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定三生

寒冷清秋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缘定三生

  (一)

  当陈剑昭第三度出现在我的生活中之前,他曾两度充斥着我的生活,并且曾两度追求我。第一次是在大学时期,他是我的大学同学,从大一开始他就对我展开了攻势,并且他追求我的方法简直可以说是无所不用其极。

  陈剑昭是由南京考入这所大学的,念计算机系,而我是中文系。虽然他是远道而来,但在大学内却是熟人遍天下,极有人缘,不久便成了校内什么什么“帮派”的“龙头老大”。  

  除了年节,他很少回家,校园里常能看到他被前呼后拥的“招摇过市”。而这所大学就在我所居住的城市里,所以每到周末我都离校回家。

  可那时,一到周末我的自行车就莫明奇妙的坏了,不是车带扎眼儿就是气门芯不翼而飞。而  每当这时,帮我补车带或推着车陪我散步走到家的人总是陈剑昭。刚开始,我觉得他这人真是热心肠!后来我识破了他的用心,帮我补车带是想在我面前“混个脸儿熟”,也是想“刁买人心”,而送我回家只是想知道我住哪儿。更令我气愤的是,后来我知道了我的自行车根本就是他令人弄坏的!

  我找到陈剑昭,披头盖脸的责问他。他倒并没有抵赖,反而趁机向我表白了他的感情。我当时正在气头儿上,哪有好脸给他!__喜欢我?你以为你是谁呀!回去照照镜子!让我作你的女朋友,除非人生能够重新开始!__你死了这条心吧!

  从此我不骑自行车了,改为每个周末坐车回家。星期一中午,在去食堂的路上,我听见陈剑昭在后面一声声的喊我,哼!谁要理你!到了食堂,我才发现我的饭卡离奇失踪了。我左找右找始终不见饭卡的“芳踪”,简直有些气极败坏!这时,一只手将一张饭卡伸到我面前。我转过头__陈剑昭!又是你!干嘛?又想收买我?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短,我李若菲还知道这个道理!对不起,恕不奉陪!

  陈剑昭错愕的愣在那里,有没搞错?这是你的饭卡。刚才在路上,我亲眼看见从你身上掉下来,我拾起来喊了你好几声,你也没理我。。。。。。

  哼!我夺过饭卡,用不着你装好心!

  李若菲,我喜欢你,这没有错,你为什么这样傲慢?

  傲慢吗?也许傲慢是因为拥有着可以大把大把挥霍的青春,也许是因为身边总是有那么多的人来满足自己的虚荣和优越,但那都是短暂而虚幻的,在瞬息间即变换了表情。只是那时的我并不懂。

  (二)

  继“车带事件”之后,陈剑昭又玩起了他的小把戏。例如他曾在全校演讲比赛开始的前五分钟,藏起了我的讲演稿来逼我“就范”,甚至还在我独自外出的路上上演过“盗版”的“英雄救美”。

  我哭笑不得的找到陈剑昭,我们都已经是大学生了,是不是?别把中学生的那套小把戏拿出来贻笑大方了,好不好?拜托!有点创新精神吧。

  于是第二天,男生宿舍楼的大堂里便出现了一张“告示”,内容是陈剑昭警告全校的男生不许追求我,因为我今生今世注定是他陈剑昭的人。天!这就是他所谓的“创新精神”!虽然我仍觉得他幼稚,但他的这张“告示”却真的起了作用,一时间男生们见到我皆退避三舍,我与陈剑昭成了学校的风云人物。

  就这样,四年过去了。毕业前夕,陈剑昭给我下了“最后通牒”,要我必须和他好。他那种虽温柔却霸道的语气又触动了我心里那根傲慢的心弦。当着他的“弟兄们”的面,我丝毫没有给他留面子__陈剑昭,我还是像四年前一样看不上你!请你有一点自尊自重,不要再死缠着我!我最后说一次,除非人生能重新开始,否则我们今生注定无缘!

  说实话,说出这番话之前我是已经做好挨“扁”的准备了,因为到此为止,我始终不相信陈剑昭他是真心喜欢我的。四年的努力付之东流,临近毕业也没有指望,又在“兄弟们”跟前丢了面子,我估计他一定恼羞成怒然后痛扁我一顿。

  谁知,陈剑昭__他却笑了!看到他笑了,我竟然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那一瞬间,我忽然发现其实他长得很好看,甚至可以说帅极了!大大的眼睛、匀净的肤色、深深的酒窝儿、白白的牙齿,他的笑容应该用“明朗”这个词来形容,给人一种高天白云的联想。

  我自顾自的想着,于是就没有听见陈剑昭下面对我说的话,等我回过神来,他已带着他的兄弟们走了。走出十几步后,他还回头对我挥了挥手,然后消失了身影,而他的形象就定格在我的心里。

  我真的看不上他吗?

