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季雨的祈祷上帝显然没空理睬,季电在三天后就登门造访了。想当然她是在周末现身,这样才可以多跟那个叫艾飞心的女子多聊聊。不过,季大小姐显然忘了礼仪之道,竟然选择神秘地直接出现在客厅里。

  艾飞心疑惑地瞪着季电,不可能的,肯定是看错了,她不过是进去倒一杯水喝,怎么可能才转眼间就有人坐在沙发上,一定是她眼花,拿着水,猛灌了自己几口,闭上眼深呼吸一下,再睁开眼定睛一看,天啊,不是她看花眼,那人还是坐在原位子,奇怪,她是怎么进来的,门窗都关着,等等,她怎么觉得这人看起来很眼熟,到底是在哪里见过?

  季电好奇地看着艾飞心的表情从不敢置信到纳闷,这会又换成在苦思,完全没有她所料想的吓白了脸,这下她更有兴趣了,睁大双眼好奇地盯着艾飞心直看。

  “啊”,艾飞心忽然大叫

  本想吓她的季电反倒被她吓了一跳,定定神,拍拍胸脯,“喂,你干么大叫”

  “我”,艾飞心有点不好意思地吐了下舌头,“对不起哦,吓着你了吧”

  艾飞心的道歉反倒让季电脸红了,怎么角色全反了,幸亏她是选在只有艾飞心一个人在的时候,要不肯定会闹个大笑话,给雷知道就不妙了,“你还没回答我呢”,季电很有耐心地再次重复

  “我只是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所以才情不自禁地叫了一声”,艾飞心走近季电身旁,又细看了一下才开口道,“你真的是那女医生”

  “啊?”季电怪叫了一声,她怎么知道她,难不成二哥与她已好上这种程度了,准备带回家见父母,那她不就漏掉了好几场戏,只来得及赶尾场,不过,雷更惨,连尾场也赶不及,“哈哈”一想到这竟得意地大笑

  “你没事吧”,艾飞心吓了一跳,刚才她可没说过什么好笑的话

  发觉自己笑过了头,季电忙回复表情,“我没事,只是,哎呀,不说这个了,你什么时候要去见我爸妈”

  “什么”,艾飞心瞪大眼,

  “怎么,我说错了?”季电皱了下眉,“没错呀,难道二哥还没打算带你去见我嗲地妈咪”

  这下艾飞心总算听懂了,“你误会了,我不是你二哥的女朋友”

  这下换季电不懂了,“你不是艾飞心?”又细细地打量了艾飞心一下,没错呀,跟照片一模一样

  “我是”

  “那就对了,”拍拍手将艾飞心拉到身边坐了下来,“想不到我二哥的速度这么快”

  艾飞心越听越不明白,一大堆问号冒了上来,“我想你真的有点误会了,我跟你二哥真的不是你想的那回事”

  季电靠在椅背上,“我不信,你会不喜欢我二哥”

  “我喜欢”

  季电满意地点了点头

  “季雨不喜欢我”

  啊!? 季电一个90度大转弯面对她,眼里满是不信,可艾飞心的表情又一点也不像是在说谎,难不成自己刚才在自导自演,天啊,好糗哦,头一次见面就这么尴尬,啊,不对呀,“那你怎么知道我,还知道我是医生,这些不是我二哥告诉你的吗”

  “他怎么可能告诉我这些”,艾飞心闷闷地说道

  虽说自己在医学界很有名,可从未在媒体上曝光过,她又怎么知道自己。

  “你不记得了,三年前我们见过一面”

  经艾飞心这么一提醒,季电总算有点印象,“原来你就是二哥的那位救命恩人”,当年幸亏有她将二哥受伤时所在的地址告诉她,否则,一想到那次季电就恐惧,紧紧地抓住艾飞心的手,“谢谢你”,当初因为二哥伤势严重所以她也没好好地谢谢她。

  艾飞心不自在的抽回自己的手,“你不要这么说,要不我会内疚的”

  “内疚”,季电脑筋转得飞快,“你该不会用这个让二哥同意你住在这里吧”

  艾飞心点了点头。

  天啊,怎么会有这么有趣的事发生在二哥身上,也难怪大哥说一提起艾飞心,二哥就不大高兴,原来还有这么一个缘故,看来艾飞心早在三年前救了二哥一命时就赔上了自己的一颗心,否则也不会用心良苦地以此为由住了下来,希望二哥与她有缘。

  见季电一直闷不吭声,艾飞心误以为她轻视她,“你是不是在怪我用这种手段逼迫你二哥,哎!我也知道这种做法很卑鄙,你轻视我的行为也是理所当然的”

