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又是一个无聊的周末,不过有个难得的好处,季雨今天没出去,太好了,艾飞心心里美滋滋的,正在想怎么样才能让俩人出去约会,向站在阳台的季雨望去,此时的他站在阳光下面,整个人看起来有如雕像般完美,艾飞心痴痴地傻盯着他直看。

  “铃,铃,铃”,直到一阵门铃声响起,艾飞心才回过神来,见季雨正不解地望着她,为了掩饰心中的不自在,忙跑去开门。

  门外来了七八个人,其中一位长得很美艳的女子打量了一下艾飞心,“我们找季雨”

  此时季雨已走向门边,“季雨,可以出发了吧”,一位男士出声

  “出发?”,艾飞心看向季雨,“你要出去?”

  季雨只是点了点头

  “季雨,这位小姐是?”另一位男子好奇地问着

  瞧见季雨的嘴型正呈现出“随”字,艾飞心马上抢先一步,“我是艾飞心”

  “艾小姐也一起去吗?”,刚才说话的美艳女子开口询问

  艾飞心敏感地感觉到对方对自己有敌意,只是为什么呢?“你们要去哪?”

  “我们几个要出去玩”,一位长得很甜美的女子好心地说明

  “那我可以跟你们一起去吗”

  “当然可以,季雨,你说是不是”,美艳女子诡异地看着艾飞心

  艾飞心不理会她,直接看向季雨

  “走吧”,季雨出了声,算是回答

  原以为可以趁机与季雨亲近一点,谁知在这支阴盛阳衰的队伍里,早就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之”,在场的女子除了那位长得很甜美的之外,全部缠着季雨,害得她连插话的机会都没有,本还期望着照相时能与他有一张合照,不知是因为那些女子死缠着季雨,还是他不想与她合照,所以到了最后,除了集体照有两人的身影外,再也找不到两人合影的影子,两人单独合照就更别说了。

  回来时艾飞心挫败地直接回到房里,好失败呀,什么老同学聚聚,根本就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一个个见到季雨,有如猫见了老鼠——“馋”。

  艾飞心无趣地走在街上闲逛着,今天是公司创办25周年纪念日,所以公司决定放一天假让大家休息休息,晚上则要举办个PARTY让大家开心开心。

  哎!没事放什么假,害得她在此闲逛,大学毕业后只身一人来到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大城市,由于生性淡然,所以在这里她也没有一个可以谈心的朋友,同事是处得不错,可也只是浅交而已,出来工作谁也不喜欢与人结怨,能忍则忍,幸亏她长得又不漂亮,工作时也安安份份的,所以也没人会无事生非地找她麻烦,她也乐得清静。晚上的PARTY她根本不想参加,看着一大堆女人为了一个比较有魅力的男子打转,多无趣。

  咦,泛亚集团,这不是季雨的公司,虽然与季雨没有什么交谈,但季雷与季电两人跟她却很谈得来,或许是因为他们是季雨的亲人,再加上自己与他们很投缘,所以很快就熟了,因此或多或少她也知道一些有关季雨的事。

  乘着电梯来到顶楼,踏上办公室。“小姐,请问你找哪位?”,接待小姐拦住艾飞心。

  “我找季雨,麻烦你通报一声”

  “你可有预约”

  “预约?”,艾飞心愣住,“没有”

  “不好意思,那你还是等预约了再过来吧”,接待员客气地讲明。

  “可是,”艾飞心有点踌躇,“那麻烦你跟他说一声,就说艾飞心来找他,拜托了”,既然来了总不至于连见上一面都不行吧,说实在话,她想瞧一下工作时的季雨是怎样的。

  “那好吧,我就帮你通报一声”,接待小姐勉为其难的答应着,“那你先到那边先坐一下吧”

  “你好,总裁办公室吗”

  “我是,有事吗”,电话那头传来季雨的声音

  “总裁,有位艾飞心小姐找你,您要见吗”

  “艾飞心”,季雨纳闷着,是谁,难道是随意,对于她的真名他真的没什么印象,她怎么会来这里,“你跟她说我正在开会,没空见她”

  “是的,总裁”,接待小姐挂断电话。

  “艾小姐,对不起,总裁现正在开会”,接待小姐走进接待室

  “哦,那要等多久”,艾飞心有点失落

  “这个我也不清楚,我看你还是先回去吧”

  “你有没有跟他说是我要见她的”

  接待小姐点了点头。

  “那是他亲手接的电话”

  对方又点了点头。

  “哦,那我不打扰了”,艾飞心沮丧地走出泛亚集团。

  “二哥,这边”,季电向进来的季雨招招手

  “丫头,怎么约我到这里来”,季电宠爱着摸摸她的头

  “这里气氛好啊”,季电笑笑,“对呀,二哥,你最近与飞心怎样呢”

