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按着纸上的地址来到季雨的住所,艾飞心呆看着眼前豪华的房子,突然觉得两人之间的距离好远好远,难怪他会把她当作势利之人,按了下门铃,想不到是他本人来开门,不免有点诧异,“你没请佣人”

  “我不喜欢别人打扰”

  艾飞心听了感觉好尴尬,只能呆愣地跟着季雨进门,“嗯,我要住哪间”

  “二楼左数第二间”

  “对了,我叫艾飞心,你呢”

  “季雨”,季雨答道,“不过我不喜欢叫你的名字”

  艾飞心无法相信地瞪大了眼,“那叫什么”

  “随意”,他懒懒地吐出两字

  艾飞心感到一股冷意直窜心房,为了那颗为他而失落的心,她不得不接受他的冷嘲热讽,谁叫自己只有这种手段才得以接近他,强牵起一朵笑容,“也好,这样比较好记,谢谢了”

  “你”,季雨不可思议地看着她,这女的到底是怎样的人,给她难堪还谢谢他

  “对了,房租怎么算”,艾飞心在心里祈祷,“千万别太贵”

  “房租?白吃白住不是更好”

  瞧到他轻蔑的眼神,假装没看见,免得打退堂鼓,“三个月两万够吗”

  看见季雨错愕的神情,艾飞心心一急,“我只能给这么多,总不至于让我把生活费也给搭上吧”

  “随你”

  “谢谢了”,拿着行李艾飞心上楼去收拾房间。

  搬来这里有半个月了,每天只见季雨早出晚归,到现在两人说的话加起来还不如刚搬来的第一天多,事实上真正算起来都是她自己在自问自答,他根本懒得跟她说话,想到这种状况,艾飞心真的有点受不了了,“雨,你不跟我说话也没空陪我去约会,那我怎么让你喜欢上我”

  “那是你的事”,季雨冷冷地答道,“还有,我不希望听到你叫我“雨””

  “我,”艾飞心不解地望着他,“那叫什么”

  “季雨或季先生”

  “那叫季雨吧”,季先生她实在叫不出口,那样子好陌生,“晚上你可不可以跟我约会”

  “我很忙,没时间”,完全不顾虑艾飞心的感受,季雨冷冷地拒绝

  “那你什么时候有空”,艾飞心一脸期待

  “最近我都没空,这样你满意了吧”

  “我”,虽然感到很委屈,可关心的话还是从艾飞心嘴里冒出来,“可是你这样子忙,身子会撑不住的,应该适时放松一下”

  季雨听了身子一怔,“这不关你的事”,排斥她的好意

  “谁说的,你撑不住,那我什么时候才能跟你约会”

  “那我倒宁愿自己撑不住”

  “你就这么讨厌我”,语气满是伤心

  “不错”

  明知事实如此,为何她的心就是忍不住会痛,“你吃过晚饭没”

  “我不会跟你约会的”

  “我知道,你已经说过没空了,我是想说若你还没吃,那我煮点东西给你吃”,艾飞心解释着,刚好她今天突然有兴趣下厨,所以就买了一些菜回来。

  “你会煮?”,季雨怀疑,她搬来住的这段时间,他家的厨房可从未见她动过。

  艾飞心点了点头,她应该会的。

  但当季雨看到厨房里艾飞心忙乱的身影就晓得真相——她根本没有煮过饭。走进厨房,“我自己出去吃”

  “哦”,艾飞心抬起头瞧见他疲倦的身影,冲着他喊,“我会去学的”

  季雨停住脚步,“你别白费心机了,我不会因此而喜欢上你”

  “我知道”,艾飞心可怜兮兮地回应他,“我只是希望你工作回来能吃一餐热的饭菜,不用老跑外面,很累”

