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早上七点多钟,艾飞心住所的电话响了起来,响了许久仍没人接听,接着季雨的手机也开始响了,艾飞心懒得理它,继续收拾着东西,响了足足五分钟后还在响,她受不了直接关机。

  好了,行李收拾完毕,该走了,打开门提着简单的行李再往门里一看,再见了,即将属于别人的屋子,最后用力地关上门。再见了这座城市,再见了季雨。

  “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不知何时季雨已站在她住所的楼下望着她,艾飞心看着身边的行李,再看看他,最后视线又回到了行李上,认命地走下楼面对他,“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我打你的电话没人接,接着又打手机,同样没人接,所以我就过来了”,也庆幸他赶来了,否则她又要从他身边溜走了,就像前两次一样不告而别,只字片语不留。“为什么不接手机”

  “关机了接不到”

  “为什么关机”

  “没人接就关了”

  季雨哭笑不得,真是拿艾飞心没办法,怎么会有这种答案。“你又准备不告而别了”,他觉得自己的心在隐隐作痛,难道他真的不再值得她为他而留吗?

  “不是准备,而是已经做了”,只是被逮个正着罢了,“也好,既然你来了,手机就不用特意委托人带给你了”

  季雨盯着她手中的手机,许久才抬头看向她,脸色苍白道,“你向我要地址就是为了归还它”

  艾飞心别开眼看向别的地方。

  两人就这样不动地站在那里,良久季雨先出声,“今天是我的生日”,语气充满伤感。

  “是吗,生日快乐”,其实她还记得,不过既然他并不想让自己知道哪天是他生日,她又何必自讨没趣。

  “我要你送一份礼物给我”

  看着季雨像小孩子一样渴望得到一份生日礼物的那种神情,艾飞心错愕了,感到自己内心某一处正在逐渐软化,她有点迷茫地望着前方的建筑物,此刻一道人影出现在她原先住过的屋子门外,同时也使她清醒过来,眼神不再有迷茫,是该走了。“你想要什么,不过得考虑我的荷包负荷力”,既然以后没机会再见面,那应他要求送份生日礼物给他也行。

  “我要你”,季雨慢慢地吐出三个字。

  “什么”,艾飞心拎起行李转身就走。

  “我是说真的,我不想你走”

  艾飞心指指那个正欲进去她之前出租的房子的人,“你也看到了,我现在没地方住必须离开”。

  “没关系,你住我家”,季雨挺感激那人这么及时搬进去

  “我买了9点钟的机票,没多少时间了”,艾飞心干脆明说好了,免得再费口舌。

  “机票钱我来赔偿”,他今天一定要带她回去参加他的生日PARTY,三年前他错过了,三年后他不会再重蹈三年前的错。“好,既然你非走不可,那我陪你”,季雨下了决心,艾飞心去哪他就跟去哪。

  “随你”,她搭的那班机一向客满为患,都要提早一个礼拜订票,否则就订不到票,她就不信那架飞机的票现在还有得卖。

  看着季雨手上与她同一架飞机的票,艾飞心有点想让自己昏了了事,“这,这,怎么可能”

  季雨开心地扬着与她邻座的飞机票,“是你说的,随我,所以你不可以拒绝让我上这架飞机”

  艾飞心气闷地盯着那张飞机票,她不可能会让他跟她一起搭坐同一班机的,要不到时,不晓得他又要跟她到几时,“你刚才说我的飞机票费用由你承担是不是”

  季雨弄不懂为何刚才还一副气闷的她,怎么突然对他换了一张笑脸,只知道用力地点了点头

  “这样啊,那我的这张飞机票也给你,你想搭这般飞机的话尽管去吧,我怎么可能会拒绝了,对了,飞机票的钱就先寄在你这边,我走了,祝你旅途愉快”,艾飞心将行李箱的轮子掉转个头走出机场大门。

  季雨愣了一下,随即追了上去。

  “你不是要走吗,飞机不等人的”,艾飞心无力地看着与她并肩而走的季雨。

  “你不上机,我当然也用不着了”,季雨笑笑

  “那接下来你要去哪”

  “你去哪我就到哪”

  天啊,他,艾飞心听了险些昏倒,难不成自己就跟他这样一直走着,“你不是说今天是你的生日吗,那你今天应该没空才对呀”

  “你要是不去,这个生日PARTY就办不起来,因为缺少了寿星我”

  “你要是这样一直跟着我,晚上我只能露宿街头”

  “没关系,有我陪你”,他才不会放弃了。

  以前她怎么就没发现他粘人的功夫很到家,自己托了整整三个小时的行李箱,手都快要断了,只怪自己刚才想着看有没机会趁他不注意溜走,所以压根不让他帮她提行李,现在真是自找罪受,没办法了,看来今天是别想有机会溜了。“带路吧”

