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云,好久没联系了,想我吧”

  “艾飞心,你这个家伙滚到哪里去了,这么久才给我一个电话”,一年内打两通电话来,真亏她做得到,而且上次打电话时是说她已经散心好了,要找个地方工作,所以她根本就没办法联系到她。

  “嘿嘿”,电话那头传来艾飞心嬉笑声

  “我不管你现在在哪,总之三天后给我回来”,乔云对她发狠话

  “你不会想我想到这种程度吧”,看来这次真的惹恼她了,一向冷静的乔云,火爆脾气也被自己激起来了。

  “若你不来当我的伴娘,我们就此绝交”

  “什么,你 你要 结 结婚”,艾飞心开始结巴

  “艾飞心”,乔云在电话另一边警告的念出她的全名,这是什么语气,好像自己结婚是什么稀奇古怪的事。

  “我发誓我绝不是因为你冷大美人才短短一年就有人肯要你了而发出那种语气”

  “艾飞心,你有胆再说一次”,乔云大声嚷道,从她恐怖的表情来看,幸亏艾飞心是在电话的另一边,要不相信她肯定会死得很惨。

  糟了,她怎么把为何要发誓言的内容一字不漏地说出来,这不是搬石头砸自己脚吗,“这个,呵”,艾飞心讨好地在一旁一边干笑一边保证道,“我一定会回去当你伴娘的,你别动气”

  “算你识相”

  两人闲聊了很久才结束通话。

  “雨,这是你的伴郎服”,不管他同不同意,季风硬是塞给了他。

  “大哥,你为什么执意要我当伴郎,叫雷当不也一样”,季雨苦着一张脸

  “既然都一样,那你还有意见”,季风反将他一军,这家伙这一年来简直就是个标准的工作狂,原以为飞心这丫头的出现能给他的生命带点精彩,谁知她却来个不告而别,连那晚季雨的生日PARTY也没参加,真不晓得两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问当事人之一季雨,他则是说,“她想走就走,他无权过问”,害得他本来想去查一下那丫头去了哪里,却因他这句话而中断,当事人都不关心,他这个旁观者干么那么多管闲事,其实他不查的另一个原因是飞心那丫头既然不告而别,那就表示不想让他们知道她要去哪里,否则也不会连一个电话也没有,她没有手机,可他们有,所以他与雷、电也就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由着两个当事人。

  “雷比较适合,况且他也不会反对”,季雨还想做垂死挣扎

  “二哥,你别托我下水”,当伴郎离结婚可就不远了,他才不会这么笨,这么早就被束缚了,季雷及时出现保住自己的自由。

  季雨板着一张冷脸,直盯着季雷,这家伙不会等他办好事再来,可恶,看来他还是逃不到了。

  “大哥,大嫂那边的伴娘到底是谁,怎么从不露面,大嫂也只字不提,保密得很”,季电也无声无息地闪了进来,她对这个伴娘可是好奇得很,还从未见过伴娘在婚礼那天才会出现。“她不怕礼服不合身吗”

  “这个问题我也想知道,不过你大嫂坚持不透露这个神秘人物,至于礼服,你认为伴娘该担这个心吗”

  “是呀,大嫂用眼睛量衣服的尺寸准确率真是没得怀疑”,谁叫她是服装界有名的设计师

  “大哥,你没告诉你老婆,我不喜欢蓝色吗”,反正也没法逃避,季雨开始挑剔伴郎服的毛病。

  “没办法,我老婆的伴娘最喜欢蓝色”,季风耸耸肩

  “这点倒是跟飞心挺像的”,季电笑道,一年不见不晓得她现在怎样。

  “好久没跟她打电玩了”,季雷一脸惋惜,很难再遇到像飞心那样越战越勇的玩家,好想她啊,都怪二哥,不然飞心也不会连他也不联系,而他也碍于兄弟情份没有去找她,否则即使她飞到天涯海角,也会被他找出来。

