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人在边缘

孤独的太阳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2

    (四)

  听阿龙说枪只是玩具,我的心释然了,今天医院里很忙,但是我的心情却很愉悦的,在不知不觉中就到了下班的时候,收拾好包,和接班的同事道别,我就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出了医院,正在准备去菜市场买些菜回去,就听到有人叫我:“燕子!”

  回头一看,是阿龙,他今天的样子倒是挺酷的,穿着一身时尚的牛仔装,戴着一幅宽边的墨镜,手里还捧着一束人见人爱的香水百合。

  “呦!龙哥,这是去哪呀?该不会去相亲去的吧?”我打趣道。

  “不是,我是专门来接你的,我怕这时候公交车上人多。”

  “那这花是怎么回事?”“是送给你的,我想你作为外科医生,应该天天都有个好心情。我想我最喜欢的就是这香水百合了,你也会喜欢。”

  “谢谢龙哥!我喜欢,真的很喜欢!”

  “走吧,上车。”

  “不行,我要去买菜,不能只在你那里还白吃白喝的。”

  “你先上车再说。”阿龙说着就把副驾驶的门打开,让我上去。

  “你回头看看。”阿龙说。

  “又是什么?”我边说边回头:“你把菜卖好了呀?我不是告诉你我去买的吗?”

  “谁买不一样,正好我路过大富源超市,就顺带着买了。如果你真的过意不去,休息的时候你请我和儿子去饭店撮一顿怎么样?”

  “好啊!龙哥,你现在到底做什么生意?”

  我想起电视上说的假币案件就说:“你不会是假币贩子吧?”

  “你看我像吗?”

  “那可说不准备,做坏事的哪个也不会把自己做的坏事写在额头上啊。”

  “那你希望我是假币贩子吗?”

  “我可不希望,那是掉脑袋的事情。别忘了,你还有个儿子没成年的呀。”

  “是啊,所以现在我就多巴结巴结你,如果我真的出事了,还请你多替我照顾刚刚,我在九泉之下也谢谢你了。”

  “你可别臭嘴,你就不能做些正当生意?”

  “我逗你玩的,我哪有那本事去做假币呀,放心吧,你龙哥还是分清是非的。”

  “那就好,你好好做生意,有机会,我在我们医院看能不能帮你物色个女朋友。”

  “呵~!想吃大鲤鱼了吧?你还是给自己物色一个吧。你一个女孩家独身在外也不容易,有合适的就不要犹豫。”

  “我不想找了,没意思。”刚才兴致不错的我,听到这心情又沉了下去。

  “对不起!我不该这时候对你说这个问题。不过你不能总是生活在他的阴影里吧?好男孩还是很多的,就看你愿不愿意去发现。”

  “没什么的,我只是咽不下这口气,我哪点不如那个狐狸精啊?”

  “其实你们现在分手,对你来说未必就是坏事,如果以后婚后发生这个事情,那你还活不活呀?”

  “你说的也对。龙哥,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离婚吗?”

  “我根本就没结婚?”

  “什么?什么?你没结婚?那刚刚是你的私生子啊?”

  “瞎说什么啊,刚刚是我拣来的孩子,那时候他不到二岁,本来我是准备送到福利院的,谁知道这孩子一见了我,我抱着我不松手,嘴里还一个劲的爸爸爸爸的叫,所以我就决定自己养活那,就为这事情,我原来的女朋友和我分手了。”

  “真的?你不会又是在逗我玩吧?”

  “不!是真的!”阿龙表情凝重的说:“刚刚这个名字是我给起的,我刚带他的时候,他的身体很弱,我希望他长大能健康、刚强,所以就给他起了这个名字。”

  “哦,是这样,你真伟大。”我钦佩的说。

  “你可别夸我,我也曾经后悔过。”

  “那现在还后悔吗?”

  “现在?儿子都成大小伙子了,生活上基本都能自立了,我还有什么好后悔的?再说现在刚刚的武功也练到一定火候了,你不要看这小子瘦,他骨头里面长肌肉。哈哈~!”

