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节

    小雨雾般地飘着,还没落在海面上,就与海面升腾起的茫茫白雾融在一起,飘飘洒洒地在海面上弥漫,大海浩瀚而壮观。

  罗建明坐在办公室抽着烟。烟雾在他面前缭绕,散去。施工队来深圳几个月了,一直没水没电。罗建明找查部长谈了几次,没谈成。林强说光谈不行,请客吧。罗建明说,这不是个大事,本不想请,看来不请不行,请客。罗建明又去见查部长。罗建明说想请查部长吃个饭。查部长睁着永远睡不醒似的眼睛,嘴里吐出一句话:去云雀酒店,5号包间。原来查部长是冲小梅去的。查部长不定的心在包间里漂浮,迷离的目光搜寻着。罗建明看见小梅的脸色白了,目光惊慌。罗建明心里涌起悲哀。他不停地吸烟,不停地为查部长倒酒。查部长手伸向小梅胸里,小梅求救地看着罗建明,小梅的眼神是那么的无助,那么哀怜。查部长咳嗽一声,罗建明仍然没动。小梅的那双眼睛深深地牵动着他,那是一双涉世不深,充满哀求的眼睛。

  林强走进办公室,坐在罗建明对面。林强说还在为水电的事犯愁呢?罗建明说能不愁吗?几十号人天黑就得摸黑,拿着桶到处找水。林强说这件事交给我办,但你得花钱。罗建明说只要能办成事,钱,我给,但只能由钱解决,不要牵涉其他。林强说行。出去兜一圈。罗建明说行。

  公司把BJ吉普给了深圳工地。林强说破车,要它干啥。罗建明说车破,只要没毛病,就是好车。林强说这种车在深圳跑,丢人。罗建明说已经很不错了,在SD工地咱不还坐双排座嘛。林强说你就会凑合。罗建明笑着没说话。

  BJ吉普在宽阔的公路行驶着。细雨躲躲闪闪,飞飞扬扬,满世界飘舞。

  林强说深圳就是深圳,这个区刚开发,路修得够宽,八车道。罗建明说这就是意识,没有超前的意识,深圳也发展不到今天这个规模。林强说咱在SD扩建的那条高速公路是前年才修建好的,两年后就加宽,人的思维相差多么悬殊。深圳真是藏龙的地方。罗建明说是啊,藏龙的地方。

  吉普车箭般地向前冲去。

  安乐坐在办公室,看着窗外纷飞细雨。雾般的细雨飘飘洒洒。母亲说安乐是水命,只能生活在充满阳光的日子里。雨天安乐情绪低落,心情忧郁,动辄就掉泪。母亲说安乐出生那天大雨飘泼,从早上下到晚上,下得人心都在抖。安乐清晨六点多出生的,出生后,张嘴就哭。医生奇怪地说这孩子不用拍。安乐不停地哭。七点多雨停了,阳光灿烂。安乐不哭了。医生说从没见过如此能哭的小孩。这哭声能把人带进美妙和向往里。

  电话响了。那边郝芳说安乐,姐姐想你。安乐心一热,泪涌上来。郝芳问起深圳治安问到施工队的条件如何。安乐说治安还可以,施工队条件不太好。郝芳问罗建明经常去哪里。安乐有些晕。郝芳又问罗建明的工资是多少。安乐更晕了,不知道说什么。郝芳说安乐,请你多照顾罗哥,帮他洗洗衣服。安乐记得来深圳前郝芳拉住她的手,望着她的眼睛,嘴里的话一阵风似的传进安乐耳朵里:去了深圳,帮罗哥洗洗衣服,床单什么的。姐姐谢谢你。安乐说我会的。到了深圳,安乐一次也没帮罗建明洗过。罗建明少言寡语,每次话到嘴边,安乐又咽了回去,望着罗建明的背影,安乐感到了罗建明内心的沉重。电话那边郝芳的声音飘远了,消失了。安乐捧着个话筒发呆。