  季雨没说什么就出去了。

  就为了这个原因,艾飞心开始报名烹饪学习班,一下班就去学,连周末也用上了。

  虽然她生长在一个并不富裕的小家庭,但因是个独生女,爸妈从小就把她疼在手心里,舍不得她做半点活,更别说是让她下厨。十六岁那年父母过世,只身一人的她只能靠着父母遗留下来的一笔数额不大的钱供她的学费,除了上课时间外,其它的时间她全部用去打工来维持自身的生活费,一日三餐要么不是随便在外面吃一下便宜的快餐,就是在家里烧一下水泡方便面吃。直到一年前毕业后找了份收入不错的工作,她的生活才有点改善,为了方便她还是直接在外面吃快餐,所以她压根就从未下过厨。

  总算是皇天不负苦心人,半个月下来,一些家常便菜已经难不倒她了,只可惜季雨不再领情,每次都是在外头吃饭后才回来,害得艾大小姐的厨艺没人欣赏,只得自尝,眼见她开开心心地做了两人份的饭菜,却只有自己一人吃,又不舍得倒掉,也因此她又多了一餐——夜宵,这对她来说可是头次,她从来就没吃夜宵的习惯。

  哎! 这样下去是根本不行的,这一个月下来,两人的关系一点进步也没有,艾飞心苦恼着,一定要采取点行动,否则三个月的期限很快就到了。可是要怎么做呢?对了,她应该先问他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这样子才好下手啊。

  做在沙发里等着季雨回来,都已经12点了,他怎么还不回来,这人到底会不会照顾自己,又不是铜身铸体。这时听到季雨车子的声音,回来了,太好了,跑过去开门,“怎么这么晚回来”

  “这是在盘问吗”,季雨一脸不耐地盯着她

  “是关心”,艾飞心平静地反驳

  “那我要说谢谢吗”

  “这个我无权过问”

  “知道就好”

  话里暗藏着其它意思,刺得艾飞心脸色一白,率先走进屋里,泡了一杯热气腾腾的牛奶递给他,“喝几口暖暖身子”,外面又冷,再加上他疲惫的样子肯定很累,还是等明天再问吧。

  “谢谢”,喝了几口,季雨感觉身子暖和舒服多了。

  “早点休息吧”,扔下这句话艾飞心就上楼去了。

  季雨困惑地盯着手里的牛奶,这么晚她怎么还不睡,好困呀,这几天公司的业务好多,再加上首次与峰华集团这个大客户合作,看来要有段时间不能松一下了,喝完牛奶也回房补眠了。

  吃饭后艾飞心将餐桌收拾了一下。

  哎!没什么事可做,一个人呆着真的好无聊,只能打开电视机做伴。

  “铃,铃”,有人在按门铃,奇怪,会是谁呢?肯定不是找她的,搬进这里她可没告诉过其他人,那就是找季雨的,快速地跑去开门,门一开,天啊,好个温文儒雅的俊美男子,不过,怎么看都觉得与季雨有点神似。

  来人见到艾飞心也很惊讶,“我是雨的大哥——季风,你是”

  “我姓艾,艾飞心”,哇,真是声如其人,同样温文有礼

  “雨的女朋友?”季风问道,细细地打量着她,眼前的女子虽然跟“美”这个字眼一点也沾不上边,但倒是长得挺清秀的,尤其是她给人一种舒服的感觉,看来有这样一个弟妹也蛮不错的。

  艾飞心听了一怔,赶忙解释,“我不是”,虽说这是她的心愿,但季雨并没有这么想,她当然不能趁机讨便宜。

  季风一愣,这倒是新鲜事,既然她不是雨的女朋友,雨怎会允许她在这里。

  艾飞心看出他的疑惑,“我喜欢季雨,不过,目前为止他没有喜欢上我”,顿了一下,“我是耍一点手段逼他让我暂时在这里住下”

  季风惊讶于她的坦白,如今已很难找到如此坦诚之人,不由地又对她多了份好感,“你为什么对我说这些”,语气有点好奇

  “反正你迟早也会知道,况且你不也有疑惑”

  好个聪慧的女子,“不介意叫你飞心吧”