  “不是的,相反的,我还很佩服你的勇气了”,季电拍拍她的肩膀,“加油哦”

  “你”,艾飞心感激地握紧她的手,“谢谢”,能得到她的支持自己的内疚会少那会一点点。

  两人很是投缘,聊了好久,临走时季电留下一句话,“飞心,相信不久会有另一人登门造访,祝你们聊得愉快”

  艾飞心本想问是谁,季电已经不见了,糟了,忘了问她是怎么进来的,不对呀,她怎么出去自己也不知道,何谓“神出鬼没”她总算是见到了。奇怪,今天不是周末吗,季雨一早出去怎么还没回来,难不成他真是个工作狂,连周末也不放过。

  打开电视的娱乐节目看了一下,看了看,开始神游了:季家人真健谈,要不以她这么不会说话的人与刚认识的人肯定是谈不来的,跟他们聊天好轻松,真希望自己与季雨也有这么一天,只可惜,至今为止都没有这个机会,不过,即使有,恐怕也是她在聊,什么时候俩人的关系才可以有点改善,他不再那么冷淡地对待她。

  正游离于自己世界的艾飞心,根本就没发觉又有人进来了。

  那人拿着摇控器换了好几台频道,见她还未发现他,不免有点不满,出声提醒她,“喂”,仍没有任何反应,走过去与艾飞心面对面,怎么还是毫无知觉,季雷无奈地翻了一下白眼,大哥没说她是个盲人加耳聋呀,不对,若是这样,为何她要面对一台电视机,而且还是选择娱乐版的,好,看你能出神多久,打定主意季雷开始直盯着她看。

  “啊”,艾飞心神游回来,看到一张脸放大倍出现在她面前,吓得往后倒,幸亏她此刻是坐在沙发上,最多也只是与沙发背来个亲密接触。

  季雷不满地看着她的反应,他可是个大帅哥,这么近让她观赏是她的荣幸,有必要一副饱受惊吓的样子,真是伤他自尊心,“喂,我长很难看吗”

  艾飞心还未从惊吓中缓过气来,只能本能地摇了摇头

  “那你干么一副活见鬼的样子”

  “我”,艾飞心深吸了三口气,站了起来盯着他,“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天啊,是不是来这里的人除了季大哥外,他们都是以这种途径突然出现在别人的面前。

  “喂,是我先问你的”,季雷埋怨着,这人懂不懂礼貌,看来他也忘了自己也属于那种人。

  “喂,是你的问题重要还是我的问题重要”,艾飞心无力地呻吟着,这人看起来应该成年了吧,她说应该是指他的身高,至于有何疑问则是指他的脸蛋,一张娃娃脸分不清他到底有多少岁,“你几岁了”

  “什么”,季雷差点呛到

  “你几岁了”,艾飞心以为他听不清楚,再重复了一遍

  “该死的,这个你也敢问”

  艾飞心看到他一脸的怒火感到莫名其妙,奇怪,她有说错什么吗?“请问我说错什么了”

  “你还敢说”,季雷瞪着她,他最讨厌别人谈他的年龄,今年已经23岁的他,身高180公分,体格虽不属于那种强壮型,但起码也是个标准的衣架子,可是就是因为这张该死的娃娃脸,让每个人都怀疑他的年龄,所以他最讨厌别人问这个问题,而眼前这女子竟然犯了他的大忌,还一副不晓得的样子,“以后不准再问那种问题”,怪,他怎么无法像对待其他犯他大忌的人那样对待她,难不成他也跟电一样,对艾飞心有好感。

  “哪种问题”,艾飞心还是不知死活地继续揭他的疤。

  “年龄”,季雷没好气地回应她

  “哦”,艾飞心总算恍然大悟,这点她了解,一般年龄比较大却拥有一张娃娃脸的人最痛恨别人怀疑他的年龄,可是她还是得问一下,“你几岁”,她是真的不晓得他几岁,蛮好奇的。

  看见她一副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架势,季雷受不了的呻吟一声,最后不甘不愿地吐出来,“23”

  “哦,比我小一岁”,艾飞心了解地点了点头,“对了,你哪个月份生的”

  “干么”,这女的还有完没完,为了怕她等下再问他什么时辰生的,季雷干脆全盘脱口而出,“12月23日凌晨3时”

  艾飞心听了一愣一愣,“我又没问你那么多”

  “我怕你再问这么多”

