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一周之内请了二次假,艾飞心真的是哭笑不得,以前她从未请过假,现在请假倒是家常便饭。不过,可能这是最后一次向公司请假了,理由很简单,她正在考虑辞职。

  提着水果来到医院,推开门,见关紫桐正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轻轻地走过去轻轻地摇醒她

  “飞心,你这么快就过来了”,关紫桐揉揉发困的双眼

  “我一觉睡了五个钟头,醒来就过来看看”,瞧见关紫桐一脸倦意,两眼满是血丝,看来她肯定是昼夜未眠,可能才刚睡下,自己就来了,这时候叫她回去她肯定不会答应,“你怎样,要不要去洗一下脸”,艾飞心建议着

  “你的伤没大碍吧”,关紫桐关心的询问,昨晚要是没有飞心护着她,恐怕此刻自己早已不能站在这里,真的很感激她,她们才刚认识没几天,她竟肯这么帮她,让她觉得好感动,也好愧疚。

  “我没事”,艾飞心不想让她内疚,其实现在自己的肩膀与手臂可是痛得要命。

  “谢谢你”,关紫桐感激地望着她

  “傻瓜”,艾飞心笑骂了一声,“快去用水拍拍脸吧,要不就不能见人了”

  “嗯”,关紫桐点了头走了出去。

  季雨,你怎么还不醒来,我真的好想确定一下你是否平安无事,望着仍旧昏迷不醒的季雨,艾飞心觉得好难过,突然瞧见他的双眼缓缓地睁开,“你醒了,太好了”,艾飞心满脸笑意

  “紫桐没事吧”,季雨醒来的第一句话竟是询问紫桐的平安,让艾飞心心里酸酸的,“她没事,昨晚她一直照顾你到现在,刚刚出去洗一下脸”

  “没事就好”,季雨总算放下心,“我想做起来,你扶我一下”,动过手术后,此时他感觉浑身无力

  “我,好”,艾飞心本想拒绝他,但最后还是忍住了,伸出右手吃力地扶他,季雨不知情的把手放在她肩膀上,借力起来,艾飞心忍着肩膀的疼痛不敢叫出声来,等成功地扶季雨做起来,她已是冷汗直冒。

  “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季雨终于发现她的不对劲

  “没什么,可能是有点着凉了”,艾飞心掩饰着

  关紫桐刚好在此时进来了,“雨,你醒了”,开心地冲了过去抱住季雨,“我好担心你”

  “傻瓜,我没事”,季雨心疼的抚摸她的头,他刚瞧见她一脸疲惫的样子,想必就是照顾他的结果。

  艾飞心悄悄地退了出去,不想妨碍他们,不行,她的肩膀可能已经出血了,得找护士包扎一下。

  返回病房时看到季家兄妹都过来看季雨了,也不再担心了,会有人替紫桐的班。

  走出医院大门时艾飞心撞到一男子,“对不起”,她忙向那人道歉

  “无障”

  低沉浑厚地男声非常好听,艾飞心抬头一看,好个俊美的男子,浑身散发着狂野的霸气,还略带一点邪气,但却无损他的魅力,反倒更吸引人,跟季家兄弟不相上下,这样的男子怎样的女子怎能驯服他呢,不晓得为什么,她觉得紫桐与他好配。

  男子激赏地看着艾飞心,眼前的女子可真大胆,竟敢当着他的面对着他出神,不过他可不会自以为是的认为她这是被自己的魅力吸引所至。这女子看他的眼神有着赞赏,无畏,理所当然,不错,就是这种理所当然的眼神让他对她产生了激赏,好像他理所当然地可以任她想像,有机会他倒希望认识她,嘴角露出个笑意,他的直觉告诉他,他们一定会再见面的,只不过是时间早晚而已,此刻他不能再多呆了,他来这里是来抓他此生唯一认定的妻子回去的。

  艾飞心看着男子离去的背影,对于他刚才露出的笑感到纳闷,若与这人为敌,想必没什么好的结局,这是她得出的结论,而她也确定即使他们会再相遇也是友非敌,因为她对他蛮有好感的。