  面对艾飞心突然冒出的话,季雨一时反应不过来,愣愣地望着她

  “你不是说今天是你生日吗,那你不带路,我怎么知道去哪参加你的生日PARTY”,过了今天再说吧,现在什么地方也不能去,只好去他的地方了。

  “那这下行李可以让我来拿吧”,看着她有点红肿的手,季雨好心疼

  “这个当然了”,天啊,总算可以卸下这个担子了。

  “你准备送我什么礼物”

  “还送”,艾飞心大叫,这家伙得了便宜还卖乖。

  “爸,妈,这是我跟你们提过的随意”,季雨仍用他叫惯的名字向他父母介绍艾飞心。

  “儿子,你说她叫什么”,季母刚才没听清楚,季父也点点头。

  为了怕季雨再那样介绍她,艾飞心抢先道,“伯父,伯母,你们好,我是艾飞心”

  “我见过你”,两老齐声道,说完两人相视一笑,季父柔声对老伴说,“你先说”

  季母点了点头,“两年前在风儿的婚礼上你这个伴娘可是热门人物”

  听他们提起那事,艾飞心感到非常不好意思,那年她搭的那班飞机误了时,所以她才姗姗来迟,不过幸好赶得上,就是比原先预计的晚了1个小时。“让两位见笑了”

  “我倒觉得挺有趣的”,季母慈祥地看着艾飞心,想不到雨跟她是一对的,真是太好了,她一眼就喜欢上这个丫头。

  艾飞心没料到季家两老是一对老活宝,季雨有这样的父母真幸福,她真的好羡慕他们一家人。

  “孩子,怎么了”,季母见艾飞心眼眶红了,心疼的拉着她坐到身边。

  “我没事,只是见到你们一家子这么幸福、和睦,心里有点感动”,父母早逝,独生的她已经好久没有感受到亲人的感觉。

  “傻孩子”,季母搭着她的头。

  “雨这孩子外冷可心热,是个不错的丈夫人选”,季父开始推销起自己的儿子

  “伯父,您误会了,我跟季雨不是你们想的那回事”,这个季雨干嘛一脸不关他的事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害得她一人干着急地解释。

  “我们知道这孩子不讨女孩子喜欢,还希望你不要介意”,季母说道

  季雨不可思议地盯着他的父母,他们到底是在帮他还是在贬他,看来希望他们两位帮他娶到媳妇是不可能的,他还是老老实实地靠自己吧。

  “你的生日Party还真是大得吓人”,艾飞心看着四周全部都是上流社会人士,而且在场的年轻未婚女子的双眼全部集中到季雨的身边,那种感觉说是幸运还不如说是可怕,像只实验室的小白鼠让人参观。她得赶紧找个地方远离季雨才行,免得被那些嫉妒的火眼烧得连骨头都不剩,趁着他与人应酬时赶紧闪人。

  “凭你这种货色也想进季家的门,也不惦量惦量自己”,一声尖酸的话语在艾飞心面前响起

  艾飞心不以为意地继续喝着手中的橙汁

  “你聋了”,女子没好气地骂道。

  这橙汁的味道真不错,等下再喝一杯。

  “艾飞心”,女子忍无可忍地叫出艾飞心的全名

  既然已经被点名了,艾飞心不得不放下手中的橙汁,平静地看向那女子,果然是个玉雕的美人儿,“小姐有事吗”,只可惜太没风度。

  “不准你打季雨哥的主意”,陈思容狠狠地瞪着艾飞心,季雨哥是她的,她才有资格嫁入季家。

  “理由”,老早她就放弃这种想法,不过既然有人想要命令她,艾飞心当然要知道原因。

  “他是我陈思容的”

  “哦,你用多少钱买下他”,艾飞心轻笑地直视陈思容

  “季雨哥不是货物”,这个该死的女子竟然这样污辱她的季雨哥。

  “可被我这货色打主意的不是货物,那是什么”,她不喜欢惹事可不代表可以任人鱼割。

  “你,可恶”,陈思容扬起手打了艾飞心一个耳光

  响声惊动了周围的人,有的人想看笑话,有的人则是好奇,围了过来。期待有点事发生,各人有各人的心思。

  “陈小姐,果然是仪表不凡,这种高贵的待人礼仪我这人一向笨,怎么都学不来”,艾飞心语气心平气和得像在跟陈思容聊天。

  谁也没想到她短短的一句话就将整个局势翻转过来,陈思容可真是自作自受,不但没得到便宜反倒成为别的笑柄,一张脸臭得就跟猪肝同一种颜色,而围观凑热闹的人见此也散了,如果她们再凑下去只会像陈思容那样自讨没趣,惹得一身腥还被人当笑话看。

