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随你一世

绿叶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节

    郝芳说后山坡有很多坟墓,据说夜深人静鬼魂还能现身。真的吗?能看见吗?安乐心跳起来。撩起窗帘,就看一下,一下。安乐闭着眼睛,伸出手。

  安乐撩开窗帘,睁开眼睛。黑茫茫的陡坡向四周延伸着,坡上黑压压长满树。风吹,散落在树梢上的月光碎银子似的掉落满坡,光点斑驳,若隐若现,神秘莫测。一双眼睛缓缓从树后移出,眼珠很黑,汪着水,闪着光,像雪亮的刀子,一点点挑开夜幕,逼近安乐。接着一团黑影飘过来,遮住那双眼睛。跟着他们消失了,隐在大树后。安乐头皮发麻,汗毛竖起,惶恐地退回床上,拉被子盖住瑟缩的身体。

  安乐遵父命来到这家坐落在山脚下的公司。

  父亲临终前拉住安乐的手,张着抖动不已的嘴断断续续地说,将来一定要回公司工作,公司是父亲的家,父亲在家里工作生活了几十年。安乐一定要回公司。安乐流泪,点头。父亲满是皱纹的脸舒展了一下。父亲走了。父亲笑着走的。那笑很安详,就像睡着了,做了一个梦,梦见蓝天白云,梦见夕阳西下,梦见绚烂的晚霞在大地流淌飘曳,他拉着母亲的手,站在夕阳下,晚风吹动着他们白发,他们脸上挂着平静的笑,迎着晚霞,他们的笑容在空中行走。父亲一直握着母亲的手,母亲的手柔柔的一团在父亲手里。母亲一直握着父亲的手,平静地看着闭上双目的父亲,微笑着。母亲久久不肯离开。母亲说父亲像平常一样,只是睡着了。她要看着他。安乐心痛欲裂。她抚着母亲的肩膀,哭着一团。直至父亲彻底走了,母亲像没有魂了木偶,整个坐一床上,没一句话。不久母亲躺在床上,一向身体不错的母亲,说病就病了,而且查不出任何病因。躺在病床上的母亲始终面带微笑。母亲的笑容平静祥和从容。安乐猛然想起从父亲病重到离开人世,母亲没掉过一滴泪,只是一味地这样笑着。安乐握紧母亲的手,说妈妈,你哭吧。安乐泪流不止。母亲说安乐,听父亲的话,将来回公司工作,公司是你父亲心里的家,你要孝顺这个家。母亲仍然在笑,笑着说妈妈追随你爸爸去了。你爸爸他在叫我,我听见了,他在叫我。母亲松开安乐的手。安乐伏在母亲身上,大哭。那时安乐上高中。不久,安乐被大姨接到另一座城市生活。大姨的两个儿子加上安乐使本不富裕家庭更加贫穷。安乐非常不安非常愧疚。安乐在不安和愧疚中在大姨家生活着,能做的就是好好学习,学习的时候忘记了一切。高中毕业,安乐只选择了个一般专科学校,学了三年中文。安乐只想早点工作,早点自立。专科学校毕业,安乐选择了父亲公司。这天快下晚班时,安脚,跳下床,打开门。郝芳溢满微笑的脸出现在安乐面前。郝芳轻飘飘地手臂搭在安乐肩上。安乐的身体在郝芳的手下抖着。郝芳说怎么了?安乐说后山有双眼睛。郝芳探探身子没敢撩开窗帘。郝芳仍然面带着笑,说我不放心你,过来看看,要不到我家去吧。安乐说这好吗?郝芳说没什么,家里只有我和儿子。郝芳推了安乐一把,说去穿衣服。

  郝芳走在前面,安乐跟在后面。郝芳走路很轻,轻得像走在云里雾里。静静的走廊里,安乐只听见自己的心跳。

  出了招待所,左拐,穿过一个小门,进了家属院,郝芳家住最靠里那幢,一楼。

  郝芳的儿子睡着了,郝芳关上儿子房门,说安乐你跟我睡吧,咱俩说说话。安乐说好。

  郝芳卧室最醒目的是床对面墙上挂着的那张大照片。照片差不多占了半面墙,很帅的男人,尤其是那双眼睛,黑眼珠几乎占满了眼眶,眼里有层雾,裹着忧郁。郝芳说罗建明,我的丈夫,在SD工地,听说深圳接了工程,公司准备让他去深圳工地。过两天他就要回来了。郝芳柔声细语,满脸放光。安乐眼睛一亮,上学的时候几次想去深圳,因为钱的问题没有行成。安乐说我也想去深圳,你帮我说说。郝芳笑着,没说话。安乐说帮我说说嘛。郝芳看着安乐,说你真像我妹妹郝静。当安乐走进招待所出现在郝芳面前的刹那,郝芳差点脱口叫郝静。但劳资部的小王介绍说她叫安乐,新分来的学生。小王对安乐说郝芳是公司招待所的管理员。安乐说郝芳姐,麻烦了。安乐的笑容都像郝静,郝芳很长时间都处在恍惚中,是不是郝静回来了?也许她只是出了趟远门,也许安乐是郝静的化身,上天都不忍心让郝芳孤单地生活,派了安乐与她做伴。