  想不到季雨恢复得这么快,才两天工夫,就能自由下来做轻微运动,艾飞心感到好高兴。

  一大早起来她跑到市场买了一只鸡回来,这还是她首次杀鸡,都不晓得从何下手,又没有人可以帮忙。紫桐那天离开医院回来就说她要搬回家住,因此,现在这幢房子只有她一人住,空荡荡的。好不容易才宰杀好,又得拔掉鸡毛,将费水倒在鸡身上,想不到拔个毛就折腾了一个小时;将鸡肉放进锅里,炖了差不多二个半小时,把鸡肉挑出来,剃掉鸡骨头,最后才开始炖鸡肉粥,一锅鸡肉粥前前后后总共花了她七个小时。将粥装进保温瓶里带到医院,一路上艾飞心心里美滋滋的,能为喜欢的人做饭真的好幸福。

  “季雨,我炖了碗粥给你吃”,艾飞心提着一个蓝色瓶子走进病房,将它放在桌上。房里只有季雨一人,“快趁热吃吧”,正要打开盖子,季雨叫住她,“我现在还不饿,先放着吧”

  “那好”,反正这是保温瓶,等会儿吃也不会凉掉,“身体好点没”

  “还行”,公司的事有大哥帮忙,他也乐得清闲,“你不用去上班吗”

  “今天是周末,我不用上班”,艾飞心听了有点心酸,他连她什么时候不用上班都不曾留意,“紫桐没来陪你”

  “刚才她打电话过来说是快到了”

  艾飞心发现季雨只要一提起关紫桐时眼神就会变柔,“我还有事先走了”,见到他这样自己都有点受不了,何况是等下紫桐过来,“粥凉了不好吃,等下要记得吃”,那可是她花了七个小时做成的,当然得多叮嘱一下,失望地走出医院,他连句客套挽留的话也没说一句。

  艾飞心提早半个小时到公司,昨晚已拟好辞职稿,就差正式打印出来。打开计算机将它打印出来,她开始整理桌子上的文件。

  “飞心,今天怎么这么早”,平时她一般都是准八点到办公室,小爱冲她眨了眨眼。

  “为了早你一次”,艾飞心开玩笑说道

  “少来了”,小爱鲁鲁小嘴,这个飞心就会寻她开心。

  “小爱,中午有空吗”,这个小爱每天中午都与她老公在隔壁的餐厅吃饭,她也不想打扰他们,不过,就要离职了,想请她吃一餐算是道别吧。

  “怎么,有事吗”

  “想同你约会”,艾飞心抛了个媚眼给她

  “你”,小爱呛了一下,“艾飞心,你可别告诉我你是,是个gay”

  “对呀,我以前没告诉过你吗”,反正现在公司里的又没有其他同事在,只有她们两个当然要逗逗她,假装苦思一下,“好像真的没有说”

  “艾飞心,你不会是认真的吧”,小爱越想头皮越发毛,怎么以前自己都没发现这点

  “你看我的样子像是在开玩笑吗”,见小爱那样,艾飞心是越玩越起尽

  妈呀,看起来是不太像,可怎么会是这样呢?小爱手上的寒毛都立了起来。

  “我实话告诉你吧,从我第一眼看到你时,我就喜欢上了你”,艾飞心一脸痴情的样子真的把小爱唬住。

  “可是我有老公呀”,小爱想让艾飞心打退堂鼓,虽然她对飞心不是很反感,可这事怎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我知道,你放心我不会要你与你老公离婚的,我会当个很安份的地下情人”,艾飞心走向小爱,抬起她的下巴,痴痴的看着她。

  “不要”,小爱惊慌的失叫

  “哈哈,你的样子好好笑”,艾飞心终于忍不住,笑得前俯后仰。

  “艾飞心,你竟敢耍我”,小爱这才发现自己又上了她的当

  “我以为你可以看得出来”,哎呀,眼泪都笑出来了

  “你戏演的那么逼真,我怎么晓得你是在开玩笑”,小爱一脸委屈,突然瞪大了眼,“你竟然在拐着弯骂我笨,看我怎么治你”,冲过去开始搔艾飞心的胳肢窝,30秒后小爱大叫,“艾飞心,你该死的竟不怕痒”

  艾飞心笑得很猖狂,“要不然你以为我会站着不动任你为所欲为呀”

