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不孤单

董少商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孤不孤单

    我一个人不孤单/想一个人才孤单……

  ——《Say-for-never》

  孤单/是一曲忧伤的旋律

  孤单/是一色暗淡的彩意

  孤单/是一盅噬骨的毒药

  爱情在别处/

  总会想起他,在这样的季节,阴雨绵绵的秋日,或许还有别的日子,总是一直的想着他,只是这样的季节会让人更加的怀念。爬在阳台上,看着外面的蒙胧细雨,有冷风的吹入,我拢紧身上的衣服,将脸贴着玻璃窗,那样的寒冷,我一点一点的品尝。厌倦了孤单的守候,日复一日的期盼,那个男人,在我的生命里,却在另一个天空,像一只飞鸟,远远的仰望,连影子也是那么的渺茫。我无数次的伸出自己的双手,期盼的拥抱,却是永远的冰冷,心怀凄切。

  忘记了他的样子,模糊的轮廓,依稀是记忆中的甜蜜,偶尔的一刻,抽空了我的心房。心中淡淡的恐惧,笼罩着我,像噬骨的毒药,弥漫了整个房间。没有了他的温暖,无法驱散的孤寂,在香烟的陪伴下,恣意的生长,纠缠着我,疯狂的虐待,看着闪动的烟火,我忘记了感觉。

  那空荡的房间像是牢笼,我是飞鹊,不明所以的锁紧了自己,爱情就是那牢固的锁链,我在等待一个男人的归来。他的爱情,是我生命的全部,在另一个地方。我想一切都会有尽头,却是那样的害怕。一个女人,用青春做赌注,因为爱,没有计算输赢的概率。有点可笑,有点痴狂,或者有点无奈,有点悲哀。

  雨下得有点大了,连续了几日,这样的天气我喜欢。用脚碰了碰地上的小狗,那可爱的模样,逗的我想笑一笑,可是泪水,在一个我不知道的时刻,流满了我的脸颊。我抱起它,转过身,这样的一个人,需要一只狗的陪伴,害怕孤单,因为已经习惯。

  撑着伞,在大街上游荡,看着丽影双双的街头,怎样的感觉,难言的苦涩,领着身后的小毛球,在一个寂静而孤单的角落,我抽出手机,拨小菀的电话。

  “对不起,我没有去处了,你来救我。”我对着话筒撕心裂肺的呻吟,没有了力气。

  “姐姐,你在哪里?”我听到小菀那戏谑的声音。

  “我能在哪里?”我告诉她,反问自己。

  “优仙美地”,一个见证了我永恒脚印的地方,寂寞的心需要安静的空间来盛装,害怕了喧嚣,那久违了的感觉。我绻缩在一个角落,盯着眼前的咖啡壶,傻傻的冷笑,来自心底的寒意,让我瑟瑟的发抖。

  一支“妹儿”被小菀夹在了修长的手指间,优雅的吞吐,淡然的氤氲,袅袅的盘升。那样的姿态,让我羡慕,或则嫉妒。这个女人,美妙的生活,是我永远的希冀,只有她的人才是真实,让我在孤单的时候可以倾诉。没有一个坚挺的臂膀,漆黑的深夜,搂着枕头,难言的尴尬。最怕梦里的啜泣,直至天明,泪尤未尽。

  “你憔悴了。”那个女人,捏灭指尖的烟火,啜着咖啡,不怀好意的说着。

  “姐姐老了。”我笑。不想这么说,可是离开了小菀我就再也说不出口了。

  “心老了。”小菀邪恶的笑着。

  “等待的时间比被人多。”我坦白,真的很累,在那永无至尽的等待里。

  小菀叹息,嘴角微微的翘起,一样的勾魂,“女人永远不要为了男人而等待。”