  “原来你是来试探军情的”,季雨摇了摇头,这个小妹,就是喜欢凑热闹

  “我这是关心二哥你,什么试探军情,说得我好像间谍”,季电不满地抱怨着,“不过,二哥,说实话,到底怎么样了”,一说到这事她就一脸精神十足的气势。

  “不怎样”,季雨缓缓地吐出三个字

  季电听了真想抓狂,这是什么回答,“二哥,你好没情趣”

  “丫头,你怎么这么损你二哥”,这个丫头真是胳膊肘往外弯

  “难道不是吗”,季电摇摇头,“真不明白你是怎么想的,飞心有什么不好,反正你也没女朋友”

  季雨听了只是笑笑,“丫头,你约二哥来就是为了她,不想跟二哥聊聊”

  “这个当然不是了,你可是我二哥”,季电讨好着,“二哥,你看,我叫了好几样好吃的东西给你吃,等下你记得买单哦”

  季雨看着桌上摆放的东西,“丫头,这些好像都是你喜欢吃的”

  “嘿嘿”,季电干笑着

  “你呀”,季雨点了点她的鼻子

  “季雷,怎么忽然有闲情逸致让我陪你逛街”,艾飞心定住脚步,逼向季雷

  “怕你周末太无聊嘛”,季雷一脸笑嘻嘻

  “是吗”

  “喂,有我这个大帅哥陪你,是你的荣幸,怎么还这么不满足”,季雷咕哝着

  “这么说我该谢谢你”,艾飞心瞄了他一眼

  “那当然”

  一副得意的神情,让艾飞心真想扁他,“可是我怎么觉得跟你逛街更无聊”,非熄熄你的火不可。

  果然季雷一副哭诉的表情,“艾飞心,你这人真不识货”

  “那当然”,艾飞心回他刚才说过的一句话

  “不跟你耍嘴皮子”,季雷故意气气地别过脸

  “哎呀,大帅哥生气也这么帅呀”,艾飞心讨好地猛对他甜笑

  季雷摆给她一副受不了她的表情,“艾飞心,你这种笑应该对着我二哥那才有用”

  “不会呀,我觉得对你才有用了”,又是对他猛笑了几下,“对你二哥”,神情一暗,“一点用也没有,搞不好还以为我脸抽筋了”

  “哈哈哈”,季雷很不给面子地当场放声大笑。

  艾飞心白了白眼,“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子笑,一点形象也没有”

  “不会啊,像我这么帅,只会更吸引一大堆女孩子”,季雷边说边笑

  “再笑你就自己逛”,艾飞心摞下狠话

  “好,好,我不笑了”,季雷马上停止笑声,开玩笑,他今天正放长假,可不想一个人过,多无趣,又不喜欢找那些一见到他就像八爪鱼似的缠住他不放的恐怖女子,碰巧她今天有空,所以他当然不会错过,谁叫她与自己合得来,“飞心,我们去打电玩吧”

  “打电玩?”,艾飞心愣住,“我不会”

  “我教你”,这样以后就有人陪自己玩了,季雷在心里盘算着,“好了,快走”,艾飞心在季雷半推半就下终于愿意陪他去打电玩。

  “喂,原来打电玩这么好玩”,艾飞心开心地大笑,“太好了,以后就不会无聊了”

  “我就说嘛,陪我出来是你的福份”,季雷不忘为自己臭屁一番

  艾飞心白了他一眼,懒得与他争论,两人越打越来劲,竟玩了四个多钟头才舍得走。

  “飞心,想不到你打得那么棒”,季雷递给她一瓶汽水

  “怎么样,怕了吧”,艾飞心神气地看向他

  “我可是电玩家,你想战胜我,时间还长着了”,季雷鼻子翘得老高

  “好,以后有空再来比比”,艾飞心下了战帖,也知道自己玩不过季雷,这家伙简直就像是电玩的主人,玩得那么厉害,不过有得比才有得玩,玩兴才高了。

  “我会打得你落花流水”

  “试目以待”,两人相视大笑。

  “季雨,等等”,艾飞心拿着一份文件冲出去拦住正要开车去公司的季雨

  季雨摇下车窗,伸出头,“有事吗”

  艾飞心挥挥手上的文件,“你忘了这个”,走到车旁递给他,

  季雨看了一下,这是今天下午开会要用的文件,刚才他放到茶几上,竟忘了拿,“谢谢”

  “开车慢一点”,艾飞心叮咛着,季雨点点头算是回答,望着他的车子离去,直到看不见,才转过身回去继续吃早餐,准备上班。晚上她还要去学按摩,前几天与季电闲聊时听到季电提到季雨有头痛的毛病,是三年前发生那件事遗留下来的,只要压力过大或太过劳累就会发作,她听说按摩能减少头痛就去学了。

  “铃铃”,季雨拿起手机接了起来,这是他的私人手机,只有他的家人知道,“丫头”

  “二哥,我这里出了点小麻烦,你快过来帮我一下”