  (三)

  陈剑昭第二度出现在我的生活中时,是以同事的身份。那时我大学毕业刚刚两年,身体里充满了干劲儿,脸上洋溢着青春,周身活跃着蓬勃的朝气。当时正值春天,草木勃发,河开雁来,万物复苏,一切都欣欣然的,人生也仿佛重新开始了。

  就是这个时候,在公司新一年人才招聘会之后,陈剑昭成了我的同事,再一次出现在我的生活中。他明显比大学时期成熟了,也深沉了,身材更高大了,肤色变深了,脸上架起了一幅眼镜。我一向不喜欢戴眼镜的男人,因为我觉得戴眼镜的男人看起来过于文弱,没有男子汉气概。可陈剑昭却例外,我仍能透过他的眼镜看出他作为男人的力度、胆识、气魄,以及他当年作“龙头老大”时的威风,当然还有斯文和精明。

  成为同事的我们相处起来反而比作同学时和气了许多,不再是一个畜势待发,一个趾高气扬,人毕竟是长大了。我在称呼他时也渐渐的将“陈”字省去。

  于是,陈剑昭开始再次对我展开攻势,可与此同时,公司里还有一个男人正在追求我。他是公司的销售助理,人长得不高不矮、不黑不白、不胖不瘦,性格也同他的外表一样没什么特点。经过几番的思考,我还是放弃了陈剑昭。

  也许是我认为只有销售助理那样没什么性格也没什么脾气的人,才能忍受我这样傲慢专断的女人。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放弃陈剑昭的真正原因。永远都是得不到的东西才美丽珍贵,就像天上的星星,正因为它永远高高在上,才使人们永远觉得它夺目粹灿。既然我在剑昭的心中已灿若晨星,那就让它永远高高在上吧,又何必降落凡间呢?

  我与销售助理成为恋人,同时陈剑昭也停止了对我的追求,消失在我的视线中。

  (四)

  然而,半年后那位销售助理就挽着一个身材像搓板的女孩和我说“Bye_Bye”了,理由是这位女孩即是总公司某某要人的女儿,事关前途问题。消息在公司传开,我,李若菲,居然被男友甩了!这被一向自视甚高的我视为奇耻大辱!我受不了!

  那是我生平第一次独自去酒吧喝酒,喝得大醉。我不知道自己这样究竟是因为伤心爱情的失落,还是痛恨男友的不忠,还是仅仅因为这份耻辱。其实我很理解他,他在这家公司做了三年,还只是个“助理”,遇见个平步青云的机会他不想放弃,这也是人之常情。他追求的只是自己未来的前途和幸福,其实这也无可厚非。至于爱情,爱情已经不重要了。只是__只是,我受不了!

  当我正在低泣的时候,一个男人落坐在我的对面。我抬起头__陈剑昭!不,他是我此刻最不想见到的人!我站起身向门外跑去,陈剑昭随即跟来。

  在枫江桥上,他追上了我,一把拉住我的手臂,菲菲,你别这样!我努力挣扎着,放开我!我现在不想听你说任何话,我不要你同情我,不要你可怜我!__我没有同情你,也没有可怜你,我是爱你!__不!我不想听,不想听!就在我再次转身欲逃时,陈剑昭忽然一把将我拥入怀中。他追求我这么多年,却从未对我动过手脚,此刻他这大胆的举动使我猛然一惊,随即静了下来。剑昭用手轻拍我的背,倔强的小东西,要哭就痛快的哭吧。他温柔的话语伴随着袭袭的夜风立即粉碎了我勉强维持的刚强,唤起了我女儿的柔弱。俯在剑昭肩上,我哭出了声。

  你说,爱情为什么这样不公平?我醉意朦胧,将怨气撒在爱情身上。

  公平?爱情公平过吗?大学四年,我追求了你四年!毕业两年,我放弃了理想的工作,又回到这个城市,只是因为这里有你!难道我的爱不够吗?难道我用的心不够吗?可结果呢?两年前你拒绝了我,两年后因为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你又拒绝了我!于是,我退出,我希望你能幸福。可现在呢?你还是在为别的男人伤心难过!公平?你说爱情公平吗?