  “因为他爱我。”我辩驳,依旧的无力。同样的话题,无数次的谈论,不是为了结果。

  “男人永远不应该让心爱的女人为他等待。”小菀冷笑。

  “我爱他。”我说。

  他乡之水/

  没有了文质的日子,一个人依旧那样的过,只是生命中最不可否却的东西却都不在了。不想谈论自己的男人,在这样的日子,更添忧伤。一年时间,365个黑夜和白天,我,与我的工作,我的思念,慢慢的融合。不想这样,不知道以后的日子,那漫长的三年会怎样,原来等待真的让人不堪重负。不明白文质当初为什么要走,那样的挽留,然,结局在他的心里却早已注定。可是以后的日子,彼岸的距离,我们的情感只籍着一条电话线和网络来维系,慢慢的陌生。情感穿越不了时间和空间的长河,有点恐惧,却是必然,我在怀念一个人的时候,也在慢慢的遗忘了他。

  不说背叛,爱情永远不说背叛,我只想说剩下的三年时间真的太长了,足够一个男人得到自己想要的,也足够一个女人失去她不想失去的,那样的残忍。男人的平淡,女人的伤痕,是不是该付出?我不知道。

  遇见小菀,是我生命中的一个意外,如水的女子,比鲜花更加的姣妍,即便是此时的季节,依旧的灿烂。

  “女人永远要善待自己。”小菀和我说。

  这样的话,我未曾忘记,也不会忘记。

  “爱情永远不是生命的全部。”她接着说。

  这样的观点,我不敢苟同,但也不会反对,因为我喜欢这个小女人,精致的让人怜爱。

  “生命不言挥霍,只谈享受。”那个女人更加的美滋滋了。

  “如果这次我俩的服装设计方案通不过徐总监的审核,看来你只有嫁给他了。”我笑着打断了她的话。

  “情感≠金钱,那个男人拥有的永远不是我想要的。”小菀嬉笑。

  “可是是我想要的。”我在心里叹息,想起徐砜,又想起文质,同样是男人,不一样的感觉,心里不免酸楚。

  “你的男人,你的男人啊!”小菀嬉笑。

  我走过去,站在她的背后,掐住她脖子。彼此的打闹,点滴的开怀,更多的是惘然,文质,我是不是要把你忘记?

  新服装的设计方案恐怕是要一些时日才可以完成的,最近懒了,因为这秋天的雨水。或许再过些日子,天就要下雪了,这个城市,总是比较冷的,只想看雪花,没有别的心情。我知道文质在这个冬天是不会回国的了。最后一点希冀的破灭,没有什么好怨艾的,过去的永远回不来了,走过的路也不可以再回头,只是不明白,自己是不是可以一直陪伴着文质走到路的尽头。常常的怀疑自己,在某一个寂寞难耐的时刻。

  小菀给予我的只是打破那永恒的寂静,平静过后,我依然用心的去织补那破裂的片断,像是黑夜,找不到路,无法逃避,绝望的窒息。想呐喊,可是自己的男人听不见。在另一个天地,他在用自己的方式生活,而我,被遗弃在寂寞的红尘里。蓦然回首,灯火阑珊,人心寂寥。

  心有不甘,厌倦了俩俩相望,彼岸的烟火,看不见,也摸不着,怎样的温暖?是陌生的记忆,镌刻在心里,更加的冰冷。再好的男人,心头的甜蜜,若多了一份无奈和沧桑,也失去了水润的色泽。女人需要的永远是那么简单,可又是那么的苛刻,文质他给不了我。那不是他自私,也不是我的贪婪,生活不需要所有的惬意,只要一个男人陪伴在自己的身旁就已经足够。

  可惜我得不到,文质也给予不了我,他只是我彼岸的记忆!

  一个人的“罗曼蒂克”/

  递呈了自己的服装设计方案,当年的流行色,看到徐砜眼中流露出的赞许之意,心头不免窃喜。这个男人有着优雅的气质,翩然的风采,眼神的清澈和神情的淡然,那样的冷漠,让寂寞的女人心底涌起波澜的私欲。

  “或许我该奖励你,你是我遇见的最出色的服装设计师。”徐砜说,嘴角的笑意,微微的翘起,勾勒着,多么的陌生。“晚上七点,我在公司等你。”

  “小菀呢?”我问,她是我的合作伙伴。这个男人,让我感到害怕,害怕自己。有时候男人的魅力远远的大于女人的诱惑。

  “小菀?”他微愕,随即坦然,“当然是一起了。”