  郝芳说咱们上床吧。

  郝芳拉灭灯。

  郝芳地黑暗中细声细语地叙说着她的感情。郝芳的感情简单而又复杂。郝芳尽心尽力地呵护她的感情,总是伸出温柔的手臂轻轻地拔掉感情路上的花朵:鲜艳的,美丽的,带刺的,激情的,智慧的。安乐觉得郝芳就像个会轻功的女巫,无论罗建明走到哪里,她都能盘旋在他的上方,准确无误地看到他的行动。郝芳的声音渐渐远了,在安乐耳畔边飘边舞。

  那是一个月光如水的晚上。安乐走进图书馆,拿起当天的晚报。省城著名作家应邀来讲学。地点,文化馆。时间,七点半。安乐最崇拜的作家,他的作品安乐篇篇不落,甚至能记得他的作品发表在什么杂志第几期上。安乐最喜欢他的《追随你一世》,那是一篇带神话色彩的小说。小说里的男主人公热衷于扶贫和慈善,足迹遍布世界每个角落,他担心女友跟着受苦,行踪瞒着女友。那是一篇跨跃时空的小说。每看一遍小说,安乐泪流满面,不是因悲,而是女主人公对爱情那种既浪漫又执着的追求。安乐扔下报纸,出图书馆,踏着洒满月光的小路,跑出学校,又上了一条阴影与月光交融变得蓝幽幽路,安乐奔跑着。

  安乐冲进文化馆,大厅灯火通明,人影晃动,安乐面前一颗颗涌动着的黑脑袋。安乐踮起脚尖,作家站在台上,他好高,安乐看不清他的脸,安乐有点近视,匆忙之中没拿眼镜,好后悔。作家手里好像没拿什么稿子,他好像讲《追随你一世》。女人主公追随着男主人公的脚步,从古到今,从地球的这边到地球那边。当女人主公倒在男主人公怀里的刹那间,满头的青丝变成银丝,如花似玉的面孔爬满皱纹,女人主公合上双眸,嘴角挂着微笑。

  安乐热泪滚滚。

  四周人影移动,向前涌去,作家被围住了。安乐看着被人群围住的作家,眼前阳光闪动,作家身上洒满阳光,光芒四射。《追随你一世》,女主人公美丽的脸庞被朝霞映衬着,她的身段剪影般地印在空中。

  喂,叫你呢,还不走。

  安乐回过神,空荡荡的大厅里,安乐孤零零的身影。

  郝芳说安乐,睡吧。明天还上班呢。罗建明就要回来了,他走了三个多月了,我们儿子都想死他了。安乐笑了,郝芳的儿子顶多五岁。四五岁的孩子跟谁在一起时间长就跟谁亲。安乐也是在四五岁的时候被父亲送回老家的,两年后回来根本不认父母。母亲哭着扑进父亲怀里说女儿不跟我亲了。父亲抚着母亲的头,说其实我们再难也应该自己带孩子。母亲说谁说不是呢。

  安乐闭上眼睛。

  郝芳闭上眼睛。

  好大的一片密林,既深邃又神秘,枝藤缠绕,纵横交错,密密匝匝。密林那边是一池清澈的湖,湖面升腾着紫色的氤氲雾气,雾气缭绕荡漾。一位长发飘逸的姑娘向湖方向跑。郝芳想跑出密林,追那姑娘,越想跑越跑不动,越想快脚越抬不起来。姑娘乌黑的长发如瀑布般地飞扬。郝芳大叫妹妹,回来,妹妹。安乐醒了,郝芳的胳膊紧紧地箍在她身上。安乐不想叫醒郝芳,想移开郝芳的胳膊,郝芳的胳膊变得有力而坚硬,安乐挪不动。郝芳又叫,郝静,你不能死,你死了,姐姐怎么活。妹妹,告诉姐姐,那个男人是谁?是谁?安乐屏气凝神,一动不敢动。郝芳的胳膊越箍越紧。安乐的头皮发麻,心发紧。郝芳又说妹妹,告诉姐姐吧,那个男人是谁?姐姐为你出气,你好好活着。郝芳哭了。安乐慢慢转头看郝芳,黑暗中,郝芳脸上挂满泪,满脸的泪闪着冷光。安乐毛骨悚然。

  安乐惶恐不安地转过头,墙上罗建明的大照片隐在黑暗中。罗建明的眼珠转动着,好像还滴下一滴泪。接着安乐听到一声长长的叹息。安乐缩着身子,闭上眼睛,再也不敢睁开。那一夜她没睡,一直处在昏昏沉沉中。

  第二天起来,安乐梳着头,觉得四周阴气密布。郝芳站在安乐身后看着安乐。郝芳说你真像我妹妹。安乐转头看郝芳,自己与郝芳毫无相似之处。郝芳说我和妹妹,妹妹像妈妈,妈妈漂亮,妹妹也漂亮。我像爸爸。郝芳走近安乐,摸着安乐的头发,说郝静的头发也这样,既长又黑,郝静最喜欢我给她梳头了,来,我给你梳头。安乐把梳子递给郝芳。郝芳的动作轻得像飘在空中的絮丝,落在安乐头上像风点过似的。郝芳说每当我给妹妹梳头的时候,我都有一种飘的感觉,那种感觉真好啊。安乐闭上眼睛,头皮开始发麻。郝芳说疼吗?安乐说不疼。郝芳说我再轻点。安乐,做我的妹妹吧,你走进招待所那一刻,我就喜欢你,做我妹妹吧。不是不想做,而是心紧,安乐整个身体都开始发紧。恐惧向她袭来。郝芳说就这么说了,你做我妹妹。

  安乐迷迷糊糊就有了姐姐,对姐姐很陌生的安乐有了姐姐。

第1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