如此说来,这苏妲己当真是才貌具备,且又心怀百姓,仁慈爱民的女中之典范,难怪会让陛下如此心醉于她”。

  我道“是啊,朕真是……”当下我也不知道要怎么说了,想好好表达一下对美人的爱慕之情嘛又怕王后吃醋,所以只好止住不说。

  姜王后凤嘴轻笑道“看陛下的样子,应是怕妾身吃醋吧”。

  我尴尬摸摸头,不去看她道“那里那里……”。

  姜王后此时又是一阵轻笑,随后才道“要是此女真是一位贤良淑得的闲静女子,妾身一定会帮陛下将女接入宫中,以慰陛下爱慕之情”。

  我当下不禁喜出望外道“啊,王后可说的是真?”

  姜王后点点头道“嗯,只要陛下为国为民,不荒废政事,此等家务之事只需交由妾身办就好了,只是妾听闻冀州侯苏护,性如烈火,因此此事是万万急不得的”。

  我听到姜王后愿帮忙当下大是高兴,忍不住搂住她一阵亲吻道“朕能得王后,真是今生之幸,万民能得王后,乃万民之福”。

  姜王后含笑靠在我肩头,而我也禁不住搂紧了她,可此时,我确没有发现,泪,从她眼里流落。

  就在我庆幸姜王后大肚体谅我之时,黄门官传来一个令我震惊的消息,冀州侯苏护,反出了朝歌。

  我闻言大惊,急召四路诸侯首领共商讨敌之计。龙德殿上,东、西、南、北四大诸侯跪伏于地,我龙颜大怒道“冀州侯不识天恩,竟然兴兵反出朝歌,众卿谁人能代朕行天子之威,讨划冀州乱党”。

  北伯侯崇侯虎道“陛下息怒,冀州侯苏护大胆作乱,臣北伯侯崇侯虎愿为陛下分忧,即日便出兵讨伐逆贼。”

  我见有北伯侯出兵大是放心,当下道“朕昨日命冀州侯献女入宫为妃,想不到他今日便反出朝歌,崇爱卿出兵还需先与冀州侯承情厉害,好生安抚,如果他实在冥玩不灵,便将他押解回朝,我要亲自发落”。

  崇侯虎道“尊陛下意旨”。

第九章 苏护造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