  “呵呵呵呵~!龙哥你也挺幽默的吗。”

  “生活就是这样,你不能老是想着不开心的事情,什么事情都应该朝前看这样你才会活得精彩,英国浪漫派诗人雪莱说过:”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所以你应该相信自己的春天就快到了。“

  望着这五大三粗的男人,没想到从他的嘴里也能说出名人名句。

  “好了,别想了,到家了,下车吧!”

  进了门,我看桌子上放着一个蛋糕:“谁的生日?”

  “刚刚的,其实我也不知道他是哪天的生日,我就把收留他的日期定为他的生日。”

  “你这个人真讨厌,刚才为什么不说?我什么准备都没有,怎么好意思面对孩子呀?”

  “这不都有了吗,客气什么。”

  “爸!阿姨,我回来了。”

  “小寿星佬,生日快乐!”

  “谢谢阿姨!好大的蛋糕,还是红跑车的那,我喜欢,阿姨,是你给我买的吗?”

  我的脸一阵发烫忙说:“不是,是你爸爸买的,阿姨不知道是今天你的生日,对不起刚刚,明年我一定记住。”

  “没关系的阿姨。”刚刚大度的说:“我已经不小了,无所谓的,你记住我上大学的时候送我个好一点的笔记本就可以了。我要的是笔记本电脑呀,你可别到时候拿个写字的笔记本来糊弄我。”

  “呵呵!你看阿姨是这么赖的人吗?你放心,你爸爸在这里做证,到时候我一定给你买最好的笔记本电脑!”我故意把电脑两个字说的特别重。

  “来吧,今天买的都是现成的,我们也不要下厨房去忙活了,大家开始吧。”阿龙说着就打开了一瓶干红:“燕子,你今天也喝一点,祝我们的小男子汉心想事成,将来能考上青华、北大。”

  “干!”

  “干!谢谢爸爸,谢谢阿姨,我一定会考上青华或者是北大的!”

  “好!不愧是我的儿子!”阿龙兴奋的嚷着。

  (五)

  今天是星期五了,现在已经接近下班的时候了,如果没什么特殊的病人,我明天就可以休息休息了,阿龙和他儿子的脏衣服已经不少了,明天我都得给洗好了,不然在人家里白住那怎么好意思那。

  “萧大夫,急诊!张主任让你马上赶到急救室去,有病号!”从护士站传来的呼喊,打断了我的思绪,我赶快整理一下自己的状态,因为医生听到有病人就像战士听到冲锋号一样的:“好的,我这就到!”

  到了急救室,科主任还有其他的一些同事都在:“怎么了?病人那?什么情况?”

  “是黑社会斗殴,被刀砍的。”科主任一边简单阐述病人情况一边带我走进急救室。

  “伤的重吗?”我问。

  “右肩膀被砍深至骨膜,长大约18公分。”

  说着,我就走到了病人旁边,看着这个浑身是血的人说:“你醒醒。你怎么样?啊?阿龙?”

  “怎么?你认识他?”护士小李问我。

  “认识,是我的一个朋友!阿龙,你怎么了?谁把你砍成这样?”我带着哭腔急切的问。

  “没什么,小意思了。死不了的。”

  “准备清创、缝合!”短暂的慌乱后我又恢复了医生的沉着:“小李,测量血压。”

  “血压正常,病人意识清晰。生命特征明显,没有生命危险。”

  “废话,我还能不清楚吗。”我心说。

  经过清创、缝合,很快就把血止住了,我长长的出了口气,工作两年来,我也接触过不少的重伤病人,可是从来没有今天这么紧张和担心,我想我不会爱上他了吧?

  阿龙被推往病房。

  走出急救室,一个匪气十足的人走上来说:“大夫,阿龙没事吧?他可是我的好哥们,是为了我才被砍的,你一定救好他,多少钱我都有,你们不要为钱的事情考虑。”

  “你除了钱还有什么?”我生气的说:“如果阿龙死了,你再多的钱能把他的命买回来吗?”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啊!你可能不知道我是谁吧?你也去打听打听,我二虎买过谁的帐?”