  自知理亏的艾飞心也不再反驳,“你是谁,还有你怎么忽然出现在这里”,有了刚才季电的经验,这次她懂得先问了,免得等人走了后才在纳闷。

  这次季雷倒是挺合作的,“季雷,至于我怎么会出现?”,卖了个关子,“那是你自己没本事,说不懂的”,总算让他捡到便宜趁机扳了一局,算是报复她之前犯了他的大忌。

  “这么小气”,艾飞心咕哝着

  “喂,我都回答了你的问题,你也该答我的吧”,话题又回到原点

  “谁叫你将脸放那么大在我面前,我当然吓了一大跳”,一提到这事,艾飞心就忍不住抱怨。

  “喂,让你这么近欣赏我的俊脸,你还不满意”,真是不满足的女人。

  “满意你个头,没被你吓死就不错了”,艾飞心很不给他面子地嚷叫着

  季雷首次碰到一个不被他外表迷住的人,心情不但没有不悦,反倒挺开心的,“喂,我都告诉你的名字,你怎么还不自我介绍,不懂礼貌”,虽说他早就知道她是谁,但为以防又要多作解释还是算了吧。

  “艾飞心”

  “喂,飞心,你是我二哥的女朋友吗”

  “不是”,艾飞心黯然地低着头,“咦,你们家到底有几个兄弟姐妹”,怎么一个一个来。

  “四个”

  这么说都见过了,“季雷,你不会是来找我的吧”,依照上述情况来推理是有这个可能性。

  “呵呵”,季雷傻笑着打哈哈

  “你该不是也在好奇我怎么住进来的吧”

  “嗯”,季雷卖力地再点点头,谁叫大哥与电都不告诉他,他又不敢直接问二哥,才挑在二哥不在的时候过来。

  “季电没有跟你说?”,除了当事人外,知晓这件事最清楚的一个,就是季电了,艾飞心看他那表情就知道没有。因此就长话短说了一遍,不过保留了三个月期限的约定,自己若是要走也只想悄悄地走,季雨一人知道就行了,相信他也不会将此事告知别人。

  “飞心,你很有勇气”,季雷激赏的看着她

  艾飞心觉得好开心啊,季家兄妹都没怪她,这是最大的收获,追季雨的心更加坚定,既然季雨那么忙,就趁此时问季雷一些有关他的问题,“季雷,你二哥喜欢吃什么不喜欢什么,你清楚吗”

  “这个可问倒我了”,季雷想了半天还是想不出来,没办法,他一向只对他的电脑感兴趣,哪会注意二哥喜欢吃什么,“飞心,真不好意思,我不晓得啦”

  “没事”,艾飞心挥挥手,看来她只能亲自去问季雨了。

  “季雨,你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艾飞心满怀希望地望着季雨,后者只是快速的扫了她一眼,又继续做自己的事,“你能不能告诉我,要不三个月期限很快就会到了”,艾飞心很沮丧,为何他总是对她不理不睬。

  季雨听了总算有点回应,停下手中的动作,转过身面对她,只可惜说出来的话却让艾飞心更加难过。“这就是我所期望的,也是我所喜欢的”

  “难道我们不能心平气和的聊聊,非要对我这样冷淡吗”,这不是她想要的

  “没那个必要”

  简略却冷漠的言语震得艾飞心脸色苍白,“就算我用的方法有错,可是喜欢你并没有错,我只不过是要你给我三个月,你又何必这样”

  “三个月跟一个陌生女子同住在一个屋檐下,换成是你,会接受吗?何况那人还有着企图”,季雨冷冷地盯着她

  “我”,艾飞心顿时哑口无言,挫败的向房里走去。

  “等一下”,季雨叫住她,“我不希望你利用雷与电来达到你的目的”,电与雷来过他都知道了。

  艾飞心忍住伤心,转过身来,“我唯一曾利用过的就是让自己能住进来,其它的没有这个必要,也不屑去做”

  “那最好”,忽然季雨走近她,“如果你为达到目的利用雷与电,我不会让你好过的”,眼神瞬间变得冷酷

  艾飞心淡然地看着他,“这种事我这一生对你只会用一次,也已经用过了,其实,三个月不过是个幌子”,季雨怔怔地回视她,“我从未对一件事以如此执着过,因为”顿了一下“我不想喜欢你的那颗心有着遗憾,我只希望自己为此付出过努力过,即使最后的结局还是回到原点,可我不后悔”,缓缓地吐出心中的想法,顿时轻松多了,“这里是你的家,回到家每个人都希望得到轻松的感觉,我不想看到你因为我的存在而感到烦闷”,转身向楼上走去,留下季雨一人沉默着。

