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蝴蝶

丹仁可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紫蝴蝶

    晚风徐徐吹来,气氛如此融洽,校园里的气息,温馨而和谐,在这儿有一个小池塘,池塘里的小鱼快乐地游来游去。池塘边的情侣依背坐着。男孩子看着对面那棵柳树,柳条随风摆几条柳枝垂到水面上。掀起了水的纹路,女孩注视着水中的鱼:“你说,鱼儿们游来游去的,是不是在找什么呀?”“寻梦!”男孩恍然大悟地说道,“那,你的梦呢?”女孩问。“着装的颜色是最纯洁的,心蒂是最善良的,以解除人类躯体折磨为己任,安抚每一颗不安的心。”男孩自豪地答道,女孩明白了,只是会心地一笑。

  五年后,那样的对话情景成为美好的回忆,男孩实现了自己的梦想,成为了一名出色的外科医生,女孩为了追求自己的幸福,也成了一名细心的护士,他俩依旧相恋如初,整天形影不离,饭厅里,他们出双入对,休息室里,他们双进双出,就连在大厅或草坪上散步也是手拉着手的。

  ……(绵绵细雨是不会永远眷顾着人间浪漫爱情的,她也会悄悄离去,接踵而来的便是狂风暴雨的冲刷,真是无奈呀!)……

  今年的春天来得晚,人们无不报怨天气的阴冷,等到真正春光明眉之时,却是灾难临头的信号灯。

  急促的脚步声,病痛的呻吟,滚轴碾地的咯吱声打破了医院以往的沉寂,医生脸上的神情不再从容不迫,而变得凝重不安,每天都有新的病人被送往严密隔离区,只见白大褂在房与房之间、房与廊之间穿梭不停。

  当你走进医院,便会很快地被那里的气氛所感染,首先会听到一阵阵痛苦的呻吟,顺着动静你会走进那个发声的“火柴盒”,在里面正躺着遭受“酷刑”的人们。他们浑身像被蒸熟了一样,全身肤色通红,额上的汗珠顺着两鬓滴到白色的床单上,衣服已湿了大半,双手连抓东西的力气也没有了,此时头脑更是浑浑顿顿,嘴里嘟嘟囔囔地也不知道是在说些什么。你听!他在向你求救,他的手正紧紧攥住你的衣角,双眼无助地望着你,看着你……让人看到此情此景实在残忍,可更残忍的是长时间以来的与世隔离,见不到亲人,也看不到朋友,那些与之朝夕相伴的人们,唉!那痛苦就更不言而喻了,心中唯一的精神支柱几乎倒塌,他(她)们知道决不能在人前流半滴眼泪,因为这泪水会冲垮所有人的自控底线,这一哭,人人都要崩溃的。医生也好,护士也罢,无一不都是凡人,如此情景如此画面怎不叫人肝肠寸断。

  唯一感谢上苍的是,它没有拆散这对眷侣,他俩可以一同工作,相互得以依靠。夜间,百忙中抽得一空,俩人便相约在那熟悉的一隅;那儿和他们曾上过的大学一样——有一个小池塘,只是心境已截然不同,白天紧张的工作,一目目痛苦的情景,女孩压抑了许久的痛苦与争扎终于爆发了:“杰!你看到了吗?你听到了吗?病魔的黑手伸过来了,病毒在漫延。先是夺去了人们宝贵的生命,接着一个个的同仁倒下,患者们在痛中挣扎,家属们在哭泣,可我们却对它束手无策,我快受不了了!真的受不了了!我……”她已完全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全身抽搐着,显些疯狂,杰一把抱住她,将她紧紧地拥在怀里:“听我说,冷静点!勇敢点!谁都可以倒,我们不行!赢的,只能是我们!”深情的一拥,鼓舞人心的话语总算将她惭惭安抚下来,此时的她就像一只受了惊吓的小花豹,躺在亲人温暖的怀里,感到如此的安全与舒适。她发泄完了,羽杰轻轻地抚摸着她的长发,下颚微微地贴着女孩的前额,女孩只是静静地躺着,眼里闪动着泪花,什么都不再说了,就这样持续了很久,很久……

  阳光再次洒到医院的墙角,紧张的工作早已开始,气氛依然凝重,杰的双眼已落下很重的黑眼圈,倦容不已。看来这一个月是把他折磨得够呛了。“刘羽杰医生,请速到特护病房——302室,请速赶到……”还来不急喘息,杰就被急促的广播叫到特护病房,正当他走到床边,发现,病人呼息十分急促,双手紧捂胸口,脸跟打了霜似的——惨白惨白的,“快!输氧!”杰在迅速的诊查之后正准备给病人插鼻导管时,忽然,病人前胸弹起,一阵狂咳之后,血团破口喷出……杰的口罩被浸红了,脸上衣上都是狼狼血斑,本已是体乏神倦,再加上这郑重一击,他,是彻底地倒下了。