  我看着他丑陋的样子说:“你是谁我不管,如果阿龙真有什么不好,你跑不了的。”

  “你是谁呀?你以为你是他老婆,这样和我说话,我看你是没吃过亏。”

  “二哥,你消消气,这是燕子姐,是龙哥的朋友。”这时候小五子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

  “哦!你就是燕子啊?对不起,对不起,二哥我今天也是急的,听小五说过你,原来你就是阿龙新泡的码子。对不起了。”

  “请走开,不要影响我们的工作,也不要去打扰病人的休息。”我反感的说。

  “好。阿龙在你这里我就放心了。走,小五,去给龙哥交钱去。”

  望着他们走开,我困惑的想阿龙怎么会因为他被砍?这样的人值得去为他卖命吗?

  我换下手术服后,来到阿龙的病房,这时候阿龙已经醒了,正在那里用左手笨拙的摆弄手机。

  “你不好好休息,在给谁联系那?”我有些生气的问。

  “没有,我在和朋友说事那。”

  “还朋友,你今天怎么能为那样的人去挨砍啊?这如果砍到了脑袋上还了得?”

  “嘿嘿~~!没什么的,皮肉伤,不碍事的!”

  “我今天都快被你吓死了,你那一身的血啊。”

  “你这当外科医生的难道还怕血不成?”

  “讨厌!那还不是因为被砍的是你呀!”

  “心疼了?”阿龙坏笑的问。

  “臭美吧你,谁心疼你啊?我是怕如果你真的~~,那你儿子怎么办呀?”

  “你不是答应过我,如果我死了,你帮我照顾他的吗。”

  “我才没答应那,所以呀你必须好好的活着。”

  “燕子,你能帮我个事情吗?”

  “什么事情?帮你去砍人我可不会,给你送饭还可以的。”

  “不是,我有包东西,你马上赶到好七水饺店,在15号桌子,会有一个40来岁的男人,他个子不高,你问他是不是任大哥,如果是,他知道你的名字,你就把东西交给他就可以,其他是什么也别说。”

  “是什么东西这么神秘?”我不解的问。

  “你就不要问了,相信我,以后我什么都告诉你。”

  “那好吧,东西那?”

  “在我的汽车的座位下,我的车停在大富源的停车场里了,给你钥匙,快去吧。”

  “那你好好休息,一会我给你送吃的来,你想吃什么?”

  “随便吧!对了,千万不要告诉刚刚我受伤的事情,就说我出差去南京了,过就天才能回来。”

  “恩!那我去了。”

  到了停车场,我拿到了阿龙说的东西,是一个牛皮纸的文件袋,摸上去好象是相片之类的东西,我赶快打车去好七水饺,几次都想把袋子打开看看这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是我都克制了自己,阿龙信任我,我不能这样。

  到了地方,在15号桌,见了一个中年男子,我上前问到:“请问你是任哥吧?”

  “是啊。你是燕子?”

  “是的,阿龙有事情不能来,让我把这东西给你。”

  “我知道阿龙受伤了,他伤的怎么样?告诉他我不方便去看他,我会和他保持联系的,让他多保重。谢谢你燕子小姐。”

  “不客气,那我走了。”

  “好的,再见!”

  阿龙经过几天治疗,伤口很快的就愈合了,拆线后阿龙就要出院回去。

  “你就不能多养几天?你如果把这尽头用到工作上去,我想你早就应该是劳模了。”我很生气的说。

  “不行的,我还有事情做的,不然以后儿子怎么上大学呀?再说了,我还想……”

  “想什么?你什么都不要想,不能出院,我是医生,你在这里就应该听我的。”

  “我回家养行吗?”阿龙有些不耐烦的说。

  “你?……随便你吧,我算什么啊,我凭什么让你听我的,你要出院我不拦你了,我这就给你去开出院证明。以后我也不去你们那里住了。”我赌气的说。

  “你可别生气,我没别的意思的,我真的在医院很不舒服,在家养不是一样吗,再说还你这个医生那。”阿龙忙解释的说。

  “刚才你说你想,想什么那?”

  “没什么!”