  “我不理你了”,拿她没辙,小爱干脆不理她,这样她就不会再被笑了。

  “好,为了表示我的歉意,请你抽一顿,怎样”,边诱惑边扮鬼脸惹得小爱直发笑,“怎么这么好心突然请我吃饭”

  “这个呢,吃饭时再告诉你”,她的辞职信还未呈上,也不便明说。“等下记得打电话给你老公,让他中午别等你吃鸳鸯餐饭局”

  “我现在就打”,小爱拿起手机拔号。

  “叩叩”艾飞心敲响了经理办公室的门。

  “请进”,里面传来的声音依旧威严,门开了,看到艾飞心,李子明愣了一下,“有事吗”,这倒是首次见她主动进这个办公室。

  艾飞心递上手中的东西

  “辞职信?”李子明不明白,望着她,“为什么”

  “私人因素”,简单的四个字却是实情。

  “真的不再考虑考虑”,他不想错失这么好的得力助手。

  艾飞心摇了摇头

  见她去意已决,李子明也不好强留,他活了三十五年还没见过有人在升职即望时提出离职。虽然他不明白她是怎么想的,但他相信她并非小孩子,自有一套自己的处事原则,“什么时候走”

  “下午三点前所有的离职事项工作我会简洁清楚地汇报给你”

  “你连时间都算好了,我还能说什么”,李子明笑道,拿起辞职信签批。

  “谢谢”,艾飞心出自真心的的道谢。如果不是…,真希望还能与这样明理的上司一起工作。

  “经理,这是离职工作汇报情况,还有今天的事情处理好了,都在这里”,准时三点钟整艾飞心捧着一堆文件进入经理办公室。

  离职后她仍是尽心的将今天的工作完成,这样尽责的职员真的很难找。“这么高效率的处事会让我舍不得放你走”,李子明半开玩笑半认真。

  艾飞心看了他一眼,“抱歉”,这话是对他说的,她不是不明白他想提拔她的用心

  “这话我不接受,每个人都有自己要走的路”真希望以后还能见到她。

  不管在哪,由于她工作从来不带属于自己的东西,无论是书,还是别的什么,因为根本她嫌麻烦,所以,她根本是两手空空的走出公司,当然除了她的手提包,出了公司艾飞心来到医院探望季雨,顺便拿走那个保温瓶好回去再煮些东西晚上给他带来。

  艾飞心进入季雨所在的病房,发现只有他一人在。“好点了吧”

  “嗯”,季雨应了声

  “我削个苹果给你吃”,艾飞心放下包拿起一粒苹果

  “不用了,我刚喝过水”

  艾飞心尴尬地放下苹果。

  “雨,你看,我今天带来了什么”,关紫桐人未到声音已先到,“飞心,你也来了”,只见她一脸笑意地提着一个袋子走了进来。

  “今天又给我带什么好吃的”,季雨柔声道

  “鲍鱼粥”,关紫桐献宝似的打开盖子,“闻闻香不香”

  “好香”,季雨笑道

  “昨天我的鸡汤你全部吃完,今天也要哦”,关紫桐开心地要求着

  “那你要不要监视啊”,季雨开玩笑地看着她。

  “好啊”,关紫桐果真瞪大双眼看他一口接一口地吃。

  艾飞心不自在地坐在那边,正想问她昨天带来的那个瓶子放在哪,季雷的声音传来,“二哥,昨天的鸡肉粥真的好好吃,你不吃真是浪费”

  季雨手里的汤匙停在那里,怔怔地看着艾飞心。

  当艾飞心看到季雷手中的蓝色保温瓶时一时不知该如何反应,只得呆怔在那里,她好像听见自己心碎的声音。

  “二哥,你怎么把汤匙停在半空中”,季雷提着那个瓶子在他眼前晃动,“我洗干净了,拿来还你,说真的,到底是谁做的粥,鸡肉鲜美,火候又够,起码花了四五个小时,那味道真的是很美味,好想再吃哦”

  看到随意脸色苍白地怔在那里,突然间季雨觉得自己很可恶,为了掩饰自己的不自在,把季雷拿来当挡箭牌,“雷,你很闲吗”