  剑昭。。。。。。我无言以对。他温柔的语气,失落的神情,唤起了我由衷的愧疚。是呀,我怎么能忽略一个男人对我六年的用情呢?六年,不是短暂的时间,人在青春年少的时候能有几个六年呢?又有几个男人能对一个女人用情六年呢?何况是我这样一个傲慢的女人!我忽然觉得自己欠他很多!

  剑昭,对不起,是我伤害了你。如果你心里怨我,我愿意补偿你。

  剑昭忽然收敛了笑容,转过头,严肃的看我,真的?

  看到他的眼神中充满了对我的渴望,我感到极大的满足和安慰!还有什么是不能付出的呢?__真的!

  (五)

  那一夜,剑昭将我带到了他在这座城市的家__他租的房子里,并毫不掩饰的将我直接带进卧室。他很激动,一进门便一把将我按在床上。被他这样用力的一按,我似乎觉得神智清醒了一些,醉眼朦胧中,我隐约的看到他脱去西装外衣,解开衬衫的第一个扣子。。。。噢!我终于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了,我忽然发现我所说的“补偿”与他所理解的“补偿”之间好像存在着差异,我也忽然想起这一晚我一杯接一杯的喝酒,而他身上并没有酒味__他没有喝过酒__他是清醒的!

  事已至此,我想此时再给他解释两个“补偿”之间的差异或是再摆出当年的高傲与矜持都是愚蠢可笑的。我闭起眼睛,心里默默的告诉自己,无论是什么都只能接受,我认了!

  过了许久,当我再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陈剑昭坐在床边,衬衫依旧只解开一个扣子。他定定的看着我,一字一句咬牙切齿,李若菲,算你走运!在关键的时刻我想通了!我不能趁人之危,因为我对你的感情是真实的,我不能侮辱这份感情!我要的是你的爱情,不仅仅是你的人!他站起来向门外走去,今晚你就睡在这儿吧,我睡客厅__记得把门锁好,我不敢保证我的毅力能撑多久!

  门被重重带上,我的心回到了原位。劫后余生!这是陈剑昭第二次给我劫后余生的感觉。可说来奇怪,那一夜我竟睡得十分香甜,每想到剑昭就睡在外面,我心里就觉得特别踏实。

  第二天,我向公司递交了辞职申请,我不能在那位销售助理和他的女友亲昵的在公司里招摇过市时装得若无其事,也不能在同事们怜悯的目光下忍受一分钟。我离开了这家公司。 

  三天后的清晨,我提着行李站在枫江机场。除了我父母,我没有通知任何人,包括剑昭。我不愿再想那一夜的放纵与冒险,我不要那样的自己。他不能侮辱那份感情,难道我就能吗?人生并没有重新开始,而我们还是无缘。最后一次回望经历过的爱与恨,我转身进入飞机。

  第二次相遇,我就这样离开了剑昭,离开了这座生我养我的城市。

  (六)

  两年后,陈剑昭以邻居的身份第三度出现在我的生活中。两年来,我在这座陌生的城市里全力打拼着自己的事业和前途。孤独时只有我一人饮泣,寂寥时只有我一人排遣,吃过多少苦、受过多少累,也只有我一人知道。两年的磨爬滚打磨平了我身上的棱角,磨光了我心里的傲气,我变得更为清瘦、稳重、理性和睿智。而两年的时光也使我心中的创伤逐渐隐去,最终消失了踪影。

  又是一个桃红绿柳的早春。一日清晨,我在我的小屋门口看到了一束紫色的二月兰和一张卡片,卡片上寥寥数语:冰雪终会隐去,花儿还会再开。美丽的姑娘,春天来了!你的人生是否也已重新开始?

  对面一扇木扉嘎然开启,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门后。。。。

  后来,我常常问剑昭是如何一次又一次在另一座城市中找到我,剑昭则常常拥着我陶醉的说,我的美人,我们缘定三“生”,是我的就注定是我的。

  如今我和剑昭一同漫步在夕阳下的林荫小路上,两旁是一望无际的金灿灿的稻田。爱情在秋日爽朗的空气中弥漫,而我们的身影则渐渐溶化在夕阳之中。

缘定三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