  “不想告诉我就算,我也不稀罕,反正我也不准备去你家了。”我故意激他。

  “你可不要多想,我是想说,等我忙完了这阵子,我就准备追你。”阿龙脸红了。

  “呵呵~你可别吓着我,我可不想嫁给一个黑社会的,整天提心吊胆。”

  “我改还不行吗?过些日子我就不跟这些人来往了好吗?”

  “这可是你说的,我可没逼你。”

  “你放心好了,我不会让你和儿子失望的!”

  回家后,我让阿龙躺在沙发上看电视,我去厨房忙着做饭,不知道阿龙看到什么好节目了,竟像孩子似的,笑的很开心。此时我想,如果永远是这样该多好。这不就是我一直所希望的家吗?

  “阿姨我回来了!”刚刚来了:“啊?爸爸你怎么了?你的肩膀怎么弄的?”

  “没什么的,喝多了,摔了一跤。”

  听到这话,我怎么感到耳熟。我想起来了,有次阿龙回来,一身的尘埃,我问他,他也是这样回答我的。

  “吃饭吧!”我把菜、饭端到了餐桌。

  饭后,或者去里屋写作业去了,我和阿龙就坐在客厅里看电视。

  “龙哥,你今天说的话是真的吗?”我问

  “什么话?”阿龙的眼睛就没离开电视。

  “你说什么话呀?”我急了。

  “哦!你是说我准备追你的事情吧?”阿龙忙答道:“我是认真的,但是不是现在,现在我还不具备这些资格,等我把手头上的事情处理好了以后,我会给你一个惊喜的。”

  “我可不想什么惊喜。”我想他肯定是想买好戒指再正式的追我:“我可不是为了钱。我的工资我自己都用不了。”

  “那是,以后刚刚上大学,你也多少赞助些吧?”

  “那是我和刚刚的事情,你管不着。”

  “我不管,只要你们娘们高兴就成!”

  “龙哥,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替二虎挨砍那?”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嘛。”

  “你有病啊?好好的生意不做,非要去当这样的英雄,我真想不通。”

  “以后你就会明白的!”

  “我永远也不会明白,也不想明白,反正我不希望黑社会的人追我,我也不会答应的!”

  “好了,以后你一切都会明白和理解的!相信我,我不会骗你的!”

  “龙哥~~~”

  “恩?去休息吧!明天还要上班的!”

  “我去请几天假吧?我在家里好照顾你。”

  “不要,我就在家看电视,你放心!”

  “那你怎么吃那?”

  “随便吃就可以了,晚上等你回来再做好吃的给我好吗?”

  “恩!那你可不要再去找二虎他们了呀?不然我可就真的不来了。”

  “好的,我听你的,这我还没追你到那,就快成‘妻管严’了。”

  “你爱听不听随便你,想追我,你就应该知道怎么做才是,我不和你说了,我去睡了,你也不要看的太晚。”

  “晚安!”

  “晚安!”

  从这几天看阿龙还算老实,我每天下班到家,他都在那里看电视,我想也许爱情真的会改变一个人,如果他能从此不在外混,我一定会答应他的。谁知道好景不长,一天我在班上发现我的抽屉钥匙忘记带了,就赶快打车回家去取,敲了半天,阿龙才把门打开:“你怎么回来了?”“我的钥匙忘记带了,你怎么怎么长时间才开门?睡觉了吗?”说着我就往屋里去。

  “你别进来,你的钥匙是哪了?我给你拿。”阿龙堵着门说。

  “你今天怎么了?是不是有女朋友来?”我疑惑的问。

  “不是,是朋友在这里谈生意上的事情。”

  “那我又不打扰你们,我拿钥匙就走的。”说着我就硬挤着进去。

  “呦,嫂子回来了。”是二虎。

  “谁是你嫂子啊,你认错人了吧?”我气急败坏的说:“阿龙,你还有什么需要解释的吗?没有是吗?那我走了,以后你也不要去找我了。我们从今以后谁也不认识谁。”

  “燕子,你听我说……”

  “我听够了,我不影响你,但是我也希望你不要影响我。”说完我拿着我的东西决绝的摔门而去。

  (六)

  接连几天我都住在医生值班室里,什么事情也打不起精神,我就想,为什么男人这么喜欢说谎?说谎的时候还理直气壮,阿龙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那?为什么要让我去想你?不想了!我和他有什么关系那?于是我决定申请休年假,回家去看看爸爸妈妈,我已经一年多没回去了。

  到家后,爸爸妈妈很是开心、高兴,妈妈唠叨的说:“我还以为你不认我们了,这么久了也不回来看看我们?”