  “要是她能来参加我的婚礼就好了”,不过这也只能是想想而已,如果她能参加早就打电话先来祝福他了。

  “咦,二哥啥时走了”,季雷一脸纳闷,他刚才不是还在抱怨伴郎服的颜色吗?怎么这么快就走了。

  季风与季电同时向季雷耸耸肩。

  新娘化妆室只剩新娘一人呆在里面,此刻正为了伴娘还没出现生着闷气,那些化妆师替她化好妆换好衣服逃之夭夭,因为新娘原来就冷傲的一张脸此时更是冰冻三尺,谁想在这大好日子被冻成冰块。

  “叩叩”,有人不怕冰冻地敲响了新娘化妆室。

  “有事别进来”,里头传来新娘冷冷的声音。

  果然是冷大美人,艾飞心好笑地盯着那扇敲了足足两分钟丝毫未有所动的门,“乔长官,艾飞心向你报到”,接着里头传来椅子相撞的激烈声,门开了,一只纤纤玉手伸出来抓住艾飞心,门被用力地一踢又关上了。

  “给你两分钟换上伴娘服”,乔云冷冷地下着命令。

  “是,长官”,艾飞心马上领命逃进更衣室先避难再说。此时能避一秒是一秒了,她真的很庆幸有打电话跟她联系,继而来参加她的婚礼,否则要是哪天忽然在大街上遇到,乔云肯定会把她当沙包摔,开玩笑乔云可是柔道高手,自己跟她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更何况她还是空手道黑带,要不第一次相遇她就不会撞人的反倒还得踉跄后退一步险些摔倒。

  “10、9、8、7、6、5、4”

  更衣室的门开了,艾飞心不得不提早三秒钟出来,免得时间一到损伤又得加重,“长官,还有何吩咐”,她小心翼翼地看着乔云的脸色。

  此时听见“咔嚓”一声,新娘化妆室的门被打开了。

  是谁有胆敢进来,而且还是自己开门进来,季电拿着万能锁对着新娘也是即将成为她大嫂的乔云无辜地笑道,“钥匙在你手上,我只能自己想办法进来”,刚才她听那些化妆小姐说伴娘还未到,新娘正生着闷气在化妆室不让人进去。眼见只剩15分钟的时间,为了她大哥的幸福着想,她只好自告奋勇前来探险。

  艾飞心一瞧见季电马上转过身去,她怎么会在这?

  “你”,乔云无力地抚摸着太阳穴,这个小姑真的够鬼灵精怪的,这种时候还能用得出这招,跟飞心一样令她头痛,一想到艾飞心,乔云马上又板起脸来,“艾飞心,限你在五分钟后化好妆”,还剩八分钟就跟她讲一下等一下的事情,当伴娘可不是那么好当的,还有一些事情得跟飞心交待一下,免得等下出错了。

  “是,乔长官”,艾飞心抬起头转身面对季电,都已被点名了,总不好意思再躲着她。

  “飞心”,季电高兴地抱住她,原来伴娘是飞心呀,真的好巧呀。

  “你们认识?”乔云一脸错愕

  岂止认识,还很熟,艾飞心在心里道。

  “我们四兄妹认识飞心还比认识你早三个月了”,季电开心地拉着艾飞心转一圈,这套伴娘服穿在她身上即合身又漂亮,以后她当新娘也要大嫂替她设计新娘服。

  “季电,你怎么会在这”,艾飞心纳闷

  “乔云,等下就会成为我大嫂,你说我该不该在这”,季电得意洋洋地盯着艾飞心看,看来飞心压根就没问大嫂今天婚礼的新郎是谁,当然伴郎就更甭提了,哈哈,一想到二哥等下见到飞心时惊愕的表情就想笑。