  林强捧着个纸包冲进来。他把纸包放在安乐办公桌上,拍拍头,坐在桌子上。安乐说下去,坐沙发上。木制沙发,安乐亲自挑选的,沙发两端有点飘。买回来的那天,林强看着沙发又看看安乐。林强说你怎么喜欢这种式样?安乐说这种式样让人充满想象。林强目光长时间地落在安乐脸上。那天太阳鲜明,阳光从窗户涌进来,一缕正好落在安乐脸上,安乐脸神秘而又光洁。

  安乐说罗经理呢?林强说去工地了。安乐说你为什么没去?林强说我给你送吃的。安乐说你有什么事吧?林强说没有,真的给你送吃的。其实林强回来等查部长电话。罗建明要去工地,林强下车,给查部长打电话。查部长要林强等他电话,林强想了一下说把电话打施工队吧。林强想回去看安乐。

  电话响了。林强跳起来,拿起话筒。胜腾公司,甲方。那边说什么时候放大炮?林强说快了,快了。那边说不放炮,进度太慢。林强说放心吧,我们尽快放炮。林强放下电话。坐回到沙发上。

  安乐一动不动地看着窗外。作家,洒满阳光的身影,明亮的世界,《追随你一世》,女主人公拖着疲惫的身体,脸上仍然充满对爱情的坚贞不渝的追求,她在走,一直向前走。她的前面是男主人公不停息的脚步。安乐流下泪。林强心往下沉,他总感到安乐眼睛里有颗心。那是安乐心里的心。林强冲动地站起来,想擦去安乐脸上的泪。

  电话响了。林强去接电话。林强说好,就这么说定了,晚七点半,再见。安乐看着林强,说什么事,这么神秘。林强说没什么事。林强看着安乐,接着说安乐,你知道吗?有时候,你真让人心疼。安乐说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我真的不能生活在雨天。林强说什么?安乐说没什么,忙你的去吧。林强走到门口又退回来,说我情愿你看着天空发呆。安乐说什么话。林强拍拍安乐后脑勺,笑着说继续做你的美梦吧。

  细雨不停地下,雾茫茫一片。

  天黑了,雨还在下,细雨在夜幕中边舞边飘。

  蓝天上飘着絮般的白云,炊烟袅袅,破旧的矮房飘出诱人的芳香。小梅伸手抓一把家乡的炊烟。

  父亲说得对女孩子出去不会有什么好事。林强刚走出包间的刹那,小梅想跟着出去,查部长鹰爪样的手抓住她胳膊,一下了把她按倒在沙发上。查部长的满是酒的嘴往她脸上拱。小梅说你放了我吧。查部长说我吃晕太多了,想吃素,你就像地里刚拔出来的青菜萝卜,第一次看见你,我就想吃。小梅说你可以做我的父亲。查部长恼羞成怒地说别跟我说这个,我最讨厌别人跟我说这个。

  小梅泪长流。

  林强在大厅里找了个靠玻璃窗的位置坐下。林强要了杯茉莉茶,香味四溢。

  林强走出包间的那一刻,他看小梅求救的目光。林强犹豫了,小梅楚楚可怜的目光,施工队没水没电的情形,安乐提着桶到处找水的身影。林强给了自己一个理由:谁让你干这行的。林强离开了包间,很快下了楼。

  大厅里灯光幽幽。窗外细雨飞扬。路灯睁着眼睛,一只只走向夜的深处。

  林强的心不能平静,嘴里的茶没了原有的芳香。林强坐不住了,不知怎么小梅含泪的眼睛老在他面前浮现,搅乱他的心绪,使他心神不宁。林强跳起来,跑上楼,推开包间门。查部长梳着稀疏的头发,小梅扣着最后一粒纽扣。查部长说把她打发了。林强颤动的手掏出几张钞票,递给小梅。小梅抓过钱,扔在林强脸上。小梅说我叫小梅,梅花的梅,记住。小梅走了,脸上挂满了泪。查部长说还梅花呢,小野花一朵,谁想摘谁摘。林强说查部长。查部长说小伙子,我最欣赏你,水电的事,我会帮忙的,放心吧。突然林强很想给查部长一拳,也想给自己一拳。

第3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