  “妈,我这不是回来了吗,医院最近很忙的。”

  “丫头,你也老大不小了,你爸爸的身体也不好,你看你什么时候结婚?爸爸妈妈已经给你准备好嫁妆了。”

  “妈,你看我这刚到家你就开始叨唠我,我这一辈子都不结婚,等过几年我就把你们二老接去我们一起过。”

  “那可不行,我女儿这么漂亮,如果不出嫁,那得有多少个小伙子跑到我们家来兴师问罪的呀?”爸爸好不容易才插上这句。

  妈妈问我:“这次回来,去你三姨妈家,上次你三姨妈说她们单位有个小伙子很不错的,并且也有能力把你调回来。”

  “妈,我的事情你们不要瞎操心,我谁也不嫁!”

  “你看你这孩子说的。大了,妈就管不了?”

  “妈~~~~~~~~”

  “好,不说了,我去给你弄吃的去,饿了吧?”

  “恩!我做梦都想吃妈妈做的菜。”

  “就会说好听的。那为什么不经常回家来那?”

  这到家一住就是十几天,我的手机也不开,天天跑去找高中、初中的同学疯玩,好多同学都已经当爸爸妈妈。这天我再在耐不住了,就把手机打开,不一会就收到了很多信息,大都是阿龙发的,他在到处找我,我得意的笑了,心想:“看你以后长记性吗?看你还和他们来往吗?这就是在对你惩罚。”

  还有几条信息,是个不熟悉的号码发来的:“燕子小姐吗?我是你任大哥。”

  任大哥?哦!我想起来了,就是阿龙让我送东西给他的那个人。

  “你现在在什么地方?希望你看见信息后马上和我联系!急!急!急!”

  一连三个急把我搞晕了,怎么了?什么事情这么急?难道是……

  我不敢往下想去,急忙拨通电话:“喂!任大哥吗?我是燕子。”

  “燕子啊?你在什么地方了?”

  “我在老家了,什么事情这么急啊?”

  “你什么时候回来?”

  “我马上就走,什么事情?”

  “你回来的时候见面再说吧。”

  “那好吧,我这就去车站。”

  “买好票,告诉我一声,是多少次的车。”

  “恩,好的!任大哥再见!”

  “再见!”

  妈妈在一边看着我收拾东西,一边说:“经常回来看看爸爸妈妈,在外面一定不能和在家似的任性。”

  “我知道了妈。我快急死了,你就别叨唠了,烦死人了。”

  “好我不说了,把这些东西带上回去吃。”说着妈妈把一大包我们这里的特产递个了我,本来我不想拿的,但是一想拿回去给刚刚他们父子尝尝也好,就顺手塞进包里。

  “妈、爸我走了,再见,你们保重。”说完我就急忙冲上街口上了出租车。

  经过六个多小时的颠簸,火车终于进站了,我抓起我的行李就朝出站口奔去。

  刚出站口,就被一警察拦住:“请问你是萧海燕萧大夫吧?”

  我说:“是!怎么了?”

  警察说:“我们领导让我来接你的,请你跟我们去一下。”

  “你们领导是谁?什么事情?”

  “你到了就知道了,请上车吧!”

  就这样我被请到了一部警车上,在车上我想,会不会是阿龙出了事情牵连到我?警察找我了解阿龙的事情?难道那把枪是真的?想到这我真后悔没让阿龙去自首。这下完了,阿龙私藏枪支,我是知情不报……

  这可怎么办?