  “看来陈小姐脸色不是太好,可能是这里的空气不大流通,未免被污染我还是到外面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吧”,早知会有这种免费礼物接收,她就不答应来参加这个无聊透顶的生日Party,这下她送个巴掌给季雨当礼物够给面子了吧。看到季雨脸色不是很好地朝自己这边走来,艾飞心快速地闪人云,她可不想因为他再挨第二次耳光,那时她可就没这么有风度,非摔得那家伙三天起不来,而不是像对待陈思容那样只是口头上的教训,为避免出现这种惨剧发生,她只得提早跟他说拜拜了。

  “小姐,请跟我们走一趟”,小张一见艾飞心单独出来,忙上前有礼地请道。

  “如果不想有意外的话,就别出声跟我们走”,大张则板着一张脸威胁道

  艾飞心假装害怕的抖了抖身子,“这位好汉,请你放了我”

  “少说废话,快走”,大张没耐性地催着她。

  “大张”,小张提醒着他别那么粗鲁。

  大张冷眼看着小张,再像这小子这么有礼,二少爷就出来了,到时就完不成任务。他将艾飞心塞进车里,赶紧开车,二少爷好像看到了,好险,为避免他追来,他拿出看家本事——飞车。

  “这位小哥,你们抓我来做什么,我很怕,求求你放我回家”,应该够可怜了吧,艾飞心心想。

  “对不起,艾小姐,我们不能放你走”,小张为难地表示

  “叫你别跟她废话,你还说”,这样子看起来哪像绑徒,在大张的警告下小张马上闭嘴。

  “这位小哥,我知道你绑我来是有苦衷的,反正我也走不了,不如你告诉我到底是谁指使你来抓我的”

  “是老夫人”,“小张”,大张想制止小张出声已来不及了

  艾飞心低着头,看起来好像在伤心,其实她是笑得快憋不住了,这个小张实在是好好笑,他也不过16岁的年纪,哪斗得过她,之所以尊称他为小哥是想满足他此刻担当绑徒的欲望,控制住情绪,又开始试探军情了,“这个老太婆是谁,心肠这么狠毒,连我这个弱女子也不放过,她到底要如何处置我”,从开始的指责到最后已是泣不成声,“会不会把我碎尸啊”

  “季奶奶心肠很好的,不会伤害你的,只不过是想看她的孙二媳妇是一个怎样的人”小张容不得别人说季奶奶的坏话竟一咕唠地说出实情,最后还对艾飞心补充道,“你不可以怪她哦”

  嘿嘿,我不怪她难道怪自己啊,奇怪,季奶奶是谁,怎么也姓季,这么说孙二媳妇是指她了,那她的内定老公人选又是谁?“我怎么能不怪她,像她这么恶毒的人,他的孙子也好不到哪里去,肯定是个不学无术,懒惰成性,一无是处的败家子”

  “季雨少爷可是堂堂泛亚集团的总裁,才不是你所说的那样”,这个艾小姐怎么可以随便就乱贬人了,小张气鼓着一张脸。

  “笨蛋”,大张的脸都快被他气绿了

  “我”,小张一脸地委屈,到现在他才发现自己又中了艾飞心的套,把实情全部讲给她听,这下糟了,季奶奶吩咐过不准透露半点风声的,可他,他好想哭哦。

  “你几岁了”

  “我不能再告诉你了”,小张这次学乖了,但显然太迟了。

  “我想你才12岁吧”,艾飞心激他

  “我已经15岁了”,他都已经1米7了,难道看不出来吗?

  “天啊”大张无力地叹口气,早知道刚才发现小张藏在他车上,他就不该心软让他跟着,也不至于变成现在这样,他保证如果小张跟这个艾小姐呆上三个小时,肯定将自己的身家全部道出来。

  “我又说错了吗”,小张急得快哭了

  艾飞心不忍心再挖他消息,好心地从包里拿出一包纸巾,“这个你含在嘴里,这样若是我忍不住又问,你也说不出来,就不会再惹他生气了”,她指了指正在开车的大张。

  “姐姐,你人真好”

  “哪里”,艾飞心不好意思地谦虚着,她可没忘记自己是罪魁祸首,不对,应该是那位季老夫人。

  季雨心急地开着车子跟上前面的车子,刚才他看到随意好像被人绑架了,那俩人的背景他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时想不起来,此刻他满脑子想的全是她的安危,千万别出事,随意等我。他好不容易才再次遇见她,绝不允许她再次离开他,该死的,那辆车子的机主竟是个飞车高手,不到五分钟就消失了。

  “雷,帮我查一下这个车牌号”

  “那是大张的车子”

  “什么”,季雨吼道。奶奶这次又在搞什么鬼,前两次整得大哥与雷急得团团转,这回竟把目标放到他身上。她知不知道他好不容易才有点机会接近随意,她这一搅和,随意怕是不会再给他机会了,奶奶啊,奶奶,我看你这次不把你的孙二媳妇玩丢了才怪,不行,他得去挽回局面。

第九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