  就这样,杰被送到严密隔离区,现在也“享受”着同等的的“待遇”。之前,病人们脸上痛苦的表情,他总算是切身体会了——寂寞、恐惧、痛苦与悲哀,但他最担心的还是那个冲动的女孩:她要是知道了会怎么办?她会垮的!于是,在他还算清醒的那一刻,再三嘱咐好友千万不要告诉她,朋友们答应了,含着泪说:“即使是用骗的,我们也不会让她知道……”于是在女孩问起他时,同事们便说,他是被调到分院的特护病房了,虽然女孩也有疑问,但事情总算是瞒了过去。

  男孩是如此的善良,又是如此的坚强,换了任何一个人,谁又能忍受这样的痛苦?当人的生命在生死边缘徘徊,他最希望的会是什么呢?亲人的相伴,爱人的相随,人人用幸福将他包围,即使明天就会到另外一个世界去,临走时他的嘴角依然会留存着一抹微笑,可他呢?他,又有什么?除了愁云惨雾之外,就是病痛的折磨,对亲人的牵挂,对爱人的思念,每天躺在十几平米的“火柴盒”里,除了同事就是同事,除了护士还是护士,唯一与他朝夕相伴的就是药,那药是从舌尖苦到心头啊!一天过去了,二天过去了,三天过去……十天过去了,终于,一切都在煎熬中过去了,他离世了,灵魂飞到九霄云外,他是不愿走的,因为他有未完成的爱,他有未尽完的孝,还有他的朋友、他的病人、他的事业。这一切的一切他都没有做完呢!走后眼角的泪水还是温的呢!

  那,女孩该怎么办?当她得知一切,她能承受得住吗?好友们也在为此踌躇;到最后,家属都通知了,却唯一瞒着她,同事们相信这也是羽杰唯一的遗愿。

  善意的慌言往往会给人带来更大的痛苦。

  那天,是男孩走后的第五天,老天好像早已得知将要发生的一切,天地浑顿不清,闪电直刺云霄,及将有一场狂风暴雨侵袭。女孩工作了一天,早已筋疲力尽,正在更衣室换衣时,两位护士在讨论:“你知道吗?刘羽杰医生病逝了……”“不会吧,这么年青就死了,太可惜了!……”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真是晴天霹雳,她冲了出来,紧紧地攥着同事的衣袖,嗓门抖抖擞擞地说:“真……真的吗?杰……杰,他死了,你告诉我,这是真的?这……是真的吗?”同事垂下了头:“对不起!我不是……”护士还来不急解释,女孩冲了出去 ,只感到撕心裂肺的痛……就这样冲了出去,冲到那无人的一隅——一个医用品暂停室。顿时,双腿瘫软,扭倒在地;她想大叫,可是却忍了下来;她想痛哭一场,却只见其泪不闻其声。只是大睁着一双红肿的泪眼,怒视着地面。突然,她操起一支崭新的注射器,向自己的大腿猛刺过去,终于,意识到疼了;只见她脸色煞白,直咬着嘴唇:“杰,你好狠的心啊!连看你最后一眼的机会也不给我,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你的心难道是石头做成的吗?”她试着站起来,神情都恍恍惚惚了,只觉得室内的一切开始变得模糊不清,头一沉,晕噘过去;醒来时,发现自己已躺在病床上了。

  还没等到静养一天,她就硬是上了岗,忘我的工作,不让自己有一丝喘息的机会,她并不是为了逃避现实,而是相信,这是她唯一能为羽杰做的了。

  紧张的两个月过去了,人们终于迎来了明眉的春光,“阳春布德泽,万物生光辉!”“仗”,打赢了,而且赢得很漂亮,人们解除了“警戒线”,街上又开始复有生机,车流、人流穿梭不息。

  女孩和她的全体同事们也在为此而欢呼,可她的痛角又像是被扎了一下;心,沉了下来,还来不急回家,她就直奔花店,捧着素蕊兰来到杰的坟前,她轻轻地抚摸着碑石,默默地对他说:“杰,你是对的,我们赢了!你为病人们留尽了最后一滴汗水,我知道,你有一个未了的心愿,就是还家属们脸上的笑容。这点,我们替你完成了,你用不着惋惜,欠下的只不过是你对我的爱!”她始终控制不住自己激动的情绪——失声痛哭,坐在坟前的那一处翠绿的草坪上,倚着洁白的碑石,直到漫天都被染红了。

  女孩年年如此,一过节就来陪他,一月又一月,一年又一年,坟前的草坪上点缀着许多小花,紫色的花瓣,雪白的花蕊,花朵很小,却很显眼,很美很美——像飞舞的紫蝴蝶。

  我愿变成一朵鲜艳夺目的小花,

  常开在你目光注视的地方。

(完)

紫蝴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