  “总裁,今晚将举行与峰华集团合作成功的庆功宴会,到时您得出席应酬一下”,秘书陈述着季雨今晚的行程。

  “我会去的”,季雨揉了揉太阳穴,他的头痛病又犯了。

  “总裁,您不舒服吗”,秘书关心地询问

  “我没事,你先出去吧”

  “那今晚还要去吗”,秘书想确认一下

  “嗯”

  得到回复后,秘书退出办公室并随手带上门。

  自从三年前头部受到严重的撞击后现在只要太过劳累就会头痛,此刻的他真想回家休息,无奈今晚的庆功会不得不去应酬一下。

  晚上的庆功会季雨只出现半个小时,或许是头痛的缘故,心情异常烦闷,不想开车回去,想步行透秀气,谁知天有不测风云,本来还好好的天气,一下子就下起小雨来,雨点打在他的脸上身上,让他感觉轻松舒服多了,连日来的压闷,瞬间也消失了,算了,反正离家不远,干脆淋着雨步行回去。

  打开门,艾飞心怪异地盯着季雨,随即转身进入厨房,出来时手上多了一杯牛奶,“给你”

  “谢谢”喝完牛奶,季雨上楼换下一身的湿衣服,进入浴室打开水龙头决定冲个热水澡,一边冲洗一边纳闷着,为什么她不好奇我这副样子出现,只是很自然地递上一杯热气腾腾的牛奶让他暖和下身子,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冲洗后穿上睡袍走出浴室,由于太过疲倦,头发也没吹干,一靠近床就趴上去睡着了,被子也忘了盖上。

  一早起来,艾飞心开始准备早餐,这次还是跟以前一样一个人独自吃着,奇怪,季雨怎么还没下来,以住在她吃早餐时,他已经开始提着公文包准备出门,自己从未见他在这里吃过早餐,想必是出去吃的,原先她都买了两人份的,但每次他都不碰她的早餐,因此现在她也学乖了,知道他不会吃她弄的东西,起码现在不会。可今天为何还不见他出门。

  收拾好一切已七点半了,离上班还有半个时辰,仍未见季雨下来。今天是星期三,依他的个性是不可能不去公司的,难不成还未睡醒,要不要去叫醒他,走到房门,敲了两声,里面没有回应,见门虚掩着想推开它,“不准你进入我房间”,季雨曾对她说过的一句话此刻浮现在艾飞心的脑海里,伸出去的手硬生生地又缩了回来。

  “季雨,七点半了,你起床没”,艾飞心在门外大声喊,仍是没有回应,“季雨”喊了了好几声,依旧没人应,算了,既然门虚掩着,那她推开后直接站在门外,反正又没进去应该不算不守承诺吧。

  轻轻地将门推开,映入眼帘的是季雨只身穿睡袍趴在床上睡觉,这么冷的天气也没盖被子。“季雨”,艾飞心又叫了一声,季雨仍是趴着,没反应,一股不安的情绪出现在艾飞心的脸上,糟了,昨晚他全身都湿透,再加上一整夜未盖被子,难不成……

  也不管会不会被他恼火,快步走进去,“季雨,你醒醒”,手伸到他额头上一探,“好烫”,季雨正发着高烧,头发怎么还有些湿,使尽浑身的力气才将季雨翻了个身,赶紧拉好被子给他盖上,拿起床头的电话拔了一个号码,“王医生吗,我是飞心,我有一个朋友正在发高烧,麻烦你赶紧来一趟”,交待好地点后,艾飞心忙拿起电吹风将季雨的头发吹干。

  “高烧三十九点八度,幸亏发现得早,加上他的身子骨强,要不就有点麻烦了”,王医生对艾飞心说道,“我现在给他开几颗退烧药,你让他服了,这两天再好好照顾一下,也就无碍了”,王医生接下来的话给了艾飞心定心丸。

  “王医生,谢谢你”,送王医生出门后,艾飞心倒了一杯开水拿着退烧药来到季雨房里,见他正痛苦的呻吟着,“等一下吃了药就不难受了”,像是在安慰他又像是在安慰自己,让季雨吞下药,又依照王医生的交待,拿了条毛巾热敷在季雨的额头上,凉了又换一块,就这样来来回回换了十几趟,过了半个钟头总算烧有点退了,这才松了口气。

  “铃,铃”季雨的手机在响,艾飞心拿起桌上的手机接通起来

  电话的那头传来一个女声,“总裁,我是王秘书”

  “你好,王秘书,有什么事吗”,艾飞心问道

  那头的王秘书愣了一下随即回过神来,“我是通知总裁今天下午三点过来开会”