  “云,你怎么没告诉我你要嫁的人是季风”,艾飞心大叫

  “你又没问”,乔云反驳过去

  “伴娘来了没有”,季雷带着化妆师进来。

  “飞心”,又是一个大拥抱,“咦,你怎么穿了伴娘服”,突然大叫一声,“你就是伴娘”,接着哈哈大笑,想不到他们一直好奇的伴娘竟是她,这下二哥那边有得玩了。

  艾飞心被他笑得头皮发麻,“季雷,你的笑声好可怕”

  “这样哦,那我尽量不夸张点”,季雷嘲艾飞心眨眨眼

  “好了,你们别叙旧了,时间来不及了”,乔云提醒着,对着艾飞心又板起脸,“乖乖地坐下来让化妆师帮你化妆”

  “是”,艾飞心自知理亏的应着

  “飞心,你这么听话的样子真可爱呀”,季雷幸灾乐祸地取笑她。

  季电也一样,“大嫂好厉害哦”。

  艾飞心认命地闭上眼任化妆师折磨,心里则埋怨着季雷与季电两人,这两个家伙一点也不懂收敛。

  “对了,我得告诉大哥一声,免得等下新郎的表情出现震惊”,季电赶紧溜了出去。

  当艾飞心看到穿着深蓝色西装的伴郎季雨时,惊呆了,那颜色可真配他,他比一年前更加成熟有魅力了,季雨也愣在那里,伴娘竟是随意,这个认知震住了他,一年不见,她却多了份淡然陌生的感觉,今天的她经过化妆师的精心打扮,变得很动人,蓝色的礼服穿在她身上,很适合,她穿出了蓝色的味道——淡然,平静,可他不喜欢这种感觉。

  等季风与乔云行完礼后,艾飞心觉得没什么事了,就选个角落坐了下来。

  “飞心”,有人搭上她的肩膀。

  “紫桐”,艾飞心叫道

  关紫桐挺了个大肚子笑看着她,“整整一年不见了”

  “是啊”,瞧见她的肚子,艾飞心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肚子都这么大了”

  “对呀,他好调皮,老是会踢我”,关紫桐抚摸着肚子,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老婆,你怎么老是乱走动,小心点”,宫泽信赶紧跑过来扶住关紫桐。

  正喝着橙汁的艾飞心听到这句话被呛了一下,这是怎么回事?眼前的男子竟叫紫桐老婆,还有她觉得他有点眼熟。

  “小姐,我们又见面了”,宫泽信忆起眼前的女子是正一年前的今天他在医院遇到的那位小姐,他就说他们会再见面的。

  “是你”,艾飞心这时也想起来了

  “宫泽信”,宫泽信正式介绍自己

  “艾飞心”,艾飞心也简略地自我介绍,“对了,你刚才喊紫桐什么”,她真的很想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飞心,别逗了,信是我老公”

  关紫桐的话惊得艾飞心目瞪口呆,“你不是嫁给季雨吗”

  “飞心,你在说什么呀”,关紫桐一脸不明白。

  “老婆,我想飞心是有所误会了”,宫泽信笑笑地直盯得艾飞心感觉浑身不自在,“上次在医院遇见你,我就是去找回我老婆,也就是紫桐,至于你说的那个季雨,如今仍是单身一人,你有见过结了婚的人还去当伴郎吗”

  艾飞心被他说得脸红红的,天啊,好糗,“真不好意思”

  关紫桐与宫泽信异口同声,“没关系”

  “想知道我第一次遇见你想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吗”,艾飞心看向宫泽信

  “哦”,宫泽信感兴趣地倾身一听

  “眼前的男子跟紫桐很配”,艾飞心说出第一次与他见面的感觉。

  宫泽信听了欣喜的一笑,她真的很特别,希望季雨这家伙有这个福气。

  想不到季雨并非与紫桐旧情复燃,不过,一切也已无所谓了,艾飞心向季风祝福后就提早离去,压根就不曾与季雨说过一句话。没办法,他可是黄金单身汉,有一大堆美女缠着他,怎么会有闲功夫跟她闲聊两句,况且自己曾经说过的话不会忘记,做不到的。如今要做的就是又一次消失。