  我默然,接着转身,向自己的办公室走去。身后的男人,在用怎样的眼神看着我?我不想探索,只想尽快的逃离。

  坐在椅子上,大脑一片的混沌,想起徐砜,那个男人,将自己掩饰到怎样的不着痕迹?让我迷惘。或许,我们的关系真的淡如止水,一切的遐想,终究空白。但我真的是不甘寂寞,真的害怕,莫名所以的局促和恐惧。

  这样的时代,这样的环境,这样的女人,这样的生活方式,原来一切都已经悖逆。我错了么?忘记了自己的坚守是否值得。感觉出自己的自私和软弱,以及不可抵抗的诱惑和无奈。有一点累,自己把自己在折腾着,直到没有力气,直到冰冷,很想诅咒,爱情并不是那么一会事。

  “在想什么呢?”小菀绕到我的身后,搂着我的肩膀,扰乱了我飘远的思绪。

  “一个男人。”我回答,真的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那么的想念。也许只因为我曾经得到,也许只因为我已经失去,也许只因为现在的我真的好渴望。

  小菀瘪了瘪嘴,坐在我的身旁,那样的女子,在她的眼里,爱情是赌注,青春是筹码,那么的变幻和不真实,或许只有今天的生活才最有味道。快乐着自己的快乐,悲伤着自己的悲伤,剩下的就是让自己去尽情的忘记。滚滚的年轮,瑟瑟的红尘,人生就是一粒尘埃,在漫长的时间河流中,只是渺小而脆弱的点滴。真实的只有眼前的温暖,没有了昨天和明天。

  “男人?”小菀疑惑的望着我,不明白,用手纠缠着自己额前的碎发,“你不是说文质春节不回来么?”

  我说过么?在心里问自己,那样的不开心是断然要向别人倾诉的。

  “你不是耐不住寂寞了吧?”那个女人邪恶的笑着。就像一个灵魂召唤者,在等待着我的入彀,跌入深渊,万劫不复。

  我微笑,并不反驳,也不会告诉她,这一刻,我心里想着的人,不是文质,而是徐砜。

  “晚上陪妹妹我去耍哈!”小菀兴奋了,每一夜,她的脚步和身影,没有我的相伴,终究孤单。

  “一个你不需要的男人已经决定请你吃饭了。”我告诉她,真的好累,忘记了如何去面对自己,或者以后。

  “徐砜?”小菀惊讶,随即抓起桌子上的包,旋风般的逃走了。“你一个人去吧,便宜你咯!”

  “一个人?”是啊!一个人,一个女人,已经走过了一段漫长的路,不知道终点,也看不见截点,心里的那个男人可否还在那里?

  左手倒影/右手年华/

  出色的男人是女人的幸福还是灾难?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自己已经逃不掉了,从那一夜开始,就已经无法逃避,或者说我本就没有想过去逃避。

  或许不是爱情,或许只是因为他是一个男人,即便那深夜里从他指间传来的冰冷,依然可以让我的心颤栗。避开了他的眼神,逃过了他的身傍,寂寞的晚风中,我那凌乱飘舞的丝发,留下了凄凉,难言心底的遐想。加快了自己的脚步,害怕他的挽留,害怕自己无法拒绝。熟悉的城市,孤单的日子,一个女人,长久的等待,为了爱情,理由也许并不是真的冠冕堂皇。

  “杨蜜!”徐砜的声音在我的身后想起。

  请不要喊我,让我离开,我在心里呐喊。踉跄着,有点哀怨的叹息,孑然的孤影在残缺的秋月下显得更加凄冷。

  “我送你回去吧!”徐砜追到我的身后,征求我的意见。

  “晚上的节目已经落幕了。”我转过头,凝视着脚下的倒影,淡淡的说。这个男人,他可否明白我的心?