  “当然不介意”,艾开心地回答

  季风笑了笑,“飞心,怎么不请我进去喝杯茶”,一脸打趣地看着她

  “啊”,艾飞心顿时回过神来,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我怎么这么笨,快请进”,随即又愣了一下,“不对呀,这里也是你自己的家,我怎么反客为主了”

  看她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傻笑,季风真希望雨也能喜欢她,忘了紫桐,“飞心,以后就叫我季大哥吧”

  “啊!”,艾飞心被这个好消息又惊得一愣一愣的,随即眼眶一红,季风被这一惊人的变化吓了一跳,关心道,“你怎么了”

  “我”,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艾飞心道,“我没事,只是好感动”

  季风抚摸着她的头,“傻瓜,这样你就感动了,真容易满足”

  艾飞心吸吸鼻子,“季大哥,你真的喜欢我这样叫你吗”,看着她期盼的眼神,季风重重地点了点头。

  太好了,她也有大哥了,“季大哥,我们来泡茶”

  两人开始闲聊了起来。

  季雨回来时看到大哥季风感到错愕,更让他惊讶地是大哥竟与随意聊得很开心,“大哥,你怎么有空过来”

  “怎么,不希望我来”,季风打趣道

  “我们楼上谈”,大哥过来肯定是有要事找他。

  艾飞心不解地看着俩人上楼,想了一下,反正她又帮不了什么就不再想了,视线又回到了电视。

  “宜帮托竹帮办一件较棘手的事,这事需要你出面”,季风直接切入重点。

  “要做什么”,季雨一脸感兴趣

  “将海生集团最近要收购的那块地皮弄回来”,季风笑笑地说道,“地皮是宜帮老大父亲一个好友的命根子,只可惜海生集团不打算放手,这就要靠你这个商场的谈判高手了”

  “三天后给你”,季雨眼里闪出自信的光芒。

  竹帮——是由竹天、竹星、竹日及竹月四人连手创办的。在黑帮是个响当当的帮派,说他们是黑帮又有点不妥,因为他们从未做过有关黑的生意,帮里所做的全是正当行业,事实上这四人正是季家四兄妹,四人在帮里的位置是依照长幼次序来排列的,分别是季风、季雨、季雷与季电,四人都有另一身份掩盖。

  季风又名——竹天,竹帮的第一掌门人,环宇集团总裁,外表温和的他总让人误以为无害,诸不知竹帮的一切事务全是由他出谋献策。

  季雨又名——竹星,竹帮的老二,泛亚集团总裁,个性冷漠、深沉,让人捉摸不定,谈判技巧一流。;

  季雷又名——竹日,竹帮的老三,瑞升集团总裁,性格开朗,不拘小节,但有个怪癖——不喜欢别人谈论他的年龄,是个电脑天才。

  季电又名——竹月,竹帮的老四,人称医学界的一把刀,在她的手术刀下无亡灵,为人古灵精怪。

  “雨,飞心不错”,季风兴味地看着二弟季雨

  “是吗”

  见他一副无关紧要的表情,季风只是笑了笑,感情的事他这个旁观者不便插手,只能提个建议,“不考虑看看”

  当事人耸耸肩,“没这个必要,雷与电最近怎样”,最近一阵子挺忙的,也没与他们联系,这两个家伙怎么也没个音信。

  “再过一阵子你就有得烦了”,季风摇摇头,雷与电这阵子也挺忙的,不过忙完后大概就会喊无聊,肯定会跑过来雨这边参上一脚,尤其是在得知飞心的存在。

  “不准你告诉他们那女的存在”,不愧是同胞兄弟连想法都想到一块去

  “我不能保证”,季风一脸促狭地笑着,站起身来,“我走了”,到门边又转过身来,“祝你好运”,难得看到这个一向冷着脸的弟弟变了脸,说什么他也不会错过,看来接下来有好戏可看了。

  季雨挫败地坐在沙发上,祈祷着雷与电千万别有空,最好一直忙到随意走了。

第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