  二年后

  艾飞心无聊地走在大街上,毕业到现在四年了,她每年换一个新工作,而且都不是在同一座城市,今天她又辞了那份不错的工作,理由很简单,她想放自己的假,然后再到别的地方又开始另一份工作。

  “随意”

  奇怪,艾飞心有点疑惑,好像有人在她背后冲着她喊这两个字,那声音听起来好熟悉,是季雨,此刻她的脑海里跳出这两个字眼,再加上他所叫的名字,让她更加确认是季雨没错,脚步并没有因为知道对方在叫她而停留,继续大踏步走。

  季雨绕到艾飞心前面阻止了她的去路,瞪着季雨脚下的鞋子一分钟后,艾飞心脚下的鞋子转了180度弯,向反方向走了,反正她也只是闲逛而已,既然前面的路不通,那走后面的也是一样。季雨情急地抓住艾飞心的手,这回成功地阻止了她的去路。

  “有事吗”

  毫无波动的声音震得季雨愣在一边。她真的变了,就像两年前在那场婚礼上看到她所穿的那件蓝色礼服,淡然、平静,这种感觉让他感到好陌生。“为什么不应我”,季雨凝视着她

  “刚才你有叫我吗”,在他的记忆中,她还是第一次踏进他住所时的那个随意,只可惜现在她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随意,她是艾飞心。

  “我刚才在你后面叫了好几声”,季雨陈述着

  “是吗”,顿了一下,“有事吗”

  “我们能不能找个地方坐坐”

  “对不起,我没空,有什么事在这说也一样”,等下她还得回住所收拾一下。

  “我”,季雨犹豫了一下,“我没想到三年前我错失了一次发言的机会,我们之间竟然整整三年都没有机会说过一句话,为何三年前你可以走得如此干脆”

  艾飞心快速地看了他一眼,平静地说,“既然是三年前的事,那就是过去了,季先生认为有必要再提以前的事吗”

  “你叫我什么”,季雨无法置信地看着她

  “季先生,麻烦你放手”,艾飞心用力地想挣脱被他抓牢的手,但他却丝毫不松。

  “我不会再放手了”,季雨深深地凝视她,“既然三年前我错过了,今天我不会允许自己再犯同种错”

  艾飞心冷冷地看着他,“季先生,如果没其它的事那我可以走了吧”

  “我”

  看到季雨受伤的眼神,艾飞心别开眼,她不明白为何他会在她面前出现那种神情,而她也不想知道。

  “我知道我伤了你,我希望你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弥补你”,季雨期盼地望着艾飞心

  “季先生,我并不需要你的弥补,麻烦你放开我的手,我的手很疼”,看着自己手上的红肿,艾飞心有点无奈,自从遇上他之后,她的手好像经常受伤。

  “对不起,弄疼你了”,季雨看到她手上红起来的地方,不舍地赶紧放松了力道,不过仍是握住她的手不放。

  “你到底要怎样才肯放开我的手”,天啊,她真的得回住所去收拾行李,要不然明天别的租户搬来她现在出租的房子,那自己就得睡街上了,她可舍不得住酒店,很贵的。

  “那你答应让我追你”,季雨的语气有点霸道又有点像小孩子在耍赖。

  艾飞心懒得理他,好,既然我有礼的请你放手,你不放,那就别怪我狠了。突然提起脚跟狠狠地往季雨的脚踩下去,季雨痛叫一声手一松,艾飞心趁机抽回手,转身就走。

  季雨见了马上追了上去,“随意,等等我”

  “你到底要跟我跟多久”,走了几条街,艾飞心终于忍无可忍,她走到哪他就跟到哪,他到底在玩什么。“拜托你,别再跟着我”