  “还行吧”,季雷嘿嘿地笑道,眼神转向四周看到艾飞心,大叫,“飞心”,见她没反应,朝她走去,手伸在她面前摇晃,“艾飞心”

  “啊”,艾飞心回过神来

  “总算回魂了”,季雷咧着一排好看洁白的牙齿,笑道,“现在有空吗”

  艾飞心点了点头,对于已离职的她,现在最清闲了。

  “我们去打电玩”,一讲到这个季雷就特别兴奋,看他那表情哪像是来探望病人的。

  “好呀”,此刻的艾飞心好想发泄一下。

  “紫桐,我二哥就麻烦你了”,拉着艾飞心,季雷向紫桐挥挥手,快速地离去。

  “飞心,你不用打得这么狠吧”,季雷叫道。她今晚怪得很,连他这个电玩王子都喊累了,她还在拼命继续着。

  “我终于赢了你一局”,艾飞心兴奋得大叫

  不会吧,他才不过多事说了一句话就这么快被玩完,季雷惨叫一声,这还是他第一次败下阵来。

  “来,再来玩”,艾飞心不嫌累继续喊

  “不行了,我肚子好饿,我们都已经玩了六个小时”

  “有这么久吗”,为何她一点感觉也没有

  “走啦,去吃饭了”,季雷硬拉着艾飞心走,“你赢了一局,今天我请客,我们去美食街吃”,他豪气的说道

  “那我就要从街头吃到街尾打通关”

  “你这么不客气呀”说是这么说,他才不怕被她吃垮了。

  “乔云,你在这等我一下,我进去看一下朋友”

  艾飞心下车走进医院,推开房门,季雨一人正在看报纸,她选择这时来看他就是知道现在只有他一人,季雨看到她进来诧异了一下,艾飞心走过去坐在离他较近的椅子上。

  “转眼间三个月期限就到了,你有什么话对我说吗”,艾飞心凝视着季雨

  “那粥抱歉”,良久后季雨吐出一句话来

  “除了这,你没什么对我说的吗”,艾飞心幽幽地说着

  季雨依旧沉默。

  他对她无话可说,这就是结局。明知如此,可到真正面对时自己还是承受不了这个打击。“知道吗”,艾飞心将脸转向窗的那一边,“自从三年前遇上你时,我就喜欢上你,然后第二天我就莫名其妙地跑去报了柔道训练班,明知道再次遇上你的机遇等于零,可我却仍莫名其妙地持续练柔道,直到三个月前第二次遇到你,我才从梦中醒来,我不想让自己再像以前那样,我希望你知道我对你的这份情,更希望你能接受我的感情,可是”,说到此处,余下的话她说不下去了,她怕等下自己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不想在临走前在他面前滴下泪,艾飞心紧紧地合上双眼,深深地吸了口气,接着缓缓地睁开双眼,对着窗外的世界轻声地说出一句话,“再见了我的莫名其妙”,然后转过身来面对季雨,“你明天出院我不能来送你了”

  季雨正想问为什么时,季家三兄妹刚好在此时来到。

  “你们怎么这么齐”,艾飞心向他们打招呼

  “明天是二哥出院的日子嘛”,季雷笑嘻嘻地坐在床沿上

  “又是二哥的生日了”,季电接着说了一句

  “我父母明天从美国赶来”,季风文雅地靠在门口说了一句

  “庆祝二哥双喜临门”,季雷再接下去

  “所以呢”,季电卖了个关子停顿一下,看了艾飞心一下,“明天晚上会有一个很大型的生日PARTY在季家祖屋举办”

  艾飞心费力地听完他们三兄妹的接话游戏,才搞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原来明天是季雨的生日啊,之前自己曾当面问过他好几次,他都没有告知她他的生日是在哪天,想不到却是在这种情况下得知,不晓得上天是不是有意在捉弄她。

  季电发现艾飞心的神游,开口叫醒她,“飞心”