  徐砜怔住了,在月下,手足无措的样子,却舍不得离去。

  “谢谢你的晚餐,我想早点回去。”我想是否应该把话说的清楚一些。

  “我只是想陪你多走一段路。”徐砜微微的笑了一下,隐含无奈,神情却也坦然。我知道他是不会轻易放弃的了。

  两个人,一样的孤单,无法左右的步伐,在夜色中延伸。不知道终点,或许那短暂的过程也会让人的心中充满温暖,可是我好害怕,真的会依赖的。

  “一个人,这样的城市,真的不容易。”徐砜跟随在我的身后,不紧不慢的,轻轻的喟叹。

  “心中的东西我不想被轻易的替代。”我微微的叹息,想起文质,依旧是以前的记忆,这样的感觉已经漂泊的好远好远。我们真的好用心的去珍惜过,可是还是不可避免的越来越分歧,裂痕越来越深。

  回家的路依然漫长,害怕这一夜的开始就这这样简单的结束。徐砜,他不是文质,我害怕在两个男人之间辗转徘徊。亦不想抉择,不明所以的困惑,或许我会在等待中明了,却不知道要到几何?

  别了徐砜,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心底是怎样的惆怅,想挥一挥手,或许就可以把他挽留。如果没有文质,我将义无返顾,曾经的洒脱,我依然可以认真的去爱,可是现在一切都已经太迟了。

  熟悉了彼此,各自的容忍,双方的互补,曾经在一起的日子,慢慢的融合。即便现在的别离,漫长的岁月,我害怕去改变,害怕失去,不想尝试。徐砜,他只是我生命中的一次邂逅,不说完美,但我依然还会铭记。可是文质,他是否还在我的生命之中,更加惘然。

  一个女人,在思念中苍老,坚守的结局,或许只有那个男人才可以揭晓。真的很不公平么?我反问自己。爱情是自私的,爱情也是无私的,我终究还是无法用辩证的方式来解答。

  一边是爱情,一边是青春,我没有背叛,真的感觉好凄然!

  一点一滴的记忆/在流逝/

  去了一躺香港,参加EleeLoon服饰的国际展销会,我邀请了小菀陪我同行,害怕和徐砜独自的前往。那个男人,依然尾随在我的身后,细心的呵护,用心的关怀,偶尔的让我感动,可是永远无法给予他什么?

  去了兰桂仿,去了元朗,想起这样的季节,文质或许也会在那里,可是拨了他无数遍的电话,总是提示无法接通。他也许是不想见我的了,可是无论如何,他应该给我一个理由的。相见本就是那么的困难,难得有这样的机会来到一个城市,可是他情愿轻易的错过。我终究是无法明了的了,男人除了爱情还有许多,可是女人除了爱情还有什么?我总是这么的认为,可是他永远都不明白的。

  人有归期,可是文质的归期是那么的漫长,我决定不再奢望什么了。展销会过后,我将尽快的离开这里,因为离的越近,思念的痛楚就让我更加的无法自己。既然是没有办法见到他的了,那么决然的离去未免就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文质,我只要让他知道我来过这里就可以了,那么的悲伤。

  去听Jack的演唱会,那一首《穿过你黑发的我的手》,难以平息的忧伤,无法释怀。想起文质,真的好了解他那样的男人,总习惯了用高贵的音乐会来填充自己优雅的细胞。或许就在这一个时刻,他也隐藏在演唱会场的某一个角落,可是我已经不想再去寻觅。真的好累了,只想静静的躺在那迷乱的角落里,如果有一个男人坚挺的臂膀可以让我依靠,该有多好。

  可惜不是文质,他永远不愿意去做这样的事情,只有徐砜,他才会迁就我的所有,明白我的需求,给予我的太多,却害怕接受。错过了,等到了,一个那么出色的男人,总认为他是在一个不适合的时间出现的,只可以在指逢间偷窥,拒之于心坎之外。真的好残忍,每当看见他略显无奈却又宽容的笑脸时。

  听完演唱会,我在徐砜的陪伴下,漫步在香港的街头,有点糜烂的气息,繁华的背后游荡着寂寞的灵魂。并不如电影中渲染的那么有野性,反而是街边的小吃让我不舍得离去。一个女人走过的路,有一个男人的陪伴,那才是记忆。不要去思念,很想牵起徐砜的手,终究作罢,或许他也是害怕的。