  “哦,那会议能不能改期”,艾飞心看了下季雨现在的情况,他是没办法去开会了。

  “改期,这恐怕不行,公司一向讲求时效”,王秘书为难着,“麻烦你叫总裁接电话”

  “真不好意思,他生病了,不能接你电话”,艾飞心讲明道

  “那今天的会议总裁真的不能出席吗”,王秘书仍带点期望

  “恐怕不行”,艾飞心明确地答复,“王秘书,你在公司担任秘书工作多久了”

  “三年了”,王秘书不明白对方干嘛如此问,但还是坦白说着

  “这么说你们总裁很相信你的能力”

  “嗯”

  “那你相信你们总裁的眼光吗”,艾飞心继续询问

  “相信”

  OK,总算沟通成功。“那今天的会议就由你来安排吧,我相信你的能力”,绕了几个圈子艾飞心总算引出了关键性的一句话。

  电话那头的王秘书不得不佩服此刻正与她通电话的女子,“麻烦你转告总裁一声,让他好好休息,今天的会议我会安排好的”

  “那我代他跟你说声谢谢了”,挂断电话,艾飞心忽然想到了一件事,她还未打电话向公司请假,快速地冲到楼下从包里拿起手机播通了公司的电话。

  到了晚上季雨身上的烧总算全退了,听到他不再痛苦地呻吟声,艾飞心提着的一个心总算放了下来,看来等下他就醒了,一整天未进食他应该饿了吧,得去煮碗粥,待他醒来后吃。

  捧着生姜汤进入房里,看到季雨已经醒了,“你醒了”,艾飞心开心地把碗放在桌上,扶他坐了起来,拿起汤匙准备亲手喂给他喝,季雨愣了一下,“我自己来”

  艾飞心听了也不说什么,把碗递给他,待季雨喝完,接过空碗,“你饿了吧,我去盛碗粥给你吃”,季雨怔怔地看着她走出房门,回房时手上多了碗粥。

  “是你煮的”,季雨盯着那碗粥

  “啊”,艾飞心意识到他一向不吃她弄的东西,撒了个小谎,“是买的”

  “买的?”

  看见季雨一脸怀疑的样子,艾飞心心头乱乱的,“你不饿吗?”

  经她这么一提,季雨才发觉自己真的饿了,“是挺饿的”

  “那赶紧吃吧”,艾飞心催着,见他迟迟未动手纳闷着,“你怎么不吃?”

  见季雨还是直直地盯着她的手,艾飞心这才意识到,粥在她手上,傻笑着,“对不起,我忘了”,拿起汤匙正准备送一口给他吃,又停了下来,“不好意思,我又忘了你想自己动手”

  季雨却一反常态,“反正我现在手也没多大力,还是你帮我吧”

  艾飞心错愕了下,一朵笑容浮现在她的脸上,看着她一脸笑意,季雨的心情突然出奇的好,感觉这碗粥是他吃过的最好吃的粥,“谢谢你”

  收拾空碗,正准备下楼的艾飞心脚步停了下来,虽然她觉得自己在他生病时照顾他是理所当然的,但他首次出现的友好却令她感到非常开心,转身扬起笑容对他笑了笑走出房门。

  “季雨,该吃药了”,由于季雨总是忘了要吃药,所以艾飞心每次一到时间就得提醒他。

  “我已经好了不用再吃了”,此时他的语气就像个小孩子一样,想不到他也有这样的一面,艾飞心好笑地看着他,“反正只剩下这包了,你就顺便将它给解决掉了”

  “那好吧”,季雨接下药,艾飞心没想到他那么快就答应了,赶紧倒杯水给他,或许是生病的人比较好相处吧,要不为何他会这么配合,还有上次王秘书打电话来的那件事,他也没怪她自作主张,反倒还跟她道谢,虽说她也觉得自己没错,可她还是感觉好开心,毕竟两人的关系有了一点改善。

  “季雨,在你房间桌子照片上的那个漂亮女孩是谁啊”,上次进入季雨房间,发现桌子上有一张他与一位很美的女子的合照,那女的笑得好开心,季雨从背后搂住她,两人看起来好亲密,尤其是季雨,笑容里扬着满足与幸福。她好羡慕那个女子,她从未见过季雨的脸上有过那种表情。

  季雨的脸一下子变得好不自在,“这不关你的事”,此时的他又回到了以往冷漠的样子,艾飞心困窘地垂下双眸,走回自己的房间。

  接下来的日子,两人又回到了原先的相处方式。

第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