  “啊,什么事”,艾飞心假装若无其事

  “你该不是没听懂我们在说什么吧”,季雷好笑地看着她,她不是被他们搞得晕头转向了吧。

  “有啊”,艾飞心点了点头

  “那你打算怎么办”,季雷继续问道

  “什么怎么办”,艾飞心有点不明白

  “三哥是问你准备了什么礼物给二哥”,季电干脆直言道

  我走就是对他最好的礼物啊,艾飞心在心中说道。

  “我知道了,飞心肯定是想给二哥一个惊喜”,季雷贼笑着直盯着艾飞心

  “是该保密的”,季电也笑道

  “你们都在呀,是不是在商量着明天开PARTY的事”,关紫桐也来了,一起加入他们的行列。

  艾飞心看了下手表,时间差不多了,站起身来,“我有事得先走了”

  “要不要我送你”,季风提议,他看得出她好像在赶时间。

  “季大哥,不用了”,艾飞心拒绝,她不想他们其中一人看到她走。

  “那你小心点”,季风关心地叮嘱一声

  “我会的,BYE”,艾飞心向他们挥挥手,这一走可能没机会再见到他们了。

  “飞心,你这一去打算多久才回来”

  “不一定”,这次是出去散散心,到时再作决定。

  “记得联系”,乔云拍拍她的肩

  “嗯”,艾飞心点了点头,“云,要开心点善待自己”,虽然她们认识没多久,但却交浅言深,她不希望乔云不快乐。

  “保重”两人挥手道别。

  “二哥,飞心知道你几点要出院吗”,季电看了看手表,都已经10点了,她怎么还没来。

  季雨再次看了看敞开的病房门口,她真的没来。

  “二哥”,季电走到季雨面前拍了他一下,二哥在想什么想得出神。

  “她说她今天没办法来”,季雨吐出一句让大家吐血的话

  “什么”,季雷翻了一个白眼,“那你怎么不早说”

  “我”,季雨又看了看那扇门,眼神出现失望,“我以为她可能会来”

  “你”,季雷拍了一下额头,他都快被二哥搞混了,“既然你都说飞心跟你说过她今天不能来,你怎么又会自以为她可能会来,如果她可能会来,就不用跟你说她不会来了,我晕,二哥你怎么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是呀,雷说得没错”,季电也觉得二哥今天怪怪的,不过更怪的是飞心今天会没来,二哥在医院时她每天都来看望他,怎么反倒出院时没来了,她总觉得好像有什么地方怪怪的,“二哥,那飞心有没有说今晚几点要来家里”

  “不知道”,季雨摇了摇头

  “那你知不知道她今天会来家里吗”,季雷有点受不了二哥的不知情。

  “她应该会来吧”,季雨不是很确定,是呀,她应该会来吧,突然间他发现自己连一丁点的把握也没有,这让他感到前所未有的慌乱。

  “如果二哥你不能确认飞心会不会过来,那就打个电话问一下”,季电提议

  “我不知道她的手机号码”,季雨如实说道

  “我真的晕了,二哥,电说的是她公司的电话号码,飞心没有手机这是众所周知的,你还给我这种白痴答案”,季雷真的被他二哥搞晕了,不对呀,“等等,二哥,你该不是到现在还不知道飞心没有手机吧”

  “她没有手机吗”,季雨反问

  “你”,季雷无奈地翻了下白眼,“我真的不明白飞心怎么会喜欢上你”,想不到二哥竟然一点都不关心在意飞心,真是浪费飞心对他的痴情。

  “雨,你晚上去你住的地方接飞心过来参加今晚的PARTY”,一直没说话的季风果断道

  “嗯”,季雨点了点头

  晚上六点季雨来到自己的住所,“随意”,一进入客厅就大声叫着艾飞心,却没人回应他。

  上楼来到艾飞心的房间,见门关着,扭一下门把,门没锁,敲了敲门,仍没反应,奇怪,那她去哪了,开门进去一看,季雨怔在原地,她走了,床铺用洁白的纱布盖着,被子也整整齐齐地收好装在袋子里,桌上也同样用纱布盖着,整个房间空荡荡的,仿佛这房间从未有人住过,一切布局跟三个月前一模一样。

  “三个月后,若你还未一点点喜欢上我,我就会自动消失”,她果真说到做到,季雨觉得自己身体的某个部位好像空空的,感觉挺难受的,看到桌子上面的信封,快速地跑过去拆开,里面装着钥匙和二万块钱,他失神地放下信封,坐在床沿边,连只字片语也没有留下,仿佛她从未出现过,她到底是以怎样的一种心情离开的。

第七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