  回到宾馆,在走廊上,和那个男人,短暂的凝视,然后逃离,像一个落魄的逃兵,溜回自己的房间。

  “石头呢?”小菀爬在床上,见到我,扔掉手中的杂志,问。

  “回去了。”我淡淡的说,明白她的所指。这个女人,一直在做一些不该去做的事情,这次她又要失望了。

  “我还以为他会把你抱回自己的房间呢。”小菀泄气,不满意的嘟哝着。

  我不说话,很想休息了,走到床前,准备赶走这个可恶的女人。

  “文质打电话来了。”那个女人坐起来,认真的说。

  “是么?”我惊讶,可是他却没有拨我的电话。

  “他是乘今天下午的飞机回的新加坡。”小菀埋怨,“我就知道你们又没有见到面了。”

  我漠然,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他是不想见我的了,现在才是那么的明了,可是我堪奈何?我折转身,向外面走去,走廊的深处,一个熟悉的身影依旧在站立着。

  我走过去,和他并排的站着,夜里的风有一点清凉。

  回不去了/Say-for–never/

  有一点郁闷,不是因为男人,只因为自己,是真的无法开心一些的了。从香港归来,没有再去联系文质,很少在网上见面,电话也不知不觉的来的少了。或许我是在有意的逃避,不想掩饰也没有去探究。无论如何,讯息是越来越少了,我知道他是在逃避,没有给我一个理由。那个男人,我想我是真的爱他的,毕竟时间没有改变所有。

  还有一年,文质或许就会回来,无法再去确定。即便回来,也许已经不是为了我,不是为了爱情,男人,我已经很难去理解了,不想再去理解。真的很悲哀,付出了那么多,到最后已经筋疲力尽,还是不甘心。

  徐砜依旧陪伴在我的身边,也许已经不是爱情,也许只是亲情。他只告诉我,一个女人,不应该长久的流浪在一个陌生的城市里。有点感动,有些事情是无法欺骗的。可是,我并不爱他,即便今日,还是一样。不想去欺骗他,虽然真的好残忍。已经不再了解自己是一个怎样的女人,仿佛习惯了孤单,漂泊不定的灵魂失去了依靠。

  不是洒脱,更多的是孤寂,习惯了在咖啡屋里通宵的消磨,没有他人的陪伴。拒绝小菀,她已经拥有了自己的生活,没有太多的时间赋予我。害怕徐砜,不想让他看到我慢慢变老的容颜,他会疼惜。看见他忧虑的神情,我也会不开心。一个人挺好,虽然总是那么的苦涩。

  总认为爱情就是自己的生命,总认为一辈子都是不可以失去的。当它真的离开自己的时候,一个人除了更加的痛楚,并没有太多的改变。所有的一切都会被时间消磨,无论悲伤抑或快乐。人生就是那么回事,虽然更添沧桑,变得成熟。

  也许不是在等待,也许已经不再孤单,那样的滋味早已经麻木了。错失了爱情的我,在时间的河流中慢慢的沉淀,心如止水,再不伏起。不需要别人的关怀,无法承担,不接受别人的爱意,已经惧怕。偶尔的,也会哀怨的叹息,也只是在一个无人的深夜,寂静的角落,在心底慢慢的品尝。

  第一次拒绝了徐砜的求婚,那么的决然,虽然背后的泪水,无至尽的滑落。为了那个男人,一颗真挚的心,即便不爱,还是感动。也想一生或许就将如此,可是想起文质,还是作罢。知道那个男人已经离开了自己,可还在希冀什么?也许只是希望时间再过的久一些,那么伤疤就不会那么的鲜艳了。可是徐砜,他等待不了那么久,我可以更自私一些,但真的不想那样,我不爱他,这就是所有的缘由。

  伤害了徐砜,只因为他爱上了我;伤害了自己,只因为曾经爱上了一个已经走远的男人。那样的痛楚,在时间的河流里慢慢的遗忘;那样的苦涩,在寂寞的岁月里慢慢的咀嚼。可是并没有后悔,也没有怨艾,或许人长大了。

  董少商于静安书吧

  12/28/06凌晨/冬雨夜

(完)

孤不孤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