  “那你答应跟我的第一次约会”,季雨决定死缠烂打,他也明白一时间她很难接受他,所以他想一步一步来。

  “不可能”,艾飞心断然地拒绝

  “要不陪我到咖啡店坐坐”

  “没办法”

  “那只好作罢了”

  “你这么想真是太好了”,艾飞心举双手赞成

  “我只能一直跟着你”,季雨接下说到一半的话,好笑地看着艾飞心气鼓着一张脸,他喜欢看她多变的表情,不喜欢她一副淡然无所谓的样子。

  “那好吧,你继续跟吧”,厌倦了他自然会回去。

  两个小时后艾飞心无力地靠在公路栏杆上,这个季雨到底怎么了,她走到哪他跟到哪,竟连上女厕所他也守在外边,不是说人有三急吗?怎么没见过他急过,又不能做计程车回去,他也要跟她一起上车,害得现在她的两条腿走得好酸好酸,瞧他还一副精神百倍乐在其中的样子,艾飞心不得不举起双手投降,就到此为止。“我答应你的第二个条件”

  季雨双眼马上一亮,开心得像个小孩子见到糖似的粘在她身上,“我们走吧”

  “等等”,艾飞心用手挡住他,“你别靠我这么近”,要不她会觉得浑身不对劲。

  “好”,季雨合作地往后退一步

  “还有”

  “还有啊”

  “不喜欢算了,就当刚才我没说过话”

  “好好,只要你愿意陪我一会,我什么都答应你”,好不容易她才肯点头,这时就算刀架到他脖子上,他也要答应她的要求。

  “出来后我们各自回去”

  “好”

  听他答得那么干脆,反倒让艾飞心有点疑心,“确定?”

  “要不要勾勾小指头”,季雨真的伸出小指在艾飞心面前摆动

  “不用了”,又不是小孩子。

  “两位,要点什么”,服务员一脸热情

  “先来两杯咖啡”,季雨说道

  “两位请稍等”,服务员进入内屋,五分钟后端出两杯咖啡,“两位还要点什么吗”

  “你想吃什么”,季雨征求艾飞心的意见

  “不用了”

  “谢谢,我们不要了”,季雨对服务员说道,服务员退了下去。

  “是你想进来坐坐的,怎么自己也不要”,艾飞心纳闷地问

  “你不要啊”,季雨回答得理所当然,“来,我给你加点糖”

  “我不喜欢加糖”

  季雨无措地忙收回手,“我会记住的”

  “我也不喜欢喝咖啡”,艾飞心继续说道

  季雨听后站了起来

  “你做什么”,艾飞心疑惑着

  “我们换家店喝别的东西”,他真该死,连她的喜好都不清楚就冒然地硬要她跟他进来喝咖啡,想起以前她问他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时,他竟该死的说出那么伤人的话,活该有今天。

  艾飞心没有起身,反而端着咖啡喝了起来。

  “不喜欢为何还喝”,季雨坐了下来

  “刚才我不是说过我不想跟你进来,结果不也进来了”,艾飞心直视他

  “那不一样”,季雨急道,“我也不想强迫你,可是你又不答应我的追求,我只能,对不起,但是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做才能令开心快乐”,他感到好挫败,自己在这一方面根本就没有经验,“你可不可以把你的喜好列一张单子给我”,他不想再出现这种情况,他要她开开心心地喝着或吃着自己所喜欢的。

  “第一样,我不喜欢你以后再跟着我”

  季雨的脸刷地瞬间变白了,“对不起,这项我做不到”

  艾飞心不想看到他此刻的表情,低着头喝着咖啡,过了许久出声道,“其实刚才是骗你的,喝咖啡也是我的一种喜好,不过确实是不喜欢加糖,因为我觉得那样就失去了原来的味道”