  “你在哪里”,季雨语气里透着紧张,他听到有枪声,“好,我这就过来”,挂断电话,急匆匆地冲出去,电遭到袭击。

  刚才走到街上,季电敏锐地地发现有人在跟踪她,是虎帮的人,上次为了救好友的老公曾得罪过,想不到他们这么快就要对她暗下杀手,看来这些人并不晓得她是竹帮的人,否则不敢这么大胆来对付她,不过这倒也省事,免得日后有更多的麻烦,想不到这次竟是双蛇二兄弟联手,大哥能打,小弟枪法准,看来这下遇到麻烦了,都怪自己当初打得太过瘾,连虎帮的老大也一起打,当初双蛇并不在帮里,她才能打得那么无拘无束,这次可是两蛇出洞,幸亏五分钟前她已打电话通知二哥过来助她,要不也不敢引他们到这里,以一敌七。

  这个死小蛇,枪法还真是厉害,若不是有那几个小喽喽当挡箭牌,自己的小命早就没了,他开了五枪,他的兄弟也少了五个,现在是以一敌二,可惜她快敌不过了,没人当挡箭牌了,只好东躲西藏,无奈那大蛇身手不错,老是被他缠着,好几次都差点丧命在小蛇的枪下,完了,这下没地方藏了,小蛇露出一排黄牙,“你死定了”,扳机一扣,季电认命地闭上眼,看来二哥只来得及替她收尸。

  “碰”是子弹与子弹相撞的声音,“碰”,又一声响起,季电快速地睁开眼一看,是二哥及时赶到开了一枪打掉了小蛇的子弹,又连开了一枪打掉小蛇手上的枪,季电见此快速地来到大蛇身边,狠力地摞倒他。

  “二哥,该怎么处置他们”

  “当然是交给警方处理”,之前在车上他已打电话给白明,白明是黑帮的克星,同时也是他的好友,竹帮从不与警察为敌,反倒会帮警察解决那些十恶不赦之人,让他们绳之以法,双蛇帮敢暗杀电,他就让他们永远走不出牢狱大门。

  “二哥,你的枪法越来越出神入化了”

  “你少说好话了,二哥刚才担心死了”,抱住季电,这个丫头刚才真让他吓死了,幸亏赶得及。

  该死的,他的头痛病又发作了,与丫头分散后,为避免虎帮再找丫头的麻烦,他便开始搜集他们犯罪的证据让他们自食恶果,足足花了七个小时,总算得以将他们绳之以法。可能太过于伤神,他的头又痛了,将车子熄了火,拿起钥匙打开门,瞧见艾飞心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你还没睡”

  艾飞心听见声音转过身,“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老毛病又发作了”,口气听起来一点也不在意

  “来,先到这边坐”,将他扶到沙发上,让他的头靠在沙发的椅背上,由于头痛难受季雨也挺合作的配合,“我帮你揉揉”

  季雨感到她的手在他的太阳穴轻轻地按揉着,借着她的手力,他感觉头不再那么痛了,心情也渐渐放松了,由于太过疲倦竟缓缓地闭上眼睡着了。

  “有没有觉得好一点了”,艾飞心柔声道,久久没有得到回应,倾身一看,原来他睡着了,“季雨,你醒醒,不要在这边睡”。

  季雨仍是没反应,瞧见他刚才紧皱的眉此刻已舒展开了,算了,反正这张沙发可以平展当床用,就让他在这睡吧。轻声地从他房间拿了一席被子给他盖上,再把他的鞋子拖下来。

  “祝你有个好梦”,艾飞心痴痴地看着季雨的脸,从没有如此近的看他,她感到自己的心扑通扑通地直跳,好想就这样永远地伴着他,只可惜……

  季雨一觉醒来感觉精神十足,咦,自己怎么睡在这里,回想一下,昨晚回来时挺累的,又加上头痛,在随意的轻柔下,感觉从未有过的轻松舒适,就不知不觉地睡着了,这还是他头一次睡得这么久。

  “你醒了”,艾飞心提着早餐进来

  “昨天谢谢你”,季雨站起身正准备收拾一下沙发

  “你先去洗漱吧,这里我来收拾”

  季雨点了点头,等他下楼的时候,艾飞心已摆好了早餐,见他提着公文包,知道他又要提早去外面吃早餐,指着桌上的早点,“我多买了一份,不介意帮我解决吧”,见他仍不动,以为他不想吃,也不好勉强,就自个地吃了起来。

  “以后多帮我带一份吧”,季雨坐了下来,喝着豆桨。

  “好”,艾飞心开心地大点头

  “你一向吃饭心情都这么好吗”

  艾飞心怔了一下,“还可以吧,不过今天特别开心,多个人吃饭的感觉真好”,可以断定她今天的心情将会一直这么好。

  “你都是一个人吃饭吗”,不解地问着

  “十六岁之前不是”,艾飞心的眼神出现一瞬间的忧伤,是呀,自从父母双亡后就只有她一人了,“明天你要吃什么”,今天她很开心,不想破坏这种气氛,就快速地转移话题。

  季雨因她瞬间闪逝的忧伤心中一震,但见她不想破坏好心情也不再深究,决定维持她的好心情,两人边吃边闲聊度过第一个愉快的早餐。

第三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