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节

    工地静悄悄。

  机械的轰鸣声躲到遥远的天边。人声笑语藏进了蓝天白云后。阳光在空中轻轻地流动,慢慢地飘移。导火索咝咝地闪烁。远处,巨石后,安乐探头看着导火索。

  今天放炮,深圳工地第一次放炮,定向爆破,难度很大。山背面是一片荔枝园。据说是水果商从国外引进的新品种,一株就是十几美元。如果渣滓砸了荔枝园,把整个施工队赔了都不够。安乐担心地看着林强。林强坐地巨石后,抽着烟。

  一声巨响,眼前一团黄褐色的雾向前冲去,花朵般地绽开,石块纷纷落地,尘土飞扬,四处飘散。林强的定向爆破成功了。渣滓碎,落点范围小。安乐抓住林强的胳膊,激动地说祝贺你。林强没有任何表情,走到一边,坐在石头上,抽烟。安乐看着林强。这些天林强一直没什么笑容,不停地核算孔的间距与深度。向罗建明汇报如何布置钻孔,如何装炸药,装多少合适。反反复复。昨天林强说可以放炮了。今天早上,罗建明宣布除了食堂工作人员,施工队其他人员上山装炸药。爆破成功了,林强丝毫没有表情。林强怎么了?安乐不解地看着林强。

  罗建明走到林强身边坐下。掏出一支烟点上。罗建明说干得真不错。林强低头抽烟。罗建明说我准备把于浩的民工队调来。林强说为什么非于浩的民工队呢,这里有的是民工。罗建明说于浩跟着我干了好几年了,用起来顺手,我已经给他打了电话,说不定很快就到。林强阴着脸没再说话。罗建明说今晚咱们庆祝一下,喝个痛快,工作吧。林强扔掉烟头,站起来。

  夜空黑得很,没月只有星光,凝重而深邃。

  包间酒香飘飘,菜香四溢。

  安乐却感到很冷,一股冷光在包间里盘旋。安乐扭头看去,小梅两道目光冷冷地落在林强身上。

  林强摇晃着接受着一个又一个祝贺,一杯接一杯地喝。酒顺着嘴角往下流,滴在胸前,洒在地下。安乐说你别喝了。林强说喝,怎么不喝呢,喝。安乐看着罗建明,罗建明眼睛红了,他端起酒杯,仰脖子喝下去,又倒一杯,罗建明说林强,干了,来。林强说干了。安乐说你们别喝了。安乐的声音在酒杯的碰撞声中是那么的渺小,那么的脆弱,风一样从人们耳边飘过去。小梅走到林强面前,小梅给了林强一杯酒,自己端起一杯。小梅说认识你是我一辈子的福份,咱们把它喝了。林强眨眨眼。小梅在他面前打转。安乐说林强不能喝了。林强说能喝,怎么不能喝呢,喝。林强仰头喝下去。

  迷蒙的灯光,迷离的醉眼。

  离开时林强还吵着要喝。安乐拖着林强上了车,坐在他身边。车子刚开,林强张嘴就吐,吐了安乐满腿,腐肉腐菜味酒臭味满车飘。安乐的胃翻江倒海地难受。罗建明对司机说赶快开,回去再说。

  清冷的马路,一只只路灯睁着昏暗的睡眼远去。吉普车醉了似的奔驰着。

  安乐刚入睡,林强的叫喊把她吵醒。

  安乐披件衣服跑过去。林强满床打滚,大汗淋漓。罗建明摇晃着身体,对司机小刘说快送医院。安乐,你也去。有事给我打电话。

  医生为林强做了检查,把安乐叫到一边。

  医生说他有仇人吗?安乐想了想,摇摇头。医生说了一种药的名字,很长。安乐没记住。医生说这种药导致性功能丧失,幸运的是全吐了,没什么大碍。安乐睁大眼睛,眼前闪现林强接电话的情景,林强闷闷不快的样子,小梅冰冷的目光。安乐说医生,既然没什么事,请你保密。医生说对病人,还是告诉他好,防止下次这种事发生。安乐说好。医生说病人得住院观察一晚。安乐点点头。

  安乐在医院走廊里找到小刘,说你先回去吧,明天再来接林强。安乐离开医院,夜空下,安乐奔跑的身影。

  安乐冲进云雀,拉出小梅。

  夜色里,安乐愤怒的目光,你为什么要那样做?小梅说他毁了我,你知道吗?小梅哭了,泪流满面,那个姓查的老东西是个流氓,这个老流氓他有病,我也染上那种病,我想看病,没钱,怕人知道,还要保住工作,我有多难,你知道吗?小梅的哭声凄凉而悲怆。安乐嘴抖着,说不出话。

  安乐后退着。

  夜色在她身后变幻。

  罗建明在办公室看资料。阳光从窗口涌进来,落在他桌子上。

  林强进来。林强坐在罗建明对面,看着罗建明。林强说我想离开施工队。罗建明抬起来,说为什么?是不是爆破成功了,有几家公司看中你,想跳槽。林强说别问了,反正我要离开,我已经决定了。罗建明说给我一个理由。林强说想离开就是理由。罗经理,谢谢你一直帮我,关心我,我不会忘记的。罗建明说你知道你对我有多重要吗?对施工队有多重要吗?林强没再说话,转身离去。

  罗建明来到安乐办公室。安乐正在写季度生产总结。

  罗建明说安乐,能把林强留住吗?安乐说他要走?罗建明说是的。安乐看着窗外奔腾流泻的阳光,淡淡地说怎么留?罗建明拉住安乐的手,你想想办法,你能。安乐说我能,但我不会这么做,请你原谅。罗建明看着安乐,眼前与郝静如此相像的安乐怎么就不是郝静呢。安乐说罗经理,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林强要走有他自己理由,让他按自己的意愿做吧。罗建明说安乐,你真的只是安乐。

  罗建明离开安乐办公室。

  安乐望着窗外。远处海面平静,阳光照耀,点点光波闪闪发亮。再远处,天海相接,浩渺,充满遐想。《追随你一世》,女主人阳光般的心灵,多么神奇而美妙。作家,高大而充满活力。电话响了。那边林强说安乐,我到了爆破公司。安乐说知道了。林强说罗建明找过你?安乐说是的。林强说没跟你说,怕见了你我走不了,真的,安乐。林强说声音充满柔情,安乐,你知道吗?见了你我会走不了,可我非走不可。我要挣钱,很多钱。安乐说为了那位服务小姐吗?林强说是的,小梅的病再不治,会严重的,对小梅,我有责任。安乐说林强,你保重。林强说我可以理解成你关心我吗?安乐嗓音有点哽咽,随你怎么理解,总之你要保重。林强说爆破公司离施工队不远,我会回去看你的。安乐突然很想说我等你。但她没说,只说再见。

第4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