  到了公安局,一个女警员很客气的把我引到会议室,里面已经坐了不少的人。

  坏了!我们院长和科主任都在,这下我完了,这该死的阿龙,你害死我了。

  “萧大夫,不好意思,你还没休完假我们就把你请到这里来了。”

  我抬起头一看,说话的是任大哥:“怎么?你是警察?”

  “是的,这是我们的任副局长。”一边的女警介绍说。

  听到这话,我的心又是咯噔一下:“阿龙,你交朋友交上了警察,并且还是个局长。这下子没话说了。想赖也赖不了。”

  “任大哥,不,任局长,阿龙的事情我真的不清楚,他说他那枪是……”

  “你什么也不要说了,让我们告诉你好吗?”

  坏了,证据确凿,还有什么好说的那。

  “那我就什么也不说了,反正你们都已经掌握了。”

  “起立!”

  就听到“刷”的一声,包括我们院长,主任都站立起来。

  “向萧大夫敬礼!”我楞了,这是怎么了?难道我知情不报还有功了?

  我用颤抖的声音问:“你们怎么了?”

  这时候,任局长走到我的面前,把一包东西递个了我:“打开你就明白了。”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纸包,打开后,里面有一枚很精致的戒指和一个警官证,打开一看,是阿龙,穿着警服,很帅气的面带微笑。另外还有一封信:

  “亲爱的燕子,我说过以后我会告诉你一切的,也许在你看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处理好了事情,也许正走在黄泉的路上,我是一名警察,一名光荣的警察,但是我很久没机会穿上警服了,因为我担负着一项极为保密的任务,几次话到我的嘴边,我都强迫自己咽下去,在任务没完成的情况下,我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我的身份,为了彻底的打击和摧毁这伙倒卖假币、毒品集团,我们已经牺牲了三个同志,这是我们这个城市自建国以来,出现最大的假币、毒品案件,领导把我从省厅调回老家,就是让我依仗地理熟悉,和一些人事关系去破获这起大案,我经过了侦察,已经全部掌握了他们的犯罪事实和犯罪证据。在那次偶然的情况下,我认识了你,经过了相处,我知道你是个好姑娘,我爱上了你,但是我知道我现在的身份,你是不会接受我的,我只能把对你的爱恋融入到工作中去,尽快的把这些犯罪分子抓捕归案、绳之以法。快到收网的季节了,你放心,等我完成任务,我一定会穿上警服,带着妈妈留下的戒指正式的向你求婚,我要让你做我一生一世的新娘!

  爱你的阿龙

  “阿龙。。。。。。”我已经泣不成声。

  “萧大夫。”任局长说:“阿龙是在最后的时候,因为掩护战友,被二虎的子弹打中,他的牺牲,我们大家都很悲痛。阿龙同志为了社会的安定、为了人民的安全,他放弃了自己的爱情,承受着被亲人误解的痛苦,我们永远不能忘记,不能忘记那些为了我们安居乐业而牺牲自己的同志。我们要化悲痛为力量。彻底的打击犯罪分子,只要这样才能让我们的烈士安息!”

  “任大哥,刚刚那?”

  “阿姨!”不知道什么时候,这孩子也到了会议室。

  “刚刚~!”

  “阿姨!”

  “别哭了孩子,以后有我那,从今天起你就叫我妈妈吧。”

  “妈!~~我什么都知道了,我知道了自己是别人不要的孩子,我知道了是爸爸把我养大的。”

  “刚刚~。”我哽咽的说:“孩子,让我们为你爸爸感到骄傲,他是个英雄,是我们心中永远的冠军!”

  几个月后,我改行了,我放下了手术刀,接过了阿龙用过的手枪。经过严格的考试和训练,我也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

  又是一个清明节,我穿上崭新的警服,抱着一大束鲜艳的香水百合,来到阿龙的幕前。

  “阿龙,你安息吧!我一定会把刚刚照顾好的,也一定会让他考入青华、北大的,你放心吧!阿龙,你知道吗?现在我也加入警察队伍了,我一定会像你似的成为一个真正的,合格的警察!阿龙,安息吧!请你接受一个新警、你的战友最崇高的敬礼!”

  归来归来兮,西山不可以久留!

  (完)

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