  “真的?”季雨的脸色瞬间又回复了,因俩人的这个共同点而感到窝心,开心地抓住艾飞心放在桌上的手。

  艾飞心快速地抽回手,只是点了点头。

  “乔云和其他人都还好吧”,算算日子已经两年没有她们的消息了,她知道乔云肯定会怪她,可是她自己没办法不这么做。

  “大哥大嫂过得很幸福,还生了一对双胞胎,已经一周岁了,这两个小子很顽皮,不过真的很讨人喜爱”,一想起这对活宝,季雨就忍不住笑出声来。

  “真的吗”,艾飞心听了非常开心,乔云幸福她就放心了。

  “嗯”,季雨痴痴地看着眼前女子久违的笑颜,一颗心胀得满满的,要是此生能天天见到她这样,他就知足了。“电结婚了,一个月前刚生了个小公主,长得很漂亮,还有”,一谈到开心的事,季雨就开始滔滔不绝,“雷这小子总算也收起玩心,两个月前也步入了红地毯。”

  “真是恭喜他们了”,看来二年的时间改变了好多,喝了一口咖啡,艾飞心抬起头问道,“紫桐怎样了”

  “她现在可是两个孩子的妈咪,大的男孩宫泽拓今年二岁,上个星期又生了个小女孩,信都笑咧了嘴,一脸地幸福”,不过,一想到当初紫桐在生第一胎时,信那家伙的表情季雨就忍不住一阵大笑。

  “什么事这么好笑”,艾飞心不免有些好奇。

  “我只是想到”,哈哈,季雨忍住笑将话说完,“你知道吗,紫桐要生小拓的当天,信竟然吓昏倒在产房室”,亏那家伙之前还一幅神气地见到谁就向谁炫耀他要当爸爸了,想不到陪紫桐进入产房室,一听到她的叫声竟然自己先晕了过去。

  “哈哈……”,艾飞心也不顾形象地大笑。感觉到旁边客人的责怪眼神,才意识到这是在公众场所忙止住笑声,但双眼却仍盛满笑意。“看不出宫泽信竟也有脆弱的一面,那生这第二胎时他还敢不敢陪紫桐一起进产房”

  “是有陪进去,但这次没在半途中晕倒,谁知等听见孩子出生的哭声时又晕了过去”,笑归笑,季雨却是由衷地佩服宫泽信,明知自己吓不起,仍坚持陪着紫桐直到孩子出生才敢晕过去。

  “紫桐好幸福”,艾飞心好羡慕关紫桐,不仅能与心爱的人宫泽信在一起,而且还能拥有季雨这样一个一直把她放在心里内心处的痴心人。

  “是呀”,有宫泽信来守候紫桐的一生,季雨也放心了。

  俩人走出咖啡厅,“我要回去了”,艾飞心向季雨挥挥手后走了

  “等等”,季雨跑上前去

  “你答应过我的”,艾飞心提醒着。

  “我知道,我是想问一下你住在哪里,还有联系方式”,其实他更想说的是再跟她多呆一会儿也好。

  艾飞心从包里拿出纸笔来,写了一行字递给季雨,“给你”,反正等他明天来了也见不到她了,给他地址又何仿。

  看到纸上留的是固定电话号码,季雨开口道,“你还是不想带一部手机在身上”。

  手机方便别人,不方便自己自由,她才不会那么傻。

  “这个给你”,季雨将自己的那部私人手机递给她

  艾飞心并未接过去,“什么意思”

  “你不要误会,我只是怕明天打电话给你时你不在家找不到你”

  我就是想这样啊,艾飞心在心里答道。

  “你就将就点拿着吧,明天再给我行吗”,季雨垦求道

  “那好吧”,艾飞心勉强地接受,“对了,你住哪里”

  “我这就写给你”,听到她主动问他地址,季雨觉得自己好幸福。

  “那我走了”,艾飞心扬着手机和纸张向他挥手告别,这次是真的走了,不只是此刻,更代表着明天的走。

第八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